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另一个大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12字

    “你确定只有李卫东一个人?”白虎惊呼道,他听完陈山的汇报,眼中满是不信。

    “也许还有其他人,但现身的只有一个李卫东!”陈山无比肯定的补充道:“其他兄弟都可以作证!”

    “作证有个屁用,你们怎么不去作死?”白虎心中悲痛,同为山港会大佬,黄蜂和他关系深厚,脸上的愤怒并非假装,但也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心中感受到了恐惧。

    白虎深吸一口气,迅速理清自己的思路,开始下令:“李卫东必须死。”

    “是!”陈山、以及白虎的下属大声道。

    “陈山带领原来的保镖兄弟,跟我们一起进山战斗,狐狸,你立即我们的兄弟,组成另一个对付。”白虎冷冷道。

    白虎带来了十五个兄弟,他是接到了消息说黄蜂有难,火速驰援,没想到还是来晚了。

    黄蜂剩下的保镖也有很多,有二十多个,全部拿了武器,在白虎的带领下,沿着李卫东离开的路线前进。

    白虎是不得不出手,因为李卫东既然已经对黄蜂出手,就是对山港会宣战。

    山港会共有三个码头,老大分别是黄蜂、白虎、黑鹰。

    李卫东干掉了黄蜂,就是山港会的死敌。

    狐狸是白虎手下的重将,身材高大,年约三十四五岁,头脑聪明,双目炯炯有神,但是脸色苍白,头发几乎掉了一半。

    陈山带着的二十个枪手,精神萎靡,狐狸率领白虎那边的兄弟。

    虽然同为山港会的人,但两伙人平时关系并不怎么好。

    临近出发时,陈山忽然走到白虎身边:“虎哥,黄爷手下还有些人,头目叫做罗三炮,他们以前没带过枪,但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没过考察期,要不要把他们叫来?”

    白虎用自己的双手拇指按了按太阳穴,点点头道:“人多力量大,多把枪就多一份力,现在时非常时刻,你打电话把他们全部叫过来。”

    陈山立即打电话,通知罗三炮带兄弟们过来做事,自己留下两个心腹兄弟拿着武器库的钥匙,等他们前来。

    狐狸脸色更白了,看上去有一种病态的虚弱,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表示狐狸此刻的压力特别大,他凑上前去问道:“虎哥,怎么个行动法,李卫东应该是步行离开,肯定选择地势险要的路线逃跑,我们难道就这样追上去?”

    白虎冷冷瞪了狐狸一眼,恼怒道:“狐狸,你是不是觉得敌人太强大,我们有可能撞上铁板了,所以想打退堂鼓?”

    狐狸脸色大变,白虎当着众人的面如此说他,后果非常严重,急忙辩解道:“虎哥,我不是这一个意思,我狐狸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要不是虎哥当年救我性命,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化作一坡黄土了,后来也全靠狐假虎威,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白虎嘴角露出一丝讥讽,冷冷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狐狸给了自己两巴掌,脸上露出两个掌印,然后道:“我是在向您请示,该如何行动最有效率,兄弟们都是虎哥的亲信,没人怕死,但能够以低伤亡击杀李卫东,多个兄弟活下来,也是为虎哥减少损失,黄爷虽然跟你是兄弟,毕竟人死如灯灭,他的地盘由谁接收,如何分配,到时候还得看实力吧。”

    白虎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狐狸说的不错,强者为尊,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任何组织内部都有派别之争,黄蜂没死的时候,白虎和黄蜂配合默契,跟老鹰的关系生分一点。

    黄蜂现在突然死了,同时死的还有黑豹和毒狼,但是黄蜂留下的这一股势力却没有太大的损失。

    白虎在给黄蜂报仇雪恨的同时,若是损失过大,那就得不偿失,但若是趁机接收了黄蜂遗留下来的势力,则是巨大的收获。

    “论智谋,自己还是比不上狐狸。”白虎深深的看了狐狸一眼,表达自己的歉意。

    狐狸心中一松,这是他死心塌地跟白虎的原因,性格有点毛糙,但是能够听得进意见,在他手下,既能发挥自己的才华,又能得到尊重。

    白虎随后下令道:“陈山,你把武器库的钥匙交给我,自己带着兄弟先行出发,打探李卫东的逃亡路线,但不要轻易交火,等我支援到了后,再行雷霆一击。”

    陈山显然没想到白虎会这么说,呐呐道:“虎哥,这个……不太好吧?”

