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偷鸡不着蚀把米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0:54本章字数:3006字

    李卫东想想也是,换一个位置,自己也会提这个要求。

    可是没等脱完衣服,李卫东突然屁股剧痛,一股强大的电流轰然击中自己的屁股。

    “啊!”李卫东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怎么回事?”胡警官名叫胡静,回头诧异的看了审讯室一眼。

    “不知道啊!”张警官道,她名叫张晓华。

    此时两人没有走远,相视一眼,默契回到门外,审讯室里面清晰传来痛嚎声。

    张晓华疑惑地道:“清队长不会是在里面动手打人吧?”

    胡静忽然笑道:“清队长是那么暴力的人吗,我估计他们之间有些私人恩怨。”

    张晓华很理解的点点头,两人不约而同,耳朵贴在门上。

    审讯室里面,清婉程心头的恶气,随着那一棒化解了大半,顿时神清气爽,只要再打一棒,肯定完全气消了。

    李卫东大怒道:“你怎么能如此无耻,捅我屁股!”

    清婉程呵呵笑道:“我只说打你两下,可没说不准打哪里吧,屁股那里皮粗肉多,是最难受伤的地方,你得感谢我没有对着头部猛打,否则你此刻已经躺下了。”

    李卫东翻身跑到桌子对面,怒视着清婉程:“问题是你哪里是打我屁股,分明是电我肛门,你这是性侵犯!”

    清婉程像是一个小恶魔,笑的更欢了,道:“还有一下,你给我站住,再电一下,这事就算完了。”

    李卫东双手捂着屁股,额头全是冷汗,清婉程刚刚那一下太狠了,疼得他五脏都紧抽在一起了,绝对是人间酷刑。他恶狠狠道:“我要是再相信你的话,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种。”

    清婉程冷笑道:“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我数三声,你再不停下,今晚就别想走出公安局的门了,无论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还是凶杀嫌疑犯的身份,都够你蹲看守所。”

    李卫东坚决道:“蹲看守所好啊,老子宁愿去看守所里做老大,也不愿被你这臭娘们电屁股了。”

    清婉程怒道:“去看守所吃牢饭之前,也得先让我揍几下。”

    李卫东不屑道:“你还真以为可以吃定我,刚刚被你得手,那是我主动忍让你,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想碰掉我一根毫毛都不可能。”

    清婉程年轻漂亮,实力高强,能力出众,背景深厚,何时受过这样的打击,她愤怒无比,咆哮着冲向李卫东。

    不料刚刚一动,她突然脚腕一扭,伴随着“咔嚓”声,钻心的剧痛传来,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上。

    李卫东吓了一跳,不过这女人诡计多端,他以为这又是她的阴谋,反而退到更远的地方。

    清婉程恶狠狠的盯了李卫东一眼,强忍着剧痛,双手扶住桌子,想要爬起来,可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泪珠在眼圈里打着转而。

    李卫东见清婉程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不像作家,终于明白她是真的扭伤了,心里不由大大的鄙夷,这小娘子也太脆弱了,自己还动手,她就瘫了,要是真出去抓贼,估计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好在审讯室大门紧闭,无人瞅见这个窘状,否则她真的无脸见人了。

    清婉程和李卫东两人大眼瞪小眼,对峙了片刻,李卫东小声提议道:“你脚扭了,是不是很痛?”

    清婉程用力的点点头,动作显得有些笨拙。

    事实上,任谁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做什么动作,看起来都显得有些笨笨的。

    李卫东道:“骨头扭了?”

    清婉程苦着脸道:“估计是脱臼了吧!”

    李卫东道:“你把电棒扔掉,我扶你起来,坐到桌子上。”

    清婉程听话的扔掉电棒,李卫东又等了片刻,确定她是真的受伤了,慢慢走到她身后,道:“你别动,我帮你把脚腕接上,如果你还想着要报复我,我再也不管你了。”

    清婉程顺从的点了点头。

    李卫东再提前给她打一支预防针,道:“呆会我扶你起来的时候,身体免不了会有些碰撞,你可不要认为我是故意占你便宜。”

    清婉程白眼一翻,终于忍住骂道:“你这人也太啰嗦了,快点动手啊,痛死我了。”

