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放美女鸽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3003字

    下班的时候,宏宇提前来到神经科,正好遇到老爸宏志安。

    “小宇,你是来接我下班吗,有什么事情?”宏志安开心道,尽管宏宇的表现,很多地方让宏志安不满意,但毕竟是亲生儿子。

    儿子再坑爹,当爹的也只有忍了。

    “啊,没事,就是来问你一下,等等……”宏宇见到苏莜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立即抛下老爹,一个箭步冲过去,满脸堆笑道:“苏莜,今晚又没有空,我想请你吃顿饭。”

    “这小子……”宏志安摇头苦笑,不过他对苏莜很满意,儿子若是能把人家追到手,他老怀甚慰。

    “为什么啊?宏主任也去吗?”苏莜奇怪的看了宏宇一眼,发现了不远处的宏志安,不明白是宏宇的意思,还是宏志安也想撮合两人。

    “跟我没关系,我只是刚好路过,你们聊,我先走了!”宏志安摇摇头,迈步走了。

    楼道里只剩下两人,苏莜疑惑的目光看着宏宇,心生警惕。

    “没啥,就是一个人吃饭挺无聊,我听说附近新开了家意大利料理店,不如一起去尝尝?”宏宇笑道,这一招很老套,但是很管用。

    读大学的时候,他每次都用同样的手法,泡了好几个学妹。

    “下次吧,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没胃口!”苏莜婉言谢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对宏宇没啥好感。

    宏宇吃了闭门羹,讪讪走了。

    苏莜拒绝了宏宇的邀请,却受到了启发,拿出手机打李卫东的电话。

    “苏打美女,啥事啊?”李卫东笑呵呵道,走出办公室。

    “先纠正一个小错误,不是苏打,是苏大,要不你直接叫我名字。”苏莜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跟李卫东说话时轻松自然,无拘无束,感觉就是跟宏宇不一样。

    她不知道的是,宏宇并没有走远。

    听到苏莜的笑声,宏宇心中突然多了根刺,难受的要命。

    他躲在门后,继续偷听,虽然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但是从交谈中,很快判断苏莜是在跟李卫东打电话。

    “恭敬不如从命,那以后就叫你苏小莜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是校友呢,不会引起别人的误会,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让你男朋友误会!”李卫东道。

    “拐弯抹角打听我的情况,你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啊?”苏莜咯咯笑道,说完后连自己都感到奇怪,怎么主动跟他开起玩笑来了。

    “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需要问吗,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李卫东道,及时刹车,凡事点到为止就行,多说反而会令人反感。

    “想请你吃饭,感谢你今天的帮忙!”苏莜道,她对李卫东及时转移话题,没有纠缠言语中的暧昧,感觉非常好。

    宏宇听到这话,一口老血喷出来,差点晕死过去。

    他害怕自己继续偷听下去,会忍不住动手打人,赶紧离开。

    “举手之劳而已,没必要这么隆重吧?”李卫东皱眉道。

    楚韵生死不知,三眼邪神犹如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都有可能砍下来,他觉得练功最重要。

    “不赏脸啊,要知道,我可是不会轻易请别人吃饭的哦?”苏莜大感意外,没想到李卫东竟然有些不愿意。

    “那肯定,一般都是别人请你吃,但你跟我这个坏人去吃饭,可要预先做好心理准备,以防不测!”李卫东似笑非笑道。

    苏莜思索了几秒钟不说话,很快意识到李卫东在打趣她,没好气的哼哼道:“我练过防狼术,身上随时携带防狼设备,想吃我豆腐的人都会很惨。”

    “你那么厉害,说得我都有点害怕了!”李卫东哑然失笑,什么防狼术在自己面前,都是浮云。

    “你到底去不去啊,如果没时间就算了,我正好可以省下一笔小钱,现在想用点好化妆品可不容易,我得努力赚钱存钱才行!”苏莜可怜兮兮道,实际上她说谎了,家里有金山银山,只是她不想开口而已。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自己的双手攒钱,你这叫自找苦吃,凭你的容貌和气质,网上发一个征婚启事,金龟婿排着队上门送你!”李卫东不以为然的笑笑。

    “我不是那样的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可别小瞧我!”苏莜假装生气道。

    “我没有小瞧你!”李卫东感觉有些头痛。

    “好了,闲话少说,你现在哪里,三分钟后,咱们在医院门口汇合!”苏莜看了下时间,有什么话留待吃饭的时候再说,没必要浪费电话费。

    “好吧,门口见!”李卫东笑道,暗想吃一顿饭,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没想到刚刚挂掉电话,一个陌生的号码突然打过来:“请问是李卫东先生吗?”

