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野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3本章字数:3043字

    香玉道:“很简单的,稍稍洗一下跟玉米面、面粉或是豆面和在一起做成菜团子,里面要加点盐,然后再放锅里蒸就行。”

    “哦。”

    香玉笑道:“等我有玉米面的时候,做给你们吃啊。谢谢你!我走了。”

    她躬身一礼,背上背篓继续往山里走去。

    谭墨跟在后面走了好一段路,发现她这是想进山才好奇地问道:“你不在山脚下捡柴了吗,这是要进山?”

    香玉看他长得高高大大,头发乱七八糟的,猛地一看还真是呆傻的家伙,笑道:“嗯,去看看有没有药草。”

    “为什么?”谭墨心中有了好奇,自昨天跟她第一次面对面说话后就想知道她的一些事。

    香玉笑笑没回答这个问题,小声道:“听说你打猎很厉害?”

    谭墨重重地点头,“嗯,一些小猎物只要看到了就不会从我眼前跑掉。”

    他拍了拍后面的背篓,说道:“我有一把很好用的弓!”

    “哦,那个……我很会做吃的。”香玉再次小声道,心中却是砰砰直跳,自己这是怎么了,饿得饥不则食了吗?

    谭墨看不大清的脸面上,嘴角微微一翘,道:“我跟义父都不大会做东西吃,一些猎物就那么随便煮了。要不就直接拿到镇上去卖了,换点米面什么的。要不……。”

    “嗯,要不……什么?”香玉后退两步,生怕听到拒绝。

    “要不,你有空就给我们做吃的好不好?你也跟我们一起吃。”谭墨说道。

    香玉没有马上回答,她得谨慎,现在还不知道谭墨是不是个好的,但野味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犹豫片刻后道:“这样好吗?我平时也不会经常进山的,要是我进山时碰到你就给你们做好不好?”

    “好!”谭墨没有任何犹豫地同意了。

    “不过,只在山上做。我不去你家。”香玉又补充道。

    谭墨脚步一顿,说道:“你先走,我一会就跟上。从这条小路一直走就行,千万别走岔了。”

    说着他就转身就跑,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留下香玉在风中瑟瑟发抖,撅着小嘴道:“不行吗?果然不行!”

    她又从背篓中抓了把榆钱往嘴里送,心想,光吃这些果子什么的可不行,这东西毕竟不是粮食呀。

    咬咬嘴唇,继续往前走。得赶紧赚到银钱,至少买点米面,买口锅,先填饱肚子。

    乡间的风景是美丽的,晨间的雾朦朦胧胧,时不时从草丛中飞出一两只找食的麻雀,一切看上去都那般美好。

    脚底踩着有些潮湿的地面,发现可吃的野菜,香玉决不放过。眼前就有一片刚刚冒芽的苦菜。

    苦菜虽然苦可也能吃,也是一味药。可清热解毒,消暑杀菌,甚至可以防癌,对于糖尿病人有很好的医治效果,只不过它是苦的,很多人不喜欢吃。

    香玉微微一笑道:“可药也苦的呀,不也有良药苦口一说吗?”

    她想多采些,炒炒可以泡水喝,若是有人需要的话甚至可以卖银钱。想到这些,她转捡那些嫩的小苦菜来挖,这样的苦菜最好。

    乡下人都知道苦菜有大苦菜、小苦菜之分,单看他们的叶子就知道,一个大一个小。小苦菜的叶子如菊花那样散落着,匍匐在地,大苦菜明显比他们大,而且长得还高,有茎可以一节一节地长,但也是可以吃的。但是要做苦菜茶当选这种小苦菜。

    香玉不破坏它们的根,这样用不了多久还有新苦菜长出。突然想到了空着的半亩田,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就取些苦菜根种在里面。

    想到就做,香玉用树枝挖着苦菜根,只是树枝明显不好用。嘴里嘟囔道:“李老婆子忒小气,连把挖菜的铁片都不给,这要是有把镰刀就好了。”

    “给!”一把小巧的镰刀出现在香玉的面前。

    “哎?”香玉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谭墨正在站在她身边。

    谭墨没问为什么,“给你的。”

    香玉没接镰刀,明显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气,小声道:“你,你去哪儿了?”

    谭墨解下背上的背篓道:“回去拿锅了,还准备了盐跟两大竹筒水。”

    香玉嘴角一弯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然后接过镰刀,什么也没说专心挖起苦菜根来。边挖边道:“苦菜也是可以吃的呢,加点盐跟玉米混在一起也能做成菜团,炒着吃也好。”

    “嗯。”谭墨不懂,只是香玉说的他选择相信。

    香玉挖了一大把苦菜根后,说道:“我们快点进山吧。”将它们暂时先放在背篓里,等没人的时候就收到空间里。

    “好!”

