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害人反害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37字

    “好吧!”王艳涛瞪了李卫东一眼,悻悻然坐下,心想呆会儿一定要他好看。

    “明天周末不上班,咱们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继续大声唱起来,开心跳起来,放开肚皮喝起来啊,千万别给我省钱!”宏宇大声吆喝道。

    音箱里面放出一首舞曲,震耳欲聋。

    柳颜和于娇两人,过来邀请苏莜,三人尽情的扭动身子。

    她们也邀请了秦芸,但是秦芸觉得头有些晕,拒绝了。

    包间面积很大,有四五十平米,除了西华医院的同事,还有一些社会上的人员,都是宏宇的朋友。

    光滑的平板玻璃桌上,摆满了各种啤酒和水果。

    李卫东不等旁人招呼,自顾自的大吃大喝。

    他的行为显得粗鲁,跟舞厅里面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很多人指指点点,眼中露出轻蔑,暗说西华医院怎么出了个素质如此低的医生。

    又是一箱啤酒送进来,李卫东拿了一瓶,开罐后往嘴里倒。

    苏莜、柳颜等人也跳累了,坐下来休息。

    宏宇面带微笑,替几位美女开酒,然后递给她们。

    苏莜平时其实不怎么喝酒,但今天不知为何,她就是想喝酒,接过宏宇递过来的酒瓶,张嘴就喝。

    一口酒水下肚,苏莜忽然觉得有些头晕,但是她并没有怀疑酒里面有问题,而是认为自己有点累了,是正常现象,因为她的脑袋很清晰,并没有出现幻觉。

    李卫东敏锐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这一箱啤酒上来后,宏宇和王艳涛,开始主动敬酒,即使是不喝酒的女人,也被逼着喝了一瓶。

    李卫东更是重点关照的对象,宏宇和王艳涛轮番上阵,都跟他喝了两瓶以上。

    李卫东没有丝毫醉意,越喝越清醒。

    宏宇和王艳涛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两人告了声罪,一前一后离开房间,朝卫生间走去。

    李卫东肚子“咕咚”一声,他喝的酒更多,也离开包间,走向卫生间。

    但是李卫东并没有走进洗手间,而是绕到外面,耳朵贴在洗手间的墙壁,听清楚了两人的对话。

    卫生间里面,王艳涛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白色药粉,对宏宇低声说道:“宏哥,李卫东那小子看来是铁了心不愿走,酒量也出奇的好,要不咱们下点猛药吧。”

    宏宇看了一眼白色药粉,他是医生,非常清楚王艳涛手里的药是什么东西,眉头微皱道:“没道理啊,啤酒里面放了安眠药,虽然量不多,但是他喝了那么多瓶酒,按道理早就倒了。”

    王艳涛撇了撇嘴,说道:“所以我才说用这个,今晚是个好机会,要是搞不定苏莜的话,下次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了。”

    宏宇脸上露出挣扎,他虽然有点坏心眼,但说到底只是个纨绔,干不了真正的坏事,犹豫道:“这种白药,吃多了会出人命啊。”

    王艳涛道:“你想想,得到了苏莜之后,苏家的资产,就全部是都是你的了,我身份比不上你,即使上了她,苏家也不会同意,但是你不一样,跟苏家完全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只希望你以后成为了苏家快婿后,不要忘了拉哥们一把就行了。”

    宏宇脑子里闪过苏莜诱人的身体,以及苏家同样诱人的财富,最终还是屈服了,咬咬牙道:“就这么办,把这种强烈的催眠药下到李卫东的酒里,让他美美的睡一觉。”

    李卫东冷笑一声,先行离开。

    宏宇和王艳涛从卫生间出来后,仔细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回到包间里面,看见李卫东坐在原来的地方喝酒,顿时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难得开心,咱们再喝一瓶!”王艳涛拿出一瓶啤酒,当着李卫东的面开盖后递给他,然后拿起另一瓶。

    “哥俩好,感情深要一口闷!”李卫东爽朗的接过啤酒,跟王艳涛碰了一下,咕隆咕隆一口气喝干。

    “痛快!”王艳涛兴奋道,扔掉啤酒瓶,忽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摇摇脑袋,靠在沙发上休息。

    宏宇紧接着上阵,故技重施,跟李卫东干杯。

    李卫东来者不拒,又跟宏宇干了一瓶。

    这时候,众人忽然发现哪里有些不对劲,李卫东和宏宇、王艳涛之间,似乎弥漫着一股看不见的硝烟。

    不过旁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们想起曾经在医院里流传过一阵子的谣言,说李卫东和苏莜拍拖,可是李卫东放了苏莜鸽子,现在又是宏宇请客,但其他人都是陪客,宏宇真正想请的人其实只有苏莜一个,三角恋的关系,让众人嘴角露出会心的微笑。

