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董事会决议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19字

    总经理办公室内,楚韵亲切的跟曹友亮交谈,共赏珍韵珠宝店的发展大计。

    楚韵的思想很先进,她打算把四家分店裁掉三家,只保留一家旗舰店,同时大力开拓网上珠宝交易,跟成熟的大型电商平台合作,同时打造专属于自己的网站。

    在一款APP动辄超过千亿美金的网络时代,传统的珠宝行业也必须变革。

    曹友亮对楚韵的想法大为赞赏,但是对她关闭线下珠宝店的行为,却持保留态度,他认为珠宝行业非常特殊,顾客购买高价值商品时,没有看到实物,会产生一种缺位感。

    珠宝店的线下体验也非常重要,把黄金镯子戴在手上的感觉,永远无法被一幅幅同款的黄金手镯图片取代。

    楚韵见两人分歧太大,提起整个集团的改革方案。

    楚韵前夫留下了庞大的产业,除了珠宝店,还有一家出租车公司,一座加油站,以及一家开发蓄电池的新能源公司。

    楚韵的意思是把出租车公司和加油站转让出去,加大对新能源公司的投资,同时收购一家珠宝设计公司,朝珠宝行业上游进军。

    曹友亮对楚韵的这两个决定持反对态度,他认为加油站和出租车公司都属于垄断行业,就是两只会下金蛋的鸡,不需要太多管理,但是利润却异常丰厚,一旦退出来,以后再想进入,难上加难。

    楚韵的前夫能量很大,涉足的珠宝、石油、市政交通行业,都需要庞大的人脉支持,她继承了丈夫的产业,但是并没有继承他的人脉,这些年来时常感觉力有未逮。

    曹友亮坚决的反对,令楚韵意识到两人之间在思想观念上,已经产生了巨大的裂痕。

    话不投机半句多,楚韵暂时搁置各种改革方案,开始询问珍韵珠宝店的经营状况。

    曹友亮忽然有些心烦意乱,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回答楚韵的问题时,显得心不在焉。

    “咚咚咚!”

    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不知为何,曹友亮的心忽然提了起来。

    “进来!”楚韵抬头看了一眼,娇喝道。

    李卫东推开门,走进办公室,看都不看曹友亮一眼,直接来到楚韵面前,拿出一叠白纸交给她。

    曹友亮撇撇嘴,他根本不相信李卫东能查出什么东西,讥讽道:“李助理,调查如何了?”

    李卫东面色阴沉:“我很痛心,情况很不妙!”

    曹友亮哈哈大笑:“我早说过你不懂,可是你偏要装大爷!”

    楚韵不满的看了曹友亮一眼,慢慢翻看李卫东给他的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珠宝的款式,价格,购买数量,促销前后的总价对比。

    刚开始几张纸,楚韵还能保持面不改色,可是看到后面,忍不住气喘吁吁。

    再次看向曹友亮时,楚韵忽然觉得他是如此讨厌!

    曹友亮感觉不妙,试探着问道:“楚总——”

    话没说完,便被楚韵冷冷打断,问道:“胡蕴是谁?”

    曹友亮一愣,脱口而出道:“蓝天集团的董事长,他——”

    但他话没说完,再次被楚韵打断:“周明健呢?”

    曹友亮汲取了教训,故意想了想,缓缓道:“厚土集团的总经理,我跟他有些业务上的来往。”

    楚韵“嗯”了一声,说出了第三个人的名字:“那廖海龙呢?”

    曹友亮背生寒意,楚韵问的三个人,正是他联系的三个大卖家,他深吸一口气,慎重道:“西华报业集团的营销总监,我们珠宝店经常在他们旗下的报纸打广告,这次促销活动,也进行了整版宣传。”

    楚韵似笑非笑的看了曹友亮一眼:“如此说来,他们都是你的好朋友喽?”

    曹友亮不上当,辩解道:“朋友谈不上,最多算是熟人,都是生意上的交往,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楚韵一颗心掉了冰点,随意从手里抽出三张纸,丢到曹友亮面前:“你自己看吧,看完后,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李卫东摸出一支烟,熟练的拿出打火机,及时点燃,他悠闲的吸了一口,笑吟吟看着曹友亮。

    另一个保安眼睛从办公室墙壁“禁止吸烟”的标志滑过,张了张嘴,见到楚韵没有表示,随即闭嘴。

    曹友亮满头大汗,他有很多理由解释,但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最后脖子一梗,抬出董事会:“促销活动经过董事会的批准,我也是执行董事会的决议。”

    楚韵道:“没有其它解释了?”

