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波澜再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126字

    “玩到一半,你走累了,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现在我们回去好不好?”李卫东随口找了个理由。

    “好,我还想睡,李叔叔你背着我!”大宁说道,再次爬在李卫东身上睡了过去。

    楚韵和李卫东相视苦笑,还是小孩子好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睡一觉就忘记了。

    但是对两个大人来说,地底发生的事情,却终生难忘的一个梦魇。

    幸好结局是美好的,楚韵心中暗暗的想,偷偷瞄了李卫东一眼。

    为了安全起见,李卫东打算原路返回。

    来到地下阴河的岸边,李卫东忽然发现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住,差点摔倒。

    李卫东自己仿佛没事人似的,大宁也睡的安稳,反倒把楚韵吓得不轻。

    对她来说,不管是李卫东还是大宁,都已经变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不容有失。

    李卫东蹲下身子,发现地上长着一根黑色的藤蔓,大约拇指般粗细,还挂着一颗颗银色的果子,散发出浓郁的水气。

    “难道是阴灵果?”李卫东眼睛泛出异彩,脸上露出狂喜。

    阴灵果是罕见的药材,用途极广,在李卫东手里的用处更大,以此果为核心,能够炼制水系葵阴真罡神雷,那玩意威力极大,芝麻大小的一颗,扔出去爆炸后堪比手雷。

    服用阴灵果炼制的丹药,五行真罡术的水系法力更加精纯,修炼时速度增加一般。

    李卫东仔细观察,发现地上至少有十几根藤蔓,密密麻麻结满了阴灵果,少说也有几百颗,心情激动不已。

    可惜它们还没有成熟,现在采摘的话,效果减半。

    李卫东想了想,决定以后再独自前来摘果子,相信以此地的隐秘,旁人绝对难以发现。

    一个小时后,李卫东和楚韵到达位于地面的山洞。

    重见天日,楚韵第一次感觉阳光如此美好,空气是如此的清新,忍不住拼命的呼吸了几口。

    可是紧接着,楚韵尴尬不已,自己身上衣不蔽体,露出大块雪白的肌肤。

    地下暗无天日,她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没办法出去见人。

    抬头一看,楚韵发现了李卫东看得痴痴的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顿时俏脸通红。

    虽然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她还是不习惯在李卫东面前露出身体。

    “这可怎么办啊?”楚韵苦恼道。

    “我有多余的衣服,你要不要穿一套?”李卫东问道。

    “只能这样了,但我穿了你的衣服,就是你的人了,你以后可不能抛弃妻子?”楚韵朝李卫东抛了一个媚眼,趁机确定两人的关系,体现了商人特有的精明。

    “没问题,不过我一个穷医生,傍上了你这个大富婆,以后是不是可以不上班了?”李卫东呵呵笑道。

    “想得美,我虽然有钱,也愿意给你钱花,但是不养闲人,好吃懒做的人,我拿扫帚赶他出门!”楚韵故意凶巴巴道。

    “居然跟我开起玩笑来了,说明你内心强大,已经走出阴影,不过你要是跟了我,就不怕人家说闲话?”李卫东找了个地方坐下,轻轻点了大宁的睡穴,把他轻轻放在地上,继续昏睡,准备回去后再叫醒他。

    “我没对不起谁,他已经去世了,是很不幸,但我还年轻,不能让我守一辈子活寡吧,更何况你不是普通人,对我们母子都很好,孩子他爸泉下有知,也会高兴我母子俩遇到你,就怕你嫌弃我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身子脏了,配不上你……”楚韵说到动情处,潸然泪下。

    李卫东敏锐的感受到了楚韵心中的矛盾,没等她说完,径直把楚韵的娇躯抱在怀里。

    楚韵挣扎了一下,但随即反过来抱住李卫东,俏脸上满是红霞。

    李卫东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情凝视,说道:“别说那些傻话了,两个人在一起,贵在之心,在我眼中,韵姐永远都是最聪明漂亮,纯洁善良的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风而去,我相信你,还有你的大宁,会拥有一个美好的的将来!”

