• 第12章 特殊病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0本章字数:2548字

    这让这位特殊病人对李卫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的病情自己十分清楚,在历经了几大知名医院的诊断之后依然无法确诊,连那些进口仪器都无法对自己的病情做出准确的判断,而眼下这个华西医院里一名实习医生居然准确的判断出了自己的病情,这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等到见到李卫东,这位叫季文君的特殊病人更觉得感兴趣了,倒不是李卫东长得有多特别,恰恰相反,李卫东看上去太普通了,普通到属于那种丢到人海之中立刻就会被淹没的人。

    这种人要么就是平凡之辈,如果有特殊的本领,往往都属于顶级人才,因此季文君罕见的对李卫东热情的嘘寒问暖,让他身边的几名工作人员都大跌眼镜。

    李卫东倒是十分平静,连生死都经历过多次的他对于这种场面更是波澜不惊了,他轻松的应对着季文君的各种问题,从病情到五行养生都深入浅出地谈了一些,把自己的技能全都归功到了自己那位并不存在的中医老师傅身上,只要问到具体的,李卫东一概都以“我也不清楚,师傅就是这么教的”来应对,可谓是油盐不进。

    别人倒没什么,但是在病床旁边守护的季文君的儿子季强心里对李卫东充满了敌意。这种敌意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季强打第一眼看到李卫东内心就极其不爽,凭什么一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普通小伙子就有这么大的本事?季强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嫉妒,对于比他年轻又比他有本事的人他一般都会不爽。

    如果仅仅如此倒也不会怎样,反正李卫东再怎么着也就只是一名医生,跟季强根本产生不了什么利益上的交叉。

    但是季强没料到的是自己那一向刻板严厉的父亲竟然对李卫东的态度这么好,如果是外人在现场,恐怕都要以为李卫东才是他的亲儿子了,这让季强心中怒火升腾,恨不能立刻拽住李卫东暴打一顿。

    终于季强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他望向李卫东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故弄玄虚!你诊断我爸的病情有什么科学依据吗?你什么依据都没有!你师傅?谁知道你师傅是谁?你师傅教的就是对的吗?我看你是瞎猫带到死耗子,正好撞对了。”

    季强一开口就是冷嘲热讽,让在场众人都呆了一下,按理说李卫东是他父亲的救命恩人,怎么着他也应该拼命感谢才是,怎么一开口会是这个内容,连李卫东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饶是经历了两重人生的李卫东,也没见过这么当面恩将仇报的,毕竟他老爹还在病床上躺着没好呢,后面的病情还要依靠李卫东。活这么多年李卫东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河还没过去就拆桥的。

    季文君狠狠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自己的儿子想什么,别人不知道,他这当爸爸的清楚得很,季文君一向清楚自己这个儿子是什么货色。料想李卫东也不方便开口说什么,因此季文君立刻怒斥道:“闭嘴,李医生是什么样的人是你能评价的吗?没有他,你老子早就挂了,快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烦!”

    说完他转过头对李卫东道歉的说道:“对不起啊,李医生,我养儿无方,实在抱歉。”

    他这么一来搞的李卫东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季强也就一半大的小子而已,自己本来就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加上对方父亲既然都道歉了,李卫东也就点了点头说道:“没关系。”

    但李卫东没想到季强的嫉妒心极重,他越是显得大度,季强不仅不知道点到即止,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季强丝毫没有理会自己老爸的训斥,冷冷的对李卫东说道:“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你有几斤几两就敢随便给病人下结论?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季文君大怒,在旁边大喝道:“你这个逆子,还敢不听我的,我……”他一下子怒火攻心,竟然气得晕倒过去了。

    这一下吓得院长等人连忙上前给季文君诊断,季强则上前拽住李卫东,一口咬定是他搞得鬼,才害自己老爹晕倒过去。

    场面十分混乱,李卫东冷冷的哼了一声对季强说道:“你父亲纯粹是被你气得晕过去了,你怎么还有心情来找我麻烦?”他一边说着,脑中迅速的接受了影子传递过来的季强信息。

    “看不出来嘛,小小年纪你就染上了吸冰毒的毛病,不知道这东西的危害么?”李卫东的声音极大,瞬间整个病房都安静了下来。

    季强一下子被说中了痛处,心中一惊,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的?”

    立刻在场众人都明白了季强吸毒只怕是真有其事,谁都不好再开口说什么。

    “吸毒是你自己的事,本来我管不着,但是你吸毒加赌博欠了……我想想……嗯……有三百万的巨债,你怎么还好意思跟没事人一样的站在这病房里?”李卫东继续揭着季强的短。

    季强此刻已经脸色惨白,虽然自己老爸晕倒了,但是在场这么多人,其中还有父亲的心腹,这事情是隐瞒不住的。

    “啧、啧,不愧是官二代,富家子弟,这么小的年纪就整天嫖娼,那里已经不行了吧?不然怎么还要借助冰毒的力量?不过像你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也就祸害不了人了,希望你老爹不止你一个儿子,否则就真要断后了。”李卫东把季强的私生活了解得清清楚楚,发现这简直就是一个人渣,不明白他父亲到底是怎么管教儿子的。

    “你……你……这个畜生!”没想到季文君一口气缓过来已经清醒了过来,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清醒过来后听到的是这样的内容。季文君照着季强的脸上就是一个大耳光子扇了过去,这一下他内心怒极,用力极狠,只见季强的半边脸瞬间便肿成了一个猪头状。

    “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不就是吸点冰毒嘛,同学们都在吸,有什么大不了的。”季强竟然哭着跑出病房去了。

    李卫东心底黯然,觉得这季文君够可怜的,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竟然是这种货色,只怕将来死都不会安心。

    在院长等人的劝导下,季文君的怒火渐渐的消停了下来,只是经历这么一折腾,李卫东观察到他的身体状况更糟糕了。

    季文君看到李卫东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同情,也不由得心底暗叹,没想到自己在生命垂危之际能得到李卫东这样的异人相救,却更没料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已经沦落为这种货色,季文君的心里也寒了。

    不过通过刚才的事情,季文君越发觉得自己没看错人,这李卫东绝对是个特异功能者,否则他怎么对素未谋面的自己儿子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这些是他这个当爹的都不知道的。

    季文君对李卫东的态度变得更加恭敬起来,连院长等人都觉得纳闷,就算是救命之恩值得感谢,以季文君的身份也用不着这么低声下气的吧。

    李卫东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在他眼里,这季文君也就是一个病人而已,没什么特别的。非要说点特别也是悲催,这么把年纪生了这么重的病,却出了个这种货色的人渣儿子,怎么看这季文君都是个悲剧人物。

    因此李卫东罕见的没有再那么冷眉冷眼的应对,对季文君也变得客气起来,但是其他人并不知道他是同情季文君,还以为他也是个懂得溜须拍马的马屁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