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进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3本章字数:3032字

    香雪完全没注意到大房两口子的脸色,他们知道当香玉配了呆猎户后,接下来就轮到他们家的两个女儿了,夫妻倆对视一眼,都很担忧。

    老香头再次狠狠地抽了口旱烟,说道:“就这么着吧。老二媳妇以后也别说香玉配木头了,要是让谭猎户听到了指不定会怀恨在心。今早他护着香玉,就说明他可能想起娶香玉的事来了吧。”

    香雪再次冷笑:“怕是娶不到媳妇才来找那贱妮子的吧。爹娘、二哥二嫂,听说谭猎户还有个会编竹器的老爹,家里肯定有点家底,你们还是好好想想要多少彩礼吧。咱们老香家的闺女可不是那种倒贴上门的。”

    香福林两口子一听彩礼,立马忘记谭猎户的厉害了,纷纷笑道:“还是妹子想得周到。”

    大李氏也道:“就是这个理儿。”

    于是,一家人就在想着还没有影的事,这事却还不能告诉香玉,得把她的利用价值榨完了才放手。

    出了门的香玉,心早就飞到了蝶形空间。她想去山里找点药草种,不管怎样艰难,她都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绝不能让人把她给卖了!

    重回茅草屋,香玉心里就觉得堵得慌,握着拳头自语道:“我一定要住上好房子,有温暖的棉被,再也不用饿肚子。”

    她一个孤女在异世,虽无依无靠,但至少懂得比真正的十三岁少女要多得多。凭这些足够拥有房子、棉被,衣食无忧了。从昨晚香林书引用《女诫》上的话来看,这里的读书人写的字,读得书应该跟她所认知的大明朝没有变化。

    第二天,小李氏尖锐的嗓子又响彻整个香家。

    “香玉你个懒妮子,怎么不睡死!”

    香玉在空间里都听到这话了,冷哼道:“整个老香家的孩子都没起呢,怎么只有我一个人能睡死,只有我是懒妮子?”

    推开门,早上的凉风吹来,香玉打了个冷战,心道,“真冷,一定要先弄件像样的衣服穿。”

    老香家起得最早的是两个媳妇,然后就是大李氏,她起来后,孙女们就必须得起来了。随后才是孙子、男人们,起得最晚是香雪跟香林书,他们是老香家的特例,是最有可能为老香家争光的人,其他人都该是为他们服务的。

    香玉来到院子里冲着还想叫的小李氏道:“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从今天开始挑水的活不归我管。”

    说着拎起那个大背篓就往外走。

    “哎?你这个死妮子,你不挑水,谁挑?”小李氏霍霍地走到她跟前,指着她的头道。

    香玉拨拉开她的手躲向一边,“谁愿意谁挑。”

    “谁会愿意挑水?”

    香玉冷笑,“你也知道没人愿意挑水啊?那还让我挑,我才多大?一天吃多少东西,你们想累死我吗?”

    “你……。”

    她趁小李氏愣神的功夫赶紧往外走。

    大李氏已经起来了,站在上房的门前道:“香玉,把这洗了再去!”

    香玉扭头道:“我要去赚钱,两个月赚不够一吊钱的话,你们会不卖我吗?或者我洗衣服,你给我工钱?”

    大李氏一听这话马上跳脚,“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还要工钱?不孝的东西!”

    香玉不再说话,这话说不清,不如不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香头出来了,说道:“让她去,这倆月就随她。”

    大李氏将装满衣服的盆往院子里一扔道:“好,随她。这倆月我看她吃什么!”

    这话是说,这两月内香玉休想再吃老香家一口饭。

    香玉脚步一滞,肚子开始唱起了空城计,但她咬紧牙关硬是没让自己回头。世界这么大,她哪里找不到一点吃的,反正春天已经来了。

    出了老香家的门,有点不知道去哪儿的感觉,扭头看看往洛蔓儿家走的路。

    “这么早,蔓儿还没起床吧。”香玉自语道,这天才蒙蒙亮呀。

    她本想着能够跟洛蔓儿偶遇的话,或许还能有顿早饭吃。虽然昨天那么说了,但不能像老香家一样携恩图报,何况她也拉不下那个脸来要吃的。

    反正都是要进山的,不如就到山上去找点吃的吧。

    打定主意后,香玉便往村南边的那片山走去。她不是没有听说过这山脉深处的可怕,至于深山后面是什么没人知道。

    可香玉管不了那么多,她只想找能种的药材还有可以吃的东西。若是可以的话,能猎点野味也是好的;再不行找个野鸡蛋什么的,也能吃一顿。

    也不知道这具身体是哪里人,是什么身份,可现在的香玉已经习惯了乡下生活。

    她脚步轻盈地往村南走,路上遇到几位早起干活的村民也是匆匆擦身而过。谁也没注意到香玉,或者说在洛香村香玉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

