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神秘朋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3587字

    大清早,时分针才指向六点半,牛土改便拨了颜回的电话,同他讲道:回,咱们去晨练吧!颜回看看手表,略带敷衍地说:好吧。他又眯了过去,拉上了被子,辗转腾挪几番,没有了困意,于是起身,着衣,漱口洗脸便随着牛土改一块儿,一老一少,从诊所那儿往河堤走去。

    牛土改先是走在河堤上,看着无畏河,嘴里念念有词,念着叱头村的土村话,颜回听不懂,唯有往喉咙那儿灌水。二人走着走着,走了约二十分钟,背脊渗了汗水,便迂回。回到了河堤口那儿,牛土改却有了别的想法,他看看手表,才七点半钟,而太阳已经挂在了河上。

    牛土改对颜回讲:咱们去淡村吧!颜回一听,心像是给揪了一下,他又出了名,可是因为淡村呀!万一在那儿和熟人对了眼,人家会用怎般的眼神看他呢?牛土改想去,他说,他想吃虾蟹了,淡村菜市那儿有一滩,是很好吃的。颜回执拗不过,尊老爱幼么,于是随着他去。

    买了虾蟹,牛土改寻着了一家混沌店,他对颜回讲:回呀,你看看,我这儿要紧么?牛土改低下了头,背后上起了一块硬物,颜回给他揉揉,天,他一摸,便觉察出,这是腰间盘突出,这个程度,说是要做手术,都不为过。颜回道:牛叔,你得做手术哩,你现在还算年轻!

    牛土改笑道:我还年轻呀!哈哈,我都花甲啦!颜回道:别,我意思是,你现在这个年纪,这个身体素质,是很好的!可以在手术室那儿折腾!牛土改道:我知道么,无奸不商!医院的道理,我懂。你想活得好,没病的得开药,吃药就好的,你又叫他打针,打针好的呢!嗐!你最少让他躺床上一躺又是十天半个月!我隔壁家的老张,在医院躺到肾衰竭!你怕不怕?!

    颜回道:哎,牛叔,你就是盲人摸象了!牛土改又哈哈大笑,道:别。颜回道:牛叔,你还是去吧。你是退休干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又有插队的记录。你看看,最少去取一个干部病房,这也是可行的么!牛土改道:回呀,我好久没出来散步,我憋呀!你知道我干嘛叫你出来不?

    颜回道:这个,我不明白。牛土改起了身子,扭扭腰,有点儿笨重了。好容易,他才吐出了一言,道:我这两委会主任,快不做啦!颜回一惊,道:您不做主任,谁做呀?!颜回明白,牛土改这位子,说是主任,可是国家政策一下来,他的权力,有时候,是不比村长小的。

    牛土改道:回呀,你是读书人,你们是六七点钟的太阳,我是夕阳六七点钟的太阳,这是不为过的!颜回一叹,道:牛叔,我理解你。牛土改道:瞧瞧,是他啦!哎!德峰!颜回在淡村菜市那儿,见到了说熟悉不熟悉,说陌生不陌生的背影,这人挺直腰杆,望去一表人才。

    颜回这时想起,呀!这不是陆德峰么?!他兴许,已经有快十年没有见过陆德峰了。颜回最后的印象,是他还在叱头村幼儿园那,看见了当时读六年级的陆德峰。叱头村的幼儿园是小学,是合并在一块儿的。而陆德峰现在归来了,同颜回一般,见了不少世面,可是他风光多了!

    陆德峰现在成了村干部,国家公务员,颜回瞅着他,挺替他高兴的,虽然二人的关系挺生疏,可是父辈的关系,都是很好的。陆德峰带着老婆过来,老婆很漂亮,他对牛土改点了个头,道:主任!这么早呀?!牛土改道:还行么!不饮不赌不嫖不浪奋斗活到九十岁么!

    陆德峰的老婆颜回认得,当初在淡村中学那儿,可是一枝花。她的名儿也很好听,虽然很大众,叫做明芬。明芬给主任点头,牛土改先前和颜回说过,明芬成了水泥厂的会计,二人郎才女貌,般配得不行呢!明芬扑哧一笑,对牛土改说:主任,你还是这么幽默呀!真棒哩!

    牛土改往地下一瞅,明芬穿了一双很时髦的高跟凉鞋,将整个脚背露了出来,牛土改道:这鞋子真好看,哪儿买的呀?明芬笑着,不语。陆德峰戳了明芬的背部,道:主任问话呢,咱们是后辈啦。这话,意思是,主任问话,你得尊重,答话么!明芬道:这是我在香港买的。

    牛土改道:啊!香港啊,好地儿呀。以后有出息,叫子女去那儿读书算啦!陆德峰说:嗯。呵呵,主任有心了!牛土改这时,抓住了颜回的臂膀,对陆德峰说:德峰,你得认认老乡么,他是颜回呀!陆德峰看了颜回一眼,没有惊讶,他说:现儿谁不认识颜老师呀!他是大作家!

    陆德峰话毕,颜回笑笑,他看着陆德峰的眼眸子,二人寒暄了几句。颜回这时,却不高兴了。他想透过陆德峰的眼眸,看看陆德峰的心里在念想什么呢?他看不出,兴许这就是凡胎肉体么?怎能妄想?虽然没有看出陆德峰谋思什么,可是颜回的情绪,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

    自从颜回出生以来,直到今儿,他还在念想着,这牛土改好比天上的太阳月亮,只要没有天塌,他应该一直在叱头村那儿照常升起么?可是这改朝换代,可不是私人感情可以阻拦的。他看着陆德峰,想着牛土改要落下了,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而过路的人,都纷纷来庆祝,说,这陆德峰,以后有出息呀!要到市政府那儿大展宏图的!

