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27字

    许清暴跳如雷,都是女人,从楚韵身上穿的衣服,以及脸上尚未褪尽的春意,可以确定两人肯定在凤凰山公墓颠鸾倒凤。

    许清认为自己说的是事实,而楚韵却是污蔑她们父女乱伦。

    许然和许清相貌相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韵没理由看不出来。

    “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许清撸起袖子,斗不行准备武斗了。

    许清感觉自己一个黄花闺女,跟楚韵这个带着孩子来偷腥的无耻女人斗嘴,肯定不是对手,很多话她说不出口,对方却能发出连珠炮。

    “说不赢就动手,你也就这点出息了!”楚韵冷笑道,摆出架势,她也是练过跆拳道的人,有李卫东做后盾,根本不怕许清。

    “女儿,别跟疯狗一般见识,你被狗咬了一口,难道还要咬回去吗?”许然眉头一皱,喝止许清,他感觉李卫东太镇定了,有些不寻常,今天目的是为了祭奠亡妻,不想横生波折。

    “暂且放过你们!”许清哼了一声,昂起脑袋。

    “许老爷子,可否借一步说话?”李卫东忽然道。

    “好!”许然点头道,深深的看了李卫东一眼。

    两人走到一边,保镖想跟上去,许然以眼色制止。

    许清着急道:“爸爸,李卫东是无耻小人,防人之心不可无!”

    许然摇摇头:“爸爸还没有糊涂,看人比你准!”

    李卫东等许然走过来,凑到他耳边,悄声道:“昨天晚上,黎雪来刺杀我,但她失败了!”

    许然震惊道:“不可能,她根本没见过你!”

    李卫东微微一笑:“但是有人见到了咱们在机场发生冲突,然后把情况告诉了她,说话的时候,可能添了点油加了点醋,尽可能的拉仇恨!”

    许然眉头深锁,根据他对黎雪的了解,那个女孩子性格执拗,听完别人转述的话后,肯定会信以为真,去刺杀李卫东。

    “黎雪呢,你没杀她吧?”许然冷漠的看了一眼李卫东。

    “黎雪也是一个可怜人,被人蒙蔽了双眼,但是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代价,她虽然没死,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李卫东道。

    “我没有对付你的意思,是牛友财假传号令吧?”许然人老姜辣,脑子一转,便猜出了主使人是谁。

    “是的,事后我立即冲进牛友财的住所,找到了一个重要消息,你肯定感兴趣!”李卫东点点头。

    “什么消息!”许然眉头紧皱,忽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李卫东特意把他叫到一边说话,内容肯定不简单。

    “牛友财跟山港会的人暗中搅在一起,如果是你派他去当卧底,打进山港会内部,当我没说!”李卫东笑道,好整以暇。

    许然三起三落,浮沉江湖数十年,见惯了种种大场面,练就了铁石心肠,可是骤闻此讯,仿佛晴天惊雷,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身体摇晃,面色煞白,若非李卫东及时扶住他,差点摔倒在地。

    看到许然的这个反应,李卫东已经知道了结果。

    “卫东,你告诉我这些,目的是什么?”许然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目光如电,想看透李卫东内心的想法。

    “无他,不想你一世英名,毁在屑小手中罢了!”李卫东长笑一声,转身离去。

    真正的原因,是许然制止许清采取过激的行为,宠辱不惊。

    许然明明受到了侮辱,却能够心平气和,他那宽阔的心胸,获得了李卫东的好感。

    李卫东投桃报李,把牛友财已经背叛他的消息告诉许然,让他防患于未然。

    不过许然能否听进去,李卫东则不关心了。

    丢下许然在一旁发呆,李卫东走回来,牵着储运等手离开。

    “站住,你对我爸爸做了什么?”许清厉声道,远远看去,父亲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你闪开,听我一句,你身体有病,及早治疗,没有大碍,晚了后悔莫及!”李卫东道,脚下不停,直接撞向拦路的许清。

    “你才有病!”许清勃然大怒,手臂一挥,保镖“哗啦啦”拔出手枪。

    几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李卫东。

    楚韵面色大变,吓得尖叫出声,撕破了凤凰山公墓的平静,显得格外阴森。

    李卫东面色一沉,眼中迸射出凛冽的杀气,吓坏了楚韵,这些人都要死!

    楚韵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身体被邪灵之力,虽然已经驱邪,可是却比较虚弱,不能受到惊吓。

    “住手!”许然的声音响起,很冷,但是很坚决:“不可无礼,从现在起,他是我朋友!”

