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女杀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08字

    那杀手眼中闪过一丝绝然,手中突然出现一黑一红两粒鸽子蛋大小的丹药,黑色丹药扔向李卫东,红色丹药一口吞下。

    “轰!”

    黑色丹药爆炸,威力不亚于手雷,整个房子抖了几下。

    李卫东急忙趴在地上,躲开爆炸弹片,他发现自己实力远胜普通人,可是面对地球上的各种武器,还有有些力不从心。

    当然,只要不是被正面击中,爆炸的余波拿他也没有办法,跟搔搔痒差不多。

    女杀手心中更加震惊,黑色鸽子蛋是秘制的炸药,名叫忍术雷,不过她无暇多想,吞下红色丹药后,整个人气势大增,骨骼响起砰砰声,身体凭空拔高三寸,一股股强大而狂暴的力力量,从四肢百骸涌现。

    她再次挥舞匕首似的短刀,飞身扑向李卫东,速度比嗑药前快了一倍。

    李卫东心中“咯噔”一下,连忙后退,明白女杀手这次是真拼命了,那红色丹药的档次虽然比不上他前世见过的灵丹,但明显是激发人体生命潜能的毒丸,饮鸩止渴,唯有心存死志的人才会吞下。

    无论是谁,要想凭空获得强大的力量,必须付出代价,而像女杀手这样的行为,代价就是死亡。

    女杀手脸色平静,没有喜怒哀乐,目光阴冷,盯着李卫东:“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李卫东冷笑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来杀我?”

    “等你死后,我会告诉你!”女杀手咆哮一声,冲向李卫东,仿佛一辆失控的火车,所过之处地板碎裂,石屑纷飞。

    钢筋混泥土楼板强度很高,竟然在她脚下纷纷碎裂,由此可见力道极其恐怖。

    李卫东微微一愣后,迅速撤退,药力有时而穷,他其实不需要跟她硬碰。

    女杀手飞起一脚,踢了过来。

    李卫东身体自动倒飞,撞破窗户,跳了出去。

    房间里的空间太狭窄,施展不开。

    女杀手这一脚太厉害了,力量狂暴,追了过去。

    李卫东突然抬手,在身体下降的过程中,挥拳猛砸,五行真罡术凝聚出一条光带,缠绕脚尖。

    女杀手一脚踢散光绳,继续扑向李卫东。

    但有了缓冲的时间,李卫东落地后立即一个旋身,抓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呼呼呼射出去。

    女杀手急忙后退,手中的刀子敲碎玻璃,刀尖破空激射李卫东胸口。

    李卫突然一指点出,悟性真罡指异常犀利,逆势发威,逼退敌人。

    但女杀手在药力的支持下,力量和反应都远超平时,又占据先机,为了伤敌,不惜伤及,无视五行真罡指的攻击,挥刀刺了出去。

    李卫东一个翻滚闪开,此时他已经从租房来到外面的公园里面,腾挪的空间相当大,手里抓起了几颗小石头,闪开匕首的同时扔了出去。

    女杀手可以无视其它的小石头,但其中一颗射向脑门,不得不闪一闪,否则会脑袋开花。

    李卫东用力扯出一根手指粗的铁栏杆,末端锋利,脑子里闪过一套辛辣的剑法,翻手刺了过去。

    一寸长一寸强,女杀手的武器顿时落入下风。

    实际上,她吃下红色丹药后,没能在三招内杀死李卫东,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嘶嘶嘶”连续几剑,全是进攻的路数,逼得女杀手后退。

    李卫东刚刚稳住局面,再出怪招,扔出铁栏杆,化作一支利箭,虎虎生风。

    女杀手挥拳砸偏铁栏杆,被震得手臂发麻,体内的力量潮水般消退,彻底落入下风。

    李卫东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凝聚了内劲的五行真罡指,以泰山压顶之势刺下来,指尖距离女杀手的身体还有数尺距离,锐利的指风已经刺伤她的身体,留下数道伤痕,血流如注。

    女杀手发出凄厉的惨叫,刺破宁静的公园,她酝酿的反击,也随着身体受伤而瓦解,但她确实狠辣异常,明白自己只有最后一击的机会,竟然拼着受伤,用尽全力抓着匕首切向李卫东。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突然白光一闪,女杀手只觉得胸口剧痛,随后失去了知觉。

    关键时刻,李卫东射出一枚万劫天珠,洞穿了她的身体,瞬间收割了她的生命。

    看着她的尸体,李卫东冷笑不已,他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措手不及,需要时间从女杀手的影子里面,获得关于雇主的信息,所以没有痛下杀手。

    但是在明白了雇主是谁后,李卫东立即动用万劫天珠,诛杀敌人。

    “牛友贵,没想到竟然是你,请了两拨杀手,一波对付楚韵,另一波却来对付我!”李卫东心中冷哼一声。

    四周灯光大亮,清婉程出现了。

    李卫东租房的地方,距离西华医院不远,这一片刚好是她的辖区,打斗声的动静很大,清婉程接到消息后,立即赶了过来。

    这次李卫东没有逃跑,静静坐在那里。

    警察四面包围,一个个如临大敌,全副武装,大喊道:“里面的人放下武器,把手举起来!”