    临近山脚后是谭墨带路。

    香玉赶紧跟上,跟着她今天至少不用饿肚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到第一只猎物。

    这山洛香村的人都叫它南山,因为在村南。可它却很深,越往里走,树木越茂密,有四季长青的松树,还有一片片的槐树跟橡子树。

    松树林还好,长得不是那么密,可槐树跟橡树林就不行了,特别是槐树,大大小小的枝子交插着,一不小心就会被上面的刺划到。

    而这橡树是灌木林,并非那种高大的树,又叫“柞树”。虽长不高,却也跟现在香玉差不多高,干枯的叶子还未完全掉落,新叶子又长了出来,照样不好走。

    香玉心中却是庆幸的,幸好现在是春天,要是夏秋来的话可就受罪了,上面是会有虫子的,想想那树叶上的虫子,香玉遍体发寒。

    穿过橡树林就是松树林了,也就意味着已经到了南山的次深处,也就有了猎物的踪迹。

    谭墨手中的弓已经搭好的箭,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只芦花鸡在觅食,他小声道:“你这里别乱走,我去去就来。”

    “嗯。你自己也要当心啊。”香玉重重地点头,她知道自己跟上去也是累赘,只能用言语表示一下关心。她也看到那只肥野鸡了,满脑子里都是烤鸡的场景。

    谭墨却是因为这句话,心中一暖,除了义父,还从没人说过关心他的话呢。冲着她点点头便猫着腰接近猎物。

    香玉蹲下身子寻找着萋萋菜,手上被刺槐划破了,她可不想留下疤。

    萋萋菜就是刺儿菜,是止血良草,从春天到秋天随处可见,这个时候的萋萋菜还很嫩,但止血效果一样好。

    揉搓了几株菜后,她的小手也成了绿色的,但有一股好闻的青草香。将小伤口处理好后,再次找着这类的菜,这东西可以晒干做成药粉,带在身上就是简易的止血药。

    没过多久,谭墨提着两只还在滴血的野鸡过来了,问道:“怎么弄着吃?”

    香玉看着野鸡两眼放光,肚子再次咕咕叫了,声音大得她都觉得难堪,小声道:“要不,咱们烤着吃,你收拾一下,我去捡柴。”

    谭墨轻轻地抿嘴一笑,走到一边取出工具就收拾起来。

    香玉捡柴可有经验了,那种小树枝、又干又好烧,没多时便捡了小半背篓,而且还在一个石缝里发现了一小堆野葱。

    她小心地将野葱挖出,将一大半野葱连带着刚才的苦菜根先扔到了灵泉旁边,等到晚上回去好好种。

    做完这些便回去了,谁知这么短的时间里,谭墨又猎到了一只野鸡。

    她看着那只刚猎到的鸡笑道:“你可真厉害,这只鸡我们用另一种做法可好?你看我找到了这个。”

    谭墨似乎在这短短半天中就喜欢上了香玉的夸奖,笑道:“这是?”

    “这是葱呀,没吃过吗?”香玉问道。

    谭墨抓抓鸡窝头道:“跟家里种的不大一样。”

    香玉笑道:“这是野葱,味道跟家葱一样好。今天我们就用这个跟盐做调味料吧,你不是带锅了吗?借我用一下,让我看看你带了什么?”

    谭墨忙把背篓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一口不大的耳锅,一大包盐,还有一些饼子,除此之外就是两只装水的竹桶。

    香玉顿时知道了他们是怎么吃饭的,说道:“我要先用一下锅,你把那只鸡收拾了,不要褪毛。有刀吗?”

    谭墨从怀中取出一把精致的匕首给她。

    这匕首很漂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香玉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便低头准备起来,现在什么也没吃饭重要。

    用匕首在鸡身上划了几道,又把小葱洗净,鸡放锅里稍稍盐跟葱腌制了一会。她又开始找石块堆个简易的灶,然后问谭墨要来火折子,生起火来。

    先在地上用镰刀挖了个斜坑,火就生在斜坑上面,这坑就是为叫花鸡准备的。火着了以后,先前的鸡腌得也差不多了,材料不够也只能这么来。

    将这只鸡架在火上烤时,谭墨也已将那只鸡收拾好了。吩咐他看着烤鸡。

    而香玉则笑着将盐跟香葱在鸡肚子里抹了点,又用刚才洗葱时水落在地上形成的泥土将这鸡糊了起来,泥不够就再挖斜坑时的土加水和泥。

    最后将这只鸡完全糊成了个泥疙瘩,然后才把鸡放入斜坑中,又将火往这边移了移,慢慢地斜坑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