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48字

    李卫东知道珠宝劫案是一笔烂账,西华市的局长和刑侦大队长都失踪,公安局上下人心惶惶,哪有人会去认真查案?

    他没有追问珠宝劫案,而是继续揪住欠条的问题不放,这是唯一的突破点。

    如果只有李卫东和曹友亮两人,他根本不需要辛苦审问,也不需要所谓的证据,只需要自己相信即可。

    不过为了让楚韵、李卫国等人信服,李卫东必须从曹友亮嘴里挖出证据。

    李卫东想了想,忽然问道:“那至今为止,公司打出去的欠条多少?”

    曹友亮回答道:“其它店铺我不知道,本店的欠条合计是五千七百万元。”

    李卫东“哦”了一声,笑了笑之后,忽然话锋一转:“那这几天,有没有人找你商谈,转让店铺的事情?”

    中层主管们纷纷摇头,露出疑惑的神色,表示自己不知道情况。

    曹友亮坦然道:“本店地处西华市最金贵的地段,不管做什么生意,只要经营得当,都是财源滚滚,确实有人跟我接触过,试图盘下这个门面。”

    李卫东点点头,笑道:“那你开价多少,他们出价又是多少?”

    曹友亮冷笑道:“我只是一个稍微高级点的打工仔,怎么可能替老板做决定,所有试图谈判询价的人,我全都一口回绝,让他们找楚老板去谈,我一概不予接待!”

    李卫东拍案而起:“你撒谎,明明今天才跟人家谈了价钱!”

    曹友亮火了,怒吼道:“你血口喷人,小心我告你诽谤,别以为有人护着,就可以随便骑到别人头上拉屎!”

    楚韵、李卫国、赵强等人,闻言骇然色变,曹友亮这句话可以说是赤裸裸的打脸了,近乎半公开的指责李卫东是楚韵养的小白脸,仗着有女人撑腰,不把老员工放在眼里。

    珍韵珠宝店的各个中层主管,则又惊又怒,惊的是李卫东和楚韵果然关系暧昧,怒的是曹友亮此举,把他们绑到同一条船上。

    任何公司里面,跟老板做对,都没有好下场,更何况是指责老板的私生活?

    你可以腹诽老板的错误,可以鄙夷小白脸的无耻,但怎么可以当着面公然讥讽?

    李卫东瞥了曹友亮一眼,指着保安主管:“吩咐你的手下,不要让任何人进出办公室,我们一起去看监控!”

    旁边的一个中层主管忍不住抱怨道:“我们不是罪犯,你不能搞非法拘禁!”

    一直没有说话的楚韵,突然冷笑道:“开个会也是非法拘禁,那公司的各种规章制度还有必要存在吗?”

    说话的人缩了缩脑袋,不敢辩解。

    保安主管名叫任剑锋,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楚韵丈夫生前的好友之一,据说是海军陆战队退役的特种兵,古铜色的面庞,透露出坚毅的神色。

    珍韵珠宝店所有员工里面,他可能是除了曹友亮之外,对李卫东最不感冒的人了。

    李卫东和任剑锋来到监控室,调阅曹友亮办公室的监控时,骇然发现监控视频坏了。

    任剑锋大吃一惊,珠宝店到处都是贵重物品,电子监控是安保系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重金聘请专业的网络公司精心设计而成,每条线路都有双重保障,定期进行全线路检查,坏掉的概率不到万分之一。

    但这种小概率事件却发生了,表明有人恶意破坏。

    李卫东示意任剑锋镇定,看看其它办公室是否正常。

    任剑锋也是关心则乱,随即发现只有曹友亮的办公室出现异常,不确定道:“也许是探头坏了!”

    李卫东摇摇头:“不是探头坏了,是根本就没装上探头,被人临时取下来,不信的话,咱们立即去曹友亮的办公室一趟,真相大白。”

    任剑锋对李卫东的看法稍有改变,但是观感依然极坏,语气冷淡道:“曹经理是公司除了楚老板外,身份最高贵的领导,我们不能仅凭怀疑,就擅闯他的办公室,况且我也没有钥匙。”

    李卫东笑道:“那就别去了,即使探头没装上,也只能怀疑,却不能证实他做了坏事,咱们回去吧!”

    任剑锋微感意外,没想到李卫东这么好说话。

    回到办公室,曹友亮见两人空手而归,脸有得色。

    李卫东面色平静,冷笑了一下道:“李卫国,你陪财务主管,去把本店最近三个月的账单打印三份,拿到办公室。”

    “是!”李卫国条件反射式的道,转向财务主管吕平:“吕经理,请移步!”

