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夜半谈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3483字

    这时,令崔史元想不到的事儿给发生了,这孙悟空还真长了蜘蛛臂,要爬这防翻墙,可上头都是玻璃呀!要是他翻过去,手指不定给扎破喽?!这翻不过去,这鸡×蛋都给扎破喽?!崔史元说:你还真坚毅!他甭管了,你要是翻?!你能翻得多厉害呀?!崔史元跑了过去。

    他瞅着这俩尻蛋,一直往上蹭,往上蹭,蹭不出个啥名堂来。崔史元一怒,往这孙悟空的尻子缝儿那一脚踹了过去!这皮鞋尖儿直插了进去。孙悟空一声惨叫,然后哗的一下,从防翻墙那儿掉了下来,捂着尻子缝儿在那儿打滚着。他脸上一阵痛苦的表情,貌似踢到卵子。

    他转身转呀,转,转呀,转,两腿间的那片黑草丛,带着一条鞭子,俩蛋子,让崔史元想呕,他吓了这孙悟空一下,要踩他卵子。孙悟空一惊,立马乖了,不扑腾了,也不打滚了,乖乖捂着卵子在那儿等警察来。崔史元用一只起了水泡的脚趾,跟湿漉漉的汗水,换来一功。

    崔史元今儿,成了英雄。他不管了,直接剥开了衬衫,露出肚腩跟两块乳肉来,然后擦汗。但崔史元想明白,是谁报案咧?!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小瓶矿泉水,然后又打了电话给接线员,仔细一查,好嘞!他明白了,是谁报的案。这下,崔史元从叱头村那儿,开车到叱头街。

    哥们儿,我知道,是你,对吧?!也只有你,才报案。崔史元来到了无畏诊所那。他看了下时间,大约十一点半。他来,不是空手来,带了一只西瓜,一叠烧鹅,两瓶啤酒,及一份水煮牛肉。崔史元大口大口吃着豆芽,满头大汗,吹着风扇,一边儿把脚靠在了沙发上。

    颜回没有说话,点头默认。崔史元说:将军,车卒将!他们摆了一盘象棋,在那儿开着一眼台灯便下了。灯光不亮,但是足够,在一处茶几那儿,他们还泡了一壶大红袍。颜回说:车卒将?这下,颜回在前方的炮,隔着一匹马,将崔史元的车,给打没了。崔史元懊恼的很。

    哎哟哎,我的娘亲哎!崔史元道:输了输了,重来重来,你要双炮将了么?!颜回一笑,说:谁让你恁急?!老想将军将军,看我,慢条斯理!崔史元说:咱俩不一样!你那是细手,给人诊病的

    崔史元说:有没,针子?硬点儿的,我要。指甲钳,也行么。颜回说:有。说罢,颜回从抽屉里,取出了一口针,递给了崔史元。崔史元挑破了刚刚玩命奔跑起了的水泡,跟开香槟一般,溅出了水来,哎!餐巾纸!餐巾纸!快呀!溢出来了。颜回递给了他一张餐巾纸。

    这下,崔史元才舒服些,他刚刚紧皱眉头,满脸痛楚的样儿。崔史元说:真好!认识医生,跟认识救星一样,哎!你呀,手术刀,要练好,手一巧,做个手术,一个红包就是一秒!颜回说:少来!不过这时,在吃透街上,一股吆喝声,传入了这诊所小门里头,声儿是这般的。

    哎哟嘞,哎哟嘞!一等人呀,高在上哎,金山银山堆满炕嘞!二等人呀,差不多哎,收银从来不罗嗦嘞!三等人呐,你有点儿差,活得快活,招人骂!四等人嘞!崔史元听罢后,觉得不堪入耳,他说:娘卖×的,谁敢乱吆喝,谁敢乱吆喝哎!崔史元嚼了块牛肉刚想出去儿。

    颜回阻止了他,然后颜回从打针室里头取出了一箱子,上头是堆满的一次性注射器,还有一次性棉签,同一些用完的玻璃药瓶。开了门,这崔史元瞅着这人,原来他是收破烂哎!颜回递给了一箱子给他,他找了颜回两百块,这堆着起来有一段日子了,崔史元心里却思量着。

    待颜回回来的时候,崔史元道:你要是把这玩意儿卖给收破烂的,不犯法?!颜回说:法不治众!你拿着吧,当今儿,宵夜,一笔勾销啦。颜回递了一百块钱给了崔史元,崔史元问:他是好鸟吧?最近叱头村,吃药吸雾水打针儿的人,多得去儿!颜回说:你知足吧是文化人!

    崔史元说:我懂了!臭老九!孔老二!是吧?!颜回说:瞎扯淡,好了,扯点有用的。对了,老崔,我一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能不能告我知,你叫啥名?崔史元又拿起了筷子,饮下一口啤酒,啐了一口唾沫到痰盂上,淡然地说:崔史元。颜回饮下口茶,不以为然。

    颜回啐了一口茶水,道:崔史元?!你叫崔始源?!你是韩国的还是台湾的?!崔史元说:哎,哎!怎么说话呢你?!那是来捞金的,你看看,这是啥?!这是执照!我是共产党的!懂没?!颜回说:懂。我明了。崔史元说:对了,给你瞅样东西,我一般,无事不登三宝殿。

