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大宁遭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21字

    要是能够带走黄荣当然更好,但是李卫东应该得到的消息,在九号包厢刚刚见到人是,就已经从影子里面知晓了。

    “嘶,好看的速度!”警察惊呼道,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感觉眼睛一花,李卫东就消失了。更加奇快的是,脑子里知道有人跑了,却记不清楚李卫东的面容。

    警察打算从黄荣入手,查清事情的真相,一部分人留下来勘察现场,两个警察护送黄荣,前往医院。

    但是黄荣进了病房后,等医生过来时,人却不见了,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离开,变成一桩无头公案。

    李卫东回到珍韵珠宝店,找到楚韵,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全部告诉她。

    幕后的凶手实际上有三个,分别是黄荣,牛友贵,曹友亮。

    黄荣早就跟曹友亮认识,企图谋夺楚韵的家业,楚韵被降头师掳走的那段世间里面,两人密切接触,达成了协议,只是楚韵突然回归,打破了他们的计划,被迫中止。

    至于珍韵珠宝店的促销活动,是牛友贵和曹友亮的一次短期行为,目的是从店里捞点钱出来。

    牛友贵也跟黄荣暗中有交往,被迫吐出了几千万巨款后,怀恨在心,找到了黄荣,出价三百万,希望他找杀手做了楚韵。

    曹友亮也跟黄荣有过接触,但具体是什么计划,尚未得知。

    黄荣从牛友贵那里拿了三百万,自己吞了两百万,拿出一百万请杀手丁泪出手。

    “现在怎么办?”知道了真相的楚韵,一点都不轻松,反而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挣不脱的漩涡,越陷越深。

    “擒贼擒王,要想安稳,就要把敌人打痛!”李卫东阴森森道,动了杀心,不弄死几个人,他们会认为楚韵好欺负,为了攫取她旗下的庞大资产,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但你千万要注意安全,不要出事了。”楚韵关心道,她也非常痛恨背后下黑手的敌人,但是现在更加重视李卫东的安全,无形中已经把他当成可以依靠的靠山。

    “你放心,我有分寸。”李卫东点点头。

    时间接近饭点,楚韵邀请李卫东一起去接大宁放学,然后去家里吃饭。

    楚韵的电话突然响起,接通后听了几句,整个人脸色大变,表情格外紧张,双目气得几乎冒出火来。

    “怎么了?”李卫东吃惊道,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们太无耻了,竟然绑走了大宁,派人杀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派人去对付大宁,他还是一个孩子啊。”楚韵气得浑身发抖,鼻子一酸,不顾形象,哇哇大哭。

    “那赶紧上车救人,赵强呢,他吃屎去了?”李卫东毫不客气的道。

    “他被人打晕了,现在正躺医院里面,另一个保安打电话过来报告情况。”楚韵强行让自己冷静,此时慌乱,没有任何用处。

    绑匪的电话随后打过来,楚韵接了后,镇定问道:“说吧,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我唯一的要求,是大宁不能有事。”

    绑匪冷冷道:“准备一千万现金,以及价值一亿的珠宝,要可以自由使用的那种,一个小时内,你一个人,来城郊的废弃化工厂赎人,过期不候,不要报警,也不要带其他人,否则就等着替你儿子收尸吧。”

    楚韵没有犹豫,立即准备了现金和珠宝,跟李卫东上了车,驶向城郊的废弃化工厂。

    李卫国等人没有去,实力不够,去了也是白搭。

    快到废弃厂房时,李卫东先行下车,步行前往废弃工厂。

    楚韵把车子开到厂门前,提着帆布袋进入厂房,里面装满了劫匪要求的珠宝。

    李卫东也同时到达的废弃工厂,偷偷从后门潜入。

    可是后门上了锁,要想悄无声息的潜入,不惊动敌人,有点难度。

    厂房占地面积很大,里面堆满了生锈的机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化学药品味道。

    在一个角落里,楚韵看到了大宁,她停下了脚步,把帆布袋扔在地上。

    大宁全身被钢丝捆住,嘴巴被胶布封死,只露出两个鼻孔呼吸。

    一个蒙面男子站在大宁后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手里拿着刀,放在大宁的脖子上。

    “钱和珠宝都在帆布袋里面,你们现在可以放人了吧?”楚韵看着大宁受苦,感同身受,恨不得让自己跟儿子交换一下位置。

    “你没有报警吧?”蒙面人冷冷道。

    “我不想儿子死!”楚韵摇摇头。

    “李卫东呢,他也没来?”蒙面人眼睛眯起一条线,他其实不怕警察,但是却害怕李卫东。

    “曹友亮,你都看到了,不信的话可以去车里检查,就我一人来,完全按照你的要求。”楚韵抿着嘴唇,忿怒吼道,她听出了蒙面人的声音,就是曹友亮,没想到十多年的老朋友,丈夫的好兄弟,到头来却绑架了她的亲儿子。

