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招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3036字

    李卫东看到桌子上的毒酒,掌心一抓,五行法力运转,瞬间凝聚出一枚水系真罡雷球,由于原料是红酒,呈现淡红色,砸向小雪。

    五行真罡术,妙用无穷,其中最常见也最实用的法术,便是凝聚金木水火土五种真罡神雷。

    法力糅合毒酒制成的雷球,是否残留毒性,谁也不知道。

    但是小雪不敢冒险,她自己下的毒药,深知道它的毒性之猛烈。

    见真罡神雷砸来,她连忙后退。

    没想到这却是李卫东虚招,影分身无声无息出现在小雪背后,抬起手掌,轻轻切中小雪后颈。

    “唔——”

    小雪闷哼一声,随即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时,她忽然感觉到全身凉飕飕,忍不住蜷缩身体。

    四肢传来剧痛,小雪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被剥光了衣服,赤条条躺在床上,手脚、脖子、腰肢都绑了绳索,动弹不得。

    李卫东坐在沙发上,左手端着酒杯,悠闲的品酒,旁边茶几上摆着一个相机。

    小雪刚刚醒来,李卫东拿起相机,“啪啪啪”开始拍照。李卫东知道这样很下作,但是对待要害自己性命的敌人,这样也不解恨。

    “混蛋,你杀了我吧!”小雪哀嚎一声,眼角流出屈辱的泪水,偷鸡不着蚀把米,这次行动彻底失败,她亏大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还是处女吧,却能把小姐演绎得惟妙惟肖,今年的奥斯卡奖章,应该颁发给你!”李卫东啧啧惊叹。

    “成王败寇,你杀了我吧,否则我发誓,今日之辱,永世难忘,但有一口气,就要拼命杀你!”小雪歇斯底里吼道。

    “是吗,那就让仇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李卫东抛下相机,猛地扑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李卫东解开了绳子,放她自由。

    小雪没有离开,无助的躺在床上,泪水夺眶而出。

    感受着下体撕裂般的剧痛,心中悲痛欲绝,后悔莫及。

    李卫东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竟然是失身于想要了自己性命的刺客。

    想起自己动作粗暴的破了她的身子,心中生出一股愧疚。

    但李卫东转念一想,这娘们想毒死老子,夺她的贞操也算什么大事,一报还一报而已。

    不过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李卫东心中一软,悄悄抓起她的手,渡了一缕真气过去。

    “现在可以告诉你真正的名字了吧,以及为什么要来杀我?”李卫东道。

    “休想!”黎雪恶狠狠道。

    “那我把刚刚做的事情,再来做一次!”李卫东从床上爬起来,就要进入。

    “别,我说!”小雪骇然道,刚才的事情,是她最深处的噩梦,绝对不想重温。

    她滚到地上,手忙脚乱穿起衣服,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窗户,打算跳窗自杀。

    但是想起李卫东犹如鬼魅般的身法,她很快打消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要想少受点苦,最好还是乖乖的听话。

    “黎雪,你对许老不恭敬,有人让我杀了你!”黎雪叹息道,她毕竟不是真正的杀手,跟黑风相比差了几个档次,李卫东还没有用刑,就乖乖的招了。

    不过话说回来,女人跟男人不一样,李卫东对她做的事情,便是最严酷的刑罚了。

    “那到底是许然下令,还是下面人揣摩上意,擅作主张?”李卫东反问道,根据他对许然的了解,老头不是如此鲁莽的人。

    “跟许然无关,是下面人做主。”黎雪摇摇头道,李卫东是个魔鬼,她发现自己在他的逼视下,根本没办法说谎。

    “许然曾经救过你,是……你十岁的时候,对吧?”李卫东忽然提起了一件看似无关的问题。

    “是……你怎么知道?!”黎雪眼中露出恐惧,她正是由于受了许然极大的恩惠,才不惜牺牲色相,来刺杀李卫东。

    她并没有说出来,可是李卫东却知道了。

    黎雪忽然觉得李卫东是一个魔鬼,自己心里的秘密,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东西?

