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她有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3170字

    李卫东大吃一惊,在飞机上生病非常麻烦,一是难以救治,二是搞不好会引发恐慌,导致突发公共安全事件。

    要真的出意外,飞机出事故,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李卫东纵然有点本事,也会摔得粉身碎骨,死路一条。

    更为奇怪的是,李卫东通过影子查看老伯的身体,除了发现生机不强之外,没有其它病症。

    但对于一个老人来说,这是正常现象。

    李卫东调整自己的坐姿,一手扶着老伯,尽量让他感觉舒服点,另一只手按下呼叫键。

    一个身穿白色空姐制服的漂亮女孩,快步走过来。

    李卫东看了她一眼,苦笑道:“他好像生病了!”

    空姐仔细检查了一下老伯,拿出手帕敷在老伯头上,镇静道:“不是生病,是恐高晕机,属于正常现象,你是他的家属吗?”

    李卫东恍然大悟,原来是恐高晕机,这不算病,难怪影子查不出他的病理,看来影子并非万能,以后需要注意,以免阴沟里翻船。

    不过恐高还敢坐飞机,这是不要命的主。

    李卫东苦笑一声,摇摇头道:“刚好同机同排!”

    空姐露出请求的眼神,看着李卫东:“呆会能不能麻烦你看着他,发现有不对的时候,手指轻按额头,朝两边滑开,到太阳穴位置?”

    李卫东一口答应,点点头道:“没问题!”

    空姐感激道:“谢谢你,如果你发现情况不对,请及时通知我!”

    李卫东笑了笑:“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

    空姐道:“应该的,本来是我的责任,但是事务繁多,所以忙不过来,辛苦你了!”

    刚刚说完,又响起了“滴滴滴”的呼叫声。

    空姐再次说声抱歉,赶过去处理。

    既然明白了老伯只是晕机,李卫东的按摩手法,比空姐传授的更加有效,老伯气色明显变好。

    忽然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进鼻子,李卫东忍不住想起了少年时代,家乡院子里面的橘子花开。

    抬头一看,顿感一阵惊艳。

    身边站着一个黑发女郎,五官精致犹如瓷娃娃。

    樱桃小嘴,唇红齿白,两颗大珍珠似的美眸冷若冰霜。

    皮肤白皙温软,气质高贵典雅,高挑的身材穿着裁剪合适的宝蓝色职业套装,完美勾勒她性感的腰段。

    她冷冷盯着李卫东,散发出女王般的气场,厉声道:“你在干什么?”

    李卫东忍不住吓了一跳,解释道:“救人!”

    “放手!”黑发女王俏目微皱,推开李卫东,在老伯另一边坐下,柔声道:“父亲,你怎么了,是不是他想害你?”

    “别血口喷人,我……”李卫东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女人貌若天仙,心如蛇蝎,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天大的罪名栽在别人身上?

    幸好这时候老伯醒来,紧紧抓着李卫东的手:“感谢你,年轻人,清清,快向人家道歉!”

    “我不向色狼道歉!”叫做清清的黑发女王哼了一声,根本不看李卫东,让她道歉,难于登天。

    “老子怎么就变成色狼了?”李卫东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瞄了清清一眼,随即无所谓的撇撇嘴。

    自己救人乃是出于本心,才不稀罕她的道歉。

    “年轻人,对不起,女儿大了我也管不着,我替她向你道歉,再次感谢!”老伯尴尬道。

    “没关系!”李卫东淡淡道,决定结束这次不愉快的谈话。

    老伯却很健谈,热情的问东问西。

    李卫东有问必答,但绝不多说,他这种表现,恰好极为老伯欣赏。

    交谈中得知,老伯名叫许然,女儿叫许清,此行去南华市参加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生日,返回西华市。

    李卫东大吃一惊,许然的名字,在西华市是一个传奇,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白手起家,创立许都集团,一度成为西华首富。

    但真正令他成为传奇的事情,却是他曾经三起三落,每一次都在绝不可能翻身的情况下,东山再起。

    现在的许都集团,虽然不再是西华第一,甚至连前十名都排不进,但也是资产过百亿大型集团公司。

    女儿许清则是另一个传奇,被誉为西华第一美女,最年轻的美女总裁,今年二十四岁。

    她二十一岁从康纳尔大学高分毕业,获得农业科学和酒店管理双学位,回国后进入许都集团任职。

    虎父无犬女,一年后许然退休,许清以二十二岁的年纪,接替董事长的位置,这时候很多同龄女生刚刚从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

    许清担任董事长的三年来,许都集团虽然没有快速发展,但保持着平稳过渡,完成了年轻化改造,这本身是一个奇迹。

    李卫东知晓了他们的身份后,随即理解了她的傲慢,最后一丝不爽烟消云散。

    但是,这不能称为李卫东奴颜讨好他们的理由!