    来到村南看到了两间坚固的石屋,院子却是土墙堆成的,不好看却感觉很结实。

    香玉不是第一次来村南,但却是第一次注意到那个院子。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双幽深中带着紫篮的眸子。

    突然有些好奇,被人称为既厉害又呆傻的猎户到底是个什么人?村里人虽然背地里这么说他,却没有敢正面挑衅的。那猎户一家就像不是洛香村的人一样,独来独往。

    “若是能跟他一起进山就好了。”香玉心中自语,对于出现这样一个想法,她没有深究,摇摇头继续往山那边走。

    人在困难时总会想到依赖谁,就像孩子感觉到危险会先叫父母一样,这是一种天性。

    香玉想起了师父的话,嘴角苦笑,“难道那个人可以帮我吗?”

    她不这么认为,自己有手有脚,饿了就吃粒枣。还是那句话,求人不如求已。

    村南有一个常年不干的池塘,不大却极深。开春了,池塘里也开始热闹起来,边上的芦苇跟菖蒲也冒出了芽。

    香玉站在边上,睁大眼睛看着里面,她想知道里面有没有鱼,烤鱼其实也很好吃的。

    透过晨雾跟水中的丝丝絮絮的绿色水绵,她看到了小草鱼,最大的也就是巴掌大,拇指那么粗。

    香玉舔了舔嘴唇,这个,几条能吃饱?

    她实在是想吃鱼,怎么办?可是用手一抓,那鱼就迅速地跑开了,香玉颓废地坐在池塘边。

    最后用左手去抓,水冰凉,可是饥饿让她忘记了这个。

    想到了空间,若是能将鱼养在灵泉里的话,这鱼会不会长得快?

    水淹没了蝶形胎记,可那些小鱼却是都聚了过来。香玉觉得奇怪,但再奇怪能有自己的胎记里有这么一个空间更奇怪的吗?

    她试着收这些鱼,心中默念一声,“收!”

    鱼儿马上就不见了!

    “呵呵,成功了。”香玉起身来回转了两圈,闭上眼睛能看到那些鱼儿都在灵泉里开心的游泳。

    池塘的小鱼只有这么大,她决定将这些养大再吃,便不再多想,而是隔空从枣树上摘了一粒枣。

    看着手上的红枣,香玉咧嘴笑道:“竟然成功了,天无绝人之路。”

    有了空间,她还怕什么呢?

    吃着枣子,背上背篓,坚定着往前走去。

    谭墨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把家里水缸打满,正在家里的水井边提水的时候,透过栅栏们看到了香玉在池塘里抓鱼的那一幕。

    不知不觉间,他也跟着香玉高兴起来,心想,她可能抓到鱼了,下次要不要去买些大鱼放在里面呢?

    水缸打满后,从屋里多拿了一些饼子,道了一声:“义父我进山了。”

    便大步流星地出了门。

    洛香村有很多榆树,村子里多,山脚下更多。很多人不明白这个村子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榆树。

    香玉以前也不懂,可现在懂了。洛香村以前是真有制香大师的,这榆皮粉可是制香很重要的原料,可以将各种香粉粘合起来。

    可香玉现在最想得到的就是榆树上面的榆钱,这东西可以吃呀,若是加点玉米面跟豆面的话,就能蒸出一锅美味来。

    但是,她不会爬树,怎么弄那美味的榆钱呢?

    香玉在树下拿着根树打来打去,能弄下来也不过是片片榆钱。这样可不行,一天也捡不到多少。

    正在为难之际,身后有人道:“我来帮你。”

    香玉完全没意识到有人靠近,猛地回转身来,发现依然是不修边幅的谭墨。未待她回答,谭墨已经麻利地爬上了树。

    谭墨手中有把砍刀,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些长满榆钱的小树枝都砍了下来。

    香玉在下咧着嘴往后面的背篓里收,边收边往嘴里送榆钱。榆钱很嫩又香又甜,还带着点黏的感觉,这对香玉来说已经是美味。

    她根本就不怕没有洗什么的,这个世界还没有污染,自然也没有那些农药,看着干净吃下去保证没事。

    “够了,够了!”香玉看着装满了大半个背篓的榆钱道。

    谭墨爬下树后,问道:“这个怎么吃?”

    香玉一愣,眨着眼睛问:“你没吃过?”

    “没有,义父不会做这个。”谭墨真的没吃过这东西,以前是不允许吃这种不上台面的食物,现在是没人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