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在路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1本章字数:3019字

    苏莜回头看了李卫东一眼,笑道:“你钱够不够啊,不够的话,咱们还是换个小点的餐厅,热闹凑合一下就行了,反正主要目的是互相认识一下,以后有钱了再去好地方吃大餐。”

    李卫东白眼一翻,挥手道:“快点走吧,去晚了没地方,大家都要饿肚子。”

    秦芸着急道:“李卫东,你知不知道在天裳人间吃顿饭花多少钱?”

    李卫东摇摇头:“没去过,不知道!”

    苏莜恼火道:“秦芸,你是不是看上他了,所以要帮着他省钱啊?”

    “我哪有啊!”秦芸闻言顿时哑火了,脸色红了一大片。

    “没有就闭嘴,别破坏大家的心情,否则你跟他肯定有奸情!”苏莜笑了笑,词锋犀利无比,道:“李卫东主动掏钱请客,咱们盛情难却,不吃白不吃,对吧?”

    “对,我去开车!”宏宇响应道,他是众人里面,第一个有车的主。

    不是其他人没不起车,苏莜和秦芸家庭条件都不错,尤其是苏莜,父母都是商人,家财万贯,她来华西医院上班,也就是过渡一下,以后肯定会回去继承家业。

    但她上班的地方跟家里很近,父母为了锻炼她,又让她住医院提供的宿舍,根本没必要买车。

    宏宇是唯一个白天上班,晚上回家睡觉的人,他把车开出来。

    这是一台雷克萨斯,不好不坏,中等偏上,四个女生挤在后排,王艳涛坐副驾驶,剩下李卫东一个人凄凄惨惨的站在外面。

    “没地方了,要不你去后备箱凑合一下吧,反正很快就到了!”苏莜幸灾乐祸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李卫东倒霉,心里就觉得高兴。

    但最爽的人还是宏宇,他想尽办法算计李卫东,要他出丑,可惜每次都功败垂成,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在这种局面下达成了心愿。

    “后备箱?”李卫东脸都绿了,那地方能呆人吗?他觉得自己其实可以跟四个美女挤一挤,问题是苏莜她们肯定不满意。

    “除了后备箱,没其他地方了,要不你自己搭车去吧!”宏宇心里爽歪歪,难得的对李卫东露出了笑容,在大吃李卫东一顿之前,还要先让他吃一次瘪。

    “行吧,你们先去占地方,我随后就到!”李卫东黑着脸道。

    “那你快点啊,到了后打电话!”苏莜说完,迫不及待的催促宏宇开车,生怕去晚了没位置。

    李卫东站在医院门口,拿出手机,找到熊磊的电话,琢磨着让他派量豪车过来,让那帮小子开开眼。

    但他转念一想,自己何必跟她们一般见识。

    表面上大家的年纪差不多,都是刚从大学毕业的雏儿,可是李卫东却已经历了无尽沧桑,两世为人。

    红尘炼心,如何炼?

    不是仗势欺人,唯我独尊,而是点滴入怀,见微知著,感悟社会百态,美好人生。

    一辆公交车开过来,李卫东把手机插入兜里,拿出几枚硬币上车。

    “叮叮当!”

    硬币滚落钱箱。

    司机看了一眼李卫东,粗声粗气道:“先生,你投多了一枚,可以从下一个上车的客人那里回收一块。”

    “没事!”李卫东朝司机露出一个笑容,挑了一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刚刚落座,一个少妇在李卫东旁边的位置坐下,暗暗感叹好人有好报。

    李卫东看了美女一眼,立便愣在了当场,发现这个女的穿着虽然朴素,但是皮肤出奇的好,浑身散发出一股乡土气息,却偏偏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感受到李卫东仔细观察的目光,少妇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屁股尽量外外面挪,远离李卫东。

    “被人当作色狼了!”李卫东哀叹一声,他实际上是在给少妇看病,别看她生得俊俏,但身体有隐疾。

    可是见她提防的态度,李卫东只好作罢,此时若是说她有病,对方会觉得他才是真正有病,居心叵测。

    李卫东又看了她几眼,确定了她的病情后,转头望向窗外,他有助人之心,但也明白如今世风日下,冒然开口,适得其反。

    眼睛望着窗外,脑海里不断浮现少妇的摸样,她年纪应该不大,约莫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发育的相当丰满,但是不显臃肿,浑身上下透出成熟的气息。

    与之相比,苏莜和秦芸虽然漂亮,但是却远没有身旁少妇的性感魅力。

    尤其是她的气质,蕴含着乡村妇女独有的朴实,仿佛清水出芙蓉,跟繁华的城市格格不入。

    下班时候人很多,车厢很快挤得水泄不通。

    人群里面,一双双贼兮兮的眼睛,色迷迷的扫过少妇。

    尤其是站在少妇身边的一个男子,相貌猥琐,用力的朝她身上挤,趁机揩油。

    少妇没办法,虽然不情愿,但只得往里面靠,渐渐跟李卫东挨在一起了。

    猥琐男子得寸进尺,干脆坐下来,相当于跟少妇共用一个位置。

    李卫东眼睛一眯,看了他几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没想到后者恶狠狠的瞪了回来,似乎在警告李卫东:别他妈多管闲事!

