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神经科的神经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3020字

    “熊爷,你是……”光头不认识李卫东,但不知为何,面对着李卫东,他就是发不起狠来。

    李卫东拿出手机,拨通了熊磊的电话,直接递给光头:“接!”

    “喂,哪位啊?”光头疑惑的问了一句,听出来对方的声音后,突然面色大变,终于记起了李卫东是谁。

    熊磊上次想黑掉李卫东的钱,结果李卫东大发神威,光头正是目击者之一。

    “东哥赎罪,我有眼无珠,没看到你!”光头挂了电话后,诚惶诚恐道,他在电话里被熊磊骂了个狗血淋头。

    熊老大说自己都乖乖拿出十多万块钱,给李卫东在天裳人间订了个包间,你他妈倒好,在天裳人间门口堵人,是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李卫东微笑点了点头:“他是我同事,虽然关系不太好,但是既然我也在场,给个面子,放了他这一次!”

    “哎呀,大水冲了龙王庙,没事了,都散了吧!”光头朝其他人挥挥手,然后转向李卫东,毕恭毕敬道:“东哥,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打电话给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另外几个纹着狼头,老虎的人也凑上来跟李卫东握手,然后很规矩的立正站在旁边,如同被罚站的小学生。

    苏莜、秦芸、宏宇等人全都看傻了,莫名其妙。

    豹哥也惊奇不已,迷惑的看了一眼宏宇,问道:“你同事太牛了吧,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李卫东,怎么了?”宏宇硬气了一回,可是想到自己借了李卫东的威风,顿时又软了。

    “我嚓,原来是那个猛人!”豹哥一拍大腿,急忙凑过去套近乎。

    “哦,你又是谁?”李卫东第一次见到豹哥,不认识他。

    “我是老李那边的,跟熊哥是世交!”豹哥连忙道,拿出好烟敬上。

    “原来是他啊,回去告诉他,多段时间我会上门,找他拿点东西!”李卫东说完挥挥手,让豹哥滚蛋。

    他们所谓的世交,就是随时可以带一帮兄弟,拿枪勒令对方交出珍贵的原石。

    光头和豹哥两伙人先后离开,一场风波随即化解。

    宏宇发动汽车,发现苏莜和秦芸没有上车,催她们快点。

    苏莜忽然摇摇头道:“宏宇,车子太挤了,你们三个人先回去吧,我和秦芸想去商场买点东西。”

    宏宇刚刚好转的心情,再次遭受打击,看了李卫东一眼,狠踩油门,慢放离合,汽车怒吼着缓缓驶出天裳人间。

    李卫东招了辆出租车,苏莜拉着秦芸,没打招呼,直接钻进后排,兴奋道:“李卫东,你原来是黑老大,藏的够深啊!”

    出租车司机闻到浓烈的酒气,本来有些不爽,听了苏莜的话,顿时吓了一跳,赶紧熄火停车,推开车门跑了。

    李卫东摊开双手,苦笑一声:“话不能乱说,都把人家吓跑了,咱们走路回去吧!”

    苏莜目瞪口呆,脑袋当机了,还是秦芸推着她下车。

    出租车司机等三人走远后,拿出手机偷偷拍照,发到司机朋友圈,说这是黑老大和他的两个女朋友,危险人物,导致整个晚上,无数台出租车经过,但李卫东、苏莜、秦芸就是叫不到车,一步一个脚印走回医院。

    第二天疑难杂症科成立,李卫东正式走马上任,搬进了新办公室。

    现代医院科室分类非常明确,来看病的人大多选择对应的科室,疑难杂症科又刚刚成立,无人问津。

    李卫东乐得清闲,有病人来他不拒绝,没病人来他也不多事,枯坐一天就当作是练功。

    很快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众人都在议论一件怪事。

    李卫东没有多问,但是留了心。

    午休过后,下午继续上班。

    李卫东估计下午也跟上午一样,没人会来,想起中午听到的事情,锁了门,走向苏莜的办公室,远远看到排队看病的人,组成一条长龙,而别的办公室,人数明显少了很多。

    李卫东眉头微皱,抬头看了看,没错啊,确实是精神病科,顿时大为惊奇:“社会上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精神病人啊?”

