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幕后黑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1本章字数:3196字

    施展这回本溯源之术极其消耗法力,如果是在以前自己生活的世界就简单了,打坐半个时辰就可以补充回来,但在地球的这个空间中则比较麻烦,消耗了就没办法补充,这也是李卫东平常并不轻易施展这法术的原因。

    这次一是被这神秘的幕后人物给逼急了,二也是他刚刚买到楚韵店里的那块翡翠,有了补充能量的地方,所以才放心大胆的施展了这个法术。这次法力的消耗并没有浪费,还真让他找出了问题的所在。

    李卫东皱了皱眉头,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遇到真正的麻烦,林局长和刘队长的身份都很特殊,他恐怕无法直接去帮他们解除降头术。而且他始终不明白的是这名神秘降头师来到离自己家乡如此远的一座城市中究竟是想做什么,他的目的不应该只是为了害这几个人。

    幽暗的地下室中,那神秘人的咒语已经念到了最后,只见他一低头,额头上那只眼睛的眼球噗通一声掉到了罐子当中,神秘人立刻盖上了罐子。

    他的额头原本是眼睛的地方此刻只有一个深深的血洞,白色的脑浆混合着鲜红的血液一点点流了出来,配合上他那张满是坑洞的脸显得十分渗人。巫蛊降头之术都消耗人的精气神,从中流传的多数术法凶残狠戾,损人阴德,身体面皮也会因毒物和邪咒受损这也导致这些蛊师降头师在命数上大多无法逃出孤贫夭的结局,而在面貌上则多数嶙峋丑陋,但是巫蛊术和降头术见效快,于是选择它们的人也很多,这位神秘人自然也是如此。但是这神秘人却像没有任何知觉似的“嘿嘿”笑了两声后自言自语道:“不管是谁,都别想阻挡我的计划!”

    李卫东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看了看时钟已经到了凌晨三点,他也不想再睡回去了,准备在床上打打坐,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虽然在这里无法靠打坐吸收到能量,但依靠着打坐冥想还是能让他的心理和身体状况恢复到最佳状态的。

    李卫东走到洗手间,准备洗个脸再去打坐,他打开水龙头用凉水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抬起头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卫东忽然心生感慨,自己在以前那个世界不说多么英俊潇洒,也是宗门内众多女弟子崇拜的偶像了,没想到穿越到这里竟然灵魂会附身在相貌如此普通,甚至有点中下等的男人身上。

    他自嘲的笑了笑转身拿起毛巾准备擦脸,“不对!”他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镜子里的我没有转身!!”

    李卫东镇定的放下毛巾,转过头来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果然镜子里的李卫东依然直直的站着,并没有任何转身的动作,而且在二人对视的时候,镜子中的李卫东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只见他拿起放在洗手台上的毛巾,缓缓的把毛巾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开始狠狠的勒了起来。在他开始用力的一瞬间,李卫东觉得自己的脖子也像是被毛巾勒住了一样开始呼吸困难。

    就在此时,他手腕上的万劫天珠中的一颗黄色珠子忽然热了起来,一股暖意将李卫东全身包裹了起来,一下子那种窒息的感觉就消失了。

    而镜子中的李卫东此刻已经眼珠突出,舌头吐出来一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但是当他看到李卫东面色只是微微变了一下,立刻就恢复成了正常人一样,他“嘿嘿……”的一笑也取下了勒住自己脖子的毛巾,原本扭曲的面容也恢复了正常。

    镜子中的李卫东额头缓缓裂开了一道口子,里面出现了一个充满血丝的眼球,然后他对着李卫东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果然你身上有神秘的力量,不过它很快就是我的了。”

    李卫东冷冷的哼了一声后答道:“那可不一定,区区的降头术不过是从中国的茅山道术传过去的分支罢了,有什么资格说这大话。既然你自己找死,我也就不客气了。”

    最近一些日子李卫东对降头术还是很下了功夫做功课的,他已经知道这降头术有两种来源之说,一种是说它来自当初唐玄奘法师取经回来时掉落在海中的大乘佛经中“谶”的部分,另有一说是它来自于中国的茅山道派中的驱鬼役灵之术。

    其实李卫东也分不清到底哪种才是对的,但他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贬低一下降头术,给对方一点语言上的打击。

    果然镜中的李卫东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他咆哮道:“什么茅山道术!?降头术是伟大的神术,不是你这种人能理解的!你激怒了我,年轻人,你会受到我的惩罚!”

