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隔空过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2580字

    车门打开,李阗带着几个手下,气势汹汹冲过来。

    黄风骇然欲绝,千算万算,没算到南华市的混混,竟然这时候找茬。

    黄风不知道的是,李阗就是南华市很有分量的混混老大之一。

    不过职业杀手和普通混混的区别,此刻展露无遗。

    黄风虽然是一个人,但左闪右避,指东打西,很快放倒了李阗的几名手下,就连李阗自己,也差点受伤。

    “拖住他就行,等李卫东过来报仇!”李阗大吼一声,手下人立即散开,不再攻击黄风,但也不放走他。

    “你们拦不住我!”黄风冷笑一声,一个箭步冲出去,打翻一个混混,快速钻进身旁的汽车,虽然没有他准备逃命的跑车好,但是聊胜于无。

    汽车很快启动,轮胎疯狂抓地,正要绝尘而去,李卫东突然从天而降,他直接跳了下楼,砸在车顶上面。

    硬顶车篷顿时塌陷,车身下沉,由于不是直接砸在地面上,李卫东并没有受伤。

    黄风骇然欲绝,抬头一看,只见李卫东一拳轰开车顶,拳头对准自己的脑袋砸过来。

    黄风脑袋一偏,避开李卫东的拳头,举枪还击。

    拳头突然化左手指,射出几缕真罡指风,刺中黄风手腕,以及身上的数处要害。

    阵阵寒意袭来,黄风感觉自己手腕剧痛,手枪把持不住掉了,脑袋仿佛裂开,身体控制不住的后退,撞在车门柱上。

    李卫东站起身,用力踩踏车顶,铁皮裂开,他身子一缩钻进汽车里面,伸手抓住黄风,讥讽道:“你还要顽抗到何时?”

    黄风惨叫一声,见自己一败涂地,只想一死了之,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连自杀都做不到了,心中惊恐至极:“你对我做了什么?”

    “老实点,落在我手里,想死都难,不想死前多吃苦,就不要再动心思!”李卫东冷笑道。

    李阗开了一辆新车过来,邀请李卫东上车,他现在对李卫东心服口服,再联想到上次李卫东慑服他的诡秘手段,觉得自己连续两次冒犯李卫东,到现在还活着,实在是太幸运了。

    李卫东把黄风扔到后备箱里面,皱眉道:“老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该怎么善后?”

    李阗看了一眼四周,遍地狼藉,嘴角抽了抽,随即笑道:“不用担心,死的只是一个杀手,普通人没有受到伤害,问题不大,大不了多赔点钱吧,这事我来办!”

    说完打出几个电话,脸色阴晴不定。

    “怎么了?”李卫东敏锐发现了李阗的不对劲。

    “出了点叉子,不过想来问题不大,现在去哪里?”李阗放下电话,处理好眼前的事情更加急迫。

    “找个隐秘的地方,我要审问这个杀手,从他嘴里撬点东西出来!”李卫东想了想,对方毕竟是在给自己擦屁股,于是补充了一句,说道:“有什么难题,你告诉我,或许我有办法!”

    “知道你本事大,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要你出手,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我再亲自拜访一下市里的头头们。”李阗走南闯北,见惯了腥风血雨,处事老练,没有把话说死,但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当。

    这时候,熊磊正在华南医院病房里,配合警方和医院人员,一起处理杀手的尸体。

    假冒医生的杀手虽然死亡,但被杀的医生也被找到了,华南医院乱成一团。

    消息传到华南市公安局,局长大怒,出动大批警力,封锁了现场。

    李阗开车离开时,警察禁止通行,勒令停车检查。

    李卫东眉头微皱,考虑是否配合警察,把事情说清楚。

    他可不想背负罪名过日子,虽然无人能抓住他,但跟国家做对,绝对是下下之策。

    李阗冷笑一声,毫不客气拿出手枪,瞄准警车的砰砰砰几枪,打爆了轮胎,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这下轮到李卫东目瞪口呆,没想到李阗如此有气魄,直接敢警察干架,不过转念一想,李阗这样做,肯定知道如何处理。

