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打上门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8字

    李卫东眼疾手快,突然侧身闪开钢管的攻击,手指却“砰砰”两声弹中柜台上断为两截的台灯,化作两件凌厉的武器,呼啸射向两个伙计。

    柜台里面的伙计胸膛被台灯基座砸中,仿佛被人拿着重锤给锤了一下,翻翻白眼倒了下去。

    另一个伙计人在空中,砍刀凌空挥出,但他的情况更惨,另一半台灯啪的击中他的大腿,深深的刺入肉里。

    手中的砍刀“哐当”一声落地,翻出柜台的伙计惨叫着凌空摔倒,后脑撞在玻璃柜台上,脑子一阵七荤八素。

    柜台玻璃碎裂后散落地上,伙计双手抱着腿上的伤处,轰隆倒在地上,尖锐的玻璃刺入身体,他再次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李卫东劈手躲过里面伙计的钢管,又一脚把地上的砍刀踢飞,然后跨步走到伙计面前,把钢管指着伙计的腿上处,冷笑道:“信不信我手中的钢管轻轻一敲,扎在你腿上的台灯臂,就整个儿洞穿你的整条大腿,运气好的话,避开你的骨头,但是腿筋会收到影响,运气不好的话,你的骨头会彻底断掉,你觉得自己的运气如何呢?”

    那伙计看李卫东捡起钢管,而踢飞砍刀,立即明白李卫东是个经常打架的主,他只是山港会的一个小混混而已,欺善怕恶,遇到李卫东这样的凶人,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大哥,手下留情,有话好说!”

    李卫东呸道:“刚刚怎么不会好好说话?我发现你们一个个都是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

    伙计心里大骂李卫东,你故意来店里捣蛋,扮猪吃老虎,凭空说店里镶了钻的昂贵台灯坏了,咱当然没好脸色给你好看,要说贱货,你才是天下第一。

    不过形势逼人强,店伙计肯定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只能“嗯嗯”默认了李卫东的辱骂。

    外面受伤的伙计被李卫东控制后,更加大气不敢出一口,生怕惹怒了人家,自己落下终身残疾。

    可是里面的那个伙计则没有这个顾忌,他被李卫东飞射台灯砸到,心中不去想想李卫东露出这一手的背后,代表着何种恐怖的实力,却一心只想着要把场面找回来。

    此人被击落柜台之后,没有立即爬起来,躲在暗处悄悄拿出手机,他也不敢发出声音打电话,而是发了几个求援的信息。

    李卫东的话音刚落,里面的店伙计突然站起来,大声道:“草泥马的王八蛋,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敢来这里闹事,简直是找死!”

    李卫东扭了扭脖子,全身骨骼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讥讽道:“这里不是卖百货的店铺吗?难道说不是店铺,而是一个匪窝?”

    店伙计心里巴不得李卫东多说几句话,他见识过李卫东的实力,一招就放到了他们两人,自己肯定不是对手,他还真怕李卫东立即动手,或是立即走人。

    援军正在快速赶来,说话越多,拖延的时间越长,对店伙计越有利,当下冷笑道:“实话告诉你,这里是山港会黄老大的地盘,你现在赔礼道歉的话或许还有条活路,说不定黄爷看中了你的才华,没准儿还能成为他倚重的手下,可是你如果要不识相的继续闹下去,后果只有一个死字!”

    李卫东一眼就看出了店伙计的阴谋,但他正是要敌人出现,装作露出害怕的表情,问道:“黄爷是谁,山港会又是什么东西?”

    店伙计看见李卫东露出害怕的表情,面色得意的叫道:“黄爷就是黄蜂黄大爷,在西华市说一不二的老大,你这回知道害怕了吧!”

    李卫东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脸上讥讽之色更浓了,淡淡道:“原来是他,一个行将入墓的老头子而已,我也实话告诉你,公安局的一个重要人物跟我关系很好,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黄蜂难道还能比公安局的大人物更厉害吗?”

    店伙计气急败坏,冷笑不已。

    突然有七八个人出现在店门外,为首的是一个络腮胡子,手里拿着铁锹钢管木棒等群殴利器,人还没进屋,声音已经远远的传来,震荡人的耳膜:“他娘的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到这里来闹事啊?!”