    “是就行了,你别多问,现在告诉我,谁蛊惑你来杀我,而且假扮成小姐?”李卫东笑道,这个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通过观察黎雪的影子,虽然也能获得信息,但随着修为的增长,李卫东发现很多时候,把法力耗费在影子上面并不划算。

    比如现在,他完全可以通过审问的方式,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

    地球上灵气薄弱,法力积累困难,必须通过汲取玉石、翡翠等珍贵的石头补充,但它们价格极其昂贵。

    影子是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牛友财!”黎雪坦白道,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他住在哪里?”李卫东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他居无定所,有好几个情妇,一般情况下,会跟其中一个过夜!”黎雪道。

    “把地址都告诉我!”李卫东继续追问。

    “是!”黎雪隐隐猜到了李卫东的想法,脸上露出害怕,可惜她已经回头,乖乖自己知道的三个地址,都说了出来。

    李卫东闭上眼睛想了想,其中一个名叫“西海流光”的高档小区,就在希尔顿酒店附近。

    “最后一个问题,你下在酒里的毒是什么品种?”李卫东道。

    “蓖麻粉!”黎雪说完,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竟然是蓖麻毒素,你好狠啊!”李卫东嘴角抽搐,他是医生,自然明白蓖麻粉可不是单纯的把蓖麻磨成粉,而是提取出来的蓖麻毒素,成粉末状。

    蓖麻毒素易溶于水,难以擦觉,拥有恐怖致命性,那玩意只需要几毫克,就能毒死一头大水牛。

    那杯毒酒,李卫东只要碰一下,很可能就会死于非命。

    但这种毒素非常难搞,常用于顶级特工刺杀毒杀恐怖分子,或者暴露后用来自杀,致死效果立竿见影。

    “人死如灯灭,狠与不狠有何区别?”黎雪惨笑道,“狠”有用吗?自己现在恨不得把李卫东千刀万剐,可是却不得不背叛同伙。

    “把剩下的蓖麻毒素给我!”李卫东伸出手,他相信黎雪有备用,不可能一次性用完。

    “好吧!”黎雪犹豫片刻,拿出一个唇膏状的特制玻璃瓶,里面装着没有用完的蓖麻毒素。

    “今晚你的表现,让我很爽,这是一万块钱,当作是你的酬劳了,多出来的就算小费,房间可以使用到明天十二点,到时候麻烦你去退房,多出来的押金就算是请你吃早餐的费用吧!”李卫东拿起蓖麻毒素,转身离开酒店。

    “站住!”黎雪大声道,扔了钞票,洒得到处都是。

    “什么事情?”李卫东停在门口,但是并没有转身。

    “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黎雪凄然道,万念俱灰,她出去无脸见人,还会遭到无尽追杀。

    “想死还不容易,你可以选择撞墙,酒店的墙壁很结实,但是可能会痛,而且撞不死,你也可以割脉,会流很多血,但也可能半死不活,上吊比较保险了,卫生间里开煤气也是个办法,但最保险的还是爬到酒店楼顶,以你的本事,应该不难,然后纵身一跃,几秒钟后就结束了生命,百分百死亡,就是死后比较难看,而且万一你在下降的过程中后悔了也没用!”

    李卫东嘿嘿笑道,每说一句,黎雪的脸就惨白一分。

    尤其是她一想起自己跳楼后,在下落的过程中万一后悔,却还是要脑袋开花,便忍不住全身哆嗦。

    “你这个魔鬼,为什么连死都要吓唬我,不让我安心?”黎雪感到深深的悲哀。

    “我不会杀死一起睡过觉的女人,你要自杀我管不着,想要我动手杀你,然后一辈子愧疚,我做不到,也不会那么傻!”李卫东说完拉开房门,大步离去。

    黎雪坐在床上发呆,随即感到身体下面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备感屈辱。

    她倒在床上,蜷缩着身子,含泪发誓,喃喃自语道:“李卫东,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李卫东离开酒店,坐出租车到达西海流光。

    大门有保安,四周一堵高大的围墙,里面是时机栋高档住宅楼。

    李卫东绕着围墙走了小半段时,发现一个监控死角,身子一跃进入小区。

    夜色深沉,天空星光点点。

    李卫东轻松避开巡逻人员,来到第十九栋房子下面。

    根据黎雪提供的信息,牛友财有可能住在上面三层的任何一间房里面,其余两层,则住着贴身保镖。

    李卫东找到雨水管,像猿猴一样往上爬。

    到达第十五层,发现水管竟然在这里拐了个弯,进入房间里面。

    拐弯处有改装的痕迹,显然是牛友财买下房子后,重新装修时出于安全考虑,改变了雨水管的走向。

    李卫东气炸了肺,吊在雨水管上,进退维谷。

    可以预见的是,牛友财肯定封闭了从十五层以上的楼梯,留有保镖守卫,强行闯入,会惊动敌人。

    从牛友财的精细来看,比熊磊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若是就此后退,今晚全功尽弃,明天牛友财知道黎雪失败,很可能会立即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