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 死鸭子嘴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65字

    众人听到许都集团牛友贵几个字,纷纷露出惧色。

    李卫东勃然大怒,冷笑几声:“我不知道牛友贵是谁,但我认识许都集团的许老爷子,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问他为何要欺负珍韵珠宝店!”

    众人再次震惊,脸上不敢置信。

    楚韵却眼睛一亮,想起了凤凰山公墓的那一幕。

    曹友亮认为李卫东在吹牛,居然抬起头来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李卫东拨通电话:“老许,是我,李卫东!”

    话筒里传来沧桑而低沉的声音:“哦,原来是李医生,不知找我有何贵干?”

    李卫东面色淡然的摇摇头:“贵干不敢当,只是听说你的许都集团正在跟珍韵珠宝店有一个很大的合作项目,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许然惊讶道:“我现在一般不管事,大项目会有所了解,但是很多小项目都是许清自己决定,等我问问她。”

    李卫东挂了电话,目光扫过众人,在他们脸上看到了丝丝凛然。

    不是每个人,都能跟许然搭上关系。

    尤其是曹友亮,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

    几分钟后,许然回拨过来,语气很明确:“李卫东,据我了解,许都集团虽然有跟珍韵珠宝店合作的意向,但是目前都还停留在构想阶段,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接触。”

    李卫东呵呵一笑:“那我就奇怪了,珍韵珠宝店的曹友亮说,他跟你麾下的牛友贵已经签署了合作意向,并且先期支付了一笔六千万的款子,也许对你来说,六千万是个小数目,但是珍韵珠宝店庙小,却是一笔巨款。”

    许然奇怪道:“有这种事?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情,但我可以肯定,那绝对是牛友贵私下里的行为,跟许都集团无关!”

    李卫东眯起眼睛:“别人这么说,我不相信,但是许老爷子既然这样说,我肯定相信,对了,牛友财现在还好吧?”

    许然沉默了几秒钟,沉痛道:“背主之人,谈他干啥,卫东小友,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卫东摇摇头:“没有了,就是提前知会你一下,万一我跟牛友贵发生冲突,打伤了他,还请你海涵。”

    许然道:“我希望你能够给出足够有力量的证据,证明他确实犯错了!”

    李卫东准确理解了许然这句话的含义:“放心,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不会乱来,我们都是文明人。”

    许然热烈邀请:“有时间多来找我聊天唠嗑,人老话多,就喜欢跟你们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多多交流。”

    李卫东点头答应,随后挂掉电话,指着曹友亮,脸上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酷:“曹友亮,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还有什么解释?”

    曹友亮无路可退,昂起脖子:“谁知道跟你通电话的人,到底是不是许然?”

    众人大惊失色,他们都觉得曹友亮已经疯了,明摆着的事情,竟然也要怀疑,李卫东除非是傻子,否则绝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找一个人假冒许然,电话记录就是铁证。

    楚韵微微色变,她隐隐感觉到,曹友亮的问题之严重,也许远超想像。

    李卫东“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坚硬的红木办公桌,顿时掉了一个角,厉声道:“如果我证明了他就是许然,你是不是立即认罪?”

    曹友亮吓了一跳,随即极力反驳:“这是两回事,而且我根本没有罪,牛友贵亲自上门来谈合作,我难道敢拒绝?”

    李卫东“嘿嘿”冷笑:“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拿公司的钱,做自己的人情,你当全世界都是傻子,就你一个人聪明吗?好吧,就算你是对的,那你私下里偷偷摸摸预付了六千万给牛友贵,到底是在谈什么项目呢?”

    曹友亮突然冷静下来,决定死鸭子嘴硬,冷笑道:“这是商业秘密,我一个人无权泄露,你想知道,必须亲自去找牛友问话!”

    曹友亮认定李卫东不敢去找牛友贵,找了也没用,牛友贵肯定会找出一个很完美的理由,来应付他的质问。

    李卫东看着眼前滚刀肉似的老贼,忽然笑了起来,吩咐李卫国道:“你去城西梧桐居小区,五栋B座301房间,把一个名叫王卉的女子请过来,哦对了,屋子里可能还有一个名叫王小亮的三岁男孩,她们母子都是好人,别吓着了人家。”

    “是!”李卫国大声道,心中莫名其妙,但是李卫东的指令非常明确,他只需执行就行,说完后带了两个保安,转身就走。

    “李卫东,你做人不要太过分!”曹友亮瞬间惨白,王卉正是他暗中养的一个情妇,王小亮是他跟王卉生的儿子。

    王卉隐藏的很深,除了他之外,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了避人耳目,亲生儿子更是跟随母姓,不知道李卫东为何会知道。李卫东此话一出,大家更加疑惑为何李卫东要请出一对陌生母子。

    但毫无疑问的是,王卉和王小亮,就是曹友亮致命的软肋。

    李卫东叹了一口气:“曹友亮,过分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你身为珍韵珠宝店的总经理,拿着韵姐支付的高额薪金,却做着吃里扒外的事情,当着韵姐和众位同僚,依然如此嚣张,死不悔改,大家评评理,到底是谁过份?”

