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釜底抽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52字

    看热闹的人比真正买珠宝的人多,这几乎是所有珠宝店的通例,楚韵都感觉到这很正常,可是李卫东别出蹊径,直接问销量。

    楚韵回过神来,赞同道:“曹经理,我也想知道,促销活动开始后,每天的销量如何?”

    老板问话,分量大不同,曹经理心中一凛,脸上镇定道:“促销的力度较大,销量应该还可以,具体说明多少,要等今晚打烊后,认真统计一番,才知道。”

    李卫东冷笑一声,伸出另一根手指,继续道:“第二个问题,店里有多少人是你的亲朋好友,又有多少人是你专门雇佣前来扫货?”

    楚韵俏脸煞白,如果李卫东所说属实,曹经理就是珍韵珠宝店的硕鼠,大建老鼠仓低价吸货,吃里扒外,事情的性质太严重,她忍不住厉声质问:“曹友亮,李助理所说可是真的?”

    她直接称呼曹经理的名字,充分表明了心中的愤怒。

    曹友亮坚决摇头:“楚老板,李助理完全是在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理解他急于上位的心态,但是非常反感他拿我这样的老员工开刀,他必须给我道歉,否则我立即辞职,以证清白!”

    楚韵犹豫了,平心而论,她相信李卫东没有必要说谎,但是另一方面,曹友亮确实兢兢业业,十八年来没有出过问题,他们这一批老员工,现在不是店长,就是各个部门的主管,是珍韵珠宝店最重要的核心资产。

    如果李卫东当做是楚韵的左膀,曹友亮和他代表的老员工,则是她的右臂,二者同样的重要。

    “李助理,你所说的话,可有证据?”楚韵迟疑道,话中表现出维护之意。

    “没有证据,但我分分钟可以找出足够多的证据,只要韵姐信任我,立即就可执行!”李卫东胸有成竹道。

    证据就在曹友亮的脑海里,李卫东需要做的事情,便是找出来,让楚韵看到!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楚老板,他跟你认识才几天,我跟你多少年了,你难道相信他一个外人,而怀疑自己公司的元老?”曹友亮不满道,他虽然不知道李卫东有什么手段,但是外面的顾客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人跟他有关,一旦被查实,免不了私建老鼠仓的嫌疑。

    更加关键的问题是,此例一开,李卫东日后便掌握了主动权,随时祭出“怀疑”这柄利剑,刺向曹友亮。

    楚韵感受到了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她委实难以决策,进退维谷。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韵姐,以及曹经理,我本无意怀疑什么,一切以证据说话,如果事实证明是我错了,我心甘情愿向你道歉,但是话说回来,曹经理若是没做亏心事,何须害怕我的搜查呢?”李卫东淡淡道,稳坐钓鱼台。

    “说的轻松,但是怎么查?你可知道一旦把店里的顾客吓走,公司会损失多少钱?”曹友亮冷笑道。

    “如何查是我的事情,曹经理无须担心,我可以保证的是绝对公证,至于损失的钱,若是店里的珠宝被人恶意低价买走,难道就不是损失吗?”李卫东渐渐发力,每一句话都直指曹友亮的软肋。

    “要查也可以,但我坚决反对以此为幌子,擅自把问题扩大化,防止小人弄权,珠宝店现在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为了偿还贷款,需要大量的现金,身为店面经理,我责任重大!”曹友亮冷冷道,根本不把李卫东放在眼里。