    颜回说:啥?崔史元从口袋那儿,取出了一张图片,上头貌似是一中年人。他有点儿秃顶,颧骨很高,鼻梁骨貌似有点儿凹槽,想必是年轻那会儿,跟人打架了然后鼻梁骨折断过吧?他两只眼睛很大,跟金鱼眼一般。胡子拉碴,一对招风耳,以上这些,是他比较基本的特征。

    颜回问:这人是谁?崔史元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要是见到长得像这人的,你就报警吧。有十万块呢。颜回听到这十万块,不免一惊,道:悬赏令嘞?!崔史元说:啊,对。悬赏令。咱们这儿,在十年前不是发生一起命案么?!碎尸案呐,这人,听说最近出没了,你看看。

    说罢,崔史元从他的口袋里头,掏出了苹果手机,然后戳开了相册那儿给颜回看了图。这是一张相片,里头的主人公和悬赏令上的何其相似?!颜回说:你又咋给我看嘞?崔史元说:你是能人么。我觉得你就挺有本事的。颜回说:大本事没有,有的话我早开一家医院去了吧?

    崔史元说:甭谦虚,咱们都是一根鸡×俩毛球,谁也别拍谁马屁。不过今儿,我得告你一件事儿,最近,我抓了,整整二十多个人!你没料到吧?我觉得最近,这诸葛卧龙,要把东风借给我了。他娘×的,说起来,那会儿我生气的很。那天,在无畏公园那儿么,有二十人。

    颜回问:二十人?都是些什么人?崔史元说:嗐!一群小毛球,毛没长齐咧!学人打架。你猜猜,他们是一群啥人?!不知道吧?我告你,他们的装备,太精良了。穿的鞋子,是耐克的;衣服,是阿迪达斯的;牛仔裤,叫啥?我忘了,他们还给我扯了一堆,叫,啊!李维斯。

    我在想,这群小毛球,是要打架呢?还是要去相亲呢?!反正他们穿啥,我不管。但是他们,带了啥,你晓得不?崔史元说到这儿,开始握了拳头,伸出一根,接一根的手指,开始比划。我告你,颜回,他们带了,西瓜刀,开山刀,大砍刀,双截棍,九节鞭,伸缩棍,呵!

    颜回问道:他们年纪多大?崔史元说,我不说么?一群小毛球,这婴孩的牛牛有多大,他们有多大。十五六七,再多没有。兴许有一二十出头的,但不成气候!你猜他们,干啥?这群小毛球里头,有一兔崽子,他女友么,是从酒吧那儿带回来的,后来给工地一民工,日了。

    颜回惊讶:日了?!崔氏元说:对啊,日了。这民工,猴急么?你来城里干活,你还带老婆孩子来?这不,这群民工,瞅着这美女醉了,拉回工地那儿,都一条村的么?都尿一条河,喝一井的水,吃一片地的草。这民工一干干到大天亮,这美女是嫩橛子呀!民工是老江湖!

    颜回说:然后呢?崔史元说:按法律程序说么,这美女姑且算给被强×了,对吧?可这嫩橛子,家里有财,不图财,图个“久!”她后来说,还中意上了其中一民工,带头那儿,三十出头,干起女人×来跟野猪狂奔一样,止不住,猛!然后,这群小毛球,恨死这群民工了!

    颜回说:就约架吧?崔史元说:对喽。他们二十人,约了七个民工。你猜怎么着,当天!这群民工,几乎没有装备,手里更别提有啥武器了。但公园装修呀!要盖毛主席纪念碑了!要盖凉亭,搞建筑么?然后呀,地面上,都是砖头,他们去那会儿,连衣服都没穿!打赤脚!

    颜回问:他们的鞋子呢?崔史元说:会打架不?这群民工,见到这群瘦不拉几的毛球,兴奋的很,直接甩胶鞋上去了,然后飞砖头,毛球怕了,总不能飞刀吧?然后,这场面!太壮观了!才七个人,追着这群小毛球,整个公园跑!七个人,追二十个!你瞧瞧,这不是神话!

    颜回喷了一口茶水,七个人,追二十人?!现在这群毛球这么软?崔史元说:呵,你甭管了。这案子,后来我去了,带着几名弟兄,一鸣枪!全都给趴了,娘亲哎!你这功夫高吧?还是这枪杆子好用!怪不得么,毛主席说,硬枪杆里出政治么?!我现在,是明白了点儿了。

    正当他们相谈甚欢的时候,只听到咯吱一声,在外头有人拿锁匙开了诊所门。大半夜是谁呢?原本崔史元还在大谈特谈,不过这直觉,使他安静了下,一边饮茶,瞅着外头的玄机。没料到,踏入屋门的,居然是一双小脚,尺寸正好,粉粉嫩嫩跟婴儿屁股一样,非常诱人。

    进来的,是个女人,年方二五这样。她穿着裙子,踩高跟鞋,看起来身材姣好,少说有一米七。崔史元道:你这儿,是来明星了。她一抬头,看见了崔史元,面无表情,但是可以见得,她五官端正,脸蛋好看得很,崔史元一看,惊呆了,给了颜回一眼神,道:你媳妇儿呀?!

    颜回脸色一变,道:咹,是。是。美女把高跟鞋祛下,用纸巾擦拭了下脚,没说几句,换上了拖鞋便上了楼,是要洗澡的样子。崔史元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十二点了,要是再不走,明儿难办。他还得回公安局一趟,这下这群犯人们已经办好了手续,他把握得很准,好嘞!

    阿回啊,我明儿找你!你要在哟!颜回点头道,啊!好。其实,颜回没说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