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地下酒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3617字

    颜回见到了李静,先是一惊,跟触电般,不知怎样好。但李大海瞅见二人四目相接,心里也明白了七七八八,这是来消遣的时候,最忌讳的事儿。李大海拍拍颜回的屁股,道:呀!静儿,你在这儿么!要去哪呢?服侍好老板才可以么!李大海一边说,手却捂住人家奶子。

    李静脸一红,拨开了李大海的大掌,然后光着奶子,边走边甩似地,朝转角的公厕那儿走去。颜回的魂儿,似乎给叼走了。李大海看出来了呀,可是他还是叫卫民坐在包厢的沙发上,该唱歌唱歌,该饮酒饮酒,他拉这颜回来是要消遣的么,所以我哪能管你儿女私情的破事儿?

    颜回坐下来,魂儿终于给招回来了。这四处的客人,他都不大认识,唯有李大海独个儿舌战群儒一样,分别地介绍,来!大家伙瞅瞅,这人是谁?这人,兴许比市长还出名,他叫颜回,大作家,大名人,大文化人!再过一段时间,这酒吧,我老婆在的,还要叫他提子咧!

    颜回笑笑,略带敷衍,然后问李大海道:这到底是什么地儿呀?李大海觉得这问题问得不对,又觉得问起来幼稚了点儿,他立马给颜回抄了一个玻璃杯,然后又从湿漉漉的冰桶那儿取出了一瓶啤酒来,哗啦啦地倒入他的杯子那儿,答非所问地说:喝酒!来,今儿大家高兴!

    颜回分别跟这几个老板握握手,奇怪的是,这期间,居然也有和自个儿一样的文化人,怀里坐着美女,一块儿唱歌饮酒划拳。李大海道:这酒好喝不?嗯?颜回连续饮下了四五口,怪了,这啤酒度数不高呀,普普通通的百威么!却想不到,几口入肚,这酒劲竟然涌到大脑。

    颜回觉得有点儿迷糊了,但李大海还是热情似火。李大海道:下边儿,咱们叫,大文化人,颜回!给大家唱首歌,好么?!坐在那儿的老板商贾全都应允了,道:颜老师,我想知道你的嘴巴是不是像你手指那般好使,你唱吧!颜回听着,话中有话,倒像是挺低俗的笑话呢。

    颜回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李大海道:哎!过了门,都是客。唱吧!我来开头。李大海点了一首香港的歌曲,然后他闭着眼睛,挺用心地唱道,灯初上夜未央,来往的人多匆忙;我不要太紧张,和别人一模样。颜回一边符合着,喉咙里却忍不住地喝酒,喝酒,他真想喝光!

    李大海道:哥们,唱吧!高潮了!颜回这时,有点儿不受控制,他就在那,吼了,啊!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年年月月到永远!吼完,跟大家伙点了一个头,刚刚的他,一边儿吃着鱼生,还有虾蟹,酸甜海带,现儿他跑到了厕所那儿,用手指朝喉咙里抠,哗啦啦!

    他将刚刚吃的,全抠了出来,不留余地,他才觉着,脸色稍微好些,头没那么晕。这时,他看着公厕里头的镜子,镜子里反应的,那可是李静呀!颜回一惊,一回头,李静掴了颜回一个耳光,原本厕所里鼓捣的人们,瞬间给静了下来,不过这时轮到颜回怒了,他揪住李静。

    二人来到了包厢的走廊口,这儿稍许安静些。李静一脸不拘,颜回直搔头,没有法子的样儿,来往的人们以为是俩情人闹矛盾。李静道:对,我骗了你,可是你也不骗了我么?颜回道:你当初为什么说你只是看场的呢?我一直是这么觉得,虽说我早也觉察出来了点儿端倪。

    李静道:那你也不骗了我么?你说你是谁?你知不知道我现在随身都拿着你的书,你不是文化人吗?有你这样的文化人么?!李静一边说,一边从她的包包那儿,抓起了一本《无畏城》,然后瞬间啪的一声,甩到了地上,书角那儿损伤了不少。颜回一惊,立马捡起給回她。

    李静还是不悦,她插手在胸口那儿,道:你开个诊所,你应该救死扶伤才对,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我明白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一般贱!颜回道:你不明白,李大海是我同学么?!淡华也是呀!我就应酬来了,我怎知你在这儿工作!李静道:你就是来揭伤疤!

    颜回道:揭伤疤?李静道:你分明知道我干这等活,你还来么?这是看我笑话哩!颜回道:我不稀得和你争!说罢,颜回一转头,有点儿恼她,但他现在啥都没想,没功夫想,一心想喝酒,喝百威,因为他觉着这啤酒真是太好喝了!不过这李静,却也没给颜回什么好脸色。

    二人在走廊那儿分了手,颜回心燥,跟这无畏城的雨一般。但是,回到了包厢以后,却是另外一般光景了。人愈来愈多,而且熟脸孔也在逐步增多,很多人随颜回打招呼,可是颜回却怎的也记不起来了。这时,李大海呼了一个电话,叫淡华入来,因为颜回他饮酒快疯了。

    李大海问颜回道:回啊,你要特饮么?颜回道:特饮?李大海说:是啊,最好喝了,大家说是么?!包厢里的众人齐声答道:对呀,咱们这儿有规矩呢!宁可无奶抓,特饮当奶妈!说的是,这特饮,跟母乳一样,矜贵!颜回说,好吧,反正今儿来,什么都不想了,饮酒!

