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卫东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0字

    李卫东杀死藏在暗处的敌人后,缓缓靠近大宁、楚韵、曹友亮所在的位置。

    曹友亮震惊不已,疯狂挥动匕首,刺向李卫东。

    但两人实力差距太大,李卫东轻松躲开匕首,反手一掌把曹友亮拍飞,身子撞在一根废弃的钢梁上。

    李卫东痛恨曹友亮的阴险,这一掌含恨而发,力量很足,曹友亮顿时晕死过去。

    李卫东扶起楚韵,输入一股真气,让她清醒过来:“你体内的毒虽然厉害,但我有办法化解,曹友亮这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楚韵心地善良,但是大宁是她的心肝宝贝,曹友亮竟敢对他下手,令她异常愤怒,不带一丝感情的道:“杀了吧,此人留下来就是个祸害。”

    说完后,楚韵走过去,捡起落在地上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入曹友亮的脖子。

    大仇得报,楚韵松了一口气,她回头看着李卫东,忽然感觉他特别的英俊非凡,忍不住想要投怀送抱。

    “自己这是怎么了?”楚韵骇然道,虽然她和李卫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但那是情非得已的情况,她本人其实是一个比较传统和矜持的女人,不可能在正常的情况下,对男人主动有性事方面的渴求。

    身体越来越热,她恨不得把全身衣服脱光。

    “你中毒了?”李卫东当头棒喝,他发现了楚韵的情况很坏,体内至少有三种以上的毒,烈性催情药,只是其中一种。

    与此同时,李卫东也发现了曹友亮的歹毒心思,此人逼迫楚韵喝下毒水,然后将她凌辱,最后楚韵还是会毒发身亡。

    因为李卫东注意到,楚韵身中的另外两种毒药,毒性都特别大,普通的手段,难以有效化解。

    幸好李卫东手段非凡,他有把握化去楚韵体内的剧毒,但代价也会非常巨大,将耗尽体内的法力。

    大宁从惊恐中回过神来,他比以前更加坚强,看着母亲昏迷过去,泪流满面道:“妈妈,你别丢下我。”

    李卫东安慰道:“大宁乖,你先去旁边呆一会,叔叔救你妈妈,不能被打扰,懂吗?”

    大宁董事的点点头,乖巧的在角落里坐下,独自落泪。

    李卫东把楚韵平放在地面,盘膝而坐。

    为了便于治疗,李卫东说了声得罪,把楚韵的衣服脱光,然后拿出银针刺穴放血,又以真气替她续命。

    来来回回忙活了几个小时,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李卫东才终于把成功化解了毒素,再又把楚韵的衣服,一件件替她穿上。

    强行用真气化解毒素,消耗巨大,李卫东精疲力尽,打了几个电话后,当晚在楚韵家里休息。

    第二天,李卫东醒来后,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他坐了辆出租车,来到西海广场社门口。

    李卫东已经调查清楚,西海广场是黄蜂的门面之一,出面打理的人是黄蜂的一个小弟。

    牛友贵派杀手,曹友亮劫持大宁,都跟黄荣有关,李卫东预感到事态越来越紧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李卫东下车后,大步走向西海广场,此时广场里面的一个杂货店,刚刚开门做生意。

    两个伙计睡眼惺忪,刚一上班就看到李卫东走过来,顿时眼睛一亮:开门大吉!

    “今天生意一定不错。”两人心想,他们把李卫东当做了普通的客人,却根本没想到来的是一个煞星。

    李卫东等店门打开了一阵后,里面的腐朽空气散尽,这才走到柜台前问道:“我想买个质量好点的台灯,有得卖吗?”

    见生意上门,伙计热情招呼道:“有啊,你想要什么样的台灯?”

    李卫东介绍道:“悬臂比较长的台灯,晚上放在床头看书用。”

    一个伙计调笑道:“卧槽,真看不出来,现在还有人有这种雅兴。”

    另一个伙计捅了捅自己的同伴,陪笑道:“老板你别见怪,我兄弟人挺好的,就是不积口德。”

    李卫东目光微微一缩,冷冷的看了两个伙计一眼,淡淡道:“我怎么会见怪呢,你们堂堂一个门面大店,不会没有台灯卖吧?”

    两个伙计在李卫东看向他们时,突然觉得一股寒意袭来,顿时打起了几分精神,不敢再继续调笑,说道:“当然有啊,我这就给你去拿。”

    李卫东“嗯”了一声,嘱咐道:“拿最贵的过来!”

