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0本章字数:3172字

    李卫东对于季文君的热情款待也没多想什么,一个普通的凡人就算势力再大,在面对修真者的时候还是如同蝼蚁一般,因此李为东也并没有把季文君的目的放在心里,只是开始琢磨着是时候要收拾一下侯虎和宏宇了。

    这天侯虎正在诊治的是一名普通的细菌性痢疾病人,这个病人拉肚子已经快拉到虚脱了,但因为并没有发烧呕吐的现象,其实只需要开一些止泻和消炎的药物,让病人注意多喝糖盐水来补充电解质就可以了。

    但是侯虎在诊断的时候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忽然晃了晃,然后就缓缓的消失不见了。

    “什么?要做CT?还要做核磁共振?不就是拉个肚子,需要这样吗?”病人家属显然也不是傻瓜,在拿到侯虎开出的诊断单后质疑道。

    “让你去你就去,别啰嗦。”侯虎目光呆滞,大声的呵斥着病人。

    病人没有再多说话,而是和家属一起带着强烈的质疑目光走出了病房,正好碰到了守在病房外的李卫东,李卫东和病人对视了一眼便离开了。

    这名病人忽然对家属说道:“不对,我觉得这个医生有问题,我们再找别的医生看看。”因为侯虎的表现的确很让人怀疑,因此他的家人也没有反对这个意见,立刻挂了另外一名医生的号进去诊断。

    果然,医生很容易的就开了药,并没有让病人做什么CT和核磁共振检查。当病人问是否需要做这些检查时,医生很纳闷的说道:“你不过是拉个肚子而已,不需要啊。”

    病人因为身体不舒服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第二天一早,病人家属就带人来到了侯虎的办公室里大闹了起来,把院长都惊动了。

    结果事情的来龙去脉非常明确,侯虎不仅让人家做CT和核磁共振,开出来的药也完全牛头不对马嘴,人家拉肚子他给开了通便的麻仁丸和消食片,好像生怕人家拉的还不够似得。

    面对家属的责骂和院长的质疑,侯虎都快哭出来了,自己看着那病历都不敢置信这处方是自己开出来的,但是上面明明白白的是自己的字迹,还有自己的签名,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最后在院长的责令下,侯虎公开对病人及家属赔礼道歉,暂停工作三个月,停发一个月工资,扣发全年奖金,并且解除了他主任医师的职位。

    事后很多人看到侯虎像是得了神经病一样,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自言自语,后来他被家里人接走就再也没有了音信。据说回到家后他只要一提医院就会犯病,嘴里总是喃喃自语的说道:“不可能,我明明没有开那个处方……”

    三个月后侯虎的家人来递交了辞职申请,据说他搬离了这座城市,医院里的人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就连李卫东也没想到,以后二人竟然还有再见面的机会,而且是以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方式相见。

    李卫东之所以先对付侯虎也是只想给他点教训,没想到他那么胆小,事后竟然产生了间歇性神经病的征兆,这也有点出乎了李卫东的意料。

    不过这样也好,再也不用看到侯虎那张虚伪的面孔了。

    但是对于宏宇,李卫东就不准备这么简单的教训了,如果说侯虎对自己只是嫉妒的话,这个宏宇对自己可是已经达到了仇恨的地步。而且这身体的前主人对于宏宇的怨念极深,这次被宏宇陷害,李卫东能清晰的感受到体内那股本来已经要消亡的怨念再次生了起来,让李卫东费了不少功夫才把这怨念给压下去。

    因此无论是从自己修行的角度出发,还是从个人恩怨角度,李卫东都不能轻易的放过宏宇。

    不过李卫东不打算直接把宏宇变成植物人,一来那样耗费自己的法力还是比较多的,用在宏宇这种人的身上有点浪费,第二对这种小人,真正收拾他的办法还是让他整日生活在恐惧中,一下子让他失去意识也太便宜他了。

    在侯虎出事之后,宏宇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李卫东动的手脚,他还以为是侯虎自己脑子犯晕出的事,心中还暗骂侯虎太笨,这种失误都能发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主任医生的。

    宏宇所在的科室和他父亲并不一样,这样也是为了避嫌,但是他在的科室也是外科,只不过是普外科,各种病情都能遇到,这也是他的父亲为了锻炼他给他安排的。

    经过短暂的实习期之后宏宇在自己父亲的照应下很快就开始独立坐诊了,说老实话,他在学校的成绩还是相当不错的,抛开人品不谈,医术上还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天分,进步的相当迅速。