    颜回埋怨,不是埋怨这个。而是他从农民工那儿了解到,他从小所居住的叱头村,已经有不少人,突然将城市户口迁到了农业户口,因为什么呀?政府开发呀!一征地,一赔偿,几十万下来,丝毫不用劳作,只需要装修起房,一切都妥了!到时这儿一片繁荣,岂不是少奋斗三十年?!

    颜回他明白,原来今早,这牛土改的心思,他是愁这个呀!他一辈子都成了共产党的一杆枪,叱头村从土改,到改革开放,再到今儿合并城市,哪点儿少了他呢?!无奈,颜回忧国忧民,有点儿过了,然后他重新回到了诊所,干起了老本行来。这天下怎么变幻,总得有人生老病死吧?这是郎中的优势,颜回瞄的准,他干起了医生。

    可这日,颜回却迎来了一个,他先前没经历过的病人。这人同牛土改都有一个年纪了吧?但是她气色好,穿着正经,颇像教书人。颜回道:有什么症状吗?颜回暂时把他念想成教书人。教书人不语,将凉鞋解了扣,凉鞋勒得紧,她笑笑,说瓷砖地干净吧?颜回道:天天拖。

    她不客气,踩在瓷砖地上,好容易才说出了话,她说:我喉咙不好。颜回说:成,你试试看喝板蓝根吧。颜回开了一包板蓝根。这时,这名妇人,才肯说出了她的心里话。她对颜回说道:你就是颜老师,对吗?叱头村这儿虽然认识颜回的人挺多,可是知道他写作的寥寥无几。

    他一眨眼,盯着妇人好几秒,才明白,呀!城市人下来了。他对妇人说:嗯。是。妇人这时,却拿出了一张相片来。相片上,是一群和尚,和尚们敲锣打鼓,而背景是无畏城的抗美援朝烈士墓地。颜回一惊,呀!这群和尚,正是给自个儿运气的呀!尤其是那名主持方丈!

    颜回道:大婶,这张相片,你从哪儿寻来的?!大婶道:我可以做个自我介绍么?颜回道:成。可以的。说罢,颜回今早的怨气,这时给好奇心给驱散得烟消云散了。他很殷勤,给大神沏茶,沏上了上好的乌龙。大婶道:我的名字叫李丽,这名主持方丈,是我的表哥你明吧?

    颜回道:哦,原来是这回事。他是把我俩的关系,告诉你吧?李丽道:嗯,是的。这时,颜回看着李丽的脖子,再看着李丽的面容,他心一阵,觉得胸口像是给火烤了一般,他明白,这是个信号,他的读心术又给回来了。他将眼珠子,对准了李丽的眼眸,这时,他看清了!

    颜回看到的,是一栋别墅呀!是最近几年,在郊区那儿建起的无畏山庄!那儿很豪华,他一眼望去,停车场那儿都堆满了奔驰、宝马、别克、大众云云。她看着李丽的双手,左手无名指那儿有一枚戒指,而戒指又粘上了些许灰尘。他顿时明白了,这李丽原来是保姆呀!

    可是她是谁家里的保姆呢?她不明,但是她的面容,却有点儿紧张。颜回道:你这次寻我,是有什么事吗?李丽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吗?颜回这时不好说,他若是说了,李丽便明了,这颜回是什么水平了。可是颜回不说,李丽的心思,兴许就白费了。他思量了一下,屏住气,果断地说:我知了。

    这时,李丽的眼珠子,又渗出了泪水,道:你明了就好啦!我表哥没骗我!说罢,还未等颜回接话,李丽便从手提包那儿,取出了一张相片来。相片上,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她年纪看起来约莫十六,可是一看时间,这时间却是1999年的6月。而照片,又略显蜡黄。

    李丽道:你能看出什么文章来吗?颜回他很珍惜现在的能力,读心术!谁不想拥有呢?他可以看穿一切,什么都可以看穿!他看着这照片上的姑娘,一闭眼,脑海里竟荡漾起了他所不解的画面。那儿是树林,不对,是公园,不对!都不像,是哪儿呢?他虽然摸不着,可是视线可以转移呀!

    眼前,竟有一盏路灯,那儿是哪?他一惊,脑海里浮出了俩字,学校!对呀,这是学校,是宿舍后边儿。原来学校的后头,是树林呀,在往上看,是公园。对,合理了。李丽有点儿心急,她催促了颜回,道:你看到什么了吗?颜回说:等等。他听到了蛤蟆叫,听到了鸟叫。

    有人!对。来啦,这时,他听到了局促的脚步声,还有几声啜泣。是一女孩,对!正是照片上的女孩,她的脸已经哭花了,成了猫脸。还有脚步声!后头,有人追!这时,现实中的声响,将颜回拉了回去。只见李丽的手提包里,响起了超大声的手机铃响。李丽的脸呈惨白状,她对听筒说道:咹!好,我就回去!嗯,再见!

    颜回睁开了眼,脑海里的景象已经给驱散没了。李丽道:颜老师!我会再找你的!你等我。说罢,李丽扣上了鞋带。她急匆匆地离去,留下了一脸茫然的颜回。颜回两手锤着办公桌,道: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