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深沉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2817字

    李阗打得手脚发麻,腰酸背痛,看着“生龙活虎”的黄风,突然心中一寒,明白了李卫东这样做的深层含义,一方面固然是在惩罚杀手黄风,可另一方面也是在展示手段,暗暗警告自己啊!

    李阗瞬间全身冰凉,医术如此超乎寻常的人,绝不是普通的医生,李卫东若是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李阗,李阗会跟黄风一样惨。

    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救人永远比杀人更难,李卫东用一种巧妙的手段杀鸡儆猴,通过整治黄风,达到敲打李阗的效果。

    李阗想明白后,心中震惊到了极点,他想不明李卫东年纪轻轻,手段厉害也就算了,那可能跟家教传承有关,但心机若海,智慧如此深沉,又是如何做到的?

    李阗为人有可取的一面,是真正的黑道枭雄,他轻易不服人,但一旦服软,立即放下身段,决定归附。

    “你们两个魔鬼,不得好死!”黄风蜷缩着身子,声嘶力竭的惨叫,这是他出生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梦魇。

    “他叫的很大声,说明力气很足,老李,继续揍他啊,我还有很多救命的手段没有用出来!”李卫东兴奋道,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

    “不打了,再打的话,他还没死,我这把老骨头要散架了!”李阗摇头道,无力的摆摆手,眼中闪过忌惮之色。

    “老李,看来你真的老了,也罢,让他休息一下,你而已休息一下,咱们出去吃点东西,顺便把善后的事情处理好,再来审讯他吧!”李卫东道。

    “我正有此意!”李阗点头道,他心力交瘁,身体疲惫,半刻也不想呆在地下室了。

    “等等,为了节省时间,咱们直接在这里吃就行了,吃完后继续开始,你打个电话给手下,让他们整一桌上好的酒菜过来,我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肚子饿坏了!”李卫东站起身子,但随即又坐下。

    “呃,好吧,我突然发现这是个好主意,还是年轻人脑子灵活!”李阗愣了一愣,点头赞同道,额头满是冷汗,心想这货太阴险了,打击人的手段简直无孔不入。

    黄风看得见吃不着,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人家快快乐乐,大吃大喝,自己凄凄惨惨,恐惧绝望,两相对比,那种痛苦的程度无形中放大了数倍。

    熊磊在华南医院,被警察请到派出所,他耐着性子,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一遍又一遍,死去的杀手尸体,被清理带走。

    熊磊暗叫倒霉,心中对李卫东隐隐有一丝火气。

    不过他暂时没什么办法,熊磊的势力主要分布在西华市,从底蕴上来讲,他还是差了李阗一个档次。

    李阗在多个城市都有很深的根底,其中南华市和西华市,以及位于南面国境线堤甸市,是李阗的三大根基,名副其实的过江猛龙式人物。

    但是熊磊也不羡慕李阗,他才三十出头,足足年轻了十岁,有大好未来,自己十年后大成就,未必就比李阗差了。

    好在熊磊在南华市没有什么案底,作为证人,警察也没有难为他,还客客气气的请他喝茶。

    但他想离开警局,却遭到拒绝,理由是调查尚未结束。

    远在千里之外,京城郊外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别墅里面,处处亭台楼阁,风格古今结合。

    园中有一座人工湖,湖心一座九层高塔,雕梁画柱。

    虽然是郊外,但京畿附近,能够拥有巨大的庄园别墅,都是权富之家。

    光有钱没权,谈不上贵,不敢建这样的庄园。

    有权没钱的家族,则建不起如此规模!

    塔顶坐着一个青年男子,年约二十六七岁,龙眉虎目,面容俊朗,浑身散发出英挺之气,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钓竿,垂入湖中。

    钓丝长达三十米,无钩无耳,感知沿着钓丝深入水底,湖中情况顿时历历在目。

    一条大鱼游过,男子手腕一震,钓丝顿时拉直,箭一般刺向鱼眼,从另一支鱼眼传出来,洞穿了整个鱼身。

    钓丝仿佛拥有自己的性命,自动绕着鱼头一拳,盘绕打结。

    大鱼拼命挣扎,但是无济于事。

    青年男子手腕一震,把大鱼直接提上九层楼顶,丢在旁边的鱼桶里面,钓线再次自动松开。

    旁边站着一个长裙少女,拍手赞叹道:“萧玉哥哥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收放自如,简直是神迹。”