    李卫东注意到,李阗气势很凶,但是很好的控制了枪法,没有伤人,留下了事后缓和的余地。

    李阗这样做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刚刚他打电话给华南市公安局的人说情,但是被对方以“此事体大,要慎重考虑”唯有拒绝了,他心里窝火,于是开枪发泄,相当于跟公安局的人隔空过招,隐晦的警告对方,老子也不是好惹的主。

    开完枪后,李阗心情舒畅,忽然发现,跟李卫东、熊磊结成盟友后,自己的胆子更大了,底气也更加足了。

    没办法,这这个世界,始终还是要靠拳头说法,有实力的人才有分量!

    周围的人和车,见李阗如此狂野,敢对警车动枪,连忙闪躲避让,好几辆小车失去控制,车头车尾撞在一起。

    李阗冷哼一声,趁乱驾车离开。

    黄风憋屈的躺在后备箱里面,从头到尾思索了一片整个过程,感觉自己一切行动,都在按计划进行,没有出现任何技术性的失误。

    不是自己不厉害,实在是敌人太强大。

    最可恶的就是雇主肖光了,那混蛋说什么目标中邪了,虽然生命暂时无恙,但是身体乏力,跟普通人差不多,全他妈放屁。

    杀手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轻易不接针对特殊能力者的刺杀任务,因为这种任务成功率极低,事前无法确定对方的特殊能力,导致信息不完全。

    即使侥幸成功了,特殊能力者往往有一帮强力朋友,背后站着实力恐怖的大人物,杀手组织的终极目的其实还是赚钱,没有谁想过跟全世界对抗。

    黄风感觉自己才是猎物,李卫东明显早有准备,守株待兔,就等着杀手送上门去,一开始就失去了先机。

    杀手的恐怖之处在于出其不意,暗箭伤人,一击毙命,一旦跟目标正面激战,基本上已经失败了。

    如果黄风知道李卫东实力犹在,暗中还有李阗这样的地头蛇帮忙,他绝不会接受这个坑人的任务。

    李阗甩掉警车,路上换了几次车,最后开进南华市郊外的一栋庄园式别墅里面。

    这里是李阗的一个据点之一,狡兔三窟,他从事半黑半白的生意,在灰色地带横冲直闯,可不止三窟。

    庄园别墅占地面积极广,依山傍水,环境幽境,四周是一道高大的围墙,上面拉了电网,赤裸裸的告诉普通人:非请莫入!

    李阗开车进屋后,领着李卫东,把黄风带到阴暗的地下室,里面布满了刑具,种类繁多,令人眼见心寒。

    李卫东瞟了李阗一眼,调侃道:“我是不是时空穿越,回到了满清十大酷刑的时代?”

    李阗讪讪笑了笑,打着哈哈道:“这玩意我看着也恶心,但恶棍还需恶人磨,有时候对付一些死硬分子,不得不说用刑是最有效的办法。”

    李卫东摇摇头,用刑太低级了,不过考虑到对方是普通人,不懂灵魂秘法,也只能选择刑罚了。

    “啊,求求你硬起心肠,别救我了,到了阴曹地府,我都会感激你的恩德!”黄风惨叫道,苦苦哀求。

    每一个杀手出道时,都经历各种酷刑,反审讯训练,以防万一失手被擒,吐露杀手组织的秘密。

    但李卫东和李阗,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压根儿不是用刑,而是在玩人。

    黄风万念俱灰,心中涌起大恐惧,只想用刑快点结束,李卫东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反正自己已经必死无疑,死前能少受点苦也好。

    可是李卫东迟迟没有审问,李阗不断揍人,李卫东则不断的治伤。

    一个时辰后,黄风遍体鳞伤,骨骼尽碎,但人还没死,精神露出一种病态的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