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降头术再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1本章字数:2578字

    李卫东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一百八十万原来是这小姑娘给自己瞎报的,这块翡翠价格也就一百万,自己回去取了刘磊给的钱是足够支付的。

    美少妇狠狠地批评了这名店员,让她正式给李卫东道了歉,在扣罚半个月薪水和李卫东的求情下,美少妇最终没有解雇这名店员,只是给了她警告处罚。

    在得知李卫东银行卡上只有七十万,还要回家取钱的时候,美少妇二话不说就让人把宝石包装好塞在了李卫东的手里说道:“七十万就七十万,本来应该不要钱送给你的,但那样你肯定不接受,那就你带多少钱就付多少钱好了。”

    李卫东坚决不肯,但美少妇坚持这么做,并对他说:“我又不是不要钱送给你,你一样的付钱,只是给你打了个折扣而已。你要是再不收,那可就是看不起我了。”

    李卫东一看人家都这么说了,而且自己也却是需要这宝石来补充能量,犹豫了一下便也答应了下来,美少妇看到他收下宝石心情格外的好,倒像是大赚了一笔似的。

    二人在李卫东买下宝石之后又坐下好好聊了一阵子,李卫东这才知道美少妇的名字叫楚韵,她在丈夫去世之后一边带孩子,一边还要独立支撑着丈夫留下的庞大产业,这珠宝店只是其中之一。

    临走前楚韵还是像上次一样对李卫东说道:“我还是想请你来当我的私人医师,我开出的薪水肯定比华西医院多得多,你不妨多考虑考虑。”

    李卫东也没有直接回绝,毕竟刚刚以低价购入了人家的翡翠宝石,现在直接拒绝不太好,李卫东微笑着说道:“好的,我考虑一下。”

    二人这次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楚韵对于李卫东还没有一部像样的智能手机,没有微信帐号表示出了极大的惊讶,这让李卫东不由得感到自己到了这个世界还真成了土鳖。

    带着宝石开开心心的李卫东刚回到家,正准备看看电视多了解一下这个对自己还有些陌生的世界,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李卫东拿起手机一看来电竟然是院长,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头开始蔓延,他接起了电话:“院长,你好,有什么事么?”

    电话另一端响起了院长的声音:“小李啊,实在不好意思,在假期还要打扰你,不过我这边的确又碰到了些奇怪的事情无法解释,你还是赶紧来医院一趟吧,打车过来,车费给你报销,另外今天算你工作,假期给你顺延。”

    虽然休假遇到这种事有些烦,但院长把假期顺延也体现出了他的诚意,李卫东也不好意思拒绝,还好今天他心情不错,李卫东把宝石收好之后便下楼打车去了医院。

    一到医院门口李卫东便遇到了院长,对方见到李卫东便一把拉起他坐进了院长的座驾,搞得李卫东有些摸不着头脑:“是什么事情?不是在医院么?”

    院长在车上笑呵呵的对李卫东做了解释,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市公安局今天早上处理案件时遇到了无法解释的问题,没办法只好求助于华西医院这所全市最权威的医院。

    王院长和市局林局长同为人大代表,关系一向不错,因此接到电话后他立刻就打给了李卫东。

    林局长已经在电话里给他把大概的情况描述了一下,王院长立刻判断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什么疾病造成的,能让市局的法医都束手无策的状况多半自己医院也搞不定,但要说处理这种难以解释的现象最好的人选,恐怕就莫过于李卫东了。

    在王院长眼里他本身就是个神秘人物,拥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王院长已经完全认可了李卫东的能力。如果说他都搞不定,那这事情可能真的就无解了。

    很快院长的皇冠轿车就停到了市公安局的大院中,他和李卫东一起被林局长和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刘天明一起带到了停尸房中。

    一路上林局长和刘天明对于王院长带了如此年轻的一名医生十分不解,在他们看来,连法医都无法搞定的事情怎么说也得来位老专家,看着李卫东这貌不惊人的样子,公安局的众人都心存怀疑。

    王院长刚见到这些古怪的尸体吓了一跳,连退了好几步,他也从医多年算得上是一位老医生了,但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尸体。

    倒是李卫东,面不改色心不跳,缓缓的走上前去在每具尸体跟前仔细的检查起来。就这一下,从林局长、刘天明到随同的警察,无不对李卫东另眼相看。

    没有干过警察的人突然你见到如此恐怖诡异的尸体一般都会吓得够呛,可是李卫东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淡定的开始检查,反应比王院长还要镇定,刘天明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也许这个李医生真的有两把刷子呢。

    一具具的尸体看过来,李卫东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尤其是巴通的尸体,他仔细的检查了再三,确认无误所有这些人都是遭到了降头术的袭击。

    这从众人眼中的那道黑线就可以判断出来,只有中了降头术的人眼中才会出现那道黑线,但是这究竟是哪种降头术呢?

    李卫东仔细的回顾了巴通给他讲的关于降头术的一切,最接近眼前这种状况的,恐怕就是灵降术了,这也是所有降头术中最难、最危险和威力最大的。

    巴通虽然受了伤,但是李卫东那一掌还是封印住了他体内的怨灵反噬,怎么着挨个半年对巴通来说还是不成为题,这个时间他应该还有希望找到解决自己身体的办法,这也是李卫东凡事不愿意做绝,总想给别人留一线生机。

    但眼下连巴通都中了降头术,这就不简单了,按巴通所说,他的实力在泰国降头师中不说首屈一指,但能胜过他的人也绝对不多了。

    在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状况下让巴通中招,也只有灵降师可以做得到了。灵降术不需要同中降者做任何接触就可以施展,而这浑身水分被抽干的降头术巴通似乎也有所提过,好像是下了一种蛊虫在中降者体内,正是这蛊虫吸干了中降者全身的体液。

    李卫东皱着眉头思索着,众人在旁边也不敢打扰他。李卫东苦恼的不是降头术问题,而是如何对众人讲明白这个事情。

    王院长见到李卫东沉默不语,还以为他也搞不定,于是走上前来问道:“怎么样?如果没有头绪也没关系,我们也不是万能的。”

    李卫东笑了笑说道:“也不是搞不清楚,只是我说出来恐怕在场诸位都很难会相信。”

    林局长看了一眼刘天明,刘天明立刻把其他几名陪同的警察支走了,现场只留下了他和林局长、王院长以及李卫东。

    林局长犹豫了一下说道:“在场的都不是外人,我也就直说了。天明知道的,每年我们公安局的案件档案都有一部分是没有结案就封存了的,做我们这行的,总会遇到一些诡异的事情,小李你就说吧,我们不是那种保守的人。”

    李卫东这才知道原来公安局遇到类似状况不止这一次了,既然林局长这么说了,他也就放心的解释道:“这些人都是中了降头!”

    刘天明一惊,问道:“降头?我没听说过这种降头啊?”

    这下轮到李卫东吃惊了:“刘队长也了解降头术?”

    刘天明笑了笑说道:“就像林局刚才讲的,做我们这行的,什么状况都遇到过,对这些邪门的东西我也是了解过一些,只知道有药降、鬼降和飞头降,但似乎和眼前的状况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