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反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4字

    李卫东没有试图上楼,而是在楼下守株待兔,他不是不想上楼去抓人,但楼顶的杀手不会傻傻等着他上楼。

    杀手肯定准备了退路,除非李卫东直接飞上天台,否则杀手会趁着他爬楼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逃走。

    但他在楼下守候,杀手无处可逃。

    一条绳索落下,一个身穿黑衣的家伙速降落地,背上斜挂着狭长的旅行袋。

    李卫东一个箭步冲过去,黑衣杀手只觉得一阵怪风袭来,后脑中招,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李卫东抓住杀手,轻松的就像提着一只小鸡,快步回到珍韵珠宝店。

    楚韵关闭分店,扩充本店,把整栋大楼都买了下来,一楼到四楼是卖场和体验馆,办公室搬到了五楼。

    李卫东走进五楼的保安室,叫李卫国进来,把杀手绑在了椅子上,首先撬开他的嘴巴,取下藏在嘴里的一颗毒牙,里面藏有剧毒,轻轻咬碎后,瞬间死亡。

    李卫国提来一桶冷水,浇在杀手头上,跟另外两个保安,负责审讯。

    李卫东坐在旁边,表面上默不吭声,实际上运用影子异能,仔细搜查杀手的资料,但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说吧,是谁派你过来的?”李卫国坐下来,开始审问。

    杀手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平静的看了众人一眼,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被生擒了,第一反应是咬舌。

    可是藏了毒牙的地方空无一物,杀手知道遇上了老手。

    不过这审讯的方式,却太低级了,身为杀手,怎么可能一开始就说出自己的雇主?

    “动手杀了我吧,别枉费心机了!”杀手淡淡道,接下来将有各种严刑接踵而来,但他受过严格的训练,绝不会吐露半点信息。

    组织会派人营救他,前提是没有泄密。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坐在旁边的李卫东,眼中露出戏谑的笑容,他已经知道了是谁想杀楚韵。

    接下来的审问,收效甚微,李卫国和珍韵珠宝店的保安想尽办法,杀手只用一招来应付:沉默是金。

    李卫国开始用刑,杀手咬牙挺住,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会发出一声痛哼。

    李卫东呆了半个多小时,感觉李卫国的审讯,不会有任何结果,起身离开。

    楚韵躲在办公室里面,玻璃和窗帘全都拉上,脸色惨白,身子瑟瑟发抖,想起刚才自己与死神擦身而过,后怕不已。

    李卫东反应慢上半秒,那颗子弹就不是击碎玻璃,而是打爆她的脑袋。

    “他真是我的福星!”楚韵心想。

    说曹操,曹操就到。

    李卫东推门而入,楚韵立即感觉自己被安全感包围,主动扑入他怀里,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别哭了,有我在,谁都杀不死你!”李卫东安慰了几句,在楚韵对面坐下,翘起了二郎腿,面带微笑:“这里是公司,我记得某人说过,太过分的亲昵动作不能做,以免影响不好。”

    “我知道,但就是忍不住,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的安全,同时又特别弱小,我其实不是胆小鬼,从黑暗地底的经历里面,我已经学会了勇气。”楚韵道。

    “光有勇气不行,还得有实力,你现在的体质,经过邪神气息的改造,其实很适合修炼,有没有考虑过学点功夫防身?”李卫东平淡的语气里,透出浓浓的关心。

    “以前没想过,但现在确实很想,你觉得我适合修炼什么功夫?”楚韵深情的望着李卫东,她知道眼前的男人虽然厉害,但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呆在身边,他有他的事业,自己要想跟上他的步伐,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

    “我修炼的功法,太过刚烈霸道,不适合你,回头给你找一套阴柔的功法,先试着修炼,合适的话,就继续,不适合的话再更换。”李卫东道。

    “对了,那个杀手招了没有?”楚韵问道,不揪出背后的主谋,她甭想安心生活。

    “没有那么快,但是他一定会坦白的,你不用着急。”李卫东淡淡道,充满了自信。

    几个小时后,李卫国满脸疲惫的走出临时审讯室,看样子毫无收获。

    这在意料之中,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不会太简单。

    “我来试试吧!”李卫东拿着水杯,走进杀手所在的房间,把其他人都赶出去。

    “你很厉害,但同样不可能让我招供。”杀手有气无力道,脸上到处是血,肌肉完全变形,显然遭受了酷刑。

    “你错了,我根本没打算审问你,你背后的人是谁,我已经知道了。”李卫东脸上挂着笑容,摸出一柄小刀:“我来送你上路,你想怎么死,自杀还是要我帮忙?”

