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大黄蜂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0字

    陈山道:“那你就应该知道,自古以来的老虎屁股,都是摸不得的。”

    李卫东反问道:“可是我现在已经摸了,那又如何呢?”

    陈山严肃道:“那就得付出代价,在你死前,你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有钱赔钱,赔到你把内裤都卖了,如果还不够的话,那只好把身上的肉割下来当猪肉卖了。”

    李卫东哈哈大笑:“你的意思是说,落到你们手里,我连死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陈山认真的点点头:“你这样的理解很正确,现在你给我出来,记住了,不要耍花样,否则我们三枝枪可以刹那间在你身上制造九个血洞,却让你还活着,我们都是神枪手,要打传你的掌心,就绝不会射中你的手腕。”

    李卫东嗤笑道:“那样岂不是生不如死?”

    陈山道:“而且痛不欲生!”

    “好吧,我突然有点害怕了,暂时承认失败。”李卫东垂头丧气道。

    “你从来就没有胜算,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地点,与一个错误的人做对。”陈山冷冷道。

    李卫东面色微变,他被陈山等人用枪压着进入了汽车,手上也被带上了镣铐。

    汽车开出西华市,大约一刻钟后,停靠在了一座独栋别墅前。

    陈山先下了车,打开后面的车门。

    李卫东被另外两人押出汽车,三人朝别墅走去。

    李卫东虽然带着手铐,一直被两支枪指着,脸上却没有做囚犯的觉悟,在路上东张西望,仿佛是前来旅游,正在欣赏四周的秀丽风景。

    陈山走到别墅前按下门铃,不久后大门便的喇叭里传来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声音:“请问门外的先生是哪位,来此有何贵干?”

    陈山对此早有准备,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清了清嗓子,换上了一副严谨的神色道:“我是陈山,抓了一个敌人,来找黄爷。”

    陈山话音刚落,大门从中间轰然打开,仿佛被两只无形的手狠狠撕裂。

    汽车不允许进入别墅,陈山一马当先。

    这栋别墅,应该就是黄蜂的西华市郊外的豪宅了,依山傍水,风景宜人。

    进入别墅之后,只见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曲径通幽。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别墅的主人乃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李卫东会误认为黄蜂是一个高人。

    陈山等三人收了枪,估计是怕引起别墅里面的人产生误会,同时也表明这座别墅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流汹涌,防卫异常森严,不担心李卫东会玩出什么花样。

    经过一座水池时,地面比较湿滑,涨了青绿色的苔藓。

    李卫东突然脚步一滑,身子倒向水池。

    换做其它的地方,李卫东倒了就倒了,陈山等三人绝对乐的看笑话。

    可是在他们的主子黄蜂的别墅里,李卫东如果坠入水池,人淹死了没什么关系,弄脏了池子里的水,陈山却要担上责任。

    陈山曾经亲眼见过一件事,那时候黄蜂牵着心爱的柯基犬在水池边散步,小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对水池比较好奇,也可能是它发疯了,竟突然一头栽入了水池。

    黄蜂身边的人慌忙下水,把他的宠物犬捞起来。

    可是黄蜂看都不看一眼,突然抽取别在腰间的手枪,砰砰两声,把自己的宠物狗打死了。

    要知道那条宠物狗在不久前,它突然发疯,张嘴咬向一个下人,那人习惯性的飞腿踢中宠物犬,等他反应过来这是黄蜂的爱犬时,黄蜂刚好出现在门口,同样是毫不犹豫,抬手拔枪,一颗子弹洞穿了那人的喉咙。

    这座别墅就是黄蜂的私人禁地,里面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是黄蜂的私人物品,谁也不能擅自移动,否则既有可能随时找来杀身之祸。

    有了这样的经历,陈山哪里敢让李卫东摔入水池?三人几乎同时出手,抓向李卫东的衣衫。

    可是就在这时,李卫东的身子诡异的反弹回来,他的双脚仿佛两颗木桩,牢牢的钉入地下,身体本是朝水池倒去,可是突然又与地面成三十度左右的斜角弹射回来。

    去抓李卫东的三人,却按捺不住,整个人倒向水池中。

    李卫东还助推了一把,他的身子在返回时,闪电般伸出双手,摸走了陈山等人的手枪,用力推了一下他们的后背。

    “噗通——”