    跟赵强一样,曹友亮觉得李卫东就是小白脸,迷住了女老板楚韵,然后妄图插手珠宝店的经营。

    但曹友亮的资历,比赵强深厚无数倍,他出生于商业世家,是楚韵丈夫生前的好友,人脉深广,一手鉴别珠宝的技艺登峰造极,在整个西华市珠宝界赫赫有名。

    楚韵原本打算息事宁人,让李卫东不要锋芒毕露,毕竟商业经营不是打打杀杀,她相信李卫东的战斗力,以及维护她的心意,但是并不认为李卫东也懂经营。

    可是曹友亮有意无意表现出来的嘲弄,令楚韵大为恼火,她跟李卫东之间的关系,夹杂了太多的巧合和无奈,实非人力可以控制。

    曹友亮显然不了解内情,但却自以为看透了,他刚刚才说路遥方知马力,又怎么能够在初见李卫东的第一面,就认定人家是小白脸呢?这不但是看不起李卫东,也是看不起楚韵。

    自从丈夫意外去世后,楚韵孤儿寡母,艰难维持着公司偌大的经营,不少被人欺负,也没见哪个老员工出来,旗帜鲜明的支持她,反而总是劝她要以和为贵。

    长此以往,主弱臣强之势,终将发展成尾大不掉,楚韵突然心中一动,觉得借机让李卫东敲打一下曹友亮,未必是一件坏事。

    楚韵在商业上的性格果断,她当即表态,授权李卫东对整个公司进行一次大盘查,为了接下来的资产重组做准备,珍韵珠宝店便是第一家受检的店铺。

    李卫东做事雷厉风行,他让李卫国守住总经理办公室大门,不让人进出,自己在珠宝店里走了一圈,随意点了十几个人,让他们进入会议室。

    顾客莫名其妙,不愿意去,李卫东笑着告诉他们:“他们是公司看中的客户,准备发展成为VIP,会议室里面有一批珍贵的珠宝,小范围开放购买,不去的话,到时候别后悔!”

    被点名的顾客见到有便宜可占,并且人数很多,不怕李卫东骗人,顿时改变态度,欣然前往。

    会议室门口,两个保安点头哈腰,热烈欢迎。

    顾客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纷纷微笑点头回应,可是走进会议室后,顿时从云端摔落地面,一个个面色惨白。

    会议室里面的大屏幕上,是曹友亮的画像,下面写了一行字:“请大家把自己跟曹经理的关系说清楚,买了哪些货物,花了多少钱!”

    会议桌上面,每个座位都摆着一支笔,一张纸,一瓶矿泉水。

    赵强带着一帮保安,守住门口、窗户等地方,虎视眈眈盯着众人。

    顾客顿时明白自己上当了,有人大声抗议道:“我是蓝天集团的董事长,你们赶快放我走,否则告你们非法拘禁。”

    紧接着有人大声道:“我是厚土集团的总经理,对你们珍韵珠宝店的恶劣行径深表惋惜,赶快放我离开,赔礼道歉,否则你们吃不起兜着走!”

    还有更加牛气冲天的人物:“我是西华报业集团市场部经理,不想你们的污点满天飞,就立即放人,并且在报业集团旗下的报纸上发致歉声明,签订至少一年的广告合同!”

    被请进会议室的三十多个人,全是西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跺跺脚整个西华地界都要抖三抖。

    赵强傻眼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不知道李卫东搞什么鬼。

    其余保安更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如何处理,不敢得罪这些大佬,但也不敢放人。

    李卫东带着最后一个顾客走进会议室,刚刚现身,立即被众人围住。

    蓝天集团董事长上前,指着李卫东的鼻子冷笑道:“你就是他们的头儿?”

    李卫东直接抓住他的手指,轻轻甩开,反问道:“你是谁?”

    “我是蓝天集团……”那人话没说完,就被李卫东打断了。

    “闭嘴,我知道你是蓝天集团的董事长胡蕴,但我问的是你跟曹友亮什么关系,在促销期间买了多少珠宝?”李卫东道,目光如电,冷冷盯着胡蕴。

    “这……”胡蕴结结巴巴道,他有心说谎,可是被李卫东看了一眼后,莫名其妙的慌乱,仿佛隐藏在心里最深的秘密,全被一眼看透,气势一落千丈,原本打算厉声质问的话,也缩回了肚子。

    “你以为自己不说,我就不知道?”李卫东缓缓踱步,在主席台的位置坐下,那里是楚韵的专用位置,但李卫东坐下去后,所有人却觉得理所当然。

    “本来无一事,何处染尘埃?”胡蕴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绪,他不相信李卫东敢用强!

    “胡蕴先生,你别跟我掉书袋,乌烟瘴气,灰尘漫天的世界,处处都是尘埃,你还染了满身铜臭,价值一千八百万的珠宝,转手后至少能赚两百万吧,这可比你搞房地产开发来钱更快,比你买的那几支石油股更是强上一万倍!”李卫东讥讽道,利用法力窃取别人的真实情况,根本就是欺负人,可笑胡蕴竟然还敢抵赖。

    “你怎么知道?”胡蕴骇然色变,他跟曹友亮虽然有约定,帮忙扫货,但是具体交易额是秘密,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李卫东又如何得知?

    不光是胡蕴,在做的所有人,都在珠宝店促销期间砸了不少钱,他们看向李卫东的目光,变得异常古怪,仿佛见到了鬼。

    “砰!”李卫东一拳砸在桌子上,震耳欲聋:“写,写出来,你们无罪,否则我把这些证据交到公安局,等着你们的就是冰冷的监狱,即使只关上一天,对你们来说也是奇耻大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