    李卫东摸出一支烟点燃:“没有武器,不要举手了吧?”

    警察显然不相信他的话,探照灯射过来,看到地上躺了个人,胸口还在冒血,但已经没有了气息,神情紧张,枪口对准李卫东,大声道:“你慢慢站过来,不要跑!”

    更多警察出现,一道道白色光柱对准李卫东的眼睛射来。

    李卫东听话的站起来,举起双手。

    一个警察性子比较急,走过来抬脚踹了过来:“动作慢吞吞的,没吃晚饭吗?”

    李卫东身子闪到一边,心中苦笑,刚刚有人叫他慢点,现在有人骂他太慢,简直无所适从了。

    警察没想到李卫东敢躲,大力一脚踢空,身体失去平衡,“哇”的一声怪叫倒在女尸体。

    警察顿时像一个被捅了的马蜂窝,纷纷举枪对准李卫东。

    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呵斥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呢,那是李医生,有本事的文明人,大家都礼貌点,谁要是乱动,回去写份深刻的检讨交给我。”

    李卫东眼前一亮,听出来是清婉程的声音,他发现自己跟这个漂亮女警很有缘,去哪里都能遇上。

    清婉程不知道死了人,看清了情况后,大吃一惊,目光落在李卫东身上,脸色瞬间阴了下来,冷冷道:“你杀的?”

    说完后,不等李卫东辩解,拿出手铐,扣住李卫东的双手。

    李卫东没有反抗,主要是没必要,反正这副手铐戴在手上,九根橡皮筋一样,只要他愿意,拉一下就断。

    警察兵分三路,一部分留在公园,检查现场,另一部分进入租房检查,清婉程则带着另外几人,押着李卫东返回警局。

    “活的死的全部带走,回去后详细尸检。”清婉程吩咐道。

    “是,清队长。”众人大声答应,分头行事。

    清婉程亲自铐了李卫东,故意锁的很紧,抢了他的香烟扔掉。

    李卫东皱皱眉头,看了清婉程一眼:“跟你们走没问题,但能不能别铐这么紧,我其实不是凶手,是自卫。”

    清婉程冷冷的瞥了一眼李卫东,露出厌恶的神色,以丝毫不亚于男子的粗声粗气吼道:“少废话,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是个好人,但现在发现你越来越坏了,是不是凶手现在不好说,但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你嫌疑最大,死了人是很严重的案件,你摊上大事了,懂吗?”

    李卫东道:“她是杀手,闯进我房间来杀人,我是运气好外加有点防身的本事,才勉强活了下来,是正当防卫。”

    清婉程冷冷的看着他,忽然拔出手枪,对准李卫东:“再多说几句,信不信我以拒捕的罪名毙了你?”

    李卫东有把握躲开清婉程的子弹,但这样一来就走向了跟社会对抗的地步,他完全有能力带着杀手的尸体离去,或是独自逃走也行,但为了不要变成杀人犯,所以才留下来。

    当然,他这样做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眼下没有什么急事,跟上次在相约酒吧遇到的情况有所不同。

    李卫东思前想后,无奈道:“看在你长的很漂亮的基础上,我认命了。”

    清婉程听他夸自己漂亮,心中微微一喜,但面色依然冰寒,冷冷盯着李卫东:“跟我走!”

    清婉程虽然年轻,但是办案的经验丰富,眼光毒辣,她一眼看出李卫东没有任何紧张,应该有把握自证无罪。

    想到这里,清婉程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但是作为一个警察,她对李卫东擅自杀人的行为,也非常痛恨。

    不过话说回来,李卫东如果没有实力,此刻死的就是他了。

    面对李卫东这样的人,清婉程的感觉非常复杂。

    上车后,李卫东对清婉程抱怨:“有人雇佣杀手行凶,我是受害者,你们警方一定要彻查到底,找出幕后主使,赔偿我医药费用、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还西华市一个安定的环境。”

    “闭上你的鸟嘴!”清婉程吸一口气,冷冷的看了李卫东一眼,突然有种想骂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