    陈山等三个把李卫东压到这里来的枪手,先后落水,他们面色大变,急忙朝岸边爬过来。

    突然双目睁大,陈山等人脸色煞白,仿佛在水池中见了鬼似的。

    水池中自然没有鬼,但却有一条鳄鱼,它被落水的三人惊动,暴躁不安的冲了过来。

    李卫东冷冷的瞅了陈山一眼,心里为他默哀,死在鳄鱼嘴里惨是惨了点,但是结局一样,省去了自己的三发子弹。

    李卫东之所以甘愿被陈山等人用枪指着,就是为了跟着他们找到黄蜂的老窝。

    黄蜂在春水乡有好几套房产,每一处都占地极广,装修的非常豪华。

    李卫东根本不知道黄蜂什么时候会在哪里过夜,这是只有黄蜂身边非常亲信的属下,才能得到的消息。

    黄蜂仇人太多,对于自己的安全非常重视,行踪飘忽无定。

    李卫东虽然被带上了手铐,可是他脱困而出,简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轻松,五行真罡术修炼到高境界后,全身骨骼都可以收放自如。

    李卫东先假摔,后夺枪,一气呵成,身子突然利箭般射出去,穿向别墅尽头一间大房子的窗户,打算破窗而入。

    在路上,李卫东神目如电,看着别墅豪华到了奢侈的地步,各种条件比之大城市里的高档别墅毫不逊色,而居住的空气却不知道比大城市好多少倍。

    李卫东今日来此,就是来算账的,必须解决黄蜂,楚韵才会安全。

    很多事情的背后,都隐隐约约出现了黄蜂的影子,包括黄文卉在商场挑衅,以及黄荣派出杀手。

    黄蜂原本躺在真皮沙发上闭目养神,他的眼睛猛然睁开,目光如刀,冷冷盯着休息室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李卫东修长的身影出现了,他不紧不慢的走到黄蜂身前。

    四目相对,空中顿时爆出一连串火花。

    黄蜂依旧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视李卫东如无物,整个人懒散的靠在那里,并没有起身,但他的眼睛却在细细打量着眼前之人,看不到的右手紧紧抓住了沙发下面的一把沙漠之鹰!

    “李卫东,你难道不知擅闯民居是犯法的吗?”黄蜂皱了皱眉头,脸上平淡如常,但是心里却翻起惊涛骇浪。

    李卫东现在给人一种凌厉如剑的感觉,单枪匹马直接杀过来,令黄蜂心中极不舒服。

    不过黄蜂并不认为自己会输,这里是他的主场,在震惊的同时也非常镇静,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李卫东丝毫没有擅闯民居的觉悟,微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不是擅闯,是被人抓了进来,最多算是不请自来。”

    黄蜂脸色骤然一沉,迅速冰冷下来,冷哼道:“放屁,你闯入我家里杀人,还胡言乱语,手里还拿着枪,你是想要打劫吗?凭这三条中的任何一条,我有足够的理由收拾你,你就一点都不怕死吗?”

    黄蜂抬起头,目光如刀子般刺入李卫东心窝。

    与此同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三名身材彪悍的保镖,全副武装,目光犀利如剑,死死盯着李卫东。

    “闻名不如见面,大黄蜂,你的涵养功夫还差了些火候,这么快就动气,叫出你的这些走狗,我原本还想和你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李卫东冷笑一声,语气中透出无限的嘲讽。

    “我不想再跟你说任何废话,不管如何,你胆大包天闯入我家,就做好去死的准备吧!”黄蜂盯着李卫东,声音冰寒。

    话音刚落,门口三个保镖突然抬起枪口,瞄准了李卫东,动作整齐划一。

    窗户处也响起枪机保险打开的声音,显然又有其它的保镖赶来。

    所有出口都站满了枪手,把整个房间包围的水泄不通。

    “我来这里不是找死,而是和你谈判,但你要想拼一个同归于尽,我也不怕。”李卫东淡淡一笑,继续道:“我烂命一条,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开枪或许能打死我,可是在那之前,我一定会先杀了你。”

    李卫东脸色平和,仿佛没有看见外面的枪手。

    黄蜂心中一凛,对楚韵动手前,他了解过李卫东的情况,知道这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

    “咱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黄蜂瞟了一眼李卫东,嘴角涌现出一抹讥讽,他不能在李卫东的枪口下露怯,左手食指有节奏的叩击桌子,继续道:“但看你勇气不错的分身,来我手下做事吧,我给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不可能!”李卫东开口笑道:“你赔我五千万,保证不再找楚韵的麻烦,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