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降头术的反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1本章字数:2515字

    果然,这颗怨灵球上的怨灵竟然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恐怖的鬼脸,这鬼脸上两颗巨大的眼珠只有眼白没有眼球,整张脸像木乃伊一样的干枯,长长的黑发披散了下来,如果是一般人恐怕看到这鬼脸就要被吓晕了。

    不过李卫东却丝毫不惧,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鬼脸。只见鬼脸咧开了那张血红色的大口,嘴巴的开口一直延伸到了两腮的位置,口中长长的舌头伸了出来,舌头上还不停的在冒着一颗颗巨大的水泡。

    “@¥…………!¥”鬼脸的口中说出了古怪的语言,李卫东完全听不懂,但是他能感受到这语言中蕴含的强烈怨念。

    鬼脸的舌头忽然如同射出来的箭矢一般射向了李卫东的面门,在快要挨到李卫东的脸的时候舌头像是碰到了无形的墙壁一般又被弹了回去,鬼脸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而它那长长的舌头更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般变得焦黑,冒出了丝丝黑烟。

    “真是有趣的法术,想不到这个世界中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东西,看来这里也不是完全无趣。”李卫东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钓了起来。

    那鬼脸似乎颇为忌惮李卫东,不敢再主动攻击,只是在原地不断的变换着形象,模样越来越恐怖。

    而且鬼脸的下方开始出现血淋淋的肠肝肚肺等内脏器官,其中不停的有各种各样恶心的虫子在爬来爬去。

    李卫东冷冷的哼了一声,他已经看出来,这鬼脸本身是没什么攻击力的,只能简单的将怨灵实体化成刚才的杂草在人体内生长或者通过恐惧来控制人的思维来害人,对于他这样的修行人而言这看似恐怖的怨灵毫无威胁可言。

    不过他对于这种控制怨灵的法术也十分感兴趣,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施展法术。于是他伸出右手食指在怨灵的额头位置一点,轻轻的说了声:“回溯本源!”

    只见那怨灵的整颗头眨眼之间便化作一个黑色的漩涡被吸了进去,这漩涡迅速的扩大,李卫东一迈步便也走了进去。

    在张志文别墅的三楼,巴通大师已经是满头大汗,他不明白自己下的阴阳降头草怎么会被人破解了。

    这在降头术中被称为绝降,意思就是无可救药,中降者除了等死再无生机。这降头草在人体中会不断的生长,直到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会有如稻草人一般,而且死者不会是很快的死去,而是在不断的痛苦中慢慢被折磨死,那一棵棵降头草透体而出的痛苦会让死者产生巨大的怨念,从而可以为降头师再度提供力量。

    但现在这阴阳降头草竟然被破掉了,这简直让巴通大师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还好这个降头草的术法反噬不算太厉害,如果是血降被破那恐怕巴通大师自己都小命难保了。

    就在巴通大师拼命压制自己的法力反噬之际,一个黑色的漩涡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怨灵巨大的头颅忽然从漩涡中冒了出来,一口咬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巴通大师前胸,并且迅速从胸口钻了进去。

    “不!!!”巴通大师一声惨叫,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不仅仅是降头术被破,竟然对方连这怨灵都给自己送了回来。

    这一下他的身体被怨灵附着,这怨灵会不断的侵蚀他的肉身,他的身体会慢慢的被腐蚀掉的,到身体完全无法支撑的时候,他的灵魂会和肉体一起消亡,这也是降头师们最不愿意碰到的状况。

    更让巴通大师魂飞魄散的是,这黑色漩涡一下子变大,一个大活人竟然从里面走了出来。这走出来的自然就是李卫东了,他很想看看这个施法的术士究竟是什么人,说不定还能拷问出点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还来不及和李卫东对话,巴通大师已经是又一声惨叫,他拉开自己的上衣,只见他的腹部血肉模糊,一张由他的血肉组成的鬼脸出现在了他的腹部,表情不断的变化着,其中的血肉翻滚,不断的有一条条的蛆虫在其中钻来钻去,还有不少都掉了下来。

    李卫东也没想到自己一出来就看到的是这个景象,不过他的天眼一扫就看清楚了,原来那怨灵是附着在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上,那么想必此人就是施术者了。

    不过李卫东心中暗暗发笑,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不堪的术法,不仅本身没什么威力,反噬的结果还如此严重,如果是在他之前生活的世界中有人练这样的法术,绝对会被当成第一号大傻瓜的。

    但是李卫东还是想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类型的法术,因为毕竟他也还没确定是这类法术本身有问题还是眼前这个法师的水平太次了。

    原本做好了战斗准备的李卫东看着倒在床上不断呻吟的巴通大师无语的笑了一声,拉来了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老实交代吧,你施展的究竟是什么法术?”李卫东开门见山的问道,他也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当实力有巨大差距的时候,什么诡计都是白搭的。

    显然巴通大师也意识到了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普通的年轻人恐怕拥有着可怕的实力,这降头草之术看来也是这个人破解的,无论从哪方面看刚刚被法力反噬的自己都没有胜算。

    巴通大师也就干脆的交代说道:“是降头术,你没有听说过吗?”

    “降头术?原来这就是东南亚一带流传的降头术啊?”李卫东的记忆中有着极少的关于降头术的信息,这些都来源于一些港台和泰国拍的恐怖片。

    “老实交代出你知道的关于降头术的事情,我会解除你的痛苦。”李卫东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我的法术被你破了,身体又被怨灵附体,没有人可以解除,我的身体会被慢慢腐蚀掉的。”巴通大师痛苦的说道,他浑身已经被汗液浸透,腹部的剧痛让他每说一个字都很困难。

    “切,这有什么难,看来你的降头术真不怎么样。”李卫东不屑的说道,只见他伸出手掌在巴通大师的腹部轻轻一按,巴通大师一声惨叫,但是随后那鬼脸竟然定住不再翻滚了,而那些蛆虫也像是被烧焦了一样变成一条条焦黑的肉条掉了下来。

    “什么……?万能的邪神啊,这怎么可能?眼前这个人竟然破除了您的诅咒?”巴通大师已经惊讶的语无伦次了,要知道降头术的反噬如同它的发生一样无可反悔,一旦遭受到反噬和附体,这个降头师就等于被宣布了死刑,而且是在极端的痛苦中死去。

    因为从他学降头术以来就知道,这种降头术的反噬是由他们法力的来源,一个长着三只眼睛的邪神那里付出的代价,一旦降头术失败后被怨灵附体,那么这个降头师就成了邪神的祭品,是必死无疑的。

    眼前李卫东竟然破除了这种反噬的诅咒,这等于正面对抗了邪神的法力,这让巴通大师如何不吃惊?“难道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拥有神的力量吗?”巴通大师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涌出了无可抵挡的失败感。

    “好了,现在可以老实交代了吧?”李卫东坐回椅子上,等待着巴通的回答。

    “好吧,既然技不如人,你问什么我就说什么。”这巴通大师也算干脆,一眼看出自己和李卫东之间的实力差距,干脆也就不反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