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1本章字数:3406字

    李卫东暗暗的佩服,这刑警大队的队长真不是白当的,连降头术都了解,这下就更好解释了,于是李卫东说道:“这是灵降,和您说的那几种都不同,这是降头术中难度最大,最危险,也是力量最强的一种降头,能够施展灵降的降头师即使在泰国,恐怕也是伸手就数得过来的那几位,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林局长和刘天明听得不停点头,倒是王院长觉得自己的思维快跟不上了,什么降头术?这些不是迷信传说么?难道还真有?

    李卫东仔细的给三人讲解了这灵降术的内容,并且讲了自己遇到了巴通,只是把二人斗法的过程给略去了,最后他指着巴通的尸体说道:“这个死者就是巴通,他本身已经是很厉害的降头师了,能够这么轻松解决他的,恐怕也只有他说的那位所谓三眼邪神的寄宿体了。”

    林局长和刘天明对视了一眼后说道:“这就没有办法了,警察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其实也就是一个凡人,看来我们只能再次封存档案了。”

    离开公安局之后,王院长虽然觉得无法置信,但是他知道李卫东总是会创造奇迹,他说的话多半是真的,只是自己多年来受到的无神论教育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让王院长觉得自己世界观都要被颠覆了,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他还是给李卫东放了假,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不管怎么说,林局长这是又欠了自己一个人情了,以后还有很多能用得上对方的地方,这个人情要好好的保留起来。

    回家后的李卫东心中总感到十分沉重,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可是他来回思索,这种状况都符合灵降术的表现,自己判断的应该没错。

    但是李卫东知道修行者都会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而越来越准确,尤其是对于自身的安全问题上,这种直觉往往都十分准确。

    而现在,李卫东就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感受到了心神不安,总觉得有会危及自己生命的事情发生,但他却又偏偏想不出来,这种感觉让他憋得直想吐血。

    李卫东躺在床上,来回思考着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是什么东西在我的脸上?”李卫东在睡梦中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脸上划来划去,他睁开眼睛一看,一个全身赤裸、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没有皮肤的女人正骑在自己的身上,刚才在自己脸上的正是她那一头黑色的长发。

    这女人全身皮肤都被剥掉了,整个人看上去极其恐怖,尤其那一对眼珠,没有了眼皮的遮盖显得格外诡异。见到李卫东睁开眼,这女人一张嘴,无数的虫子就从她的嘴中冲了出来涌进了李卫东的口鼻之中。

    “啊!”李卫东一声大叫坐了起来,心脏“砰!砰!”的直跳,“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虽然吸收不到天地灵气,但我每天依然保持了打坐冥想,修习师门的五行真罡术,别说压根不可能做噩梦了,就是真的有鬼怪见到我也应该远远的逃遁,怎么可能会这样!?”

    李卫东从床上起来走到房间里,准备给自己倒杯水喝来压压惊,多少年都没有经历过噩梦了,让他一下子都有点不适应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但是月光还很亮,屋内还用不着开灯,他打开热水瓶,对着自己的杯子口倒了出来,只见倒出来的不是水,而是粘稠的黑色血液。

    这下李卫东再怎么迟钝也知道肯定出问题了,他可不像普通人那样会吓得把杯子一扔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李卫东放下手中的杯子,缓缓的凝聚着体内的元气:“咦?丹田空空如也,体内一丝能量都没有了?”李卫东心中微微一惊,忽然他听到身后有“啪嗒!啪嗒!”的声音响起,就像是有什么液体滴在地板上一样。

    如果是一般人,现在恐怕已经紧张得不能动弹了,可是李卫东立刻便镇定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忽然猛得向客厅冲了过去,打开了阳台的门纵身跳了下去。

    李卫东再次从梦境中惊醒,原来刚才是个梦中梦。李卫东心中已经大概有了数,他再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站起来打开了房间的灯,他已经确认了这次不再是梦境了。

    在李卫东的手腕上是一串造型古怪的珠子,不像是普通的佛珠,其实这珠子是唯一一件可以储存在灵魂识海中的法宝,在李卫东穿越的时候被他带了过来。

    这是他的师傅赠与他的,名字叫万劫天珠,是由十八位渡天劫失败的师门前辈头骨所制,是他所在宗门的至宝,李卫东是从来不离身的。

    这也是他之所以能确认刚才是在梦境中的原因,刚才在手腕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在梦中才会如此,而李卫东知道在沉睡的梦境中醒过来的最好办法就是去自杀了,在梦中自杀的那一瞬间就会醒过来。

    果然这次就回到了现实当中,李卫东给自己倒了杯浓茶坐在沙发上苦苦的思索起来,白天那种不安的感觉变得更重了,而自己竟然会陷入噩梦当中也让他十分不解,难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中了降头术?