    两个伙计立即把那股寒意跑在脑后,从货架上找出一个镶了钻纹的长臂台灯,脸上堆满了笑容道:“看这个,质量顶好,用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喜欢吗?”

    李卫东笑着接过镶钻台灯,放在手里捏了捏,突然把台灯退回去,笑道:“不好意思,老板,这个台灯已经坏了。”

    开始那个态度粗鲁的伙计不满的大声道:“你眼睛放亮一些啊,台灯哪里坏了?怎么可能坏了?我昨天晚上才用过它呢!”

    李卫东不开心了,脸色一沉,指着灯臂,冷冷道:“你们也太奸坏了吧,不但拿旧货当做新品卖,而且明明是裂开了,还要故意坑人?”

    两个伙计顺着李卫东的手指望去,果然发现不锈钢主体的灯臂上,出现一条明显的裂纹。

    一人伸手去拿台灯,没想到他的手刚刚碰到台灯,台灯的不锈钢长臂突然断了,灯头掉在地上,摔得“砰砰”响。

    伙计们狐疑的互望了一眼,隐隐感觉不对,他们昨晚打牌的时候还用来照明,并没有出现裂缝啊。

    而且不锈钢灯臂怎么可能说断就断了,这台灯要说是二手货他们承认,可质量明明没有问题,难道……

    李卫东皱皱眉头,不满道:“怎么了,现在没话说了吧?”

    两个伙计同样眉头紧皱,想不通不锈钢灯臂为何会裂开断掉,但他们作威作福惯了,立即大声道:“臭小子,没钱就不要装大款,这可是镶了钻的顶级不锈钢台灯,价格好几万呢,明明是你把台灯搞坏了,现在反而说我们是奸商,你是不是故意来找碴啊?”

    李卫东心中冒火,这几个小伙计竟然敢骂人,台灯确实是李卫东暗中运用内劲弄断的,可是凭这两个小伙子根本不可能看出来,他们如此说法,很明显的是在“污蔑”客人,想要让李卫东赔偿。

    不过李卫东今天就是来找麻烦的,当即冷笑道:“放你妈的狗屁,老子大清早的出来买东西,忙得很啊,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们一样闲的像条狗一样?”

    一个店伙计顿时就怒了,平时哪有客人如此骂人,更何况他们本就欺负老实人惯了,跳出来就要揍人。

    另一个伙计稍微稳重些,隐隐觉得今天的事情有古怪,伸手拉住了伙伴,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看着李卫东,语气沉稳的说道:“好了,台灯不是弄坏的,但是请你现在离开我们的店。”

    李卫东见此人竟然能够忍住不发火,忽然觉得有些意思,但他当然不会离开,冷冷讥讽道:“哪有你这样的店啊,开门不就是迎接客人嘛,或者你们干脆关门大吉算了。”

    伙计道:“不好意思,我们开门确实是做生意的,而现在你在这里,却耽误了我们做生意,所以请你快点离开!”

    李卫东“呸”了一声,指着柜台上的台灯说道:“你们不是杂货店吗,上面还有其它的台灯,为什么不拿出来让我挑选,说不定能找到一个好货,或者说你们以为我买不起区区一个台灯吗?”

    李卫东说着掏出几张一百元的红票子,“啪”的一声摔在柜台上,然后用手用力一拍。

    两个伙计心中那种古怪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两人深深的看了李卫东一眼之后,去柜台上取下另一个台灯,先自己认真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然后才递给李卫东,声音冷冷的说道:“这个台灯是好的,想要的话就买,买后就快点走人,不要的话就快滚,耽误了我们做生意,你赔不起!”

    两个伙计也是看到李卫东双目有神,半是威胁半是请求的想让李卫东离开。

    “放心,我只是买东西而来,否则就你们这个店,花钱请我来参观,我也没兴趣。”李卫东说完拿起台灯,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突然惊叫道:“还是烂货!”

    李卫东说完,把台灯扔在柜台上,原本在伙计手里检查时还好好的不锈钢台灯,灯臂突然断裂。

    这时候两个伙计就是再傻,也知道李卫东是来闹事,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恶声恶气道:“臭小子,你来这里调皮是找死的节奏!快把钱拿出来赔我们的台灯,小爷我放过你了。”

    李卫东乐了,学着伙计的语气调侃道:“你敢叫我臭小子,简直是找死的节奏,快拿出千儿八百万的票子赔礼道歉,大爷我考虑放过你。”

    两个伙计气炸了,一人猛地从柜台后面操起一个钢管,隔着柜台砸向李卫东。

    另一人更狠,不知从哪里摸来一把尺许长的砍刀,跃过柜台砍向李卫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