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谁才是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0本章字数:2709字

    王文满脸堆笑的对她说道:“哎呀,我刚好没什么事,陪你一起去吧,现在社会上的治安案件都特别复杂,有时候还会有危险,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清婉程“切”了一声说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可是正规警校毕业的,我的格斗功夫可是在全校拿过奖呢。”

    王文一脸谄笑的说道:“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好汉还架不住人多呢,何况你一个弱女子?总之,你一个人去不如加上我一个,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清婉程考虑到他上次和李卫东的冲突,本来不打算带他一起去。但是这个王文的脸皮实在太厚了,无论清婉程怎么拒绝,他都跟一块牛皮糖一样的粘住不放。

    清婉程最后想了想,王文再怎么说也是一名警察,应该有着自己的原则,不应该会为了上次的事情为难李卫东。加上自己一个人也确实不见得能解决好这种医患纠纷,架不住王文死皮赖脸的攻势,清婉程总算是同意了让他也一起过去。

    警车呼啸着很快到达了医院,清婉程和王文找到保安,让他带着来到了产生医患纠纷的办公室,王文一见到竟然是李卫东,知道了是他报的警,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看向李卫东的眼神中充满了敌意。

    清婉程开心的看了李卫东一眼,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旁边的王文率先张口了:“李卫东,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病人都闹上门来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我要对你实行拘捕,快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可以少吃点苦头。”

    李卫东微笑着对清婉程点了点头说道:“是你来啦,不过眼下的场面可不怎么样。”他压根就没理会王文,顿时惹得王文大怒,掏出手铐就要给李卫东拷上。

    “你在做什么?”清婉程一把抓住了王文拿着手铐准备伸出去的手:“我们什么都还没问,你怎么就可以这么武断的认定李卫东是坏人?你这样怎么配当警察?”

    王文见到清婉程帮李卫东说话,再加上李卫东和清婉程之间略有暧昧的表情,让王文心里嫉妒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他一把甩开清婉程的手说道:“我配不配当警察不是你说了算,我说这个李卫东是坏人自然有我的判断,你们说是不是他误诊害了你们的亲人?”

    王文故意大声的向黄发年轻人这边问道,这下连来闹事的黄发年轻人这帮人都愣住了,他们本来还是有点害怕李卫东真把警察叫来,自己这边可经不住人家两句问的。

    不过怎么眼前这警察一副和李卫东有深仇大恨的样子,问都不问就要抓捕他?黄发年轻人忽然反应过来,人家这是找自己当借口呢,自己楞在这里不回答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于是他立刻大声的应答道:“是的,就是他,他胡乱开处方害得我爸切除了胃,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主持正义啊!”

    王文立刻借坡下驴的说道:“看,看,怎么样?就是这个李卫东误诊,不!是不是误诊还不一定,说不定是故意害人,蓄意谋杀!”大帽子立刻就被王文给李卫东扣了上去。

    清婉程气得全身发抖说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哪有只听一方的说法就下结论的?而且你凭什么说李卫东是谋杀?你有证据吗?身为警察,你怎么可以这么乱说话?”

    王文没有理会清婉程,大声的对着四周喊道:“诸位,我现在要对这个庸医实行抓捕,请大家配合把他的犯罪事实都讲出来!”

    立刻,黄发年轻人对着身边的小弟们使了个眼色,那帮小混混一样的年轻人马上随声附和起来:“他胡乱开处方,害我没病的现在都病入膏肓了!”“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好朋友,我们一定要个说法!”……

    王文故作镇定的对众人说道:“来,大家把自己受害的经历都写下来,我们一定主持正义,将这个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李卫东冷冷的看着这一场闹剧,除了个别几个瞎起哄的,四周围观的真正群众大多已经看出来了,这黄发年轻人和这帮小混混根本就是来闹事的,而这名警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和李医生有仇似的,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抓人。

    不过现在社会上大多数人秉承的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存原则,虽然其中不乏有通过李卫东的诊治真正好起来的病人,但这么多人围观竟无一人肯站出来替李卫东说一句公道话的。

    李卫东没有吭声,但清婉程则实在看不下去了,她一把推开了王文说道:“到底是你出警还是我出警?今天是我在执行任务,这里的事没你的份!请你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王文此刻的心中充满了嫉妒和恨,根本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咆哮着对清婉程吼道:“你才到所里多长时间?我在这里工作了超过十年,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你凭什么让我离开?我要抓人你挡得住吗?你这么替他说话是不是你和这小子有什么奸情?”

    清婉程万万没想到王文竟然如此的无赖,大怒之下她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扇到了王文的脸上说道:“我一直拿你当大哥,可是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如此卑鄙的人,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后悔的情绪在王文心中一闪而过,但随即他便被嫉妒和恨意掌控了自己的情绪,他心中暗想:“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得罪了这小妞,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李卫东抓走,否则我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

    王文冷冷的一把将清婉程推得向后退了好几步说道:“警察是男人干的活,你一个女人还是赶紧找个人好好嫁了在家相夫教子吧,别在这儿瞎掺和。”说完他走上前就要铐李卫东。

    清婉程一闪身挡在了李卫东身前,一点都不畏惧的直视着王文的双眼说道:“今天是我出警,这就是我的任务,你没资格插手。赶紧离开,否则我真要不客气了。”

    王文哼了一声说道:“好啊,那你就让我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此刻完全失去理智的他眼睛肆无忌惮的在清婉程高耸的胸部扫来扫去,好像要把衣服都看透似的,完全是一副无赖的样子。

    清婉程也是气到了极点,小脸涨得通红,气势上却丝毫不弱,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文,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忽然清婉程觉得有一只手搭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她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听到李卫东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你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了,你在路上看到一只疯狗冲你吠叫,难道还要吼回去不成?这种无赖就交给我对付好了,你坐到后面先休息一下。”

    清婉程还没回答就觉得一股极大地力量将自己向后拉过去,她不由得连退了好几步,腿弯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她扑通一声的便坐到了李卫东的椅子上,原来李卫东这一拉正好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却没有伤到她丝毫。

    清婉程都惊呆了,别人不知道,她自己可是清楚得很,她是空手道的黑带选手,同时还在警校的搏击大赛中夺得过冠军,刚出道时就参加了一次反毒行动,击毙过数名毒贩,是真正经历过生死搏杀的。

    所以她一点不怕王文的挑衅,以她对王文的了解,她有足够的信心在两分钟之内将王文收拾下来。

    可是这个李卫东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竟然把手都搭到了自己肩膀上自己都不知道,就这一手清婉程就知道李卫东的实力只怕比自己高出不少。

    更让她惊讶的是李卫东这一拉,力量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李卫东对于力量的控制,能准确的把自己拉到椅子上,力量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这种控制力已经是精确到了极点,清婉程还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高手,一时间她惊讶得都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