    杀手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惊疑,摸不着这是李卫东欲擒故纵的策略,还是真的知道了。

    “呵呵,你可能不信,但雇主就是黄荣,对不对?”李卫东笑了笑。

    “我不知道黄荣是谁。”杀手摇摇头,面色平静如水。

    “但他知道你是谁,银枪丁泪,七岁受训,十三岁生平第一次杀人,十八岁出道,至今十余年矣,执行任务五十三次,从无失手,但是你不该仅仅为了一百万元的赏金,就接下刺杀楚韵的任务,杀手不能有任何感情,你动了情,所以失败了。”李卫东如数家珍,爆出了杀手的经历。

    “你怎么知道?”丁泪眼神呆滞,半晌才回过神来,终于明白李卫东确实知道了他的情况,但自己并没有招供,他怎么就知道了呢?

    丁泪尤为震惊的是,黄荣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这次请他出马,看在曾经的情分上面,特意把价格从两百万元降到一百万元。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自然不存在绝对的秘密!”李卫东摇头笑了笑,忽然神色转冷:“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回去杀了黄荣,我付你正常的价格,或者你舍身取义吧,我会厚葬你,并且祸不及家人。”

    “不是我太软弱,是你太聪明,谢谢你的成全,如果有来生,绝不会再与你为敌!”丁泪感激的看了李卫东一眼,抓起桌子上的小刀,刺入自己的咽喉,血箭飙射,当场气绝身亡。

    但他脸上,却露出安详的笑容,对丁泪来说,死是一种解脱。

    几分钟后,李卫东走出房间。

    “问出来没有?”楚韵等人都在审讯室外面等着,见李卫东出现,连忙问道。

    “他并不知道雇主是谁,刺杀任务是由一个叫做黄荣的人给了她,但黄荣自己就是雇主,还是另有他人找到了黄荣,一切疑难,都需要找到黄荣,才能知晓。”李卫东沉声道。

    “那黄荣到底是谁,他又在哪里?”李卫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事情太复杂了,超出他的想像。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李卫东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接通后,直接要求道:“老李,帮我查个人……”

    打完电话,忽然又响起“叮呤呤”的声音。

    众人面面相觑,查看了一下,都不是自己的电话。

    李卫东随后发现是丁泪的电话,上面显示打电话的人叫做“拍档”,面色大变。

    “他们是双保险设计,还有个杀手藏在暗中!”李卫国惊叫道。

    “也可能不是杀手,而是接应的人,但可以确定的是,拍档也很危险。”李卫东阴沉着脸点点头,等电话断了后,把丁泪的手机关机。

    望江路距离珍韵珠宝店不远,历史悠久,是西华市著名的老城区,人口密度大,鱼龙混杂。

    章坤有一张大众化的脸,微胖,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特征。

    他此刻站在一座老式出租屋的楼顶,不断拨打丁泪的号码,可是除了第一次打通,随后就失去了联络。

    已经过了接头的时间,章坤脸色凝重,是先行撤退,还是再等一会呢?

    现在撤退的话,自己的安全系数大增,但丁泪就很难走脱了,楚韵不是普通人,她若是当众被枪杀,西华市会展开全城大搜捕。

    可要是不走的话,章坤实在没底。

    不过,他是丁泪的老搭档,出于对丁泪从无败绩的信任,章坤不相信这次任务会失败。

    “也许撤退途中遇到了点意外吧。”章坤这样安慰自己,决定再等一个小时。

    但丁泪已经玉碎,等多久都没用。

    每隔几分钟,章坤就拨打一次丁泪的电话,但除了第一次打通,接下来都是关机。

    章坤终于感觉到不妙,决定自行离开。

    回到房间,章坤快速收拾行李,消除痕迹,正准备离开,外面忽然响起脚步声。

    章坤警觉的抬头,摸出手枪。

    房门被人大力一脚踹开,章坤毫不犹豫开火。

    “砰砰砰!”

    奇怪的是,门外空无一人,子弹全部打空。

    难道并没有认,是风把房门吹开?

    念头刚起,章坤便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他猛然回头,看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年轻人,脸上挂着悠闲的微笑,正是李卫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