    那对方这降头师岂不是成神了,和自己都没见过面就能远距离给自己下降头,那天下谁还会是他的对手?这个根据巴通的论述来看是不太可能的。

    白天,白天……李卫东仔细的回忆着白天经历的细节,忽然他觉得肚子里一阵绞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肚子里活动一般。

    “不好,中了降头术!”李卫东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他伸手轻轻摘下了一颗手上的珠子,如果此刻仔细观看就会发现,李卫东手上这串珠子竟然不是用绳子来串在一起的,而是互相之间有着不知名的力量让它们紧紧的挨在一起。

    此刻李卫东摘下一颗,这圆形的珠子立刻变得通红透明,里面出现了一个正在打坐的人像,李卫东的肚子此刻已经胀了起来,就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腹而出一般,传来了阵阵的剧痛。

    李卫东咬着牙把这颗珠子往自己的肚脐眼处一放,这珠子竟自动向自己的腹部钻了进去,瞬间一股热流便传遍了李卫东的全身,一丝丝黑气顺着他肚皮的毛孔冒了出来,那剧痛和看不到的活物立刻便消失不见。

    随着黑气的消散,那颗珠子自动的又出现在了李卫东手腕上原先的位置。李卫东穿好衣服,冷冷的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我下降头,而且逼得我动用万劫天珠来救命,这个神秘人还真有点手段。”

    “不过你真以为我是软柿子随你捏么?”李卫东哼了一声:“这万劫天珠的力量你就好好的去体会吧。”

    在一处幽暗的地下室中,一个蒙着头的神秘人正坐在祭坛的烛火旁捏着一只蝎子口中念念有词,他的面前是一个装满了不知名液体的陶瓷罐子,就在他念完咒语准备把蝎子丢进罐子中的刹那,这只蝎子忽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一股白光从蝎子体内直接冲进了这神秘人的脑袋中。

    这神秘人立刻“啊!”的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浑身都冒起了黑烟,他嘶哑着嗓子吃惊的大喊道:“净化之光,怎么会是净化之光!”他挣扎着从身旁的祭坛上拿起一个已经发霉腐烂的黑色果子直接吃进了肚子中,身体剧烈的抖动了半天他才缓缓安静了下来,此刻地上已经流了一大滩的黑水。

    这神秘人看着面前的罐子,一时竟不敢再动手了。没错,他正是给李卫东下降头的那位神秘降头师,只是他万万没料到,自己的降头术竟然不仅没杀死李卫东,反而自己差点被对方干掉,这在他出道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

    “哼!我就不信你有多大的力量,难道还可以同三眼邪神抗衡不成!?”这神秘人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把掀起了自己的头盖,露出了那张已经被腐蚀的坑坑洼洼的脸。

    他低声的开始念着什么咒语,随着咒语的进行,他的体内似乎同步传出了另一个诡异的声音和他一起在念咒语,而他的额头上正中央,皮肤裂开了一道口子,一个充满着血丝的大眼球仿佛从他的脑袋深处挤了出来。

    而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打开了身旁另外一个精致的陶瓷罐子,里面全是蛇、蟾蜍、蜘蛛、蝎子等毒物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泡在黑色的像油一样的液体之中。

    这神秘人拿起刀子,一下就斩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将手指丢到了这罐子之中并再次开始了念咒语。

    李卫东并不知道这些,他还在仔细回忆白天的每一个细节,这个神秘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到连自己都不认识就能下降头的地步,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林局长和刘队长!”李卫东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对了,就是他们两个,就算是如林局长所说,警局什么状况都见过,但是他们也不大可能见过泰国的降头术,毕竟这是东南亚一代才有的东西。而且这个刘队长对于降头术的了解也太多了点,根本不像是简单的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李卫东伸手摘下手腕上另一颗通体乳白色的珠子,放在面前轻轻的念道:“回本溯源!”只见这珠子散发出了柔和的乳白色光芒,在这一片光芒之中,李卫东看到了白天他和林局长、刘队长见面的每一幕细节。

    “果然!”李卫东此刻仔细观察二人立刻便发现了问题,两人的眼中都有着颗颗的黑点,而且眼白上方有两条淡淡的黑线。

    “这……这是鬼降术!”联想起巴通的讲解,李卫东立刻便判断出了这二人所中降头术的种类:“原来他们已经被控制了,肯定是不经意间取到了我身上掉落的头发等东西,我就说这神秘降头师也不能厉害到隔空给不认识的陌生人下降头的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