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副局长的烦恼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1本章字数:3085字

    李卫东这下被弄得哭笑不得,他本来对通过这种考试就是十拿九稳的,根本就不需要院长的这种“帮忙”。

    不过鉴于院长也是一份好意,李卫东只能客气的说声谢谢了。

    院长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了李卫东关于转正考试的一切注意事项,包括了几位复试的面试官的喜好,这倒让李卫东觉得还有点用处。

    终于硬挤出了些笑容把院长应付完,李卫东感觉比和神秘降头师大打一场还要累,出了院长办公室他正好碰到宏宇,不过李卫东理都懒得理他径直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宏宇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偏偏他拿李卫东还没办法,现在连在家里他都抬不起头了,整天被他老爹教训,还让他和李卫东打好关系,这让他胸中的一口恶气迟迟出不来,他感觉自己再这样憋下去不用李卫东动手,自己就得把自己给气死。

    他只能狠狠的看着李卫东远去的背影呸了一声,然后在心中默默的诅咒李卫东的转正考试无法通过。其实就宏宇对李卫东的了解,心里早就认定了他过不了考试这一关了,这么想想还稍微解解气。

    不过显然宏宇的愿望是要落空了,一个已经达到灵人境界的修真者在拿到院长给的答案和各种参考意见之后如果还应付不了凡人间的一次考试,李卫东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修行到了这个份上,别的不说,过目不忘对于李卫东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了。既然院长给了自己考试答案,那李卫东也乐得在考试中省点力气,就不动用法力来应付考试了。

    现实也很快印证了这一点,三天后的第一轮笔试在市卫生局进行,各大医院的实习生聚集一堂参加共同的考试,李卫东是全场第一个交卷的,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

    在两天后公布的笔试结果中李卫东以满分的成绩高居榜首,也让院长着实的高兴了一把,在他看来,李卫东考出这样的成绩离不开自己的那份答案,接下来的面试环节他对李卫东也是十分的放心。

    因为现在国家对于医生的资质把关十分严格,新医改方案实施后,要成为一名正规的医生也不像以前那样容易了,除去这一轮笔试的理论考试,后面还有一轮面试和实践操作考试。

    得知李卫东考了第一名的宏宇脸色阴沉,在心中不断的诅咒着李卫东在后面的考试中挂掉,但表面上他是已经不敢再多说什么的了。

    考完这一轮的笔试,李卫东更是没有把这种考试放在心上,离后面的面试还有一个星期,李卫东还是想好好的调查一下之前林局长失踪的事件。

    虽然有清婉程和派出所长都对自己格外的宽待,但是毕竟他是现场唯一的目击者,如果不是大家都以为他有什么过硬的背景,只怕早就被当作嫌疑人抓起来了。饶是如此,他还是到派出所去做了一下笔录并承诺在这段时间不会离开这座城市。

    当然以李卫东的实力这种承诺根本没什么效用,但是既然派出所那边对自己格外的优待,自己也没必要去驳人家的面子,而且清婉程对自己还很够意思,不能让她难做,再说配合一下办案也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那些警察能发现点什么自己没注意到的细节呢。

    凤凰山的公墓被封闭了整整三天,市公安局出动了大量的警力甚至特警对整个公墓作了撒网式的调查,但是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并没有给李卫东带来什么惊喜。

    而刑警队的刘队长和那些失踪的警员也没有丝毫的消息,为了安抚这些失踪警员的家属,副局长赵克磊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不仅完全答应家属的各项要求,还亲自去这些警员的家中进行慰问,可谓是费尽了心思。

    因为这不是一座很大规模的城市,加上人口也不是特别多,因此这里的公安局警力配备也只能说是刚好够用,这次一下发生如此大的事件,公安局一下子就捉襟见肘了,不仅警力不够,车辆和设备的老旧问题也显现了出来。

    不过对于副局长赵克磊而言,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自己能在如此困境下解决这个案件,那可是大功一件,只是眼下这个案件的复杂程度显然超乎了他的想像,省市领导对于这次的案件也都格外重视,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别说升官了,自己顶上的乌纱帽只怕都难保住。