    保镖立即手枪,眼中闪过一丝迷惑,印象中父女辆,好像还是第一次意见相左。

    “爸,他们不是朋友!”许清拉长声音道,脑子里冒出一个疑问,老爸不会是中邪了吧?

    “闭嘴,我突然觉得,你或许应该听李医生的话,去医院里好好检查一下身体!”许然脸色一沉,暗含威胁。

    “是!”许清屈服了,如果身体不好,自然不能再继续担任董事长。

    表面上她是许都集团的最高领导,但是许然不再支持她,分分钟就被架空。

    “李医生,我想邀请你担任我的私人医生,价钱随便开,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许然换上笑容,殷切看着李卫东。

    “许伯,有病的是你女儿,你身体很好,不需要私人医生,如果有需要,请来华西医院找我,随时愿意为你效劳!”李卫东笑道。

    作为一个医生,随时都会为前来的病人效劳,李卫东的话,等于是明确拒绝了许然的邀请,还让对方找不出刺。

    离开凤凰山公墓,李卫东搭出租车送楚韵回家。

    楚韵想去公司,自己消失了一段时间,担心公司可能乱套了。

    李卫东极力劝阻,现在她需要的是休息,养好身体,调整状态,去公司无非就是露个面,告诉员工,你们的老总回来了。

    楚韵想想也对,回到自家别墅,发现保镖尽职尽责,坚守岗位,深感安慰。

    李卫东背着大宁,刚刚进门,立即吸引了所有保镖的目光。

    楚韵目光一闪,扫视四周,被她看到的保镖,像触电一样纷纷低头。

    李卫东呵呵一笑:“大家不用紧张,我有正当职业,是医生,不是坏人,以后你们谁有病,尽管来找我,一缕打八折!”

    所有保镖脸色全黑,无一例外,心中腹诽:“这他妈的什么人啊,一见面就咒人家有病,他跟楚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后不会变成真正的老板吧?”

    楚韵抿嘴一笑,淡淡道:“我来介绍下,李卫东是我聘请的特别私人助理,同时也将担任公司的特别顾问,以后你们可以把他当做上司看待!”

    “是!”保镖大声道,纷纷恍然大悟,这才注意到楚韵身上的男式衣服,暗暗羡慕李卫东的好命。

    李卫东无奈看了楚韵一眼,这算是委婉公开两人的关系,但两人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关系,自己却无力拒绝。

    回到别墅,李卫东把大宁抱到卧室,解开睡穴,等他自然醒了,过去的事情就是一场梦。

    楚韵被抓走的这段时间,手机和钱包都掉了,幸好的身份证一般都放在家里,没有随身携带。

    稍事休息后,楚韵挑了衣服,去浴室泡热水澡。

    李卫东坐在客厅里面,四处转悠,检查别墅的安全漏洞。

    保镖头子主动上前,自我介绍道:“李老板,你好,我叫李卫国,向你报道!”

    李卫东愣了一愣,诧异道:“李卫国,真的假的?”

    李卫国拿出身份证,递给李卫东,神情严肃无比道:“我哪敢骗你,这是身份证,你查看一下!”

    李卫东深深看了李卫国一眼,已经知道了他的全部信息,不但是姓名,还有他的家庭成员和住址,以及大概的性格,有点油嘴滑舌,但总体上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李卫国是退伍军人,今年二十三岁,跟李卫东一样大,现在一家保安公司任职,被上司压制,郁郁不得志。

    李卫东没有看身份证,直接还给李卫国,爽朗笑道:“我相信你,咱们有缘,认真做事,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卫国主动示好,就是等李卫东的这句话,他对楚韵没有奢望,但现在还是单身,却希望以后李卫东能传授几招泡妞绝活,找个漂亮老婆。

    有李卫国做表率,李卫东和几个保镖很快打成一片,他暗中观察众人的影子,发现他们都还算正派,安下心来。

    李卫东有自己的事业,尤其是修炼将耗费大量的时间,不可能天天陪在楚韵身边,有一帮忠心耿耿的保镖,非常重要。

    “大伙儿辛苦了,晚上都去大豪客聚餐,我请客!”李卫东道,大豪客是附近的一家大排档,档次虽然不太高,但价廉物美,是李卫国等保镖吃饭时最爱去的地方之一。

    “李老板威武!”李卫国等人开心道,跟李卫东的距离,瞬即拉近了十万八千里。

    “名字就差一个字,要不叫大哥吧?”李卫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