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独闯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0字

    章坤瞳孔收缩,立即开枪。

    李卫东突然前冲,没等子弹射出来,人已经撞在章坤身上。

    “啊!”

    撞击后,章坤一声惨叫,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狠狠撞在墙壁上,然后弹回地面,喉头一热,大口狂喷鲜血。

    李卫东纹丝不动,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章坤有着杀手的特制,在最危险的情况下,都紧紧抓着手枪不放松,枪口抬起,瞄准敌人。

    李卫东身影一晃,忽然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章坤只觉得后脑剧痛,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章坤发现自己在一件陌生的房间里面,双手反绑背后,嘴里的毒牙被摘走,静静摆在他前面的木桌上。

    旁边躺着一具尸体,正是丁泪,章坤长叹一声,知道大势已去。

    “黄荣是谁?”李卫东问道,指了指旁边的丁泪:“答对了,你可以活,因为你没有真正参与刺杀,但如果答错了,就继续去黄泉地府,跟你的好拍档做伴吧。”

    李卫东的威胁简单直接,有丁泪的例子在旁,非常具有说服力。

    蝼蚁尚且贪生,章坤也不例外,如果坚持有意义的话,他或许会选择继续保守秘密,但现在他的顽抗,除了承受种种酷刑,而没有任何回报,所以他把自己知道的跟黄荣有关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章坤招供时,没想过会活着离开,只想在死前少受点罪。

    李卫东很守信,问完之后,立即放了章坤,但有个条件,在黄荣被抓之前,他只能在珍韵珠宝店内部自由活动。

    这其实是变相的软禁,但我为鱼肉人为砧板,章坤不得不苦笑答应,黄荣死后,他也没办法留在西华市,要做好亡命天涯的准备了。

    李卫东部署抓捕黄荣的行动,恰好这时候,章坤的电话响起,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黄荣的号码。

    “你在哪里?”黄荣明显感到了危机,语气急迫。

    “出海打鱼的路上,不太方便说话。”章坤冷静道,暗示黄荣自己正在逃亡。

    “能不能来相约酒吧一趟?”黄荣问道。

    “不太方便,有重要的事情?”章坤回答道,看了一眼李卫东。

    李卫国立即拿出手机地图,找到相约酒吧的位置,距离珍韵珠宝店不远,只隔了几条街。

    “是的,家父忽然问起我,想跟你见一面。”黄荣淡淡道。

    “好,时间?”章坤顿时紧张起来,拿了一张笔,在纸上写了“黄蜂”两个字。

    李卫东大吃一惊,黄荣的父亲,竟然是黄蜂,自从跟老李和熊磊达成合作,他想过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跟西华市地下三大巨头之一的山港会对上,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难道刺杀的楚韵幕后黑手,真的是黄荣?

    李卫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目前为止,不算黄文卉的事情,楚韵跟山港会没有直接冲突,他一直以为,真正的主谋,应该是牛友贵或曹友亮两人里面的一个。

    “越快越好,我在老地方等你。”黄荣说完,挂掉了电话。

    章坤身体一软,瘫倒在椅子上,仿佛被抽空力气:“黄荣想见我,居心不良,肯定是动了杀心。”

    李卫东道:“他没有那个机会了。”

    章坤点点头:“老地方是相约酒吧的九号包厢,我以前跟他在里面见过几次面。”

    李卫东深深的看了章坤一眼,朝李卫国挥挥手道:“出发。”

    相约酒吧档次很高,装潢豪华,但是此时下午刚过,酒吧里生意较为冷清,客人不多。

    九号包厢里,黄荣端着酒杯,笑吟吟看着前面热舞的漂亮女郎。

    她身材超级棒,舞姿超级好,穿着的衣服,大量才有半透明的材料,极尽诱惑之能事。

    黄荣旁边,坐着另一个女子,同样穿得很少,跟黄荣的相貌偶几分相似,正是黄文卉。

    “堂哥,你真的派人去杀楚韵了?”黄文卉兴奋道,她对美丽舞女没有兴趣,更加关心楚韵的生死。

    “是的,不出意外的话,楚韵现在应该已经是一具尸体。”黄荣微笑道,怜悯的看了黄文卉一眼,她还真以为刺杀楚韵是她说的话起了作用,但实际上那只是一个美丽的巧合罢了。

    “堂哥,你对我太好了,谢谢你!”黄文卉开心道,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得罪她的人,都不得好死。

    “你走吧,我还有点事情,你不方便参与。”黄荣也不解释,催促黄文卉离开。

    “好的,那我购物去了,上次好不容易买的东西,全都被人糟踏了,真倒霉。”黄文卉提着路易威登的抱抱,嫌恶的扫了舞女一眼,扭着屁股离开包厢。

    美丽女郎结束跳舞,温柔坐在黄荣的大腿上,端起红酒杯,送到他的嘴边。

    黄荣一饮而尽,感叹道:“今日之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阿芳,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被称作阿芳的女郎疑惑道:“一起去哪?西华市还有人能逼着你离开吗?”

