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无畏中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8本章字数:3542字

    颜回望着眼前所来访的人,这人,是明芬。明芬一来,坐坐。她笑着,颜回见过她,虽然已经是很年少的时候了。明芬坐下,颜回说:嫂子。他想了许久,觉得叫她什么都不合适,嫂子,倒是合情合理。这陆德峰,比自己年长吗。明芬坐下,颜回沏茶,说:嫂子有啥事?

    明芬坐下后,说:阿回呀,以前咱们是读一个学校的吧?颜回说:咹。是!他们俩,的确在同一个中学读过,则是在市中心的无畏中学。明芬说:那你先头干嘛不同我打招呼哩?!我以为认错人!颜回说:呀,嫂子你变漂亮么!所以,认不出!你甭见谅!明芬说:有回事?

    颜回说:是,有回事!明芬坐下后,道:你这儿,装点得,还好嘛!颜回说:一方水土一方人么,我读的是大夫,出来净靠给人把把脉糊口。明芬说:呀,我想起,当初你语文成绩差得很!差点儿成倒数了,反倒是,在电视上,看到你写出了出息!颜回说:这是哪儿话。

    后来,二人在一块,回忆起在无畏中学当时的点滴。说,无畏中学其实呀,要是追溯红军长征的历史,那儿的确是一处好地方。因为无畏中学有无畏城最大的毛主席石像,包括当时红军长征到无畏城时留下的足迹。颜回说,当时他的梦想是爬到毛主席的肩膀上看看无畏城。

    可是呀,直到后来,爬到毛主席的腿上,往下一看,便吓得不轻!然后腿一软,尿水一喷,裤子一湿,摔下来颜回便扭伤了脚踝,整整一瘸一拐将近半年,后来呀,在医院里头,颜回发觉这医药费竟恁贵!所以他励志么,说是要当医生。后来误打误撞,对理科又有点儿天赋。

    他问明芬,后来中学毕业后,你的光景怎样啦?明芬说:老样子么。明芬后来上了市普通高中,没有太大波折,不好不坏。重点大学,一本二本,这明芬是没戏啦,可是他家境还好,上了市里一所较好的大专,学的是会计。一回来,入了水泥厂,年纪轻轻的经了相亲便嫁出。

    明芬说,她这光景呀,不好不坏。医生不都知道么,常识呀,这女子是要在24到27这个年纪生育,是最好的。若不然,太早,对女子的身体不好;晚育,又对孩子的身体不好。而且呀,这二人生子,最好,是身体机能最强的时候。明芬命好呀!她过得挺知足,两片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倒挺幸福。

    颜回说:哦,谢谢你呀,老同学。平时恁忙,还得空,来这儿陪我闲聊扯淡来了。明芬这时起身,扣上了鞋扣,是要走了,她道:我哪里,是来陪你闲聊扯淡来啦。我只是觉得身子不好,才来寻你的。颜回说:身子不好?哪儿不好呢?女人先是羞羞,之后又道:可能是肾。

    颜回说:肾?明芬说:嗯,咱们老同学呀!我是剖腹产的,小时候麻烦就挺多。人家不是说,当你觉得你身子上,某个器官存在的时候,你身子就不好么?我的腰呀,有时觉得累,这儿,这儿,这儿不是肾吗?明芬戳戳她的腰部,颜回说:是,是这儿。明芬说:要紧吧?

    颜回说:还不知道,我只是小郎中呀!还没恁好的水平,给你读出麻烦来呢!不过你要是怕,我还是建议,你去区医院那儿拍片。毕竟耽搁得愈久愈不好嘛!明芬说:好吧。我先行一步。说罢,明芬饮下至后一口茶水,便转身离去。她穿着很鲜艳,一身红,带上高跟鞋。

    颜回叹了口气,这明芬先前是见自己了,可是颜回却没有打招呼。他看出,这陆德峰,貌似不大喜欢自个儿。但是这不喜欢归不喜欢,二人井水不犯河水,那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也是不坏的么?!这天,颜回有点儿忙,不知怎的,似乎天气转凉后病人更多了。

    到晚,颜回终于歇息了下来。他沏茶,喝了两口,吃饭。颜回今儿太累,懒煮菜,安米过后,便去街口那儿,买了一只童子鸡,再自个儿炒点空心菜,这二菜一饭,也是不错的。颜回吃着,脑海里又荡漾起了明芬的样子。明芬呀,红艳艳的,他的心儿有点荡漾起来,不成!

    颜回吃饱喝足后,脑海里顿生了一个念头。他突然,想回无畏中学看看,那儿是什么光景呢?都说,这学校么,你每走的时候,成天受的是装修罪。颜回读书那会儿,又起新楼,又起足球场的。可是他读书完了,却还没有享受的份儿,就已经给出了外头,去了广州读书呢。

    他回去看看,他觉得在那儿仿佛有牵挂!这时,他来到了叱头街,搭上了三路公车,约莫二十分钟的车程,便直达无畏中学的学校路口那儿。他一边看着周围,一边儿思考,这无畏城,其实真小,一天下来,除了大学城外,要逛完热闹地,是绰绰有余的。可是说小也不小。

    这一处是这样的光景,那一处,又是那样的光景。小小的叱头村,跟无畏城里的人,想的又不一样。城东的人跟城西的,想法又有差别。这是城市的吸引人之处呀!咯吱一声,无畏中学路口到了。颜回一下车,看看表,这时间已经指向了九点五十分,他想,这时间还够吧?