    但仔细一看,李卫东顿时发现了问题。

    排队的人大多在十几、二十几的青少年,一个个精神亢奋,根本不像生病,倒像是正在玩一个刺激的游戏。

    也有中老年人,精神萎靡,眼睛涣散,那才是真正的病人,但是数目极少。

    苏莜头都大了,好不容易轰走一个少年,抬头看了看望不到尾的长队,一筹莫展。

    “下一个!”苏莜声音有气无力。

    “医生,你好,我叫汪大锤,今年十八岁,家住……”不等苏莜发问,少年滔滔不绝的开始了自我介绍。

    “闭嘴,我没兴趣知道这些,你得了什么病?”苏莜手指挤了一下太阳穴,这是今天第三十七个了。

    “神经病啊,我脑子痛,胸口痛,还有屁股也痛,我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医生你快救救我!”汪大锤捂住胸口,脸上露出痛苦万分的症状。

    “把手拿出来!”苏莜拿出听诊器,病人无理取闹,她却恪守医德,认认真真的检查。

    “是!”汪大锤伸出手,跟苏莜的手指接触时,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肌肤,粉嫩滑腻,感觉异常舒服,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淫笑。

    “好了,你没病,快走开,别耽误真正需要治疗的病人!”苏莜收回听诊器,紧绷着脸道。

    “不可能啊,医生,我真的有神经病,脑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剧痛!”汪大锤哭喊道,赖在位置上不肯离开。

    “又是这样!”苏莜叹息一声,突然感觉美貌是大麻烦。

    她今天就没有认真看了一个病人,这货年轻人用看病的幌子,光明正大的欣赏她。

    苏莜心中窝火,可是却找不到办法。

    李卫东大步走过来,抓起汪大锤的手,微微用力。

    “你是谁,想干什么?”汪大锤连忙起身,见李卫东穿着白大褂,心中一松,认定他不敢出手打人。

    “当然是看病,还能干什么啊,你刚刚说哪里痛啊?”李卫东问道。

    “脑袋,胸口,屁股,哎呦啊,全身都痛!”汪大锤道,重新坐回椅子上。

    苏莜不知道李卫东葫芦里买什么药,但是总归没有坏处,任凭他折腾。

    “很好!”李卫东突然一拳打在汪大锤脑袋上,在他胸口拍了一掌,屁股上踢了一脚。

    “你……你怎么打人?”汪大锤见势不妙想闪避,但为时已晚,变成了真正的遍体鳞伤,全身剧痛。

    “我没有啊,是在给你治病呢!”李卫东冷笑道,再次扬起手。

    “我没病,快住手!”汪大锤大吃一惊,连忙否认道。

    “我不相信你,没病怎么会来这里排队,你明明是有神经病!”李卫东揪住汪大锤的手,轻松提起来,狠狠扔了出去。

    汪大锤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撞在门边,这还是李卫东怕打破了医院里面的设备,没有下重手。

    苏莜瞪大眼睛,若有所思,恶人还需恶人磨,一味的对别人示好,根本就是错误的行为。

    难怪年纪大的医生,没几个有好脾气,病人态度好,医生就认真看病,病人态度如果不好,医生凭啥低声下气啊?

    “饶命,我真没病,我是假装有病,来看美女!”汪大锤赶紧说出实话。

    “原来是这样啊,可我觉得你还是有病,为了确定你的病情,我建议你去抽血化验、再照光拍片,必须去,懂?”李卫东恶狠狠道。

    “我……好,我立即就去!”汪大锤楞了片刻,猛的反应过来,这是要他放血啊!

    化验拍片,都是要出钱的,但不答应的话,根本过不了眼前这一关。

    “很好,我在这里等着,快点去排队,你叫汪大锤是吧,家住哪里来着……敢不来化验结果回来复查,我就去你家里找人!”李卫东说完后,一脚踢翻汪大锤:“滚吧!”

    “这也行?”苏莜哑然失笑,但不得不承认,李卫东虽然手法粗暴,却是对症下药。

    在这之前,保安也来了很多次,但每次都拿汪大锤之流没有办法,反而劝苏莜多点耐心,给病人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

    队伍里大部分人,都跟汪大锤差不多,平日里无所事事,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神经科来了个大美女,都跑过来开眼。

    “还有谁得了神经病,快点站出来,我时间有限,同时你们做检查!”李卫东昂然道。

    退伍里面的小伙子,“哗”的一声跑了,有了汪大锤的前车之鉴,谁敢留下啊?

    长长的队伍,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三四个老弱病残,他们精神萎靡是真正的病人。

    “谢谢你,李卫东,你就是大恶棍!”苏莜笑道,瞪了他一眼,但是她对李卫东的手段,确实不敢恭维,太粗暴了。

    “不客气,有人敢来闹事,就得狠一点,病人来了认真对待,混混来了就不能对他们客气!”李卫东一眼看穿了苏莜的想法,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