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 靠山山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69字

    这些人进来后,正要说话,李卫东抢先讥讽道:“哪里来的废物,把门撞开都花了几分钟,也敢来珍韵珠宝店撒野?”

    壮汉怒目圆睁:“你他妈的是谁,敢欺负我弟弟?”

    “你弟弟是曹友亮?”李卫东反问道,见他点点头,忽然一巴掌扇过去,打得曹友亮五官移位,凄厉惨叫起来。

    “救命啊,大哥,这个小白脸仗着有楚韵撑腰,要杀了王卉和王小亮,还说牛友贵是狗屁!”

    “敲诈勒索,强取豪夺,难道不是狗屁?”李卫东冷笑一声,翻手又是一巴掌扇在曹友亮脸上:“但就算是狗屁,也比你这只蛀虫要好!”

    “动手打架,大家一起上!”壮汉挥手,闯进来的人甩开膀子,就要动手。

    “赵强,真金不怕火炼,看你的表现了!”李卫东道,眼前的货色档次太低,他都没有出手的兴趣。

    短短时间,赵强亲眼见到了李卫东连消带打,有勇有谋,心里已经彻底服气,当即狂吼一声,提了一条凳子,冲向以壮汉为首的那货混混。

    “噼噼啪啪”一阵乱响,七八个混混全部被赵强打倒,不愧是特种兵退役,本事半点都没有落下。

    曹友亮称呼大哥的那人最惨,腕骨断裂,捂着大声痛哭。

    李卫东鄙夷道:“废物一样的货色,也敢来珍韵珠宝店耀武扬威?”

    混混痛得嘴角抽搐,涕泪直流,指着李卫东,色厉内荏的道:“有种你等着!”

    话音刚落,赵强冲过去,一脚把说话的家伙踢飞。

    落地后,那厮再也不敢逞威,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曹友亮面如死灰,知道自己完蛋了,他把希望放在牛友贵身上,可是牛友贵至今没有出现。

    但要他赔偿那几千万的欠帐,以及同样高达千万以上的促销损失,根本没那么多钱。

    外面突然响起了引擎的轰鸣声,李卫东闭着眼睛,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嘴里喃喃自语道:“一台,两台……总共来了七台车,每车五人的话,就是三十五个人,赵强,你怕不怕?”

    赵强呵呵笑道,脸上露出军人特有的铁血气息:“头可断,血可流,心不会害怕!”

    李卫东拍了一下手掌:“我没有看错你,但你却看错我了!”

    赵强早就不把李卫东当做小白脸,而是把他当成值得信赖的老板,以后可能还会变成哈好朋友,他由衷感叹一声:“是的,但我以后不会再错了!”

    李卫东大喝一声:“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待会有人敢进店,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生死勿论,天大的责任,都有我扛着!”

    赵强拧紧拳头,指骨噼啪脆响,嘿嘿冷笑道:“如你所愿,站着进来的人,我都让他横着出去!”

    李卫东和赵强公然讨论打架的事情,办公室里面的人听完后,全都目瞪口呆。

    牛友贵相貌堂堂,比他弟弟牛友财更加贵气,一帮手下前拥后护,大踏步走进珍韵珠宝店。

    刚刚进门,赵强咆哮一声,抓着一根大铁棒,虽千万人吾往矣,气势惊天。

    “情况不对啊……”

    牛友贵顿时呆住,他原以为自己露面后,李卫东和赵强会跪下求饶,哪料到迎接他的会是横扫而来的大铁棒。

    “闪开!”牛友贵大吃一惊,总算及时反应过来。

    轰的一声,大铁棒砸在牛友贵的宾利座驾上,引擎盖板直接断裂,由此可见这一棒的威力。

    周围人缩了缩脑袋,骇然想到,铁棒要是砸在脑袋上,肯定会变成一堆肉酱。

    “杀了他!”牛友贵心惊胆战,气急败坏,满脸狰狞,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狼狈了,指挥手下围攻赵强。

    赵强哈哈狂笑,仿佛回到了军中的倥偬岁月,他体内流淌着独属于战场的热血,当保镖的这些年,看似风光,实则压抑,现在终于有机会释放出来。

    大铁棒横冲直闯,挡着披靡。

    牛友贵手下虽然众多,但是无人敢直面其锋,他自己也不敢。

    三十多个手下,被赵强一人压制,挡了一阵后,纷纷作鸟兽散,说出去没人相信,但这却是事实。

    牛友贵逃得慢了,赵强冲上去,一棒打断他左腿,惨叫一声倒地。

    赵强提起脸色惨白的牛友贵,拎着他的脖子,走回办公室,扔在李卫东前面。

    “牛友贵,是你黑了本店六千万?”李卫东开门见山道,懒得跟他啰嗦。

    “没错,老子看中了珍韵珠宝店,想据为己有,楚韵孤儿寡母,根本保不住如此庞大地产业,我不下手,整个宝韵集团,也迟早会成为别人嘴里的肥肉,只是没想到撞上你这块铁板,成王败寇,算我倒霉!”牛友贵坦然承认,为人十分光棍,他虽然是个坏蛋,却比曹友亮有骨气多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敬你是条汉子,但做错事事情就要付出代价,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李卫东淡淡道,这年头有钱人都是一屁股屎,谁都不敢说自己是真正的白手起家,赚的钱不沾一点血。

