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麻烦你送一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2本章字数:3085字

    “熊磊是西街老大,既然知道我跟他关系好,你还敢动我?”李卫东反问道,脑子千回百折,感觉局势越来越复杂,好像雾里看花。

    “熊磊算个屁,在老子面前,他最多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后生小子,西华市比他资格老的人太多了!”牛友财不屑道,大马金刀的坐在床上,借助床单掩护,右手抓起枕头下面的沙漠之鹰。

    李卫东“哦”了一声,发现自己对西华市的了解很肤浅,他原来还以为熊磊就是西华老大,现在看来不过是西街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混混。

    在西华市地下世界,三十多岁的熊磊,仅仅属于后起之秀,难怪为了刘磊那张五十万元的高利贷借条,不惜亲自出马,格局确实有点低,没有真正的黑道大佬气概。

    不过这跟李卫东无关,他是一个医生,遵纪守法,凭借自己的本事赚钱,若非必要,根本不会跟黑道人物打交道。

    “我来找你,跟他无关!”李卫东深深凝视了牛友财一眼,后者立即觉得自己陷入奇异的漩涡。

    那种感觉一闪而逝,牛友财随即恢复正常,但是身体忍不住心惊胆跳,仿佛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东西。

    李卫东神色平静,心中却震惊不已,他刚刚利用影子异能,发现牛友财竟然是一个双面杀手,名义上是许然的属下,实则早就被许都集团的对手山港会收买,派出黎雪刺杀李卫东,隐藏着三重目的。

    牛友财嘴里说的熊磊,是最次要的原因,西街另一个大佬感觉到了熊磊的危险,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熊磊带李卫东去了一趟南方进货,大赚特赚,扩充属下。

    那个大佬不清楚内幕,但却敏锐意识到李卫东的作用,为了避嫌,特意请牛友财出手,暗中干掉李卫东,剪除熊磊的羽翼。

    许然和李卫东在机场发生冲突,则是导火索,牛友财立即把消息透露给黎雪,她受过许然的大恩,又知道牛友财是许然的亲信,认为刺杀李卫东也是许老板的意思,义无反顾。

    黎雪若成功,牛友财在许然心目中的重要性更进一步,反之若是失败,李卫东会把怒火洒在许然身上,展开报复。

    许然必然焦头烂额,牛友财趁机勾结山港会,里应外合,吞掉许都集团百亿资产。

    李卫东抽了一口冷气,牛友财可谓算无遗策,不管局势如何发展,最后都是赢家。

    可惜的是,牛友财遇到了李卫东这个怪胎。

    “是吗?”抓起手枪后,牛友财心中大定,讥讽李卫东终究太年轻了,不懂得迟则生变的道理,他拿枪瞄准李卫东,冷笑道:“那你擅闯私宅,我杀了你是正当防卫!”

    “老牛,你有枪我也有枪,我没有立即开枪,是给你一个忏悔的机会,但现在看来,你没有任何忏悔道歉的意思!”李卫东嘴角露出一丝冷厉。

    “我只有杀你的意思!”牛友财按下开关,身体突然沉入床底,暗中就位的枪手顿时现身,朝李卫东开火。

    枪手选择的位置非常巧妙,事前经过精心设计,形成交叉火力,掩护牛友财逃跑。

    李卫东仰天倒地,双手同时开枪反击,他以前没玩过枪,但是凭借强大的力量,很快熟悉了枪械原理,第一枪打偏,第二枪感悟弹道,伴随着第三声枪响,一个枪手被爆头。

    牛友财床下掏空,翻转后整个人坠入下一个楼层,听到急促的枪声,他吓了一跳,打电话召集枪手,发誓要把李卫东干掉。

    李卫东功夫厉害,习惯了用枪后,如虎添翼。

    凭借强大的神念感应,精准的控制力,枪法很快比拟有几十年经验的老枪手,开枪时根本不需要瞄准,指哪打哪。

    他连续扣动扳机,火力压制敌人,趁机闪身跳到床上,从牛友财消失的洞口跳下去。

    牛友财没想到李卫东快速突破了手下阻拦,他正拿着电话叫人,李卫东从天而降,一拳把手机打落地上,化作碎片。

    “你……”牛友财骇然大惊。

    话未说完,李卫东举起枪托敲在他头上,头破血流。

    李卫东扔掉没有子弹的手枪,拿出另一支枪指着牛友财的太阳穴,冷笑一声道:“牛总,现在咱们总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吧?”

