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摸老虎屁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4字

    李卫东另一腿紧跟着踢出,踢飞这个小混混,借力柜台突然一个翻滚,落到柜台后方,与众人隔着柜台对峙。

    李卫东在最后关头,另一只脚还踢中了少年手中的砍刀,飞向第二个杀过来的少年。

    没人料到李卫东竟然如此凶悍,一时粗心大意之下,竟然有三个人被废。

    罗三炮气急败坏的大喊道:“一起上,打死他!”

    李卫东傲然往前一站,手里从货架上抓起一把螺丝钉,冷笑道:“我看你们谁敢动手,手里的螺丝钉对他不客气!”

    杂货店里有很多铁器东西,都是绝好的暗器,还是敌人的财产,当坐武器攻击敌人,心里感觉爽。

    一场大战打下来,先不说最后结果如何,整个店肯定被砸得稀巴烂,拼命的时候谁还管你什么财产?

    罗三炮也不敢轻举妄动了,除了店里的财物,他思虑更深一层。

    李卫东除了身手之强超乎意料,柜台下面他还有一个人质,正是被李卫东用钢管敲晕的副经理。

    罗三炮敢骂另一个店伙计是废物,可不敢骂这个副经理,否则人家回去在黄蜂的情妇姐姐那里告状,他吃不了兜着走。

    一个小伙计凑到罗三炮旁边,瓮声瓮气的说道:“这个柜台就是横在咱们前面的一道天堑,有李卫东在虎视眈眈的把守着,咱们很难冲过去,不如封锁店门,叫枪手过来。”

    罗三炮眼前一亮,黄蜂手下也分成三六九等,其中资格最高的就是有枪的人,是黄蜂手下最核心的精锐,最信任的手下,向来只听黄蜂一个人的命令。

    小伙计的思想很活络,又会说话,名义上是提醒罗三炮呼叫支援,但实际上却是打退堂鼓,不与李卫东正面争锋。

    这个提议正中罗三炮下怀,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他见李卫东干净利落的干翻自己三个手下,已经明白人家就是专门来砸场子,有恃无恐,他当然不会傻到拿自己的性命去硬碰硬。

    罗三炮立即指挥手下后退,封锁店门,小门上也安排了人手,只要李卫东敢出来,立即往死里捅。

    李卫东也没想到罗三炮竟然怂了,见他们往后退,心中暗叫不好,抬手洒出手里的一把螺丝钉,飞蝗似的射向罗三炮等人。

    罗三炮这几个人,单打独斗自然不是李卫东的对手,但也是身经百战的打架高手,早就防备着李卫东的反击。

    一个个灵巧的闪开螺丝钉,即使没有来得及闪开,螺丝钉最多也只是射中了非要害部位,痛得他们哇哇大叫,不过对于战斗力并没有什么影响,反而进一步激起了这些人的凶性。

    李卫东冲了过去,仿佛凶神恶煞,几个小混混吓得急忙躲闪。

    罗三炮挥舞着手臂,大吼道:“挡住他,挡住他,重重有赏!”

    与此同时,他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没等电话接通,就大喊道:“救命!”

    这时李卫东已经放倒了三个敌人,另有数人受伤,他先以螺丝钉开路,逼退了罗三炮等人。

    可是店铺的铁门突然“轰隆隆”落下,把李卫东关在店子里面,连同关在里面的人,还有三个倒在地上的青年混混。

    李卫东面色微变,但随即恢复如常,走向受伤倒地的三个青年混混。

    三个混混心中大为恐惧,暗叫倒霉,他们现在就仿佛和一头猛虎关在一起,知道罗三炮不可能放开铁门。

    临死之际,三人突然大吼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攻向李卫东。

    李卫东冷哼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空中影子一花,三个混混手中的兵器,便已经到了李卫东手中。

    这一手空手夺白刃的功夫使出来,三个混混更加绝望了。

    李卫东也不客气,从一人手中夺了铁棒,随即反手横扫,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把他们三人打得是遍体鳞伤,鬼哭狼嚎。

    罗三炮在外面看到这种情况,脸色铁青,可是毫无办法。

    在枪手到达之前,他是绝不敢在开门纵虎。

    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手下弟兄被人虐待,也不能无动于衷。

    罗三炮眼珠一转,一个坏点子就出来,断声喝道:“里面的人住手,你现在停下来,我们或许还可以谈谈,否则你我之间,再无任何转圜的余地。”

    李卫东闻言,一拳一脚一棒,再次把店铺里的三个混混放倒在地,随手丢掉手中的铁棒,掉在地上,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他转过身子,目光如电射向罗三炮,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张嘴笑道:“要想谈判,你先进来,我保证不伤害你,可是你敢吗?”

