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妥协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3017字

    酒是坛子装的陈年老窖,拍开泥封,香气弥漫。

    饭菜也很丰盛,有金华火腿,美洲烤肉,法式奶酪,还有李卫东最喜欢吃的红烧猪蹄。

    有专门的服务员倒酒,李阗端起酒杯,刚要说几句开场白,李卫东已经一口喝干了杯中老窖,伸手抓着猪蹄,使劲往嘴里塞,吃相很难看。

    李阗眉头一皱,端着酒杯自斟自饮。

    李卫东嘴巴和手掌全是油腻,一些骨头渣子和肉筋掉在桌子上,吃完后随手在衣服上摸了一下,吃了根火腿,又抓起另一个猪蹄。

    李阗见他极其享受的样子,胸口莫名其妙的一阵郁闷,挥挥手让服务员和保镖离开。

    服务员听话的走了,保镖却露出犹豫之色。

    李阗斥骂道:“在自己的别墅里面,谁能杀我?”

    保镖心中“咯噔”一声,狼狈离开。

    李阗看着李卫东,半点胃口都没有了,叹息道:“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饿死鬼投胎!”

    李卫东用力咀嚼着东西,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扬起脖子,使劲吞下嘴里的食物,灌了一口酒,拍拍肚子,说了声“半饱了”。

    顿了顿,李卫东苦笑道:“医院里的那些东西,能吃吗?每次我都是全部吃下,然后跑去卫生间呕吐出来,否则的话,估计在杀手医生出现之前,我已经向阎王爷报到了!”

    “难怪……那你继续,还要不要加几个猪蹄?”李阗恍然大悟,原来他饿了好几天,但随即一阵无语,吃相这么难看,还如此理直气壮,全天下估计只有李卫东做得到。

    李卫东拿起金华火腿咬了一口,忽然转向黄风,淡淡道:“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黄风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心里却异常震惊,刚刚正好思索生与死的问题。

    “小李,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想收复他?是在开玩笑吧?”李阗吃惊道,杀手行走于刀锋,根本不怕死。

    “没错,以后咱们要干大事,你的人虽然多,厉害的没几个,要是能够收复黄风,可以成为一大助力!”李卫东边吃边笑,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可不想在身边放一颗定时炸弹!”李阗摇头拒绝,他用人首要一条,就是信得过,其次才是考虑能力。

    “老李,他要杀的是我,又不是杀你,杀手都有职业道德,收钱办事,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李卫东伸手指了指自己。

    “问题是他以后不跟你,是跟在我身边啊?”李阗坚持己见,黄风太危险了,他不可能接受。

    “如果我可以保证他不会对你有异心呢?”李卫东道,以后他们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必须掌握强大的武力,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

    “你如何能够证明?”李阗不可思议道,心里压根不信,觉得李卫东还是太年轻气盛,过于自信了。

    “你看着就行!”李卫东拿出手机,当着李阗和黄风的面,拨出一个电话号码。

    李阗经常去东南亚进货,认出那是一个境外号码,国家不大,靠近金三角,心中大为震惊:他是怎么知道的?

    “谁打我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低音,说的是标准的英语。

    “阮老,我是李卫东,你想要杀死的人!”李卫东寒声道。

    李阗、黄风、以及电话那头的阮老,全都骇然色变。

    隔着千万里距离,看不到阮老的表情,但是从急促的吸气声中判断,阮老的震惊,还要超过李阗和黄风。

    沉默了许久后,阮老长叹一声:“后生可畏,但我们并没有仇恨,一切都是生意,不是吗?”

    言语之间,已经隐含了服软的意思。

    阮老对自己培养的杀手,非常自信,绝不可能背叛他。

    唯一的可能,是对方拥有神秘而强大的手段……比如搜魂术。

    华夏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国度,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对你来说只是生意,对我来说,却事关生死,咱们原本无怨无仇,但在你接了针对我的刺杀任务时,便已经有了生死仇恨!”李卫东淡淡道,咄咄逼人,颇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李先生,但你没死,那么对我来说,就是一桩失败的生意,我愿意承担损失,做出赔偿,请问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竭尽全力,以此来弥补我的过错!”阮老处变不惊,语言也自然而然的换成标准的普通话。