    “我承认你有资格了,想怎么办,划个道儿!”牛友财长叹一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原来只想找你要一千万,现在价钱翻倍,作为我的补偿!”李卫东用力戳牛友财的脑袋,压得他不得不低头。

    “不可能,你就是杀了我,也拿不出两千万!”牛友财死鸭子嘴硬,他不是拿不出两千万,但数目太大了,感觉李卫东狮子大开口,心中不平。必要时自己也要和李卫东拼个你死我活。况且现在李卫东应该还不敢杀自己。

    “你以为我不敢?”李卫东左手扇了他耳光,打落三颗门牙,毫不客气的道:“你要搞清楚,我是来报仇,不是来陪你聊天,命都没了,你坐拥亿万家财又有何用?”

    “我哪有那么多钱?”牛友财惨叫道,捂着嘴巴,掌心全是血,心中恨死了李卫东,把黎雪一起恨上,要不是她任务失败,自己怎么可能遭罪?

    “那就拿命抵债吧!”李卫东扣下扳机,砰的一声,及时抬起枪口,子弹擦着牛友财头皮飞过。

    感受到死亡跟自己擦身而过,牛友财顿时吓尿了,裤裆里突然一热,尿骚扑鼻。

    “不好意思,刚刚手一抖,我食言了,保证这次不会手抖!”李卫东自贬道,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

    “等等,我给你钱!”牛友财惨笑道,双腿一软倒在地上,他忽然明白了在死亡面前,什么硬汉都是假的。

    “那就快点,我时间紧!”李卫东咆哮道,耐心接近极限。

    “快不了,金库里面只有两百万现金,剩下的钱要去银行取!”牛友财道,他说的是事实。

    “都互联网时代了,你不会转账啊,别挑战我的耐心,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搜刮的钱财至少在两亿以上,只拿走十分之一,已经很仁慈了!”李卫东轻轻敲打牛友财的脑袋,说出来一个令牛友财震惊不已的数字。

    牛友财此刻第一感觉就是认为手下出现内奸,事后进行了一场大清洗,很多原本对他忠心耿耿的部下,当然也是罪大恶极的家伙,莫名其妙的被处死,其余人人自危。

    “我不会!”牛友财苦笑道。

    “王八蛋,那就两百万吧,顺便把你的各种珠宝翡翠,玉石古董全部拿出来抵价,再准备一台车,送我离开,别耍花样,你的脑袋挡不住子弹!”李卫东道,退而求其次。

    通过牛友财的影子,李卫东发现他没有说谎,确实是不会转账,又不信任属下,一直都是发现金工资。

    不过有一个意外之喜,牛友财竟然是玉石爱好者,收藏了很多造型精巧的珠宝、翡翠,以及一些别确定为珍品但还没有开封的原石。

    对李卫东来说,玉石、翡翠、珠宝、原石都蕴含着灵气,比金钱更加实用。

    牛友财不敢耍花招,吩咐两个属下打开金库,把现金和玉石翡翠等东西拿去装车。

    李卫东扣着牛友财当人质,走出房间。

    楼道里面站满了保镖,黑压压一大片,多数拿刀,少数拿枪。

    “让开!”李卫东喝令道,他不想多造杀戮,否则这些普通人加起来都不够他塞牙缝。

    保镖无动于衷,一个个如临大敌,死死盯着李卫东。

    没有牛友财的命令,他们不敢让路。

    这些都是老油条,他们没有一个傻子,此时如果听李卫东的话让路,无论牛友财是死还是活,事后他们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牛友财没死的话,肯定会严厉惩罚他们。

    即使李卫东干掉了牛友财这个人人质,可是他还有一个哥哥牛友贵,是更狠的一个人。

    “老牛,钱都给了,要是你再死了,可就太冤枉了!”李卫东淡淡道,貌似一点都不着急。

    “我需要一个保证,否则你离开后再杀我,还不如现在就同归于尽!”牛友财冷冷道,目光扫过一票手下,这是他活命的唯一保证。

    “行,我给你一个保证,但你也别做傻事!”李卫东点点头,他并没有大开杀戒的打算。

    牛友财知道李卫东的保证不靠谱,但他想了几秒钟,没有更好的办法。

    被枪指着脑袋的感受很不好,牛友财还想再坚持一分钟,以显示自己的硬气,李卫东突然骈指如刀,刺入牛友财身体。

    剧痛钻心,牛友财大声惨叫,他立即屈服,下令保镖让开一条道路,心里肠子都悔青了,明知道李卫东心狠手辣,为何还要自找苦吃。

    李卫东压着牛友财,担心电梯出故障,一步步走下楼梯。

    一台汽车停在门口,李卫东笑道:“牛总,麻烦你再送我一程!”

    牛友财无奈,猫腰进入汽车。

    李卫东一直拿枪指着牛友财,随意点了一人开车,驶出西海流光小区。

    来到一座高架桥上,李卫东叫司机停车,勒令他脱去外衣外套,只留下内裤,牛友财也是一样,把两人抛在路上,驾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