    罗三炮哪里敢进去,他连开门都不敢,脸色涨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李卫东哈哈大笑:“你连进来和我谈判的勇气都没有,就是一个十足的阴险小人,你不相信我,却又叫我如何相信你?”

    地上的三个混混趁着李卫东和罗三炮说话的间隙,悄悄的爬向前方不远处的铁棒。

    可是就在他们的手指将要抓住铁棒时,李卫东脑背后似乎长了另一双眼睛,反腿踢出,刚好踢中铁棒。

    铁棒顿时“嗖”的飞起来,狠狠敲击混混抓向铁棒的手。

    铁棒与手腕相交,发出骨骼断裂的“咔嚓”声。

    这个混混大声惨叫,在地上打滚,他的整只手算是废了。

    另外两个人再也不敢异动,以飞快的速度退到远处,乖乖的双手捂着后脑勺,蹲在地上。

    李卫东转头,眼睛冷冷的扫过三人,威胁道:“你们给老子乖乖蹲在那,或许还有活路,想在我背后阴人,一定会死的更快!因为我李卫东平生最痛恨的就是背后偷袭的无耻之徒。”

    “李卫东?”店铺里的三个倒霉鬼听了后,顿时面如土色,仿佛待宰的羔羊。

    兄弟们就在门外,可是这一门之隔,却似乎海角天涯般遥远。

    李卫东被关在店铺里面,丝毫没有着急的神色,他的眼光冷静异常,他的镇定令人感到可怕。

    要是李卫东拼命的砸门,罗三炮反而心安一些。

    可是李卫东竟然悠哉游宅的拿出一条板凳,坐在上面,翘起了二郎腿。

    罗三炮想不通李卫东为什么会如此镇静,没有困兽的觉悟,是他有把握应付罗三炮的一切手段,还是虚张声势?

    突然响起了汽车引擎的轰鸣声,车门打开,三个黑衣人阴沉着脸走出来。

    他们走到门边,看了也不看罗三炮一眼,立即拔出手枪,透过铁门的栅栏,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李卫东。

    李卫东面不改色,就这么盯着黑洞洞的枪口,凶器散发出天然的威慑力,但这股威慑对李卫东无效。

    三个黑衣人终于色变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被枪指着却无动于衷的人,仿佛自己手里的枪是玩具。

    中间的那个黑衣人忍不住骂道:“王八蛋,算你有种,如果换一个场合,我郝南愿意和你交朋友。”

    “朋友吗?”李卫东喃喃自语道,忽然记起前世师傅曾说过一句话。

    师傅说,有时候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朋友”,因为把你击倒的人,往往不是你正面的敌人,而是在你背后捅刀子的所谓朋友。

    李卫东不知道师傅为何会如此说,但他记住了这句话。

    李卫东无所谓的笑了笑:“冲你这句话,呆会在战斗中我可以饶你一次性命。”

    陈山瞳孔猛的一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狂的人,仿佛现在不是他被三把手枪瞄准,而是李卫东拿着枪瞄准了别人,而别人手无寸铁。

    可奇异的是,陈山却感觉到一股寒意,他忽然对于自己的枪法失去了信心,眼前的李卫东仿佛变成了一个虚幻的影子。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李卫东明明就在那里,距离不远,却偏偏让陈山感觉如果他开枪的话,打不死人。

    另外两个黑衣枪手也产生了同样奇怪的感觉,但他们不动声色。

    三人里面,陈山显然是首领,他深吸一口气后,冷冷问道:“为什么要来挑战山港会的威严?”

    李卫东笑道:“我就是活得不耐烦了,特意来找死。”

    陈山咬咬牙道:“那么你来对地方了!”

    李卫东冷笑:“那你们怎么还不开枪?”

    陈山皱起了眉头:“你被枪指着,就一点不害怕吗?”

    李卫东冷哼道:“连死都不怕,还怕枪吗?”

    陈山摇摇头:“你或许不怕死,但我不相信,你在死前连害怕的情绪都没有。”

    李卫东耸耸肩:“那你就开枪吧,看我是不是真怕。”

    陈山目光一缩,忽然笑了笑:“你急着去死,我偏不让你死。”

    李卫东意外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陈山沉声道:“你来这里一定有什么目的,因为想死的方法有很多,你却选择了一种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死法。”

    李卫东深深的看了陈山一眼,此人既然聪明,那事情就更好办了,语气淡然道:“你可以认为我想在死亡之前,来摸一下大黄蜂的老虎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