    这时,咯吱一声,包厢的门口给推入,淡华来了,来之前梳了个妆。她的手上拿着一个玻璃托盘,上头正是他们所言的“特饮”,颜回心念,哇,这是鸡尾酒么?乍一看,红的绿的蓝的白的啥都有,要么是自个儿疯了,要么是这酒水真的太好看了!随彩虹的颜色一般的!

    淡华道:回呀,你早该来了,是么?!你看,这酒水,你都快喝了一件了!你恁能喝,是不是去广州那次,天天同领导饮酒么?!颜回道:别,我,现儿,不是,很想讲话!我心燥哩!给我,喝吧!淡华一放下杯子,颜回没怎客气,怜香惜玉的样子不像,咕噜咕噜就没了。

    颜回说不出什么味儿,有咸的还有点儿甜味,乍一喝跟板蓝根一个味道,可是下肚了以后,却是像灼烧一样。他的眼珠子,更是迷迷糊糊,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但是人们的笑容,却还是很清晰地听到的。淡华这时,在颜回的耳畔边,悄悄地讲道,回呀,你要看美女么?!

    颜回道:美女?淡华道:是呀,比蔡依林,都美呢!颜回这时,没什么思路可言,反正来了么,就做浪子吧!淡华道:阿回,我得叫你老板,颜老板,您真是我们这儿的招财树!说罢,淡华出了去,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响着,颜回一瞅这淡华,年纪轻轻却有了中年的样。

    不久,美女果真来了。不知是颜回的幻觉,还是真的发生,这一群群美女,穿着妖艳的很,甩着俩大奶子,身下穿的是一条底裤,其余的,全光着,两只脚丫一直往上踢,像个体操运动员。这时,李大海却比颜回更兴奋了,他将啤酒倒入了玻璃杯上,然后朝美女们泼去。

    李大海道:脱呀!下边儿也给脱去!李大海一吆喝,旁边的人,也都跟着吆喝。而他们的做法,也是一样的。他们很心急,一直朝玻璃杯上倒满,然后泼到地板上,任由酒水洒在美女的脚丫那儿。李大海道:回呀,你看,这是什么?!这是人间天堂!当初皇帝的享受呢!

    颜回看着眼前的美女,果真一个个,画着浓妆,而灯光暗淡,乍一看,脸蛋跟脸谱一样,有时又像见了鬼。但颜回好歹是男人呀!美女愈来愈靠近,婀娜多姿,会跳舞,会唱歌,会讲话,会喝酒,而人们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美女的胸前,颜回这下懵了,倒在了两只奶上。

    他最后的记忆,是他的头,倒在了一个陪酒女的奶子那儿,软软的,最后就没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他仍旧在包厢那儿,可是刚刚所见到的人,所看到的东西,他又干嘛了,他却全然没有了印象。而留下来的,却是几个身强体壮的人,他们穿着背心,短裤,还有人字拖。

    领头的人讲:哥们,你知道规矩,交钱吧!颜回心念道:交,交钱?他还没全醒来,脑袋还晃着星星。领头人继续说:你来这儿干嘛来了?不享受么?享受,不给钱,什么道理?你看看,你点了多少,第一,陪酒,这就要交五百块了。第二,跳舞,这下,你少说得交三百。

    颜回道:等等!什么东西,我可没点呀!领头人说:哥们,我知道,你喝醉了,刚刚的事,还是得算进去的。颜回回想着,刚刚是怎的发生的,又是怎么落到现在这个光景的,一想,对了!李大海,一定是他!这个时髦的家伙,现在却没了踪迹。颜回道:我是给李大海叫来!

    领头人说:李大海?!颜回道:是啊,那个高高的,很时髦的家伙!领头人道:我不管,是李大海带你来的,还是李大火,或者,是李大土,我就想要银子,明白吗?!瞧瞧,就是银子,印着毛主席的银子!领头人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一百元,在颜回的脸前晃了许久。

    颜回这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看着狼藉的地方和自己,我给坑了!他抓摸了身上的全部口袋,天,一分钱都没了!他先前带来的,是五百块现金,和一张身份证。万幸的是,身份证还在,可是五百块钱,带一张信用卡,可是没了。颜回一脸懊恼,道:哥们,放我回去再给。

    领头人道:放你?你不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吗?只交现金呢!你没现金,你怎么进来的?我们不动手,不过我希望你配合点,好吗?颜回道:我给讹诈了!领头人说:那我们只好用点特殊手段了。说罢,一群身强体壮的人,立马涌了上前,朝颜回的身上二话不说乱搜一通。

    领头人道:没银子?!那你来干嘛?!颜回道:都说我给讹诈来的!这时,令颜回没想到的是,英雄却来了。咯吱一声,包厢门开了,熟悉的脸孔映入他眼帘,那是李静呀!李静道:你们,先放他走。要交多少钱,我给你们。领头人道:哟!李静,你来拉,他是你男朋友呀?!

    李静道:我不想和你们多说。你说多少钱吧!领头人道:不多,一千五。颜回道:刚刚你不是讲才八百么!领头人道:你知道“特饮”么?!特饮,至少五百块!颜回道:成!你别走,有本事你别走!待在这儿。领头人道:你想打架么?!李静这时上前解围,说:别吵啦!

    她想都没想,就把颜回,从红地毯那儿,拖到了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