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珍韵珠宝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25字

    赵强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你没有资格开除我,公司跟楚韵签了合同,你要是单方面毁约,咱们法庭上见,必定赔得你倾家荡产!”

    李卫东气疯了,自己给了赵强下来的台阶,已经仁至义尽,可是他却一条道走到黑。

    虽说楚韵的失踪,确实跟赵强等人没有直接关系,他们的能力有限,无法阻止邪恶降头师的手段,但至少明面上来说,保镖失职了。

    李卫东需要的慑服保安,建立起自己的威望,但赵强执意对抗,他只能祭出杀手锏:“那就法庭上见,你最好准备好充足的材料!”

    赵强愣了:“你是违约方,我才是受害者,准备什么材料?”

    李卫东笑了笑:“你太天真了,楚韵失踪之前,你要证明自己做好了安保工作,她失踪之后,你要证明自己努力寻找雇主,并且取得了卓有成效的结果,否则你就是严重失职,首先破坏了合同,法庭会站在楚韵这边,判决你们所属的保安公司反过来赔偿雇主,并且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雇佣你。”

    赵强面色大变,李卫东这是把人往死里整,断了他以后的生路,真要是上了法庭,他去哪里找证据证明自己努力了?

    赵强抛出保安合同,原本是为了逼迫李卫东让步,但是李卫东针锋相对,赵强顿时就软了。

    “他们都可以证明,我一直很努力的寻找楚老板!”赵强指着李卫国等人,声音弱了三分。

    “‘努力’这个词太主观,重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李卫东冷笑道,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所有保安都羞愧的低头,他最后盯着赵强:“人可以犯错,但犯错后还不承认,就不值得原谅,赵队长,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留下还是离开,说句明白话!”

    “我……留下!”赵强艰难道,说完后整个人像泄气的皮球,他知道自己彻底败了:“以后我唯李老板马首是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有所冒犯之处,还请李老板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的鲁莽!”

    李卫东长呼一口气,扶正赵强的身子,淡淡的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今晚福翅楼聚会,大家都去,我请客!”

    “李老板威武!”李卫国率先响应,举双手赞成。

    赵强也无奈点头,希望李卫东说话算数,三个月后能把自己换回白班,那就意味着自己还有希望,否则只有黯然请辞了。

    楚韵穿着崭新的职业装出来,听到“李老板”三个字,俏脸微红,同时心中震惊,她原以为自己的保镖会有些看不起李卫东,认为他是小白脸,没想到他们已经打成一片。

    “要出去办事?”李卫东眼尖,朝楚韵挥手。

    “很多东西都要补办,你跟我走一趟吧!”楚韵点点头,不再矫情。

    “我不会开车!”李卫东苦恼道,回头得赶快把驾照考了。

    “我来当司机吧。”李卫国打定主意,要随时随地紧跟着李卫东的脚步。

    为了安全起见,李卫东建议开越野车出去。

    看着军绿色的城市SUV缓缓驶出车库,其它保安摇头叹息,终于明白李卫国能够被李卫东看中,有他的道理。

    谁都喜欢用自己人,不喜欢用自高自大的人。

    他们看不起李卫东是小白脸,人家还看不起他们这群保安呢!

    赵强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于太自负,跟李卫国相比,他本事更强,却不会做人。

    楚韵先去移动营业厅重新办理了手机卡,然后去银行办理挂失,重新开户。

    每到一处,都是人流如织,队伍排到下班。

    不过楚韵是贵宾,有专门的人员接待,办完所有手续后,见时间还早,她关心珠宝店的情况,前往视察。

    楚韵的珠宝店名字是“珍韵珠宝”,在西华市一共有四家铺子,分别位于东、南、西、北四个城区的繁华地段,装修气派辉煌。

    来到店门外,见到铺子里人来人往,生意热火朝,楚韵脸上转忧为喜,她还以为自己消失的这些天,铺子人心涣散,会垮掉呢。

    准备下车时,李卫东忽然道:“韵姐稍等,不如把赵强叫过来,再一起进店。”

    楚韵微微一愣:“你怀疑店里不安全?放心吧,店里的伙计都跟了我很多年,不会有危险的!”

    李卫国也觉得李卫东有点小题大做了,珍韵珠宝店向来安保严格著称,从没出事,光天化日之下,谁敢在这里做坏事?

