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化干戈为玉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3本章字数:3059字

    随着真气不断输入苏莜体内,她整个人都被一层迷蒙的五彩光芒包裹。

    几分钟后,李卫东收功,五彩光芒消失,苏莜则恢复正常,体内的媚药之力已经彻底化解。

    李卫东随后起身,把冷水放掉,换上热水,他本来可以脱了苏莜的湿衣服,抱她到被窝里面,可是担心引起她的误会,同时也是担心肌肤相亲时,自己把持不住,吃掉苏莜的头啖汤。

    他虽不是什么老好人,但绝不会趁人之危,说起来苏莜之所以上当,也确实跟李卫东有些关系,就当做是补偿她吧。

    柳颜找到了宏宇留下的包包,打开一看,崭新的钞票晃花了眼,她开心的叫了一声,抱着钞票倒在床上,心满意足的睡了。

    半睡半醒间,忽然感觉有人在动自己的身体,柳颜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时宏宇,身体往后缩了缩,奇怪道:“你不在那边逍遥快活,怎么跑回来了,难道是实力太差,三秒钟就缴械投降了。”

    “柳颜,你闭嘴,李卫东也在房间里面,你却告诉我,除了苏莜,没有其他人了!”宏宇怒吼道,脸色铁青。

    “这不可能,我离开时,就只有苏莜一个,而且是吃药后睡着了,才来叫你。”柳颜吃惊道,抱紧手里的钱包。

    “放屁,如果只有苏莜一个,我怎么会在这里?”宏宇满腔怒火,恶狠狠盯着柳颜。

    “宏宇,我敢发誓,离开的时候房间里没有其他人,要么就是我离开后,李卫东比你先一步偷偷跑了进去,他也想上了苏莜,但是后来你出现,他就躲了起来。”柳颜思路转的很快,极力解释道。

    “不管怎么样,你没把事情办好,要负责!”宏宇咆哮道,一想起苏莜喝了药,现在李卫东又在房间里面,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我还能怎么办,这是意外,下次我再想办法帮你成事吧!”柳颜无奈道,有些害怕的看着宏宇,想了想,还是把钱还给他:“钱我不要了,现在就离开酒店。”

    “站住!”宏宇突然出手,抓住柳颜的胳膊,用力把她扑倒在床上。

    “你想干什么?”柳颜大吃一惊,拼命挣扎。

    “当然是干你,苏莜被李卫东那小子干了,你就当作是赎罪吧!”宏宇说完,堵住柳颜的嘴巴。

    柳颜极力挣扎,但是她今晚喝了很多酒,身体无力,哪里是宏宇的对手……

    第二天早上,苏莜终于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浴缸里,水还是温的,顿时大声尖叫。

    “别叫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我强奸了呢?”李卫东淡淡道,声音有气无力。

    “鬼啊……你怎么在这里?”苏莜叫得更大声了,这才发现李卫东,盘膝坐在浴缸前面,姿势古怪。

    “我要是不在这里,你就遭人毒手了!”李卫东道。

    “混蛋,你赶紧滚出去!”苏莜怒吼道,她看到李卫东,心中就有气。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李卫东无力的摇摇头,转身离开,不过他只是离开了浴室,并没有离开房间。

    苏莜渐渐恢复冷静,仔细回想昨晚的事情,但是她的记忆,到进入房间为止,进房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一点都记不清楚了。

    但她不是傻子,从李卫东的表情里面,看出了一丝真诚。

    当务之急,是检查自己的身体,苏莜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心情轻松了很多,对李卫东的忿恨,无形中减轻了不少。

    毕竟,任何一个男人,能够面对一个躺在浴缸里面的大美女,坐怀不乱,他的品行,至少不会太低。

    洗涮干净后,苏莜脱掉湿衣服,裹着大浴巾,走出浴室,看到李卫东坐在沙发上,俏脸忍不住又红了。

    虽然身体没有遭到侵犯,但是毫无疑问,苏莜醉酒后的丑态,肯定全部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而且……不仅仅是丑态,恐怕还有身子。

    只是那样的话,苏莜却开不了口去问,尤其是裹着浴巾在李卫东面前走过时,她总觉得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浴巾,看到了自己的身子,那种感觉令她害臊。

    “我记得进房间的时候是跟秦芸一起,现在她人呢,还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面,我又为什么会在浴缸里呆了一个晚上?”苏莜的问题,仿佛连珠炮,射向李卫东。

    李卫东原原本本,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一遍,至于秦芸的事情,则需要苏莜自己亲自去问她了。

