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同行握个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14字

    李卫东惊讶的是,黑衣女子很快恢复正常,而且没有闪躲的架势,任凭他撞过去。

    “难道是高手,故意牺牲自己的胸部,换取时机,进攻自己其它要害部位?”李卫东额头冒汗,若真是这样,黑衣女子就太可怕了。

    不过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直到胸部被撞,黑衣女子也没有半点反应。

    李卫东顿时懵了,难道她并非真正的高手,不闪不躲仅仅是因为闪躲不及?

    最后关头,李卫东卸去大部分的大半力量,以免撞残黑衣美女,尽管如此,后脑还是很准确的撞中黑衣女子的胸口。

    “啊!”黑衣女子惨叫一声,身子连连后退,撞到办公桌,仰天摔倒,四脚朝天。

    “李卫东,你这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苏莜大惊失色,拍案而起。

    就在这时候,黑衣女子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箭,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雪。

    巧合的是,那股血箭竟不偏不倚射在苏莜的脸上,两人脸上到处都是血,看上去非常恐怖。

    “这……苏莜,还有黑衣美女,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们的啊,是你主动对我出手,我以为你可以及时闪开……”李卫东结结巴巴解释道,言语显得有些慌乱。

    打伤办公室门口的两个保镖,李卫东没有半点心理负担,但是打伤娇滴滴的黑衣美女,还误伤了苏莜,他心中难受,非常自责。

    “噗……”黑衣美女气得再次吐血,瞪大美眸,恶狠狠道:“你是在羞辱我功夫太低吗?”

    “不是这样子……对了,你的胸没受伤吧?”李卫东连忙否认,本想关心一下黑衣美女的伤势,但是话说出口后,就知道坏事了,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你流氓,混蛋!”黑衣美女刚刚平息的气血,滚滚翻腾,喷泉似的吐了出来。

    “你赶紧给我滚!”苏莜擦掉脸上的污血,双眼满是怒火,恨恨盯着李卫东,若是目光能杀人,他已经死了至少一百遍。

    李卫东没脸继续待下去,道歉的计划泡汤,只能以后再找机会,缓和自己跟苏莜的关系。

    离开办公室,李卫东去找院长。

    在西华医院里面,李卫东是一张王牌,根本不是用来看病,而是镇场子,专门解决一些普通医学手段难以对付的顽症。

    所以王院长对李卫东突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并没有太多意见,他要知道,普通的规定,根本无法约束真正有本事的人。

    王院长见李卫东进来,立即吩咐助手泡茶,但马上又让助手出去,把门带上,亲自动手倒水泡茶。

    李卫东见惯了风浪,但是王院长如此热情,他依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有些不好意思:“院长不要客气,我自己来。”

    王院长摇摇头:“不是客气,而是感谢你对西华医院的不离不弃,我原以为,你离开后,就不会再回来了,那将是整个医院的巨大损失。”

    李卫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院长说笑了,从签订了合同,成为西华医院的正式员工那一天起,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或许会偶尔离开几天办些事情,但肯定会回来。”

    听到这话,王院长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脸上堆满了笑容:“我就说你不是那样的人,可笑医院里面,总有一小部分短视分子,喜欢乱嚼舌根,不过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下次你有事情,麻烦跟我提前打声招呼,以免别人问起你的去向,我一问三不知。”

    李卫东点头道:“是我考虑欠周,下次一定注意,最近医院里,有没有找我的病人?”

    王院长摇摇头,呵呵笑道:“既然是疑难杂症,病人少也正常,多了反而不正常,不过这几天季文君季老先生,托人问了几次,说是想见你一面,当面感谢。”

    李卫东微微吃惊,奇怪道:“季文君找我干什么?”

    王院长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好像听说,是想请你帮忙救什么人。”

    李卫东深深的看了王院长一眼,闲聊了几句,起身告辞。

    王院长看着李卫走出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叠匿名信,上面全是写了李卫东的各种不是,撕碎后扔在垃圾桶里,然后拿起电话,打给自己的秘书,吩咐道:“以后凡是弹劾李卫东违纪的信件,一律烧掉,不要往我这里送了!”

    李卫东上班很清闲,一天无事,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

    电话突然响起,李卫东一看,是秦芸的号码。

    拿起电话,里面传来秦芸焦急的声音:“李卫东,你现在哪里?”