    赵克磊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压力如此之大过,每天坐镇公安局部署警力,协调各种关系让他身心俱疲,而另一位主管人事的副局长,也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更是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抓住赵克磊的漏洞把他拉下马。

    这天难得中午有片刻的清闲,案件依然没有丝毫的进展,赵克磊干脆把刑警队都派出去查找线索,自己则来到了华西医院,准备找自己的老朋友宏志安好好聊聊,排解一下自己心中巨大的压力。

    接到他电话的宏志安立刻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他和赵克磊之间虽然有一定的利益关系,但毕竟也相交几十年了,虽不说是生死之交,但如果说不用付出什么太大的代价能帮助到赵克磊,他也是很乐意的。

    “我快要疯了。”这是赵克磊见到宏志安之后说的第一句话,随后他抓起面前的茶缸灌了一大口茶之后说道:“省上已经给下了军令状了,两个星期破不了案我就得下课,本来以为这能是个机会让我再向上多走一步,谁想到竟然是我的一个劫数啊。”

    宏志安静静的倾听着,他知道自己帮不了这位老朋友什么忙,此刻能做的也就是倾听,让他把心中的郁闷好好发泄出来,免得引起身体上的什么毛病。

    赵克磊了解宏志安的为人,知道他不是个多嘴的人,因此很放心的把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和自己顶的压力详细的给宏志安讲了一遍,说完之后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也放松了一些,似乎把那些压力用语言给释放出去了一部分。

    宏志安听到李卫东的名字出现在案件中十分意外,这个貌不起眼的年轻人在他心中越发显得神秘了。

    犹豫了片刻之后宏志安对赵克磊说道:“你们后来调查掌握的这些线索有多少人知道?李卫东知道吗?”

    赵克磊摇了摇头答道:“这些都是机密哪里会有多少人知道,除了刑警队的两名副队长,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至于李卫东,暂时还没能排除他的嫌疑人身份,所以更没有告诉他什么。”

    宏志安说道:“既然你我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有些心里话我也就讲给你听听。李卫东这个人,我觉得很不简单。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次的案件肯定不是他干的,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唯一有办法帮你找出答案的那个人。我认为你找到的这些线索应该找他来一起商量一下。”

    赵克磊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觉得李卫东这个人不简单,当然我的感觉也告诉我不是他干的,但是单凭直觉就认为不是他做的案是不是也太武断了?而且他毕竟在怎么厉害,也就是一个优秀的医生,难道还会办案不成?我觉得你的建议不妥。”

    宏志安知道自己说的也有点荒唐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只有李卫东才是这个案件解决的关键,只有李卫东才能帮到赵克磊。

    但他也确实无法反驳赵克磊的论点,宏志安只好说道:“我也就是自己的直觉如此,如果真的到了问题无法解决的时候,你不妨试试,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案件破不了。”

    赵克磊点了点头,二人又随意的聊了几句,赵克磊便告辞了,晚上他还要回市局开会,和刑警队的人讨论案情。

    赵克磊走后宏志安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文件也准备下班回家,刚刚走到停车场的他正好迎面碰到了同样下班回家的李卫东。

    要搁往常宏志安一定会上前和李卫东寒暄两句,虽然宏宇和李卫东的关系紧张,但是宏志安和他之间倒是相处得十分融洽。

    在看到李卫东的一刹那,宏志安忽然心中一动,有种莫名的冲动指引着他鬼使神差的叫住李卫东说道:“李医生,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谈谈。”

    李卫东当然也看到了宏志安,正准备打招呼的他忽然听到宏志安严肃的这么说,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他和宏志安虽然相处还可以,但是也不是什么莫逆之交,医院里又没有发生什么事,都要下班了突然宏志安要和自己单独聊,确实是件奇怪的事。

    不过李卫东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请求,两人来到了医院旁的一间不大的咖啡屋中,宏志安还专门点了包间,这更让李卫东觉得纳闷,究竟这得是多大的事才值得他这么大费周折啊。

    让服务生上完饮料和茶点之后,宏志安神秘兮兮的锁上了包间的门,点上香烟抽了两口之后对着对面莫名其妙的李卫东说道:“李医生,恕我问一句不该问的话,你是不是有什么超能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