    现场一片死寂,无人说话。

    可以确定的是,曹友亮并非好人,但他毕竟是珍韵珠宝店的总管,在做的除了楚韵、李卫东等聊聊几人,其余人都是他的手下,威望很高。

    牛友贵也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现在李卫东表面上占据上风,但最后鹿死谁手。

    楚韵深吸一口气,把这些年来跟曹友亮有关的事情,全部想了一遍,终于发现很多疑点,摇头叹息道:“不仅仅是珍韵珠宝店,还有整个宝韵集团,肯定很多人都是欺负我孤儿寡母,难以为继了啊!”

    楚韵一声长叹,说的众人心有戚戚。

    曹友亮顾不上跟楚韵说话,跳起来咆哮道:“李卫东,你敢抓人,就是擅闯民宅,是犯法,既然撕破了面皮,那我现在告诉你,立即跪下求饶,赔礼道歉,到时候我会在牛友贵面前美言几句,放你一马,否则的话等到牛老大上门,谁都保不了你!”

    李卫东眼中寒光闪过,讥讽道:“你以为大家都像你一样吃里扒外,没脑子还如此理直气壮?我本想放你一马,奈何你愣是要往死路上跑,李卫国!”

    “到!”李卫国推门进来。

    他出了办公室后,曹友亮等人都以为他已经离去,实际上一直侯在外面,等待李卫东的下一步吩咐。

    “通知曹友亮的原配夫人,你们一起去抓小三,让她踹门,你们自己是维护社会正气,打击歪风邪气,可不要做犯法的事情。”李卫东侃侃而谈,这样一来,曹友亮的擅闯民宅便不成立了。

    曹友亮面色煞白,气喘吁吁,心中极力压抑着愤怒,寒声道:“李卫东,你有种,今天我认栽,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

    李卫东讥笑道:“曹友亮,你太高看自己了,我跟你无冤无仇,这么做只是身为助理的本职工作,在其位谋其政,韵姐看中我,委以重任,我就得尽职尽责,要处罚你的也不是我,而是楚老板!”

    楚韵无力叹息道:“过去的都过去了,我无意追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原谅的话也不必多说,看着多年共事的份上,老曹你把亏空的欠条补上,公司在促销活动中的损失,该你承担的责任也担起来,额外处罚就免了,这是我的最低要求,否则的话,那就报警,公事公办吧!”

    “还额外处罚,得了吧,楚韵,你知不知道,我即使倾家荡产,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你分明了是把我往死里逼!”曹友亮疯狂叫道,眼中满是怨毒。

    “既然如此,李助理,那就公事公办吧,我先回去了,全权委托你处理!”楚韵霍然起身,走出办公室。

    李卫东留下赵强,协助自己处理曹友亮,让李卫国保护楚韵返回别墅,她在的时候,有些手段不方便使出来,她走了后,李卫东当即冷笑道:“曹友亮,给你两条路,一条生,一条死,生路就是把坑公司的钱吐出来,自己滚蛋,死路就是我揪出你秘藏各处的小金库,榨干你全部家产,然后再送你去见阎王了事!”

    曹友亮听了李卫东的话,想要继续破口大骂,可是忽然间想到他既然能够找到王卉和王小亮,还真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秘密账户,顿时嗅到了一股令人绝望的恐惧。

    “李卫东是一个魔鬼,还是招了吧……”曹友亮心里说,正在做最后的挣扎,外面突然响起猛烈的砸门声,以及纷乱的嚷嚷声。

    曹友亮精神一振,他耳朵很尖,听出来其中一人的声音有些熟悉,顿时底气十足,撕心裂肺的吼道:“李卫东,你这是借刀杀人,公报私仇,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伙人雄赳赳气昂昂冲进来,带头的人膘肥体壮,面相跟曹友亮有几分相似,看起来孔武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