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服毒自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41字

    清婉程再次看了李卫东一眼,莫名其妙的觉得他也许是自己一生的克星,灵魂印记的效果立竿见影。

    只是现在双方处于敌对的关系,清婉程的真正转变,还得等到此事结案之后了。

    警车很快就回到了公安局,清婉程收回思绪,恨恨盯了李卫东一眼,率先下车。

    李卫东跟在后面,懒洋洋的下了车,望着清婉程的背影嘿嘿一笑。

    两个警察带着李卫东去审讯室,见他笑得古怪,忍不住问道:“别人进警察局都是愁眉苦脸,你有什么好笑的?”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李卫东冷笑一声,淡淡道:“既来之则安之,警察局是保护公正的地方,我又没做坏事,为什么要愁眉苦脸的?”

    两个警察不屑道:“不做坏事怎么会被戴上手铐,你现在嚣张,呆会很快连哭都哭不出来。”

    审讯室内的灯光昏暗,弥漫着一股威严和压抑。

    李卫东对审讯室不陌生,不是第一次坐在这里了,对面坐着两个警察,一男一女,男的负责问话,女的负责记录。

    警察问李卫东今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见过什么人,详详细细的说出来。

    李卫东告诉警察,自己正准备睡觉,女杀手突然出现,双方大战一场,打伤对方,女杀手见任务失败,便服毒自杀了。

    由于是亲身经历,李卫东说起当时的情景,活灵活现,令人感觉到身临其境,险象环生。

    而女杀手确实服用过激发生命潜能的红色丹药,算得上是一种剧毒,万劫天珠造成的伤口,虽然非常致命,但是表面上看去,却只是简单的伤害,女杀手死无对证,所以若是验尸的话,完全吻合李卫东的说辞。

    李卫东说完后,男女警察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一个倒霉蛋的形象,将心比心,若是自己处在李卫东位置,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房东也证明,那个房间确实李卫东租住的地方,还签了合同,女杀手先是非法闯入民居,试图刺杀。

    警察又问别人为何要雇凶杀他,李卫东表示自己不知道,他是个医生,治病救人,这也是有证据的事情,但随即他隐晦的提出来,可能跟牛友贵有关。

    李卫东特意强调,仅仅是自己的一种怀疑,没有证据证实,但他告诉警察,自己因为挫败了牛友贵的一桩阴谋,很可能引起对方的报复。

    李卫东两世为人,本身气质特异,姿态平易近人,很快就获得两个警察的好感,他们都相信李卫东是无辜的。

    说完后,李卫东笑嘻嘻道:“我心里苦啊,兄弟能否给烟抽?”

    男警察摸出香烟,递给李卫东一支,然后翘着二郎腿,样子不像是警察和犯人,反而有点像是两个老朋友在聊天。

    女警察见状微微皱眉,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她隐隐觉得男警察这么做不妥当,可是她不想得罪人,没有当面提出来。

    李卫东并不是想真的抽烟,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委婉的知道警察对自己态度不错,顿时放下心来。

    这时女警察继续道:“笔录基本上做完了,但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完善补充一下。”

    李卫东很配合:“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女警察在记录本上翻开新的一页:“你的个人资料很古怪,在进入西华医院前,你普普通通,可是我发现自从你进入西华医院后,突然变得惊险刺激,背后有什么要特别的原因?”

    李卫东心中一凛,没想到这个女警的观察力如此敏锐,神色平静的笑了笑:“没有吧,以前平淡是真,现在我也想继续平淡,可是事情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我总不能等死吧?为了反抗命运,于是认识了一些人,卷入了一些事情,生活顿时变得不再平静,这很正常吧。”

    女警皱了皱眉头,她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手头的资料太少,无从继续发问。

    李卫东嘻嘻一笑,忽然看了女警一眼,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女警被他看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摇摇头道:“没有了,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话吗?”

    李卫东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女警瞪了他一眼:“严肃点,这里是公安局。”

    李卫东喷出一个眼圈,道:“我很严肃的说,你虽然工作很认真,但是有个大缺点。”

    男警察惊讶的看了李卫东一眼,这人难道疯了,竟敢在公安局说警察有缺点,难道嫌自己被关的时间太短了吗?

    女警没想到李卫东这样讲,微微一愣:“什么缺点?”