    过了几站路,李卫东突然长身而起,指着猥琐男子喝道:“王八蛋,你偷东西!”

    说话间手腕一翻,正好抓住从后面伸向少妇大腿的咸猪手。

    “混蛋,你血口喷人,不想活了?”猥琐男子怒道,立即站起来,个头比李卫东还高出几厘米,但是身体单薄,瘦的像竹竿,一阵大风就能把他吹倒。

    “是吗?”李卫东手指一划,刀片从猥琐男子衣袖里掉出来:“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

    “王八蛋,找死!”小偷见事情败露,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匕首,二话不说,狠狠刺了过来。

    李卫东手腕一沉,打落小偷的匕首,稍微用力,只听到“喀嚓”一声,捏碎了小偷的腕骨。

    “啊!”小偷惨叫一声,剧痛钻心,身体颤抖不休,额头全是冷汗。

    周围的乘客见他真是小偷,纷纷退开。

    司机连忙停车报警,同时打开车门,让乘客下车。

    李卫东从小偷身上搜出一个钱包,递给少妇:“这位大姐,这应该是你钱包吧,看看里面有没有少了东西。”

    “真是我的钱包啊!”少妇惊叫一声,哆哆嗦嗦接过钱包,半是激动半害怕,手忙脚乱的打开一看,发现钱没有少,感激朝李卫东点点头:“东西没有少,今天多谢你了,否则……否则……”

    否则怎么样,话还没有说出来,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小偷有三个同伙,趁着警察没来的空档,纷纷拔出刀子,朝李卫东冲过来。

    乘客骇然后退,除了李卫东之外,再没有人敢挺身而出。

    “你们几个王八蛋,真是太过分了,偷钱被发现后,不但不逃跑,还想明抢啊?”李卫东冷笑道,面对着凶神恶煞似的小偷,眼中尽是不屑。

    几个小偷紧绷着脸,举起刀子,抬手就刺。

    李卫东闪电般一拳砸下去,打落刀子。

    小偷中拳,指骨齐断,车厢里响起清晰的骨折声。

    其余两名小偷见势不妙,赶紧逃跑。

    李卫东飞起一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翻两人。

    四个小偷被绑到一起,等候警察过来处理。

    尘埃落定,乘客拿出手机,“啪啪啪”拍照,然后迅速上传到网络。

    “小子,今天我们认栽,有种说出你的名字,日后必有厚报!”小偷眼神阴冷,盯着李卫东,充满了怨毒之色。

    “连人家救命的钱都要偷,你们几个败类,无耻至极,还妄想找我报仇?”李卫东怒极反笑,挥手就是几个耳光扇下去,两边脸颊肿成小山。

    他根本不怕小偷报复,这几个家伙执迷不悟,死不足惜,如果不是在市区,杀人的影响太恶劣,李卫东会干掉他们。

    其余乘客露出厌恶之色,指指点点,他们都是证人,等待小偷的将是牢狱之灾。

    少妇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愧疚,走到李卫东面前,叩头拜谢。

    李卫东哪能让她跪下来,连忙扶起,触到她的手时,不由心中一荡。

    但他很快收敛心神,暗中输入一股真气,化解了她体内的隐疾。

    在这个过程中,少妇心情激动,没有意识到任何异常。

    “好兄弟,对不起,我刚开始还怀疑你,要是今天没有你,我全家的救命钱,都要被杀千刀的小偷抢走了。”少妇哭哭啼啼道。

    “不客气,我也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不过……”李卫东沉吟片刻,在她耳边说了一个药方,嘱咐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回去后照着我刚才给你开的方子吃药,坚持一个月,身体沉疴尽去,康复如初,也许还能在几年后,生一个白胖娃娃。”

    少妇得病,正是不孕不育症。

    但她并非天生绝育,而是年轻生病时受了寒气,没有及时治疗,寒气下沉郁积体内盆腔,堵塞经脉,导致无法受孕。

    普通的生育医生,拿这种病症根本没有办法,医疗设备的检测结果,会显示她的身体一切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