    李卫东自己无意违反法律,但也不会拘泥于死板的条条框框,搞死牛友财不是目的,追回珍韵珠宝店的损失,维护楚韵的利益,才是要做的事情。

    “私了是什么,公了又是什么?”牛友贵反问道。

    “私了就是把吃进去的给我吐出来,再额外给一千万赔礼道歉,公了就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管哪种方式,你都要脱几层皮,但至少可以保命!”李卫东直言道。

    “钱早就花出去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牛友贵硬气道。

    “死鸭子嘴硬,我有无数种逼债的手段,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卫东淡淡道。

    “老子不是吓大的,有种你就杀了我!”牛友贵冷笑。

    “杀了你我找谁要钱去?”李卫东瞪了牛友贵一眼,突然一指划开他的衣服,然后在他肩膀上戳了一下。

    明明是一根手指,却仿佛刀片一样锋利。

    赵强瞳孔一缩,看出了李卫东的厉害,但是大多数人满脸茫然,根本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你干什么?”牛友贵发愣道,不明白李卫东何意。

    “看看你的胸口!”李卫东笑道。

    牛友贵这才觉得忽然胸口发凉,低头一看,惊恐的发现胸口处多了一个黑点,朝周围辐射出几歪歪扭扭的黑线,宛如一张动的蛛网。

    “这是什么?”牛友贵如坠冰窖,感到一股绝大的恐惧。

    “催命符!”李卫东笑眯眯道,指着黑色蛛网:“今天晚上你会胸闷,明天你会头晕,第三天会心脏衰竭,第四天一命呜呼,吐出不义之财,我放你一条活路,否则必死无疑!”

    “你……骗人!”牛友贵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不相信李卫东的话,怎么听都像江湖神棍骗人的鬼话,但是胸口处散发出阵阵冰凉,让他惴惴不安,心说万一要是真的呢?

    “滚回去吧,记住你有三天时间!”李卫东不屑道,目光缓缓扫过众人:“人活在世上,不怕没钱,就怕没本事,只要有本事,钱是赚不完的,大家都记住了,有命没钱,财源滚滚,有钱没命,人财两失!”

    “你现在真的放我走?”牛友贵不敢置信。

    “如果你想继续呆在这里丢脸,那请自便!”李卫东冷哼道。

    牛友贵来的时候,嚣张跋扈,结果转眼间被打落尘埃,哪有脸待下去,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众人感觉就像在做梦,脑袋跟不上李卫东节奏。

    赵强佩服的五体投地,李卫东那手封穴聚气的功夫,也就他看出来一丁点厉害。

    曹友亮彻底傻眼,突然发现自己最大的靠山,原来是纸老虎,一戳就破。

    李卫东没兴趣继续跟他废话,同样戳了他一指,众目睽睽之下,曹友亮胸口渐渐浮现出一只黑蜘蛛,然后放他离开。

    牛友贵和曹友亮要是真的不怕死,李卫东也拿他们没办法,反而会敬他们是条汉子,死后会去他们坟上送一炷香。

    但是古往今来,嘴里说不怕死容易,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谁又能够淡定?

    李卫东也带着赵强离开,留下众人在办公室里面发呆。

    紧接着,楚韵发出通告,珍韵珠宝四大分店停业整顿,楚韵委托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同时进驻各店盘点资产,为下一步的资产重组做准备。

    李卫东本想回医院报到,毕竟他的本职工作还是医生,虽然他不在乎那份工作收入,但却是自己的一个心愿,为了以后的修行,必须要完成。

    可惜珍韵珠宝店这边没有李卫东,楚韵一介女流,根本镇不住场子,至少也要等牛友贵和曹友亮把黑钱吐出来,才能离开。

    当天晚上,牛友贵心烦意乱,特意吩咐手下严防死守,一只蚊子都不准飞进屋。

    躺在床上,牛友贵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仿佛多了一只怪兽,正在逐渐吞噬自己的心脏。

    牛友贵意识到自己选错了目标,或者说下手太晚了,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很多事情一旦做了就难以回头,明知道是错误,也得硬着头皮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