    “跟你开玩笑呢。”黄荣呵呵笑道,忽然想起,自己怎么可能带着一个女人跑路呢,那根本不现实,他拿出一叠钞票,塞到阿芳高耸的胸罩里面:“再跳支舞给我看!”

    音乐响起来,阿芳翩翩起舞。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李卫东笑眯眯走进来,拍手赞叹道:“舞美,人更美,黄少真会享受。”

    “年轻人,你是谁,找我有事吗?”黄荣豁然起立,手掌插入裤兜。

    “无事不登三宝殿,正好桌上有酒,还有美人做伴,能否边喝边谈?”李卫东笑道。

    “抱歉,我不习惯跟陌生人喝酒,今天还有其它的事情,这个酒以后熟了,有机会再一起喝吧。”黄荣摇了摇头,心里涌起一股不安,自己等的是章坤,为何来得却是一个陌生人,难道被章坤出卖了?

    看来楚韵背后有高人啊,自己低估了她的实力,也许丁泪和章坤都已经被擒了。

    黄荣深吸一口气,没等李卫东继续说话,眉头已经皱成了川字。

    “是我面子不够大,还是黄少喜欢敬酒不喝喝罚酒呢?”李卫东自顾自的坐下来,拿起桌子上的酒瓶,满满的斟了一杯,神态悠闲。

    来人迟迟不肯报姓名,黄荣更加确定章坤已经出事,他二话不说,从裤兜里摸出手枪,对准李卫东扣动扳机。

    “喀嚓!”

    李卫东五指一握,酒杯破碎,里面的酒液化作一道水箭,刺入枪管,强大的冲击力,仿佛炸弹,把手枪震散成一堆零件。

    黄荣瞳孔收缩,立即弃枪,但他不可能束手就擒,大喝一声,挥拳砸向李卫东的面门。

    “轰!”

    拳头在李卫东的脸颊,仿佛砸在橡皮上面,脸部肌肉一缩一弹,震开黄荣的拳头。

    “来而不往非礼也!”李卫东突然起立,仿佛咆哮的犀牛,一拳回敬黄荣。

    李卫东实力强过黄荣太多,后者立即中招,身体在墙上撞出一个打洞,滚到隔壁的包厢。

    黄荣骇然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爬起来拔腿就跑,大声吆喝救命。

    相约酒吧是山港会的据点之一,里面的保安,大多是山港会成员,有三十多个。

    李卫东捡起一根棍子,跨过黄荣撞出来的墙洞,追了过去。

    大群保安出现,迅速围成一圈,手里拿着砍刀或铁棒,凶悍的冲向李卫东。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们平时花天酒地,养尊处优,为的就是关键时刻上阵拼命。

    酒吧里少数几个客人,则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李卫东热血沸腾,迎面冲向保安,棍子横扫,卷起一阵飓风。

    呼呼呼——

    冲在最前面的三人,直接把一棍扫飞,惨叫着砸向远方。

    后续的保安挥舞砍刀,劈向李卫东身上各处。

    李卫东速度突然加快,敌人的进攻顿时落空,左手连出数拳,几乎不分先后的击中敌人,中招的保安,脸颊纷纷扭曲变形,张口喷出一颗颗带血的牙齿。

    保安人数众多,但是无人是李卫东一合之敌。

    黄荣回头看了一眼,吓得魂飞魄散,亡命奔逃,扑向早就停在那里的一辆奔驰。

    李卫东冷哼一声,身形仿佛鬼魅,忽然左右漂移,迅速闪开保安的纠缠,飞一般扑向黄荣。

    拉开车门,黄荣即将钻进汽车的时候,李卫东踏空而来,一脚踢中车门。

    磅的一声巨响,黄荣身体被车门夹住,几口老血喷在汽车上面。

    保安见黄荣受伤,狂吼一声,发疯般冲向李卫东,乱刀砍出。

    李卫东抢了一把砍刀,返身乒乒乓乓一场激战,把保安全部打倒在地,提着黄荣离开。

    “不许动!”远处出现两名警察,更多警车呼啸而来。

    原来是酒吧里有客人见到李卫东大打出手,暗中报警。

    李卫东手里提着砍刀,鲜血一滴滴往下掉,十足的凶人一个。

    警察荷枪实弹,下车后立即把枪口瞄准李卫东,视他为最危险的恐怖分子。

    李卫东不想跟警察发生冲突,丢到砍刀,也不管黄荣了,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