    由小窥大,足见阮老不是一个普通人。

    “要求不多,你先告诉我雇主是谁?”李卫东直接问道。

    “抱歉,李先生,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恰恰是我做不到的事情,把雇主的名字告诉你,就意味着我亲自砸了招牌,很多大人物都会震怒,我也将死无葬身之地!”阮老坦然道。

    他是杀手组织的老大,替世界各国的大人物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知晓很多黑幕,是他保命的最大底牌。

    但如果公布了雇主的信息,大佬们人人自危,阮老知道的一个个黑幕,瞬间变成他的催命符。

    阮老不想得罪李卫东,但更加不敢得罪那些大佬,其中有一部分是现任或者前任的国家元首,拥有极其惊人的恐怖力量。

    不过阮老也知道,自己必须给出一个交代,于是继续道:“我能够保证的是,以后再也不接这个雇主的任务,并且不接任何跟你以及你身边人有关的刺杀任务,这也是我能承诺的极限。”

    “我对你的回答非常满意,由此可见你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如果你说出了肖光这个雇主的名字,我反而不敢相信你了!”李卫东道,再次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阮老彻底被炸晕了,仿佛于无声处听惊雷,吓得心惊肉跳。

    确实是肖光通过秘密渠道找到了阮老,委托他刺杀李卫东,可是除了阮老自己之外,无人知道雇主是肖光,派出去执行刺杀任务的黄风和另一个杀手,更加不可能知道。

    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不可为友,更不可为敌!

    “多谢李先生理解,我是半截身子骨入了土的人,一个人年纪越大,就越渴望得到年轻人的理解啊,那是最珍贵的礼物!”阮老瞬间做出决定,接下来不管李卫东提出什么要求,都要答应他。

    “黄风已经死了!”李卫东突然说出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

    李阗不解的看着李卫东,脑子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

    黄风闻言脸色煞白,隐隐感觉到了一个可怕的未来,但同样不明白李卫东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远在万里之外的阮老,却瞬间领悟了,肯定的回答道:“他求仁得仁,死得其所,我会照顾好他的家人和孩子!”

    “除此之外,你还欠我一个人情!”李卫东长呼一口气,他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

    “世界上最难还清楚的东西,就是人情啊,李先生,你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阮老愁眉苦脸道,他宁愿赔一亿美金给李卫东,也不愿意欠他的人情。

    因为这个人情,有可能说出“谢谢”两个字就还清楚了,但也有可能会让阮老倾家荡产,几十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办法总比困难多,你如果觉得太难,可以不答应,当然也可以在答应之后,派别的人把我干掉!”李卫东脸色一沉,声音陡降八度。

    “哦,不不不,我说过,信誉就是招牌,我靠招牌吃饭,砸了招牌,我就是一个死人,你的人情在我这里,随时有效,如果我死了,它会传递到继承人手里,直到还清为止。”阮老深吸一口气,仿佛突然间衰老了十几岁。

    他知道从今以后,东南亚的“暗礁”杀手组织,便背上了一条沉重的伽锁。

    “信誉天长地久,阮老再见!”李卫东说完,挂掉电话,把手机丢在桌子上,看了李阗一眼:“如何?”

    “老弟,我服了,但有个问题不明白!”李阗叹服道,他也知道阮老这人,是东南亚地下世界教父级的元老之一,能量巨大,可惜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李卫东只是一个电话,去硬生生逼得阮老低头,这份功力,不清楚内幕的人,永远难以理解。

    “你想问什么?”李卫东抓起碟子里的最后一截猪蹄,丢进嘴里,吃相还是那么难看。

    但李阗忽然觉得这才是大丈夫,真性情,不拘小节。

    他扔掉手套,抓起另一条油腻腻的金华火腿,咬了几口,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吃完了一整条火腿,李阗抹掉嘴边的肥油,嘟嚷道:“咱们一直在一起,寸步不离,你都没开始正式的审讯,怎么就知道了雇主是肖光?肖光又是何人?”

    黄风竖起了耳朵,他也很想知道原因。

    “说出来一文不值,我骗他的!”李卫东淡淡道,朝李阗眨眨眼睛,示意他就别多问了。

    “鬼话连篇,那为什么偏偏是肖光,而不是什么黑光、白光?”李阗生气道,根本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