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你想收买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45字

    苏莜醒来后,似乎意犹未尽,在柳颜和于娇的带动下,继续疯狂跳舞。

    时间的指针,走到了十二点,大家精疲力尽,是时候回家休息了。

    宏宇拿起话筒,上前几步嘶吼道:“难得今日醉,难忘今日欢,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晚大家都在楼上的酒店休息,就别回去了,否则满身酒气,路上难免出事,回家还会挨骂,大家觉得如何?”

    柳颜大声道:“好啊,现在回去的话,医院宿舍估计早关门了,不如在楼上的酒店睡一晚,明天再回去。”

    于娇道:“我就跟颜姐睡一个房间吧,宏少请客,咱们不睡白不睡。”

    秦芸皱了皱眉头:“我觉得还是回去吧,在酒店里睡觉,传出去影响不好。”

    宏宇打断她的话,呵呵道:“有什么不好,国家元首出巡,每到一个国家,都是住酒店呢,人家那种身份住了,都没有谁说不好,咱们平头百姓一个,只要不做坏事,住一晚酒店又能有什么坏影响啊?”

    秦芸还要坚持,苏莜酒劲上头,咧嘴笑了笑道:“不回去了,回哪里去啊?”

    秦芸默然,柳颜她们说的没错,医院宿舍已经关门,苏莜倒是有家,可是她现在的样子能回去吗?

    离开这里,也得去其它的酒店入住,秦芸不再反对。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留在酒店,因为宏宇订的房间没有那么多。

    打完电话,宏宇醉醺醺走到李卫东跟前,喷出一口酒气:“不好意思,客房满了,要不我给你点钱,自己去外面找个地方休息?”

    “不劳你费心,我有钱,但我警告你,别对苏莜动坏心眼!”李卫东瞥了宏宇一眼,冷冷道。

    “我能有什么坏心眼,她是女人,我是男人,我们都是单身,追求她是每一个未婚男人的权力!”宏宇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这时候,王艳涛意外睁开眼睛,看到李卫东,立即冲过来,嚷嚷道:“李卫东,你敢阴我!”

    李卫东鄙夷道:“你自己捂着良心说说,到底谁阴谁?”

    王艳涛脑子不清晰,迷迷糊糊,挥拳就打。

    李卫东轻松抓住王艳涛的手,稍微用了点力,把他推倒在地:“丢人现眼。”

    说完后,不理会王艳涛的丑态,自行走到服务台,订了个房间。

    李卫东没有睡觉,在床上打坐休息。

    半夜时分,外面忽然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李卫东精神一振,停止修炼,竖起耳朵。

    门外一个女声低低道:“宏少,苏莜醒来时候,吵着要喝水,我顺势把你给我的药丸融在水里,亲眼看到她全部喝进肚子里了,秦芸也喝了药水,现在睡的跟死猪一样。”

    另一个男低音响起:“干得不错,门没关吧?”

    李卫东听出来,说话的女声是柳颜,而男低音正是宏宇,两人狼狈为奸,果然没干好事。

    柳颜点点头:“听你的吩咐,门虚掩上了,你过去一推就开,现在该把剩下的钱给我了吧?”

    宏宇道:“早就准备好了,在我的房间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女用皮包,你去拿吧!”

    柳颜兴奋的说了声谢谢,猫着脚步去了宏宇的房间,宏宇则走向苏莜的房间。

    订房间时,宏宇给柳颜、于娇、苏莜、秦芸四个女人订了两个房间,原本柳颜和于娇一起住,秦芸和苏莜一起住,只是不知道为何,最后换人变成了柳颜和苏莜一起,而于娇则跟秦芸一起住了。

    李卫东听到两人的对话,跟在宏宇后面,悄悄走向苏莜的房间。

    宏宇伸手推门,忽然感觉背后一凉,回头看了眼,没有任何发现。

    李卫东化作一阵风,先行钻进了房间,躲到窗帘后面。

    宏宇晃了晃脑袋,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进入房间后,轻轻把门关上,坐在了苏莜床边,眯眼看着她,喃喃自语道:“我追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就一直无动于衷呢?放眼整个西华市,比我更优秀的人又有几个?可是你却宁愿被人拒绝,也不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就算今天出来,也是跟他吵了架,心中郁闷想要发泄,才勉强答应出来跟我吃饭,我心中有恨啊!”