    李卫东奇怪的反问道:“现在还没有下班,当然是在办公室里面。”

    秦芸道:“快跟我去一个地方,我感觉苏莜有危险。”

    李卫东兴趣缺缺,敷衍道:“别逗了,她有众多的护花使者,怎么可能有危险?”

    秦芸沉默了片刻,语气认真的道:“我知道你跟她,可能产生了一些误会,但宏宇邀请她去吃饭唱歌,绝对没有安好心。”

    李卫东吃了一惊:“她怎么跟宏宇吃饭去了?”

    秦芸生气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可知道,那天苏莜请你吃饭之前,宏宇先请她,但她说自己没时间,随后又邀请你吃饭,可是却被你放了鸽子,从那以后,宏宇天天缠着苏莜,叫她一起去玩,但是苏莜每次都是严词拒绝,直到今天……宏宇再次邀请她去吃法,不知道苏莜吃错了什么药,竟然答应了。”

    李卫东脸色沉了下来,淡淡道:“吃顿饭而已,我还是不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你小题大做了吧,苏莜是个聪明人,她应该不会做出鲁莽的事情。”

    秦芸着急道:“一直在拒绝,却突然答应,这是大大的不正常,你到底答不答应救人。”

    李卫东露出为难之色:“苏莜她肯定不愿意见到我,到时候……”

    秦芸打断了李卫东的话:“你就说,愿不愿意救人,我直觉很准的,感觉苏莜今天情况不对,要是你不出手,她肯定会出事。”

    李卫东咬咬牙:“说吧,他们去哪里了?”

    秦芸道:“说是先去吃饭,然后去唱歌,具体哪儿我不知道,你暗中跟着宏宇的车就行……车子来了,我得挂电话了。”

    李卫东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正好看到宏宇的车,缓缓驶出医院大门。

    西华医院处于繁华地段,下班时刻是车流高峰期。

    李卫东离开办公室,走出医院,宏宇的车,才往前挪了十多米。

    门口有很多出租车,李卫东叫了一台,让司机跟上宏宇的车。

    司机眉头微皱,有些不爽,跟别人的车,很容易出现危险情况。

    李卫东抽出一张老人头,塞到司机手里:“这是额外给你的小费!”

    司机顿时眉开眼笑,猛踩油门,汽车泥鳅一样溜了过去。

    宏宇开车的技术不错,但是哪里比得上开出租车的老司机?

    车子在一家海鲜酒楼前面停下,宏宇、苏莜、秦芸等人先后下车,走进酒楼。

    出租车在酒楼外面停下,李卫东付钱后,站在远处观望。

    看得出来,酒楼的生意很好,进进出出的俊男靓女,个个衣着光鲜。

    李卫东看了下自己的衣服,感觉像是乡巴佬,跟酒楼环境格格不入。

    很多人都带了保镖,清一色的白衬衣,黑西装,红领带,大墨镜,跟他们相比,李卫东犹如非洲归来的乞丐。

    “叮!”手机收到短信,李卫东打开一看,是秦芸发过来的信息,里面写了他们吃饭的房间号。

    李卫东把手机插进裤兜,走向酒楼。

    刚到门口,就被酒楼的保安拦下来,委婉的劝阻道:“这位先生,本店不欢迎身着奇装异服者入内。”

    门口的保安身材魁伟,个头接近两米,挑剔的眼神盯着李卫东,明显不怀好意。

    “人不可貌相,我有钱,难道不可以来这里吃饭?”李卫东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微微晃了几下。

    “不好意思,店里最便宜的龙虾,价格都在百元以上。”保安眼露讥讽,不管在哪里,海鲜都是出了名的贵,他们这家海鲜酒楼,价格更是昂贵。

    “好吧,我是苏莜的保镖,你们快让开。”李卫东不想闹事,老实说出了来意。

    “可是我怎么看你,都不像保镖,拿出证明,否则你休想进酒楼!”门口保安不耐烦道,此时正是饭店,进出的客人很多,跟李卫东简单几句话,周围已经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你想要什么证明,若是存心阻止我,拿出证明,也会被你们说成是伪造的东西。”李卫东嗤笑道。

    “握个手吧,你若真是保镖,咱们就是同行!”保安道,心想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握手时用点力,你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说话间,保安伸出一只大手。

    另一个保安嘴角带笑,冷冷看着李卫东吃瘪,他的这个拍档,论实力或许不是最强,但力气却最大,流浪汉似的李卫东肯定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