    白虎双目一瞪,不怒自威,他长久手握生杀之权,自然而然的形成一股威慑。

    黄蜂手下的头目都是亡命之徒,陈山既然是心腹精英之一,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可是被白虎一蹬,心脏却不争气的“咚咚咚”加速跳动起来,终于明白了自己和黄蜂、白虎那种层次的大佬,终究是差了一个档次。

    白虎几十年来,一直是山港会的三大巨头之一,而陈山只是小头目,地位相差很远。

    白虎把目光从陈山身上移开,眺望远处,不咸不淡的道:“那你陈山的意思,就是要我们去拼命,而你们却在后面坐享其成?”

    白虎目光移开之后,陈山立即感觉身上压力一松。

    可是白虎紧接着而来的话,却再次令陈山大汗淋漓,连忙道:“虎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狐狸在一旁冷笑,把陈山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他见黄蜂、黑豹、毒狼都死了,想接收兄弟,趁机上位。

    白虎若是没有出现,陈山有一定的机会,但是白虎和狐狸都到了,陈山就是痴心妄想。

    白虎目光如电,盯着陈山冷笑道:“你不是那个意思,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于公于私你们都应该当先锋,挺身而出。黄蜂是我兄弟,他现在被人谋杀,我理应出手为他报仇,可是你却是他的心腹手下,是你的主子,主辱臣死,你更应该冲锋在前,为了主子拼尽自己的性命,也要把凶徒手刃,为主子报仇。”

    陈山在白虎的强大压力下,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了,咬咬牙道:“我不怕死,但是怕死的毫无价值,为黄爷报仇,我陈山但凭虎哥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白虎展颜微笑,朝陈山竖起了拇指,吩咐道:“终于有一点样子了,黄蜂平时没有白养你们这批兄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正是你们报答的时候,是你们展示义气的时候。”

    白虎命令陈山立即出发,同时改变了策略,一旦发现李卫东的踪影,马上开火,狠狠的打。

    白虎则等罗三炮到来之后,带着狐狸和罗三炮等人随后赶来增援。

    陈山傻眼了,这是把自己当枪使了吗?他想起李卫东单枪匹马杀入别墅的情形,心中哇凉哇凉。

    李卫东无敌的形象,令陈山等人印象太深刻了,他要是单独去追杀李卫东,没有高手,根本就是羊入虎口,白白送死。

    陈山愣愣道:“这样太好吧,不是我怕死,实在是敌人太凶残了,而且武器库事关重大……”

    白虎不耐烦的打断了陈山的话,冷哼道:“口口声声说你不怕死,那为什么又如此多的啰嗦,至于你说的武器库,你以为我不知道它的重要性吗?”

    狐狸和另外一个人靠近过来,面色不善。

    陈山被白虎一顿训斥,无地自容,目光扫过人群中黄蜂生前的绝对心腹,发现他们一幅淡然的摸样,顿时内心一阵阵发亮,知道他们已经生气了,显然更加认同大佬白虎,而不是自己这个小头目。

    陈山忽然感受到一股危机,如果他继续在这里与白虎争执下去,黄蜂真正的心腹也许会拔枪射杀自己。

    “好汉不知眼前亏,何必与白虎过不去呢?去追杀李卫东并不代表自己会死,完全可以消极怠工,真要见到李卫东,拔腿就跑,谁又能够奈何他?”陈山心里想到这里,立即恭敬的朝白虎鞠躬,然后带着手下离去。

    但是其中却有几人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仿佛双脚钉入了地下。

    陈山目光一缩,认出来那四人正是黄蜂生前的贴身保镖之一,其中一个还担任着总管职务。

    陈山觉得自己的威信受到冲击,一肚子气愤正没处发泄,又见黄蜂原来的手下里面,支持自己的是大多数,不由怒道:“你们几个人干嘛呢?”

    那几人冷冷的瞥了陈山一眼,根本不鸟他,依然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陈山火了,突然脑子一热,拔出手枪,指向他们。

    可是那几人都是老枪,反应无比快速,陈山的刚刚有所动作,他们后发先至,却是先一步瞄准了陈山。

    曾经担任过黄蜂总管的保镖冷笑道:“陈山,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来命令我,我们甲乙丙丁四兄弟跟随黄爷做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玩泥巴呢。”

    陈山不敢问了,甲乙丙丁的姓名,是黄蜂取得,分别是黄甲、黄已、黄丙、黄丁,都是一流的神枪手。

    陈山还不想死,立即带着剩下的兄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