    “你是……肖光?”李卫东迟疑片刻,忽然灵光一闪,听出了他的声音。

    “我们的人发现了三眼邪神的藏身地,你做好准备没有?”肖光语气凝重。

    “什么时候出发?”李卫东精神一振,终于来了,不知道楚韵是否还活着,但三眼邪神必须要死!

    “越快越好,我担心迟了,神龙鼎很可能会落入那个魔头手里!”肖光道,忧心忡忡。

    “神龙鼎,那是什么东西?”李卫东好奇道。

    “具体是什么,无人知道,传说它是上古时代就存在,镇压神州气运的神器,历史上每个数百年就会出世,泰国来的那个降头师,目的就是夺走神龙鼎,献祭给三眼邪神,换取至高无上的邪神之力,于公于私,我们都必须阻止他!”肖光大义凛然道。

    “我吃了饭就过来,到哪里汇合?”李卫东点点头,认可肖光的话。

    于公于私,他都要杀死三眼邪神,对突然冒出来的神龙鼎,也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别吃了,你现在立即来南方军区门口,我们通过军方提供的专用飞机离开,食物多的是,就在路上吃吧!”肖光道,救人如救火,早一刻完成任务,能减少巨大的损失。

    西华市是南方军区某集团军司令部的驻地,不是普通的省军区

    李卫东顿时为难了,刚刚才答应了苏莜,马上就放她鸽子,有些说不过去啊。

    “不管了,人命关天,只能暂时委屈苏莜,以后再想办法补偿!”

    李卫东犹豫了几秒钟,立即做出决定。

    救人如救火,他离开办公室,从后门出了医院,避免跟苏莜见面,给她发了一个短信,说临时有急事,吃饭的问题下次再说,心意到就行。

    苏莜站在医院门口,老实说有些紧张,仿佛第一次跟男孩子约会。

    她读大学时,由于人长得漂亮,成绩又好,追她的男孩子很多,没少跟别人一起出去吃饭,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一个成功上位,成为她真正的男朋友,她也至今保持着完璧之身。

    不过主动发出邀请,还真是第一次,紧张中有些兴奋。

    等了几分钟没见到人,苏莜感到奇怪,从办公室到门口,不需要走太久。

    叮的一声,响起短信提示音。

    苏莜忽然感到一股不妙,打开短信一看,一瓶冷水浇下来。

    “李卫东,我要杀了你!”苏莜厉声尖叫一声,狠狠跺了跺脚,气呼呼离开了。

    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第一次请男孩子吃饭,竟然被放了鸽子!

    宏宇开车离开医院,忽然感到很不甘心,出于一种奇怪的心理,想看看苏莜和李卫东一起离开的情景。

    他把车停靠在医院外面的马路边,静静等待。

    结果没看到李卫东,却听到苏莜怒气冲冲的走了,感到莫名其妙。

    “好机会啊,我再次出现,邀请她共进晚餐,应该能成功!”

    宏宇发动汽车追上苏莜,露出刻意表现出来美好的笑脸,请她上车。

    “滚!”苏莜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冷冷看了宏宇几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我……操!”宏宇半晌骂出两个字,一张脸气成猪肝色。

    李卫东坐出租车来到军区,看到荷枪实弹站岗的保安,自动停下来,打的电话给肖光,说自己到了。

    实力再强,他也不敢独闯军区。

    军用吉普车过来,接上李卫东进入军区,直接开向机场。

    路过操场,外面传来整齐的口号声,一排排士兵正在操练,干劲十足。

    一个身穿军装的女兵拦住吉普车,眼神严肃:“里面是谁,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军区!”

    开车的士兵敬礼道:“报告手掌,我奉姬主任的命令接人,也不知道他是谁!”

    “下来看看!”女兵眉毛一抬,挥挥手道,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粗狂的气息。

    “军区里面也有人敢找茬?”李卫东微感意外,推门下车,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感觉对方虽然穿了军装,但应该不是军人。

    “不是找茬,是顺路经过,刚好遇上,我叫司空嫣,拥有检查权,你叫什么名字?”女兵淡淡道,眯着眼睛大量李卫东,瘦瘦高高的怎么看都感觉他不像一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