    李卫东躲在窗帘后,听着宏宇发自肺腑的表白,心中一片冰凉,此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宏宇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不管你如何清高,现在还不是乖乖躺在我面前,等待我的蹂躏?我看上的女人,一定要得到,你别我手段阴险,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识时务,竟然屡次拒绝我的示爱。”

    宏宇说了这些话,心里淤积已久的闷气,一扫而空,然后开始脱衣服,但他刚刚脱光,耳边忽然响起了讥讽的声音:“宏宇,你这样做,不但丢了自己的脸,也丢了整个西华医院的脸,男女之事,讲究一个顺其自然,强扭的瓜不甜,你老爸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李卫东拉开窗帘,满脸鄙夷的看着宏宇,拿起手机,“啪啪啪”拍了几张照片。

    “哇,李卫东,你怎么会在这里?”宏宇大惊失色,彻底傻眼了,不是说房间里只有苏莜一个人吗,怎么李卫东会藏在里面?

    更为关键的是,李卫东也特别阴险,直到宏宇脱光了衣服才出现,拍下照片,一举抓住了证据。

    一个赤身裸体的大男人,站在一个熟睡的大美女旁边,而且动作猥琐,想干什么事情,已经不言而喻,这是铁证,任凭宏宇舌颤莲花,也无法解释清楚。

    “我也想问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李卫东云淡风轻的反问道,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你如果现在离开,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做对,并且给你十万块。”宏宇迅速冷静下来,第一反应就是用钱收买李卫东。

    十万块虽然不多,但对于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要知道宏宇让柳颜和于娇帮忙,仅仅付出了五万块的代价,摊开了算的话,每人才得到两万五。

    “十万块,好多钱啊……可是你想收买我,这价钱也太寒碜人了,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离开吧,看在你父亲宏志安的份上,我替你保守秘密!”李卫东摇头道。

    “一百万!”宏宇紧握着拳头,直接把价格翻了十倍,他也知道李卫东跟柳颜等人不同,这是一个有本事的男人,而且人家抓住了他的不理证据,所以开出了天价。

    李卫东冷笑一声,正想讥讽宏宇,床上躺着睡觉的苏莜,忽然掀开被子,用力撕扯身上的衣服,目光骤然一冷:“你对她下药了?”

    “不是我,是柳颜,她办的事情,具体是什么药,我也不知道,但现在她必须跟男人做那事,才能化解药力,否则性命堪忧。”宏宇硬着头皮道,事情被人抓个正着,想诋毁也没用,唯一的办法,是把主谋推到柳颜头上。

    “真的吗?”李卫东瞟了宏宇一眼,冷笑道:“照你的说法,现在你要是扑上去,反而是苏莜的救命恩人喽?”

    “事实就是如此,但你要是吃醋了,我把机会让给你,只要你不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就行。”宏宇无奈道,心中恨死了柳颜,正是那个八婆的假消息,才让自己陷入绝境。

    “你滚吧,记得明天准备一百万,否则就等着苏莜跟你拼命吧!”李卫东冷冷道。

    “那你……”宏宇郁闷死了,自己离开,还要搭上一百万,那李卫东可是财色双收,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

    “放心,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这也算是疑难杂症的一种,就算没有男人跟她交欢,我也有把握保她没事。”李卫东冷笑道。

    “我才不信,天下哪有不吃腥的猫,给你两百万,你走,我留下!”宏宇不甘心道,两百万虽多,但是比起苏家十几亿的资产,不过是九牛一毛,就当做是投资了。

    并且在宏宇看来,他要是一走,自己费劲心血的筹谋,全部为李卫东做了嫁衣。

    “赶紧的滚开!”李卫东耐心耗净,床上苏莜体内药力发作,辗转反侧,貌似难受的很。

    “三百万,这是极限了!”宏宇怒吼道,此时顾不上会不会惊醒苏莜,他还在做着美梦,希望能够用金钱收买李卫东。

    “滚蛋!”李卫东怒吼一声,犹如雷鸣,震的宏宇耳朵发懵,脑子嗡嗡乱叫,脸色一片煞白。

    宏宇满是怨毒的看了李卫东一眼,咬咬牙走了,到嘴的肥肉飞走,他恨死了李卫东。

    走出房间后,宏宇从头到尾想了想,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干,坏事都是柳颜做的,不过他心中邪火难耐,怒气冲冲的走回自己原来的房间。

    李卫东反锁房门,迅速抱起苏莜,把她放在冰冷的浴缸里面,几个龙头同时放冷水,化解她体内的热力。

    换一个医生,很可能正如宏宇所说,必须有男人跟苏莜做那事,才能解毒,但是李卫东的手段,又岂是普通医生能够想象?

    李卫东深吸一口气,出手封了苏莜身上几处穴位,梳理她体内紊乱的气息,同时也确保她不受寒气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