    吕平露出迟疑之色,李卫东目光如电,激射过来,调侃道:“我现在代表的是你们的老板楚韵楚董事长,要去看监控,结果监控坏了,要看财务报表,你不会告我报表还没做吧?”

    曹友亮要想搞鬼,肯定无法绕开财务部。

    李卫东针对曹友亮的手法,是欲擒故纵,他提出先看监控,找上任剑锋,其实还是为了对付曹友亮和吕平,目的就是打草惊蛇。

    吕平吓得魂飞魄散,脸色发白,声音发颤道:“这……按照公司规定,查看财务报表,必须获得曹经理的同意。”

    李卫东耐心耗尽,冲到吕平身边,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

    “啪!”

    吕平脸颊变形,嘴巴“扑嗤”喷出一口血箭,一颗大牙,落在地上打滚。

    “不长眼的混帐东西,老板楚韵要看自家的财务数据,还要她下人的允许?刚刚叫你们过来开会,你跟我说这是非法拘禁,现在怎么有记起公司规定了?”李卫东露出獠牙,一出手就震住了所有人。

    吕平感觉自己整张脸都变形了,倒霉透顶。

    周围人目光如炬,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吕平有问题,默默远离他。

    李卫东使一个眼色,李卫国压着吕平离开,不久后带着一叠资料回来。

    李卫东拿起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利润表、以及银行对账单认真比对,他其实看不懂这些财务报表,但是他早就通过曹友亮的影子,知道自己需要的东西,此刻带着明确的目标,在这四个报表上寻找证据,则不算难事。

    外面忽然传来闹哄哄的声音,有人用力敲门,高声嚷嚷道:“大白天的关门歇业,珠宝店的人难道都死光了吗?”

    楚韵面色难看,她没想到自己临时起意,前来查看店铺的情况,竟然闹出这么多事情,但也正是她的突然袭击,才让一些蛀虫现形,心中顿感庆幸。

    随着事情的发展,楚韵坚定选择相信李卫东,对在店铺里干了十多年的曹友亮产生极大的戒心,再次授权给李卫东,着他全权处理任何事情。

    任剑锋等中层主管,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

    李卫东示意保安开门,一个四十余岁的酒糟鼻大摇大摆走进来,直闯会议室,身边跟着两个年轻人,像是他的马仔。

    抛开此人丑陋的酒糟鼻,面相跟曹友亮有几分相似,他边走边吼道:“哎呀呀,我听说这里珠宝促销,想买几打回去哄阿红,怎么鬼影子都没见到一个,难道珍韵珠宝店骗人?”

    楚韵、李卫东、赵强、吕平、任剑锋、曹友亮等人就在他眼前,林林总总共有十多个,加上店铺里的普通伙计和保安,要有几十人,但酒糟鼻却故意说鬼影子都没有一个,摆明了是故意找茬。

    李卫东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又是哪个王八蛋裤腰带松了,才把你这个人渣漏出来?”

    “狗东西,出去问一声,附近几条街谁不知道我曹大头的名号,你竟敢骂我,不想活了是不是?”酒糟鼻冷笑着走向李卫东,伸出短小粗壮的手指,戳向李卫东的鼻子。

    “我本是老虎,为何总有人把我看作病猫?”李卫东叹了一口气,闪电般抓住这货的手指,随手“咔嚓”一下捏断了他的骨头。

    “哇哇哇!”曹大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痛得他涕泪直流,仿佛变成了疯狗,恶狠狠扑向李卫东。

    对于这种不识好歹的家伙,李卫东向来不客气,抬脚踹在了曹大头胸口,直接把他踢飞。

    除了楚韵早就见识了李卫东的狠辣手段之外,其他人纷纷露出恐惧的神色,暗想楚老板从哪里找了个刽子手回来?

    李卫东翻了一下报表,拿起批注笔,标出其中一条记录,放到曹友亮面前,微笑道:“曹经理,你说本店欠条总额是五千七百万元,可是这条记录却表明,有一笔高达六千万的汇款,转到了一个私人帐号上面,请给大伙儿一个合理的解释。”

    曹友亮冷冷盯着李卫东,咬牙道:“那是一笔投资,跟许都集团合作开发一个新的加油站,款子打入私人帐号,也是应许都集团高级副总裁牛友贵的要求,程序上没有任何问题。”

    话音刚落,楚韵花容色变,难怪自己跟曹友亮商量裁撤加油站和出租车公司时,遭到他的极力反对,原来他早就做好了在加油站业务上扩大规模的打算,但问题是牵涉到公司跨行业重大投资的问题,似乎跟曹友亮这个珠宝店的总经理无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