    说完镜子里忽然雾气弥漫,卫生间的灯也在“滋滋……”的响了两声之后灭掉了。李卫东丝毫不惧,镇定的走出了卫生间,他刚一走出来,客厅的灯也和卫生间一样突然灭掉了。

    月光通过窗户照到了客厅的墙上,只见墙上有无数的鬼影在隐约的晃动、张牙舞爪,李卫东看了后一声冷笑,说了句:“太低级了。”理都没有理会这些鬼影便穿过客厅向卧室走去。

    别说李卫东有万劫天珠这样的法宝护身了,就是什么都没有,这种吓人用的鬼影也伤不到他。

    本来这次他对降头术的厉害已经有了一些警惕,但经过今晚的斗法,他已经把这种警戒心放了下来,看来这降头术只能用来害普通人,对于修真者来说还真是算不了什么。

    李卫东走到客厅中央时,那些鬼影像是见到了血的狼一样猛然扑了上来,李卫东手腕上的万劫天珠一热,一道乳白色的光罩便将李卫东罩在了其中,这些扑上来的鬼影一碰到光罩便像是冬天的雪遇到了热水一样滋滋的融化掉了。

    就在李卫东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防住了这些鬼影之际,他的脚下一空,自己仿佛掉到了万丈深渊中一般向下猛坠,眼前景象一变,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一座熟悉的山头上。

    “这……这里是……”李卫东呆住了,这里不是他在以前的宗门之中小时候跟随师傅练功的地方么?自己怎么会突然你出现在这里,难道又穿越了?

    或者这只是那降头师施展的幻术?李卫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应该不是幻术,万劫天珠也在自己的手上,那颗乳白色的珠子上还有着刚刚释放保护罩后的微热,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

    “还站在那里发什么愣?我要你采的清阳草呢?”一个让李卫东有种想掉泪的冲动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他缓缓的转过身去。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道人,身上穿着紫金色的道袍,正是从小将原本是孤儿的李卫东一手拉扯大的师傅。

    李卫东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在渡飞仙大劫之际被人出卖,自己的仇敌纠集了一大群高手来袭,师傅为了替自己挡下一名半仙高手用仙宝神弓射出的一箭而陨落,他自己则是在受伤之后穿越到了地球。

    如果没有师傅替自己挨的那一箭,别说穿越了,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是完全的魂飞魄散了吧,在他以前生活的世界中,仙宝也是极其罕见的,据说这些都是真仙界才有的宝物,没想到自己的对头竟然弄到了一件。

    现在骤然见到师傅,李卫东只觉得自己的心很痛,不过他知道师傅在那仙宝神弓的攻击下只怕是早已陨落,而自己现在的状况十分奇怪,这中间很不对劲。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多看看师傅,只怕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永远都见不到师傅了。

    “你这小子,发什么呆呢?是不是晚上做噩梦了啊,一大早的这么古怪。”师傅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算了,跟我来吧,听说火长老炼了一炉换筋丹,我已经向他讨要了一枚,你吃了之后资质定会更好。”

    这一幕幕是如此的熟悉,李卫东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自己竟然还是一名小道童的打扮,无论从身高还是手脚来看,都还处在少年阶段。没错,他已经回忆起来,自己小时候的确是由师傅出面向门中的炼丹宗师火长老求过一颗换筋丹,为了还这个人情,师傅可是斩杀了上百头高阶魔兽取其内丹赠送给火长老的。

    忽然李卫东感觉自己的记忆出现了些错乱,宗门修炼、飞仙之劫、华西医院的生活,这些完全不搭干的场景一幕幕的在他脑海中浮现,恍惚间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那飞仙之劫、穿越到地球都是梦。

    这种迷惘让李卫东忽然间不知所措,一种无力感涌了上来,到底什么才是真实什么是虚假?他已经分不清楚了。

    习惯性的,他还是跟在师傅身后一起去了丹神殿,看着师傅和火长老在讨价还价,他忽然有种这样的生活才是正常的感觉,自己可能真的是做了一场梦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李卫东好像真的还是在少年时期,他已经越来越适应这种宗门中的修炼生活。再次和师傅在一起也让他十分开心,师傅对他也如记忆中的一样宠爱,一切都好像很正常。

    但是每当到了夜晚李卫东独自睡眠的时候,他就会想起记忆中后来的修行之路、师傅的陨落、自己的穿越和在地球上的一切一切,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如果说这些都是梦,那这梦境也太真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