    曹友亮咬咬牙道:“我跟白纸上这些人的关系,仅限于正常的商业来往,他们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大手笔购买珠宝,是他们的私人行为,跟我无关。”

    “好一个跟你无关!”楚韵“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仅仅是这三十几个人,平均每人就买走了接近一千万的珠宝,总价值接近三亿,公司因为促销而损失的利润高达五千万,这还仅仅是一家店里面的一部分,四家店加起来所有的销售额呢?损失是一个亿,还是几个亿,谁来承担?”

    曹友亮脸色苍白,再次抬出董事会:“这是董事会的决议,我也没有办法!”

    楚韵气得头脑发晕,差点栽倒在地上,手指着曹友亮,颤抖道:“我是董事长,拥有51的绝对控股权,我怎么不知道促销的事情?没有我这个董事长的点头,你们竟敢擅自启动规模如此巨大的促销,谁授予你们的权力?”

    曹友亮闭嘴,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楚韵更加气愤,正想痛骂曹友亮狼心狗肺,吃里扒外,李卫东道:“韵姐,当务之急不是骂人,而是尽快终止本店促销活动,把你的决定电话通知其余三家店铺经理,立即执行。”

    楚韵清醒过来,连忙点头,她先打电话通知,然后发出三份传真,三份内容一模一样的电子邮件,表明这是最高级别的指示。

    曹友亮被临时解除职务,关在办公室里面。

    李卫东让李卫国看住曹友亮,别让他逃跑了,自己陪着楚韵来到店面展台。

    楚韵拿着话筒,脸上堆满笑容,不用多话,立即吸引力所有人的注意。

    她朝众人弯腰施礼,清脆悦耳的声音,通过发达的功放系统,传到珍韵珠宝店每一个角落:“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我叫楚韵,是本店的老板,欢迎大家来到珍韵珠宝店,首先祝你们购物愉快!”

    众人看向楚韵的眼神,有开心,有疑惑,也有震惊,不一而足,他们大部分人不认识楚韵,但认识她的也不在少数,更有极个别的客人,知道她神秘失踪了很多天。

    楚韵顿了顿,继续道:“由于特殊原因,促销活动即将截止,请已经选好心仪珠宝的朋友,排队前往柜台结算,还没有选好的朋友,请下次再来,所有柜台在我说话结束之后,立即封闭,因此给诸位造成的不便,敬请原谅,谢谢!”

    话音刚落,一片哗然,怨言满天飞。

    楚韵知道自己这样做,将会损失一批潜在客户,但是为了减少损失,却不得已而为之。

    大批保安出现,维持秩序。

    不管是满意还是不满意,顾客都知道珍韵珠宝店背景深厚,没人敢闹事。

    一个小时后,店里的顾客全部离开。

    李卫东下令封店,封帐,以待盘查核对。

    总经理办公室变成了临时公堂,李卫东坐在楚韵的老板椅上,担任主审官,楚韵则紧绷着脸不说话,坐在沙发上面寒如铁。

    曹友亮坐在李卫东的对面,接受质询。

    珍韵珠宝店的采购主管,销售主管,人事主管,财务主管等中层人员,搬着凳子靠墙坐下,神色各异。

    李卫国、赵强等保安站在旁边,虎视眈眈。

    李卫东之所以选择总经理办公室,而不是面积更大的会议室,主要目的是制造压力。

    曹友亮知道自己这次栽了,但并不认为李卫东能拿他怎么样,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有据可循,合情合理,更重要的是合法。

    大不了跟楚韵彻底撕破脸,曹友亮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和资历,离开珍韵珠宝店,随时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或者自己开店当老板也行,没必要再看别人的眼色行事。

    倒是李卫东和楚韵私设公堂,捅出去的话,他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李卫东也知道促销事件打不倒曹友亮,即使明知道他居心叵测,但没有证据。

    不过李卫东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通过促销事件打击曹友亮,这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吓唬策略,让他自乱阵脚。

    双手按了一下太阳穴,李卫东淡淡的道:“欠条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友亮一愣,怎么又回到先前的问题上去了?

    李卫东不按常理出牌,杀了个回马枪,曹友亮准备好的说辞,瞬间失去了作用,但他很快恢复冷静,重复了刚开始说过的话,由于珠宝遭劫,损失惨重,继续铺货时,不得不打欠条。

    警察局有备案,曹友亮的回答滴水不漏,所有的话表明,自己没有一点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