    包括秦芸在内,也认为李卫东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见宏宇对苏莜发起疯狂的攻势,并且有成功的迹象,心里吃醋了。

    喝完几瓶酒后,李卫东没事人似的,依然生龙活虎。

    原本酒量不错的王艳涛,竟然真的睡过去了,鼾声如雷,在喧闹声惊天的舞厅里面睡过去,必须要有很大的本事,才能做到。

    宏宇迷惑不解,以王艳涛的酒量,不至于几瓶啤酒就醉的人事不省,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宏宇不知道的是,王艳涛把下了药的酒递给李卫东,但是李卫东却以玄妙的手法,当着众人的面,跟王艳涛换了一瓶,却没有任何人发现端倪。

    王艳涛实际上是喝下自己亲手添加强力安眠药的那瓶啤酒,所以才顶着雷霆般的轰鸣声入睡。

    宏宇想不通,便不想了,招呼人把王艳涛搬到角落里的沙发上躺着,开始自个儿琢磨今晚的计划,到底要不要继续执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到了午夜。

    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舌头发硬,脑袋变慢,但是舞厅里的气氛,却更加热闹。

    一曲既歇,关闭的大灯突然打开,照亮全场。

    宏宇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朵鲜艳的玫瑰花,走到苏莜面前,突然单膝跪地,含情脉脉的望着她:“苏莜,请你做我女朋友,愿意吗?”

    苏莜借酒浇愁,此时已是半醉半醒,脑袋迷糊,甚至连站立都不稳当,看着跪在面前着的宏宇,顿时懵了,不知所措。

    在场所有人里面,李卫东是唯一个完全清醒的人,他喝的酒不比任何人少,但是酒入喉肠,立即化作清水,从毛孔里排出去。

    李卫东皱起了眉头,脑子里思索着宏宇的用意,自己到底要不要出手呢?

    平心而论,大家都是成年人,男未娶女未嫁,人家谈恋爱,跟第三者没有关系,可是李卫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难道自己真的吃醋了,这不应该啊?

    李卫东望向秦芸,希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至少有一个暗示也好。

    秦芸正好迷惑的眼神望过来,她同样不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柳颜和于娇,在旁边卖力的呼喊:“答应他,答应他!”

    她们两人眼中露出羡慕,但是自知姿色和实力都有限,配不上宏宇,但她们都被宏宇事先收买,从旁帮忙,成功后会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医生的工资,跟普通上班族相比,虽然不算低,但是要想在西华市买房买车,除非不吃不喝的存一百年。

    其余的男女,开始起哄,气氛越发的热烈。

    宏宇势在必得,他断定在这种情况下,苏莜难以说出拒绝的话,哪怕只是含糊的有所表示,在场的人都是证据,他以后便可放手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而不必担心被罩上性骚扰的罪名。

    李卫东思索一番后,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他跟苏莜也不熟,今晚来这里,纯粹是秦芸的极力要求,自己虽然不喜欢宏宇的为人,但是也必须承认,每个人都有恋爱的权力,有追求幸福的资格。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李卫东甚至觉得宏宇和苏莜,其实很般配,宏宇的父亲是西华市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之一,苏家则世代经营药品生意,从以前的中成药发展到中药和西药,铺子也是极广,有很多家分店。

    “苏莜,请你做我女朋友,好吗?”宏宇再次恳求道。

    苏莜脸色通红,她喝多了酒,此时状态极差,感觉头重脚轻,舌头发涨,理智告诉她不能答应,但是僵硬的舌头,却倾向于说出答应的话。

    “噢,我好晕啊……”苏莜呆了呆,说完后直接晕倒。

    众人顿时傻眼了,不知道苏莜这话,到底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因为这句话,既可以解读成她同意了,也可以解读成她拒绝了宏宇的示爱,留下无限的遐想。

    宏宇嘴角抽搐,他知道自己精心策划的表白,彻底失败了,不过他其实早有心理准备,脸色微变之后,讪讪的笑了笑,很快起身。

    没人注意到的是,宏宇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既然苏莜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只得执行B计划了。

    不过,宏宇忘记了李卫东的存在。

    李卫东认真盯着宏宇看了一眼,很快便明白了他的计划,心中冷笑不已,看了秦芸的直觉,确实惊人的准确。

    音乐响起来,那段不算愉快,但却很正常的小插曲,很快被人跑在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