    李卫东这才出双手,从她腋下穿过,扯住她的肩膀往上提。

    可是清婉程看上去比较娇小,但实际上肌肉细密扎实,蕴含着恐怖的爆发力,体重却不轻,李卫东发现竟然难以提起她。

    “没办法了,提不起你,只能抱你上去!”李卫东无奈摆摆手。

    “那就……快点吧!”清婉程总觉得李卫东是故意这样说,但她没有办法。

    “是!”李卫东说着抱起清婉程,左手托住她的后背,右手大胆的托起她的臀部,感受着她屁股那惊人的弹性,而他的眼睛,则色迷迷的近距离盯着她高耸的双峰,心中不由一荡。

    清婉程的眼睛透过墨镜,恶狠狠的瞪着李卫东,如果不是此刻有求于人,她一定不会让李卫东碰自己。

    实话实说,李卫东确实有占便宜的想法,但他不敢太过分,没有刻意进行更多的身体接触,尽量轻手轻脚,把她放在审讯桌上,但清婉程的脚,却不小心踢到旁边的椅子,碰到痛处,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痛死了啊,李卫东你这个笨蛋,是不是想把我弄残废!”

    李卫东被她骂毛了,毫不客气的回骂道:“你给我闭嘴,再唧唧歪歪的乱吠,我就把你扔在桌子上,懒得理你,叫你的那些警官属下来给你接骨!”

    清婉程气呼呼的看了李卫东一眼,不知为何,他虽然不喜欢他,却奇异的更加不愿意其它人进来,看到她这个样子,而且身为队长,她很清楚有些警察的本事吃喝玩乐嫖赌很擅长,还真没人敢说会接骨,至少手法上比李卫东这个医生差很多。

    清婉程深吸一口气,痛得涕泪直流,道:“我的脚真很疼啊,那里面太紧了,拔不出来……”

    李卫东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在清婉程眼前扬了扬。

    清婉程愤怒道:“你想干什么,别忘了这里是警察局!”

    李卫东嘿嘿一笑:“你的靴子太深太紧了,只好把它划开,把脚放出来,才能接骨。”

    清婉程没好气道:“难道你不知道把拉链拉开?”

    李卫东试了试,可是没用,叹息道:“拉链太短,靴子太深,你没事穿这么深的长筒靴干嘛?”

    清婉程心痛道:“这可是我最心爱的一双靴子,真的要划烂它?”

    李卫东懒得再理会她,匕首化作一道寒光,刺向清婉程。

    清婉程吓了一跳,怪叫一声,突然感觉小腿一凉,靴子被匕首划开,掉落地上,而刀尖却没有伤到她分毫。

    李卫东收好匕首,抓起清婉程的脚搬,轻轻一捏。

    一股麻痒传来,清婉程身子微微颤抖,愤怒的抗议道:“色鬼,你干什么,拿开你的咸猪手!”

    李卫东一指点在她脚心,稍稍加力,清婉程的抗议嘎然而止,换成一声惨叫,他随后冷静的说道:“你的右脚腿骨大面积移位,到底要不要我帮你接回来?”

    清婉程这时缓过神来,露出不信的神色,低声道:“你真的能够接好它,要不是还是送我去医院吧?”

    李卫东淡淡笑道:“你要去医院,我不反对,但我就是医生,可以确定你这辈子就准备做瘸腿美女吧!”

    清婉程大怒骂道:“敢咒我,你混蛋!”

    但她随即一想,却觉得李卫东的话很有道理,大面积脱臼如果不及时复位,对以后的行动影响很大。

    清婉程看着李卫东,眨了眨眼睛道:“你真的会接骨?”

    李卫东没好气道:“这时候骗你,我有什么好处?”

    清婉程点点头:“好吧,我相信你的技术。”

    李卫东微微一笑,道:“那我开始了,你先躺好,双脚并拢,平放在桌子上,嗯,就是这样——”

    李卫东没有急着动手,借着审讯室昏黄的灯光,第一次认真的审视着清婉程,只见她一头黑油油的秀发,散乱的披在头上,发质比电视广告中打洗发水广告的明星还好,肤色洁白如玉,眉头紧皱,凭空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惹人怜爱。

    清婉程虽然闭着眼睛,但仍然能够感受到李卫东正在用目光审视着自己,见他迟迟没有动手疗伤,终于忍不住睁开了一双妙目,冷冷道:“李卫东,你看够了没有,快点动手治伤,知不知道我现在很难受?”

    话音刚落,剧痛令就令清婉程忍不住呻吟起来。

    李卫东眼中射出同情之色,叹一口气道:“经过我的观察,你的腕骨除了脱臼,还出现了一条裂缝,虽然没有断裂,可是也差不多算骨折了!”

    李卫东说完,顺势坐在旁边的审讯椅子上,和清婉程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清婉程惊讶道:“怎么会这样严重,你是在糊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