    李卫东这番话感人肺腑,尤其是他提到大宁,击中楚韵心中最软弱的地方,她再次流泪。

    “卫东,从今往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不求什么名分,只求在背后能够默默的注视着你,支持你在外面打拼,只要你偶尔对我回眸一笑,我就心满意足!”楚韵哽咽道。

    李卫东也很感动,说实话,就当前的条件而言,楚韵要是想再婚,可以找到条件很好的另一半。

    她聪明漂亮,善解人意,年纪其实也不大,只有二十六七岁,正是妙龄少妇,拥有一家珠宝旗舰店,分店四五个,都是在繁华地带,还有其它几家公司,以及七八处房产,资产少说也有十几亿。

    李卫东虽然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在别人眼中,他只是一个刚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的医生,每月拿着微薄的薪水,根本配不上楚韵,人家身上穿的一件衣服,手里提的一个包包,用的一套化妆品,价钱比李卫东一年加起来的工资还多。

    楚韵这么好的条件,还不要求名分,说明她是真的看中了李卫东。

    “以后除了我,谁也不能欺负你!”李卫东霸气道,低头吻在楚韵粉嫩的樱唇上面,浓郁的男子汉气息,让她深深迷醉。

    “坏小子,光天化日之下,你不能这样……”楚韵脸上羞恼,心中甜蜜,张嘴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哎呦,你这是谋害亲夫!”李卫东吃痛,惊叫一声。

    “这是我的专属印章,表明了不管以后你有多少女人,人在何处,都有一部分属于我……你要了我的身子,就要对我负责到底,不能抛弃我,不能让我伤心。”楚韵半是警告,半是哀求的道。

    “我保证只会让你开心,不会让你伤心,时间不早了,你快点换衣服,咱们离开这里。”李卫东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套衣服,递给楚韵。

    “你出去,等我换好后再进来!”楚韵点点头,接过李卫东的衣服,虽然奇怪衣服从何而来,但她没有多问。

    李卫东转身离开,刚刚走出洞口,里面忽然传来楚韵的尖叫。

    “搞什么啊?”李卫东身子一闪进了山洞,见到黄鼠狼,顿时恍然大悟,自己怎么忘了它的存在。

    原来楚韵脱了自己的衣服,正准备穿李卫东的衣服时,黄鼠狼突然串出来,吓了她一跳。

    见到李卫东进来,楚韵不顾自己正光着身子,连忙扑进他怀里,用力抱紧他,只有这样她才感觉到安全。

    黄鼠狼“吱吱”乱叫,仿佛看到什么兴奋的事情。

    李卫东轰走黄鼠狼,但是他是年纪正轻,血气方刚,哪里受得了这种突然袭击,他双手用力,顺势托起楚韵的双腿,山洞里顿时春光无限……

    看着它远去,却也有一丝不舍。

    楚韵穿好李卫东的男士衣服后,虽有不合身但是却添了几分英气。三人打量了一下天色,辨认了方向,开始离开这个离奇的地方。

    大半个小时后,李卫东背着大宁走出山洞,楚韵穿着男式服装,脸蛋红扑扑的跟在后面。

    将要离开凤凰山公墓时,两台豪车开过来。

    车门打开,保镖先下车,确认四周安全,护着许然和许清下来。

    每年这个时候,许然都会来拜祭亡妻周氏,许清则是祭奠母亲。

    凤凰山公墓进出就是一条路,双方同时看到了对方。

    许然年老世故,城府深沉,面不改色,李卫东两世为人,冷静镇定,脸带微笑。

    跟二个妖孽级的男人相比,两个女人则逊色多了。

    楚韵虽然也是老板,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多年,可是感觉心中有愧,不由低了头,刚刚恢复平静的脸蛋,忍不住微微一红。

    许清美眸微眯,瞪着李卫东和楚韵一眼,充满了鄙视。

    李卫东面带微笑,镇定自若的看着许清:“许美女,虽然我长得比较帅,但你也不需要用这种花痴的眼神,深情的凝视我吧?”

    许清心中想吐,眼神凶恶,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李卫东,鄙夷道:“你的无耻和好色,简直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竟然敢带着有夫之妇来公墓里行苟且之事,老天怎么不收了你?”

    李卫东不想理她,他和楚韵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向许清解释,也根本解释不清。

    楚韵却怒火中烧,冷笑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事情的真相如何,你根本不知道,如果一男一女来到凤凰山公墓就是行那苟且之事,那你似乎更加过分,至少我带的男人年轻英俊,勇猛精进,而你带的男人则是年老色衰,垂垂老矣。”

    许然、许清、李卫东、以及几个保镖,闻言骇然色变。

    楚韵这句话杀伤力太大,瞬间打掉了许清的气焰。

    李卫东暗暗震惊,认识到楚韵的另一面,她独力操持偌大的生意,如果只有善良和温柔,公司早被人家连皮带骨头吞下肚子里去了。

    许然勃然大怒,正要怒叱楚韵,突然想到事情的缘起,确实是许清首先发难,无端讥讽人家。

    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要没有妨碍别人,楚韵和李卫东爱做什么事情,别人确实管不着,反倒是许清,是在狗拿耗子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