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返回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10字

    牛友贵不知道自己何时入睡,他醒来的时候感觉脚板湿漉漉的难受,掀开被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

    牛友贵心中莫名其妙的惊慌,打开电灯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被窝里躺着一条断头的狗,脖子上挂着的镶钻项链已经脱落,正是自己的纯种柯基犬。

    牛友贵惊恐的叫了一声,幸好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保镖都在外面,没有他的吩咐,不会胡乱闯进来。

    一屁股坐在地上,牛友贵真的害怕了,摸出一支烟点燃,三两下烧光,觉得不够,又点了一根。

    牛友贵连续抽了三根烟,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正要叫保镖进来,忽然发现房间里面的镜子上,用狗血写着一行大字:“欠债还钱,钱债命还!”

    八个红色的大字,触目惊心,虽然没有留下落款,但写字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李卫东。

    牛友贵最后一丝侥幸消失,心理防线全部崩溃,对方手段太厉害,自己彻底栽了。

    第二天,一笔神秘的巨款,转到的楚韵账上,数目正好是六千万,随后又有几笔巨款进账,弥补了珍韵珠宝店因促销而产生的亏空。

    楚韵精神大振,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造珍韵珠宝店,削减门店,扩大网店,提升旗舰店的购物体验。

    李卫东返回医院,路过花店时,买了束玫瑰花,直奔苏莜的办公室,心想在详细向她解释清楚爽约的原因后,以她的聪明贤惠,应该能够理解自己的苦衷。

    医院没有太多变化,门诊大厅,依然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大多数科室都是人满为患,但是自己的疑难杂症科,空无一人。

    神经科的人也不多,上次李卫东在医院发飙,产生了巨大的威慑效果,真正精神有病的人毕竟是少数。

    不过奇怪的是,苏莜门口站着两个精神抖擞的年轻人,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西装笔挺,见李卫东走来,目光微缩,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要看病,还是想约会?”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李卫东瞟了两人一眼,迅速判断出他们的职业,应该是私人保镖,心中暗暗吃惊,难道苏莜出问题了?

    “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保镖的语气还算和善,可是眼睛却眯了起来,闪过一丝警惕之色,还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厌恶和蔑视。

    李卫东微微一愣,回头看了下自己,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保镖会露出这种表情,此时李卫东头发乱糟糟,几天没有休整,脸上胡茬拉杂,身上的衣服也不怎么整洁,眼神因为兴奋而显得有些猥琐。

    “不是看病,也不是约会,我是医院的医生,过来找苏医生商量点事情。”李卫东恢复正常,没有在意保镖的轻蔑眼神,淡淡的回答道。

    “原来是医生,请问您贵姓,属于哪个科?”两个保镖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精神有问题,故意来骚扰苏小姐的人就好。

    “疑难杂症科主任李卫东。”李卫东微笑道。

    “你就是李卫东?!”两位保镖同时一愣,随即眉头紧皱,他们并不认识李卫东,但是对于这个名字,却如雷贯耳。

    因为从小到大,几乎都是别人邀请苏莜吃饭,她拒绝的时候多,答应的时候少,主动请别人吃饭,绝无仅有,破天荒的一次邀请,却被人放了鸽子。

    原本这事没有外人知道,可是不知为何,从第二天开始,就有风言风语开始传播,说苏莜倒追人家,反被人甩了。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惜世上的智者从来不会太多,而谣言从产生到消失的这段时间里面,苏莜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颜面无光。

    很多心存侥幸的人,把自己想象成白马王子,主动救苏莜脱离“失恋”的苦海,有事没事就来神经科晃荡。

    苏莜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家人却担心她的安全,安排了两个保镖,在门口挡驾,对于真正的病人,保镖自然会放行,但是对于来泡妞的登徒子,则无情打击,坚决阻止他们进入。

    但要说他们最痛恨的人,并不是那些想吃天鹅肉的帅哥靓男,而是罪魁恶首李卫东。

    只是李卫东却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他曾经通过苏莜的影子,知晓了她是苏家的千金。

    苏家在西华市虽然算不上超级家族,但是传承久远,经营药材生意,有十几个亿的资产,人缘极广。

    苏莜可谓出身名门却靠自己艰苦奋斗的励志典范,人又长的聪明漂亮,李卫东对她的印象极好,根本想不到短短十几天的时间,竟然带保镖上班,心中的美好印象瞬间崩溃。

    “是的,我前几天因为临时有事而失约,今日回来特意向苏医生解释情况,想请她吃饭,弥补上次的过错!”李卫东淡淡道,话虽如此,但是已经失去了请她吃饭的兴趣。

    “你还想请苏小姐吃饭?”保镖惊讶道,张大嘴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卫东,难道这货不知道苏莜现在有多么痛恨他吗,竟然还敢来找不自在?