    许然暗中观察李卫东的反应,发现他脸色平静,没有半点惊讶,也没有露出任何讨好的意思,仿佛许然和许清只是一个陌生路人,而不是身家百亿的富豪,心中对他顿时高看几分。

    “对了,小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姓什名啥呢,下了飞机一定得好好谢谢你才行。”许然没有富豪的架子,能屈能伸,面对年轻的李卫东,也能自贬。

    “许伯说笑了,只是李卫东未获准许,不敢在您面前妄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李卫东淡淡道,目光越过许然,看了许清一眼。

    此时的许清带了一副宽大的墨镜,仰躺在椅子上假寐,凸显出高耸的胸部,格外诱人。

    “你跟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年轻人都不一样!”许然理解的点点头,看出了他真正感兴趣的人是自己女儿,大有深意的道:“年轻真好!”

    “许伯,你误解了,我不是色狼,是你女儿有病!”李卫东微笑摇头,随即感到这话有歧义,补充道:“我不是指她骂人的行为,是指她的身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这次去南华市,除了拜访老友,也是顺道去看病吧?”

    许然心里顿时警惕起来,他这辈子白手起家,随后三起三落,走南闯北,经历极其曲折复杂,深知社会上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有些人表面无可挑剔,先找机会接近,获得你的好感,骗取你的信息,甚至不需要得到你充分的信任,便可以设计精巧的骗局,坑蒙拐骗。

    许然三次跌倒,其中跌得最惨的一次,就是被人骗了,眼前李卫东有着远超年龄的成熟,很可能就是一个高明的骗子,直接对女儿下手,先故作惊人之语,只要引起了女儿的注意,就算成功了一半。

    在许然看来,许清经营管理上的能力超卓,但毕竟太年轻,看不透人心险恶,又是女孩子,最危险的就是找上一个她自以为靠谱实际上却是一条毒蛇的男人。

    幸好许清坐飞机时有听歌的习惯,应该没听到李卫东的话。

    “小李,你难道还会看病?”许然脸上保持着微笑,回答滴水不漏。

    “老实说,我是一个医生。”李卫东感受到一股突然的疏远,知道许然已经起了戒心,但他还是接着说道:“贵千金的病,目前来说没什么大碍,不用特意去医院看医生,只要每天坚持锻炼,多晒太阳多喝热水,注意不要吃寒性重的食物,三五周之后,自然痊愈。”

    李卫东通过影子看病,无需任何身体接触,所以只是看了许清一眼,就获得很多信息。

    许清面色黯淡无光,隐隐发青,其实就算是不懂医术的普通人,只要仔细观察,也能看出她的状态不好。

    不过许清气场太强大,美貌多金,又是家中独女,敢这样盯着她看的人,委实不多,像李卫东不被美色魅惑而看她缺点的男人,更加少见。

    话己出口,李卫东干脆说透,不等许然回答,继续道:“但是如果不及时调理,轻微的气候变化,也有可能让她生病,连锁反应引起并发症,轻则住院,重则有性命危险!”

    李卫东诊断病情的时候,特意压低声音,为了防止被别人听见。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心得知了许清身体糟糕,难免对许都集团的百亿资产,产生觊觎之心。

    可惜李卫东的行为,落在老奸巨猾的许然眼中,却变成了一种做贼心虚,他当即断定,李卫东居心不良,故作惊人之语唬人,有着不可告人的企图。

    许然年事已高,无惧生死,他现在最痛恨的就是敌人对她女儿下手,心中对李卫东厌恶至极,嘴上却轻飘飘道:“原来阁下是白衣天使,多谢关心,回去后我一定把你的金玉良言,转告给小女……人老易困,又有点晕机,我眯一会眼,呆会再继续聊!”

    李卫东顿时愣了,感觉许然言不由衷。二世为人的李卫东对此太清楚了,口不对心的人,会有许多细微的面部微表情,他心里对这老人的印象大打折扣。哼,商界名门又如何,亦不过泛泛俗人,整天以为别人都贪图他的利益,可怜可悲。可是出于医德,李卫东还是想让他注意下自己女儿的身体,医病于未发才更对得起医这个字。

    但是许然已经闭上眼睛,不再搭理李卫东,倒是许清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瞪过来。

    “不识好人心,吃亏在眼前!”李卫东心中长叹一声,不再理会许然父女二人,也开始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