    苏莜直觉李卫东没有说谎,她听得胆战心惊,尤其是柳颜下药,宏宇企图迷奸的事情,令她勃然大怒。

    宏宇一直喜欢她,苏莜是知道的,自己多次拒绝,让宏宇心里变态了,竟然不惜收买女同事,使出下三滥的手段,想要得到她的身子,若非有李卫东仗义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苏莜恶狠狠的骂了宏宇几句,想起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没办法见人,拿出手机,打秦芸的电话,一是再次求证李卫东的话是否属实,另外便是想拜托她去买几件衣服。

    电话刚刚想起,秦芸满是怒火的推开门,闯进苏莜的房间,怒骂道:“于娇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在我的水杯里暗中下了安眠药,幸好我昨晚没有喝什么酒,并且从小对安眠药过敏,只是浅尝一口,觉得不对劲,就停止喝,但还是中了招,迷迷糊糊的躺了一个晚上,醒来后发现跟于娇睡在一张床上。”

    苏莜恍然大悟,秦芸的话,完全证实了李卫东没有说谎,但现在再生气已经没有用,不幸中的万幸,是两人都没有失身,从此认清了宏宇、王艳涛、柳颜、于娇的嘴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秦芸出现后,李卫东被无情的赶出房间。

    苏莜和秦芸在房间里嘀嘀咕咕了一阵子,又把李卫东叫进去。

    秦芸让李卫东守着苏莜,她自己匆匆出门,去商场买衣服。

    “顺便买几份早餐回来,我一个晚上没睡觉,现在肚子呱呱叫了。”李卫东嘱咐道。

    秦芸“扑嗤”一笑,点点头走了,她已经知道了情况,对李卫东的欣赏,更上层楼。

    半个小时后,秦芸带着大包小包返回酒店,李卫东再次被无情的赶出去,坐在门口吃早餐,苏莜则在房间里面换衣服。

    吃完早餐,把快餐盒扔到垃圾桶里,房门打开。

    苏莜恢复了开朗的笑容,走过来拍拍李卫东的肩膀:“鉴于你昨晚表现得非常好,我就原谅你了,但是以后要是再敢放我鸽子,就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秦芸笑道:“李卫东,你也真是的,天大的事情,也可以先打个电话啊,不声不响的消失十几天,换做任何一个女孩,都不可能轻易原谅你,被人放鸽子,对女孩子来说,可是终生难忘的巨大耻辱。”

    苏莜冷哼一声:“芸芸,我才不觉得是耻辱,本姑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根本不愁没人追。”

    李卫东频频点头:“这我相信,就好像宏宇那样的人,虽然手段下作了点,却是真心真意的喜欢你。”

    秦芸脸色一变,在旁边打圆场:“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三人离开酒店,打车返回医院。

    途中经过一家服装商场,苏莜让司机停车,特意在商场里转了几圈,很大方的掏钱,给李卫东买了一套正装,一套休闲装。

    李卫东微笑接过衣服,知道这是苏莜的感谢,她这人刀子嘴豆腐心,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相对来说,李卫东还是觉得秦芸的性格更好一点,温柔如水,古道心肠,润物细无声。

    再次上车,苏莜忽然道:“要不你们都跟我去其它地方住吧,返回医院,又会看到柳颜、于娇等人,我会很不舒服。”

    秦芸奇怪道:“什么地方?”

    李卫东也感到奇怪,虽然医院没有明文规定必须住宿舍,但问题是,得有个地方住才行啊。

    实际上,李卫东也考虑过住宿问题,可以遇见的是,他今后会把很多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住医院的宿舍,会有很多问题,不是他影响了别人,就是被别人影响,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出去,单独租栋别墅,一个人住在里面。

    苏莜幽幽道:“是家里的房产,读大学时就买给我了,但我一直坚持自力更生,所以没有入住,也没有出租,这些年来都是闲置,但现在看来,到了必须启用它的时候了。”

    秦芸闻言无语,她是苏莜最好的朋友之一,知道这次的事情,对苏莜打击太大了,表面上虽然已经恢复,但是心灵上的创伤,又怎么可能轻易抹平?

    李卫东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独立租房,但在这之前,去苏莜的别墅蹭住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于是点点头道:“我没有问题,就是房租不要太贵了,否则工资全给了你做租金,我何年何月才能存够老婆本啊。”

    苏莜被李卫东逗笑了:“就你这样的男人,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女人愿意跟你,做好单身一辈子的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