    这天宏宇碰到了一位急性胰腺炎的病人,这种病来得急,死亡率极高,但是因为病人家属并不是很有钱,用不起太好的药,因此治愈的把握并不大,主任为了锻炼宏宇,就把这个病人交给他来治疗了。

    宏宇却并不领情,因为在这个病人身上他捞不到多少钱,自己那位老爸虽然有钱,但为了防止他乱花,平常不仅不给他多余的钱,连他的工资都被监管了起来,搞的宏宇十分狼狈。

    这次好不容易有个重症患者归自己管,偏偏家境又不是太好,应付医院的医药费已经都捉襟见肘了,哪里还有油水可捞?因此宏宇对待病人的态度相当恶劣,病人和家属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天病人的吊针打完了,病情并没有什么好转,家属急得找上了宏宇,希望他能想想办法。

    宏宇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病人家属,冷冷的说道:“办法有啊,问题是你们掏得起钱吗?”

    这是一位女病人,病人的丈夫含着眼泪哀求宏宇道:“掏,只要能治好我们家翠莲,我倾家荡产也会凑钱的。”

    宏宇沉吟了一下,琢磨着怎么才能从这穷病人身上榨出点东西来,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影子渐渐的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从地面上完全的消失了。

    宏宇忽然目光一滞,对病人家属说道:“那好,你先去凑十万块钱,我来安排给你老婆做手术。”

    “十万?”病人的丈夫都呆了,他为了给老婆治病,前后已经花了几十万,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亲戚朋友也借遍了,现在让他出十万块钱,就是把他卖了也出不起啊。

    病人苦苦的哀求着,宏宇却不耐烦的把病人推出了门外,“咔嗒”一声的锁上了门。

    正在这时,普外科的王主任走了过来,正好看到病人的丈夫蹲在地上痛哭。他有些纳闷,这个病人状况他是知道的,虽然没有钱买不起太贵的药,但是通过手术治疗,后续加上国产药物,病人也有低保,保命应该是问题不大的,怎么看着家属难过成这个样子?

    “难道是宏宇那儿出了问题?”王主任有些纳闷的把病人丈夫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很快便问清楚了情况。

    “什么?十万?”王主任也是动怒了,他自问一直都兢兢业业的工作,对待病人也是尽心尽力,虽然有时候也会根据病人条件偶尔开些贵点的药,但从来还没有这么狮子大开口过,而且是对待如此贫困的病人。

    要知道,这种手术便宜的五千左右就可以搞定,就是贵点的,也就一两万就能做了,重要的是后续的药物治疗,那里才是花钱的重地。

    可是现在,宏宇竟然做个手术就要让病人准备十万,宰人也不是这么个宰法啊。

    王主任安慰了病人丈夫一会儿,表示会给他安排手术,然后便怒气冲冲的找到了宏宇。

    “我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让你独立诊治病人是要锻炼你,你倒好,开口就问病人要十万块钱,这手术能要十万块钱吗?”王主任愤怒的质问着宏宇。

    只见宏宇依然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王主任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开口?要十万是少的了,我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就你这点水平,也就只能在普外当个主任混混了,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王主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宏宇这是疯了么?

    “好,好,你有种,我找你爸爸去论理去。”说完王主任便愤怒的去找宏志安了。

    宏宇坐下之后眼神忽然清醒了过来,“咦?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觉得有种很不爽的感觉?”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没有一点觉悟的宏宇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丝毫没有意识到狂风暴雨即将到来。

    “什么?他竟然敢这样做,还这样说你?”宏志安听了王主任的话完全不敢置信,自己的儿子虽然骄傲但从来还是懂得分寸的,这次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这样做,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老宏啊,不是我说你,你要好好的管教一下自己儿子了。”王主任在医院里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跟宏志安也颇为熟悉,因此说话也比较直接。

    听着王主任带着气讲述自己儿子的斑斑劣迹,宏志安差点一下子从椅子上蹿起来,碍于自己身份,还是强力克制自己忍到听完。然后宏志安连忙给王主任道了歉,好不容易把王主任送走,宏志安肺都已经快气炸了:“这小子发疯了么?不行,我得过去好好管教一下他,不然他再捅出什么大娄子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