    李卫东摇摇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赵强他们距离这里不远,很快就到。”

    楚韵想起自己被绑架的经历,顺从的点点头。

    李卫国见老板都没有意见,自然不会反对。

    李卫东拿出电话,第一次行驶李助理的权力,拨通赵强的手机后,吩咐道:“赵队长,带三个人来珍蕴珠宝店!”

    “是!”赵强大声道,下意识的并腿立正,随即点了三名保安,火速赶来。

    聚齐人马,楚韵恢复了女强人本色,昂首挺胸走进珠宝店。

    李卫东落后半步,李卫国和赵强分立左右,另外三个保镖跟在后面。

    店里的伙计见到老板归来,纷纷围上来。

    店面经理姓曹,正在接待一个贵气逼人的年轻人,眼角余光见到楚韵等人进店,大吃一惊,连忙中止商谈,起身出迎。

    年轻客户瞄了一眼楚韵,淡淡道:“她就是楚韵?不是说失踪了吗?”

    曹经理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说道:“乔公子请恕罪,老板既然归来,关于收购的问题,我已经无法做主,您还是跟楚老板直接洽谈吧!”

    乔公子呵呵笑道:“无妨,我今天没做好跟她会面的准备,先从后门离开!”

    两人起身告别,曹经理三步并作两步赶出来,隔着大老远的距离,便已经涕泪直下:“楚老板,你吉人自有天相,终于回来了,简直太好了!”

    楚韵挥挥手,吩咐伙计们安心做事,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了随后跟进来的曹经理一眼,问道:“我刚从外面回来,店里的经营情况如何?”

    曹经理没有立即回答,看了李卫东一眼,似乎在说这个陌生人是谁,店里的经营情况是商业机密,可以让他知道吗?

    楚韵俏眉微皱,敏锐感到了一丝不正常,自己都没有意见,曹经理顾虑什么呢?

    李卫东神色平静,脸带微笑,目光温柔的注视着曹经理。

    曹经理见楚韵没有表示,咳了一下,露出痛心的表情:“老板,生意不太好,前几天从南边进了一批货,都是打了欠条。”

    楚韵大吃一惊:“珍韵珠宝行进出货,向来都是现款交易,银行存款足够,外面的生意也很好,怎么可能打欠条?”

    李卫东嘿嘿一笑,但是没有说话,走到旁边倒了两杯水,递给楚韵一杯,自己拿着另一杯,悠闲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曹经理鄙夷的看了李卫东一眼,重新换上恭敬的神色,回答道:“事情是这样的,您失踪后不久,店里一批中转的珠宝被劫,已经报案,但是至今没有结果,所以损失惨重,外面的看似热闹,实际上是被促销活动吸引,而且看的人多,真正买的人少。”

    楚韵眉头皱得更紧了:“促销是大事,以什么理由进行,公司董事会批准没有?”

    曹经理谦逊道:“目的是为了回收现金,支付一笔即将到期银行贷款,董事会上反对的人较多,但是最终以微弱多数通过了促销活动计划。”

    李卫东插嘴道:“容我说一句,个人感觉曹经理的话有不实之处。”

    曹经理面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对楚韵毕恭毕敬,但是对李卫东却声色俱厉,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有何资格胡言乱语?”

    李卫东道:“我是楚韵的特别助理,有资格干涉珍韵珠宝店的所有事情,曹经理不信的话,可以当面求证!”

    楚韵直觉得曹经理的话不尽不实,但是她没有更多资料,无从判断问题出在哪里,朝曹经理点点头,示意李卫东确实获得了她的授权。

    曹经理眯起了眼睛,不冷不热的反问:“我在这家店干了十八年,鞍前马后,呕心沥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李助理没有证据,便随便指责我这样的老人,会让店里的伙计寒心。”

    还没开始过招,曹经理先把店里的员工绑在自己船上,其心可诛。

    李卫东直入主题,道:“我没有指责你,只是就事论事,有两个问题请曹经理回答。”

    曹经理挺起腰杆,直视李卫东的双眼,露出强大的气势,可惜这种无形的威压对他的没有任何作用。

    曹经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暗道这个小白脸不好对付,不看僧面看佛面,当着楚韵的面,他低头道:“请李助理垂询!”

    李卫东伸出食指:“第一个问题,你说看的人多,买的人少,那今天店里入账多少?”

    曹经理一愣,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竟然被李卫东抓住了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