    “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也就是熟能生巧罢了,你的天资比我更好,就是太贪玩,若是舍得下功夫苦练,肯定比我更厉害!”青年男子莞尔道,笑起来比女人还好看。

    “我才不练功呢,那么辛苦干什么,现在这个年代,有钱就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少女咯咯笑道,对萧姓青年男子的话嗤之以鼻。

    这时候,肖光在湖边出现,看了一眼湖心塔,站在岸边不动。

    “好了,我不跟你争,养儿育女是父母的责任,可不是我这个哥哥的责任,把这条鱼拿去煮了,今晚喝新鲜鱼汤!”男子摇头道,心中叹息一声。

    妹妹萧琼可以不学武,她迟早是要出嫁的人,但自己不行啊,萧家以后还得要自己来抗。

    萧琼开心的提着装了鱼的水桶,慢慢往下走。

    刚刚起身,西南方向刮来一阵恶风,萧琼脚步一滑,摔倒在地,裙子湿了一大片,狼狈不堪。

    水桶里面的大鱼跑出来,顺着水流用力一蹬,飞出塔楼,落向湖中。

    萧玉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眉头紧皱望着西南方,陷入沉思,这股风,到底是自然之风,还是有其它的含意?

    萧琼见哥哥本来有实力让她不被风吹倒,却视若无睹,心中委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好了,谁让你身子骨太弱,这可怪不得我!”萧玉苦笑道,走过去把妹妹拉起来。

    “你见死不救,害我没鱼吃,害我摔倒出丑,不怪你怪谁?”萧琼喋喋不休的道,粉拳绣腿雨点般砸向萧玉。

    “哈哈,打吧,就你那花拳绣腿,用最大的力气打,正好给我按摩,省了去外面找小妞的钱!”萧玉哈哈大笑,调侃妹妹。

    “你别嚣张,我明天……不,今天晚上就开始练功,等我练成了神功,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萧琼拧着拳头,鼓起腮帮,气呼呼道。

    “好,我等着那一天尽快到来,肖光来了,他肯定有事情,你先去玩你的芭比娃娃去!”萧玉根本没当真,萧琼要是肯练功,那太阳得从西边出来了。

    萧琼走后,萧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直接从九层塔顶跃下,一个闪身就到了肖光身边:“什么事?”

    “两件事,一是神龙鼎吞噬三眼骷髅后,再次消失不见了,另一件事情,刺杀失败了!”肖光惴惴不安道。

    “没道理啊,你派了两个杀手,双重保险,怎么还是失败了,难道是杀手档次太低?”萧玉倒抽一口凉气。

    “我找东南亚的毒蝎,他们派出了两位金牌杀手,我曾经在暗中亲眼见过他们一眼,实力没有问题,应该是李卫东突然间恢复了实力,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解释。”肖光冷静的道。

    “这也不可能吧,你们几个人为了化解体内的邪灵气息,个个都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驱除干净,他一个人呆在南华小城,怎么可能?”萧玉眯起了眼睛,闪烁着智慧之光,猛然一拍脑袋,不可思议的震惊道:“难道他找到了吞噬吸收邪灵之力的办法?”

    “少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当时除了在下,还有姬宣、司空嫣、独孤剑、孙豪杰等人,全都在场,确定李卫东的情况,跟我们一样,恍如废人,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善后,西华市的郭文轩,真的有那么重要?”肖光问道。

    萧玉思索良久之后,挥挥手道:“既然已经失败,还是暂时收手吧,你返回神龙堂后,尽快申请一个远赴国外的任务,短则数月,长则数年,什么时候回来等我通知,郭文轩和季文君之争,我也打算收手了,不知为何,我感觉那个李卫东有点邪门,在彻底查清楚他的底细之前,先不要跟他作对了!”

    “是,那我走了!”肖光朝萧玉恭敬的施了一礼,转身离开。

    萧玉脑子里却在思考那条从萧琼手中跑掉的大鱼,到底是自然巧合呢,还是有其它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