    李卫东道:“你这样漂亮,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木秀于林风必吹之,执行任务时要特别注意安全问题。”

    女警顿时满脸通红,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男警察哈哈大笑,感觉李卫东这人说话太幽默了,自己怎么想不到呢,活该还是单身狗啊!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清婉程戴着墨镜走进来,威严的道:“小胡,小张,犯人的笔录做好了没有?”

    两名警官同时立正,回答道:“报告清队长,我们已经完成任务!”

    清婉程肃然的点点头,吩咐道:“笔录留下来,你们先出去,我有些话要单独问他。”

    李卫东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连忙起身道:“既然该做的笔录已经做了,我该走了吧,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在西华医院上班,距离这里不远,随叫随到。”

    李卫东说着起身往外走,手上还带着手铐,也不叫他们打开。

    清婉程挡在门口,冷笑着看了李卫东一眼,对小张和小胡两位警察道:“你们还不快点出去,记得把门关上!”

    胡和张姓两位警察急忙起身,走出审讯室。

    李卫东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他紧跟在女警后面,想要蹭出去。

    清婉程伸手拦住李卫东,冷冷道:“李卫东留下来!”

    大门“哐”的一声关上,清婉程手上突然多了一根电棍,二话不说就朝李卫东狠狠砸过来。

    李卫东勃然变色,他身子急忙后退,背后恰好被审讯桌挡住,立即双脚用力,身子贴着桌面后滚翻,闪开电棍。

    电棍“砰”打在审讯桌上,火花四溅。

    李卫东双手指着桌子对面的清婉程,慌忙道:“你想干什么,身为警察,可不能随便动手打人的啊!”

    清婉程摘下墨镜,眼冒凶光,恶狠狠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事情,下车之后,我一直心神不宁,敢对我动手脚,打得就是你!”

    李卫东眯起眼睛,知道自己耗费巨大精力的灵魂印记起作用了,但他怎么可能告诉她?

    清婉程挥舞着电棒冲过来,气势汹汹。

    李卫东心中叫苦,他能够很轻松的打倒清婉程,但却投鼠忌器,不敢还手,只得沿着审讯桌逃跑。

    好在这审讯桌甚为宽大,清婉程在桌子对面伸手,够不着击中李卫东。

    两人围着审讯桌,一个逃,一个追,开始赛跑。

    清婉程跑了几圈,见李卫东滑溜无比,自己追不上,突然双脚蹬地,身子跳到桌子上,电棒迎头砸下。

    李卫东突然矮身,钻到了桌子底下,再次闪开。

    清婉程跳下桌子,电棒对着桌子下面乱捅。

    李卫东灵活的闪开,出现在桌子的另一边。

    清婉程怒道:“混蛋,你给我站住!”

    李卫东鄙视道:“开玩笑,我如果站住不动,那还不被你电成麻花卷啊。”

    清婉程忽然眨眨眼睛,道:“你现在让我电两下,出一口气,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否则,我这口气闷在心里,以后有你难受的。”

    李卫东一眼看出她在说谎,可是考虑到以后也许有事情需要对方帮忙,笑了笑道:“你确定,只要电两下?”

    清婉程心里暗道,只电两下才怪,嘴里却说:“说话算数!”

    李卫东道:“好男不跟女斗,我就让你电两下吧,但是我警告你,可不许乱来啊,否则我一定会找人收拾你的!”

    清婉程笑道:“我其实心里好怕你啊,但不出一口气,我特么的难受,我虽然是个警察,但也是个女人,这女人一难受,就会做出很多疯狂的事情,今日事今日了,你也不想我天天盯着找你算账吧。”

    李卫东头皮发麻,看了看她手中的电棍,又想了想她的话,看来这亏是吃定了,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咬牙点点头,道:“你来吧,我不跑了!”

    清婉程朝着李卫东走来,故意打开电棒开关,上面电火花四射,非常吓人。走到李卫东身边,却没有立即动手,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冷冷的盯着他:“脱掉衣服!”

    李卫东心中一寒,他知道她没有立即出手,不是心里大发慈悲放过自己,而是要找一个机会,等自己没有防备时突然抽打自己,那样电击效果更强,这女人不是一般的毒,他缩着脖子反问:“为什么要脱衣服?”

    清婉程理所当然道:“既然只能电你两下,我自然要把握机会,脱了衣服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