    当初,他还在读书那时,是十点十分晚自习放学。然后学校大门,就封锁了。校警下班,是十一点半。颜回从路口那儿走进去,两旁的道路,跟先前的光景区别很大。颜回读书的时候,两旁还是杂草丛生哩!现在呀,路口下去,幼儿园、教育局分局、牛奶批发店、文具店云云,应有尽有。商家在学校路口租恁的铺面,这学生财挣的,一点儿都不含糊。

    颜回走到了无畏中学大门,在校警室那儿,他恍若看见了以往的熟面孔。这时,颜回一惊,道:何叔呀!校警何叔一脸颓然,脸蛋上阴沉沉的一片,跟憋了一泡屎一样。何叔看见颜回,脑袋里转了许久,才转出了道理来。他惊讶道:颜回!你回来啦?!颜回说:是啊,怎的?!

    何叔说:没呀!老样子,坐在这儿,看门狗!颜回说:别,别这样贬低自个儿嘛!颜回看着校警室,那表情,仿佛看见了鬼一样惊讶。这儿哪能是校警室?这儿什么没有呢?伸缩警棍、长棍、防爆盾、电棍、避弹衣云云,这堆武器,它还不是一把两把,快能组成小分队了。

    颜回说:现在校警的安全恁严重?!何叔说:瞧瞧,哪能不严重哩?!何叔一看手表,这放学时间到了,学生们跟一头头野牛一样,拉着自行车,便从无畏中学那儿归家。他们离校时,有的嘴里还叼着香烟,手里攥着啤酒罐,不少女生同一群男生凑一块儿,无比的亲热呢!

    颜回说,哇,这一眨眼,这世道又变啦?!何叔,这时,从校警室那儿取出了一张处分通知书给颜回看看,颜回一瞅,笑得快乐开了花。天,里头有一个,姓邓的同学,给给予记大过的处分,这是出于什么源头呀?因为他,在上个礼拜,朝女生厕所那儿,丢了一个鞭炮。

    听说他一丢了以后,这女学生原本屙屎的,都给缩了回去。然后,他就给记大过了。何叔说:你们那时真好哩!除了晚上几人凑一块儿看球,吵吵嚷嚷,然后就没别的破事了。现在,啥事儿做不出来?!就现在,只要你不在大庭广众下抽烟喝酒,这学校,对你爱理不理!

    颜回说:这是为啥?何叔说:嗐!我是老师么,我在黑板上负责教书,留下了知识,那你不学,我是领国家钱的,我照领!你不学,那是你的事儿。反正没有大动作,这儿都遮过去。这世道,就这模样。你不认,不成!颜回说:哟,何叔。你倒是,看得挺开的嘛?!何叔说:闲得!

    二人说笑了几声,不一会儿,颜回想着,他这夜生活,是有着落了。比起在酒吧夜店歌吧那儿浪荡的后生,这颜回同何叔一块儿,互相唾骂唾骂社会的阴暗面,又回忆回忆往昔,二人下象棋,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味道。不一会儿,何叔得下班,这颜回最后逛逛,也该走了。

    他这时,来到了学校,一处叫做景秀园的地儿。这景秀园,说是景秀园,可是呀,里头倒是没有什么好见好闻的景儿。树多,有个凉亭,别的光景,你想看的,是没有的。颜回进去后,这儿和先前一样呀!除了多出一个塔以外,这个塔,颜回先前没见过,但是以往的话呢,这儿,这是一个水井。

    颜回上前去,看了这个塔,修建的时间,是在两千一零年。颜回看看,这无畏中学的老师,是真要面子,就连修塔捐款十元的,都得刻上名字。生怕他人不知道,我捐款哩!颜回笑笑,心念,你们这精神,真无畏呀!可是当他两手,触摸到了这无畏塔的时候,脑袋又飞速转动。

    他开始坐上一个梦的延续了。只见,那名女子,给掐着脖子,丝毫不能动弹。可是,人类,可不是素食动物,会咬肉的!然后,这女子,奋力反抗!她咬着凶手的手掌,快啃出了一块皮来。凶手怒骂道:他娘×的!这时,凶手从地上,随意地,抄起了一块石头,砸她头上!

    女子的头,是凡胎肉体,一经砸!这脑袋,得飞出了鲜血来。这时,女子,晕了过去。他好像得逞了。他环顾四周,又看看表,整整是一点多钟。他开始了自个儿的想法,他先是揭开,这女子的衣服,然后自个儿揭开裤子,要把这女子,给干了。片刻,完事,他抽起裤子。

    这时,颜回竟然知道,他是第一次作案!这人,惊慌失措,不知怎办才好,对!要抛尸么?!抛在这儿?!万一跟死猪死猫死狗一样发臭了怎么办呀?!他怕了,裤子都没穿好,就给吓得,拉出了一泡屎来,这精水洒在地上,他懒得处理。他很急,想干了,就干了,没顾后!

    可是,这时,他想到了一个法子。对呀!这学校恁大,凭什么不能寻个好地儿呢?他先把这女子,安顿在了一块大石头后背,急匆匆地朝宿舍那跑去,拿过了一个蛇皮袋。往后,他在半夜里,遮遮掩掩地,朝景秀园那儿去。扑腾一声,景秀园的水井那儿,多出一具尸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