    李卫东转过身子,瞅了众人一眼,脸上毫无惧色。

    络腮胡子见自以为很彪悍的出场,没有吓住对方,不由微微一愣,当他看清楚店里面只有李卫东一个人时,更加惊讶了。

    店伙计在短信里说的很惨很严重,络腮胡子还在床上和情妇亲热,他匆匆了事,很不爽的纠集了一伙兄弟,气势汹汹的过来救场,原以为至少也得有好几个人,才赶来动西海广场,实在没想到只是一个人。

    店伙计见到救星到来,胆气大涨,嚣张道:“炮爷,就是他摔了店里两个价值几万的台灯,还把我和三丫子打伤了,你一定不能放过他。”

    炮爷叫罗三炮,他鄙夷的看了店伙计一眼,知道此人并没有什么能力,仗着自己的姐姐是黄蜂的情妇之一,从而做到了西海广场店的副经理。

    别看只是一个杂货店,但西海广场位置好,油水大,副经理虽然不是主事人,但绝对是个肥差,手里拿钱都拿的手软了。

    罗三炮没好气的骂道:“你们两个废物,让他一个人冲到店里来闹事,怎么不自己撞墙算了?”

    李卫东突然笑道:“你别笑他们——”

    “你说什么?你是谁?这儿没有你说话的地方!”罗三炮突然打断了李卫东的话,恶狠狠的道:“他们两个人虽然废柴,可毕竟是自己人,倒是你这个混蛋,竟敢来这里踢场子,搞得我睡不好觉,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李卫东指着一直躺在地下伤了腿的店伙计,冷冷的回敬道:“哦,我倒是想看看,你能给出什么代价,另外我也顺便提醒你一句,这个家伙还在我的控制下,你就不管他了?”

    罗三炮嗤笑道:“废柴一个,死了活该,我来店里要对付的是你,哪管他人死活!”

    罗三炮这话说完,不但店伙计勃然色变,跟着他前来的七八个人同样纷纷色变,心里不由暗想,如果情况危机,罗三炮他是不是可以牺牲任何人?这样的人,谁敢真把他当兄弟?

    李卫东一句话,就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不安的种子,等到时机到了,自然会生根发芽。

    罗三炮其实不傻,外表粗豪,但实际上他精明的很,他见李卫东一个人敢来挑战,肯定身手不弱,要想在李卫东手中救回自己的兄弟,不是说不可能,但今天这一仗也基本上可以说是输到家了。

    所以罗三炮绝对不能露出投鼠忌器的意思,否则真打起来的时候必定是束手束脚,只有明确告诉李卫东,你手中的人质就是个废物,没有任何用处,自己不会为了店伙计为屈服,才能逼压李卫东的气焰。

    李卫东看到众人无不脸色微变,非常满意这句话的效果,他突然放了店伙计,大声道:“滚吧,你家老大都说你是废物了,我也没兴趣再对付废物,平白降了我的身份。”

    店伙计狠狠的看了李卫东一眼,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但他心里对李卫东的恨意竟然奇异的降低了不少,反而对罗三炮生出不少怨恨。

    他被李卫东打伤,只能怨恨自己学艺不精,自己既然入了这一行,对着比自己实力强大太多的人,有时候就得服软,但是罗三炮当着众人骂他是一个废物,是男人都不能忍。

    罗三炮怎么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对手下的伤害,可是他没办法,便把心中的怒火全部倒向李卫东:“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是什么人,但到了黄爷的西海广场,就算你是条龙在这里也得给我蜷着,是条蛇就给我盘着!”

    李卫东半眯着眼睛,盯紧了罗三炮,昂起脖子道:“否则又如何?”

    罗三炮冷笑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兄弟们上,给我狠狠揍他,生死不论,天塌下来有我给你们担着!”

    众人立即抡开手中的武器,嗷嗷叫着攻向李卫东。

    李卫东先一步动了,他背靠着柜台,突然反手一棒,把柜台里面的店伙计砸晕了。

    里面的店伙计正幸灾乐祸,准备看热闹呢,哪里想到李卫东在众人的围攻下,首先想到的不是逃跑,也不是抵挡,而是攻击自己,顿时脑袋中招,很干脆的晕倒了。

    李卫东砸倒店伙计,乃是经过精心计算,先解除后顾之忧,他背靠着柜台用力,突然闪电般抬腿,踢中了这一伙人中冲在最前面的年轻少年。

    那个小青年没有想到李卫东的这一脚来的如此之快,他正举起手中的钢管,砸向李卫东的脑袋,李卫东的闪电腿踢中他的手腕。

    此人只觉得手腕剧痛传来,手臂一软,高高举起的钢管依然砸了下来,却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砸在他自己的膝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