    “是的!”李卫东点点头,“当然,她要是不愿意,我也能够理解。”

    “那……苏小姐知道吗?”另一位保镖接着问道。

    “还没有,我刚刚回到医院,第一时间就来看她了!”李卫东摇摇头。

    话音刚落,办公室里传出一声冷喝:“滚!”

    正是苏莜的声音,她显然已经听到了门口的对话,知道李卫东来了。

    李卫东料到会是这种情况,无所谓的耸耸肩,转身离开。

    但是李卫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才还算和气的两名保镖,突然脸色一沉,同时伸出一只手,分别抓住他的左右肩头。

    “你们想干什么?”李卫东厉声反问道,他脸色微变,但是身子不动,任凭保镖抓住自己的肩膀。

    “你耳朵难道聋了?”一名保镖反问道。

    “小姐叫你滚,你就必须滚着离开,而不能走着离开!”另一个保镖冷冷道,回答了李卫东的困惑。

    “是吗?”李卫东缓缓回头,望了两名保镖一眼。

    这两位保镖都是腰大膀圆,力气很大,显然练过几年功夫,抓着李卫东肩膀的手指,仿佛两把铁钳。

    “是的!”两名保镖点点头,默契的伸出另一只手,分别抓向李卫东的左右手臂。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卫东肩头一沉,滑出了两人的掌控,双手握成拳头,闪电般轰出,狠狠击中在二人的腹部。

    “啊!”两名保镖惨叫一声,同时痛苦的弯下腰,整个身子弯曲成弓形,双手捂着肚子,额头冷汗直冒。

    “娜姐,李卫东来了,快救命啊!”一个保镖大叫道。

    “娜姐是谁,难道周围还有隐藏的高手?”李卫东皱眉道,有些不明所以,而且他们为什么要喊救命,自己不像是一个杀手吧。

    轻轻推开了前面的两名保镖,李卫东推开办公室的门,正要走入,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穿着黑色紧身套装的女子,双手环抱胸口,冷冷盯着他。

    李卫东愕然止步,目光扫过室内,苏莜坐在诊桌后面,紧绷着脸,眼神阴郁。

    黑衣女子的年纪,跟苏莜差不多,也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火爆,生了一张瓜子脸,跟著名影星某冰冰有几分相似,只是耳根的一颗小黑痣,破坏了她的美感。但她显然不是靠脸吃饭的人,长发扎成马尾,浑身散发出精悍的气息,是一个高手,至少比门口两个站岗的家伙厉害多了,应该是苏莜的贴身保镖。

    “这位黑痣美女,你拦住我的路,是个什么意思?”李卫东笑了笑道,目光炯炯的看着黑衣女子。

    “没啥意思,但苏小姐是我的雇主,她要你滚出去,你非但不滚,反而强行破门而入,我倒想问你,这样做是个什么意思哦?”黑衣美女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嘲讽。

    “我来赔礼道歉,送花以示诚意!”李卫东摇头晃脑道。

    “那花在哪呢?”苏莜突然出声道。

    “花在……”李卫东一愣,这才记起来,刚刚突破两个保镖时,路上买的花已经掉在地上,被踩烂了。

    “巧舌如簧的好色之徒,我见多了,滚吧!”黑衣女子冲李卫东竖起了中指。

    “好吧,强扭的瓜不甜,我走了!”李卫东转身离开。

    “小姐说过,叫你滚!”黑衣女子不带一丝感情的道。

    “我一个大男人,不可能滚出去的,除非你把我打倒。”李卫东冷哼道,对这种女人的无理要求不屑一顾。

    黑衣女子突然出手,抓向李卫东背心,指尖寒光闪烁,似乎夹带了武器。

    李卫东双脚在地上一蹬,身体突然后退,眨眼间突入黑衣女子胸怀,后脑撞了过去。

    后脑是人身上很脆弱的部位之一,但也要看撞的是什么东西。

    如果撞石头,肯定重伤,但撞的是美女胸口,则是异常厉害的杀招。

    黑衣女子显然没料到李卫东使出如此怪招,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