    “也罢,既然你认出来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一千万现金和价值一亿的珠宝,只是表明你的诚意,同时也是保证大宁的生命,但是要想赎回他,还远远不够!”曹友亮撕开面具,恶狠狠盯着楚韵。

    “那你想要什么?”楚韵深吸一口气,她就知道事情不会简单,幸好自己也有后手,不是全无反击之力。

    “我该得的东西,珍韵珠宝店一半的股份。”曹友亮冷冷道,说出来自己的要求。

    “一半股份太多了,那不可能!”楚韵坚决拒绝,后悔没有早点识破曹友亮的狼心狗肺。

    “那就没得谈了,准备好白发人送黑发人吧!”曹友亮刀子一抖,在大宁脖子上划了条血痕。

    “呜呜,呜呜呜!”大宁挣扎惨叫,嘴巴被胶布封住,说不出话,眼泪却如下雨。

    “等等……”楚韵心中剧痛,恨死了曹友亮的阴毒,惨笑道:“我答应你了,但是有个条件,先放了我儿子。”

    “没有问题。”曹友亮点点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杯子,微笑道:“但咱们已经是仇人,撕破了连,我不相信你,喝了杯子里的东西,我就放了大宁,他可以说是我的侄子,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伤害他。”

    “大宁没有你这样的叔叔,杯子里是什么?”楚韵冷笑道,无奈屈服。

    “当然是毒药,你喝了会中毒,但不会立即死亡,股权变更合同签订后,我就给你解药!”曹友亮道。

    “我不能喝,万一你不给我解药,我死了后,整个珠宝店都归你了。”楚韵毫不犹豫的拒绝。

    “也行,那就一起死吧,大宁先死,你后死,然后我自杀。”曹友亮晃了晃手中的刀,做出刺向大宁脖子的姿势。

    “曹友亮,你太无耻了!”楚韵怒骂道。

    “随你怎么说,但大宁是死在你手中,而不是我手里,因为你重视金钱,超过了儿子的性命。”曹友亮强词夺理,把责任全部推在楚韵头上:“我不可能跟你一直耗下去,你有十秒钟的时间考虑,一起共事十多年,你应该非常清楚我的性格,说得出做得到。”

    曹友亮说完后,开始报数:“一、二、三……”

    楚韵心急如焚,她在拖延时间,等待李卫东从背后发动袭击。

    可是随着曹友亮不断的报数,她没有时间继续等待了,数到“九”的时候,楚韵颓然道:“好吧,你赢了,我愿意喝这杯毒水,但是也希望你说到做到,放了大宁!”

    曹友亮冷冷盯着楚韵,等着她的行动。

    楚韵无可奈何,在曹友亮手中尖刀的逼迫下,端起毒水,一饮而尽,摔碎玻璃杯,厉声道:“快放任。”

    曹友亮摇摇头,脸上闪过阴险的微笑:“不着急,再等三分钟,毒药开始侵入体内,我就放了他。”

    三分钟时间不长,但是仅仅过了三十秒,楚韵就感觉到身体发软,视线模糊,头昏脑胀,脚步一个踉跄,连战都站不稳了。

    楚韵不知道曹友亮在水里下了什么毒,但一定很厉害,她现在唯一的希望,是曹友亮放了大宁后,李卫东突然出现,杀了曹友亮,然后救自己的命。

    楚韵咬牙坚持了三分钟,对她来说,比三年更加漫长。

    曹友亮露出胜利的笑容,收起刀子,可是并没有给大宁松绑。

    楚韵努力保持最后一丝清明,愤怒道:“你说话不算数。”

    曹友亮冷笑:“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说完后,他伸手撕楚韵身上的衣服。

    楚韵想要反抗,但是根本没有力气,她忽然明白了曹友亮的真正目的,不但要夺取珍韵珠宝店,还要玷污她的身体,水里面不但有毒药,还有春药。

    就在曹友亮即将得手的时候,李卫东终于出现,一出手就制住了曹友亮的兽行。

    李卫东其实早就进入了废弃的厂房,但是他发现除了曹友亮,暗中还藏了人。

    为了确保不打草惊蛇,李卫东必须干掉隐藏的敌人,还不能让曹友亮有任何警觉,否则本事再强,也难以毫发无伤的救下大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