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3本章字数:3088字

    烤鸡却还在继续,香玉从僵硬地翻着鸡的谭墨接过活,边烤边翻,还不忘加柴,一切井然有序。

    谭墨自她弄叫花鸡就没吱声,虽然好奇,却也不会多问什么。反正今天打的猎物为的就是她。

    看着她开心地笑,心里也觉得开心,哪怕这鸡最后不能吃,不是还有带来的饼子吗?虽然没期望能做出美味来,可还是惊讶于她做事情的利落。

    看着那双澄净的眼眸,谭墨的心也慢慢地静了下来。

    这鸡真的不能吃吗?香玉却对自己的手艺有着绝对的信心。想当年她就是会烧菜才让师父对自己刮目相看的。为此师姐他们没少羡慕。

    阵阵香味传来,让没吃过早饭的二人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香玉尴尬地看了一眼谭墨,发觉他也在低头摸着肚子,不由得抿嘴一笑,“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嗯。”谭墨轻声道。

    看向远处的森林,微风凉凉的吹在身上很舒服;那些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散开的雾气中似乎也带着香味,传出很远很远。

    香玉做美食时很用心,她觉得凡事只要用心去做,总会是好的。如此过了差不多一刻钟,烤鸡终于好了。

    黄澄澄的皮中透着点焦色,但绝不是烧焦了,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

    香玉把它放在刚才准备好的橡树叶上,用刚才的匕首将这烤鸡分解。小手轻巧一划一划地这鸡就被分成一小块一小块。

    最后又拿出了捡柴时准备好的临时“筷子”,递给谭墨道:“可以吃了。”

    谭墨接过筷子在她面前席地而坐,在野外他还从没有这么斯文地吃过饭。道了一声谢便夹起一块鸡肉往嘴里送。

    表皮翠翠的,里面却包着鲜美的肉,吃了一块他还想第二块,刚才心中还觉得这鸡可能不好吃的想法完全抛到脑后了。

    香玉吃了一块鸡胸上的肉,说道:“好像有些淡了。”

    说着便将剩下的一点小葱切碎,又加了一些细盐,就这么直接放在橡树叶上。夹起一块鸡肉蘸着吃。

    “这样好一些。”

    谭墨学她的样子吃过后,也点头道:“确实更加好吃了。”

    两人相视一笑,再次开动起来。

    香玉吃了个半饱便不再吃了,就这么安静地坐着看他吃,越看越觉得这个猎户跟其他人不一样。

    谭墨意识到香玉不再动筷子时,鸡只剩下两根腿了。

    “你,你怎么不吃了,这个给你!”谭墨虽然还没吃饱却将最好吃的鸡腿推给了香玉。

    香玉笑道:“我常年吃不上一口惺荤,吃多了身体受不了。半饱就已经很不错了。”

    谭墨心中突然一颤,他竟然为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小姑娘感到同情,说道:“那你留着下次吃。”

    “谢谢。”香玉也不矫情,将鸡腿用橡树叶包起来放在了背篓里,实际上暗地里将它放到了空间中,这地方是最保险的。她知道就算是这么拿回家,这东西也不归她。

    她转身又看到谭墨拿着几个白面饼子,“这个也给你。算是,算是报酬,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野味。”

    谭墨怕她不接受才这么说的,说完又觉得心虚,不由地低下了头,他怕伤了她的自尊。

    香玉很感动,却是大方地收下了,“谢谢你。将来我赚到银钱了,一定加倍报答。我想那只鸡也好了,你还没吃饱吧?若是吃不了可以带回家,这个天还不容易坏。”

    收起面饼,她就去挖那埋在炭火中的鸡。

    谭墨也跟着挖,很快一个泥疙瘩便出土了,他好奇地问:“这个能吃吗?”

    “能!”香玉肯定道,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同样放在橡树叶上,轻轻地用匕首柄敲破外表的泥,再然后一块块地剥下来。泥土剥下来的同时也带走了鸡身上原本的毛。没多时,一只冒着油又略有些焦皮的叫花鸡便出现了。

    洗掉不小心沾上的泥,香玉将它推给了谭墨,“尝尝!”

    谭墨扯下一根鸡翅咬了两口道:“好吃,你也吃!”

    说着就给她扯鸡腿。

    香玉笑道:“不用了,你带回家吃吧。”

    谭墨一言不发硬是包了两个鸡腿塞给她。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你慢慢吃,我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可吃的野菜。”香玉决定以后有银子了,一定报答他们。

    谭墨道:“别走远,这里已经有野兽了。”

    “好!”

    香玉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轻松过,抓着橡树叶就往树林里钻。她要找药材,可以种在空间里的药材。

    大山是个宝,里面的出产可以养活山里人。

    这南山上也是物产丰富,松球里面有松子仁,其内丰富的脂肪油,味道也不错,还是一味药呢。

    她捡到松球就扔到背篓里,好的扔空间里,这东西可是烧火的好柴,随便一点就着,多存点也没坏处。

    都说山里好东西多,可是真正来找的时候却不一定能碰到,香玉找了半刻钟就没找到有用的药材,别说找到参那种逆天的运气了。

    “唉!”丢掉手中的杂草,她坐在地上想吃个鸡腿。

    刚把一个鸡腿放在嘴里,就看到前面一堆乱树枝下有东西在动。

    “那是什么?”香玉吓了一跳,抓过一根树枝戳戳。

    “呜呜!”小东西露出了头,是只灰色的小狗,伸着舌头想咬那个鸡腿。

    香玉上前抱起它来,道:“你父母呢?刚断奶吧。”

    “呜呜!”小狗一口咬住鸡腿不放松。

    香玉对这类刚出生不久的小动物完全没有免疫力,笑着把鸡腿给了它。

    谭墨吃饱后,将剩下的鸡包好放到了背篓里,又再次看了看那堆炭火灭了没。

    收拾好一切这才感觉哪里不对劲,四下里看了看,没听到鸟叫的声音,森林里静得诡异。

    这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有这样的氛围,那就是有猛兽的出现!

    “香玉!”谭墨再次转身,怎么也找不到香玉了。他的心里第一次慌慌的,那个小姑娘不会被野兽袭击了吧。

    于是他大声叫道:“香玉!香玉,你在哪里?”

    取出一个夹子将遮住半边脸的头发夹好,露出了散着寒意的眸子,幽深泛着紫光。他将背篓放在一边,悄悄地寻找香玉。

    香玉此时却完全没有危险意识,正在跟小灰狗玩得开心。这小狗胖嘟嘟的,抱着手感特别好。

    只不过是个吃货,吃完了一个鸡腿还想要另一只。而香玉就是不给它,正在跟它绕圈圈呢。

    突然,她被谭墨扑倒在地,看到有什么东西擦着谭墨的胳膊飞了过去。

    可怜香玉什么都不知道地被扑倒在地,额头碰到草地上生疼。但是,温暖的液体却是一滴滴地落在她的脸上。

    她用手一摸,吓了一跳,“血!”

    一只大灰狼呼啸而过,要不是谭墨刚才把她推倒,香玉估计这会她应该被狼咬断脖子了吧。

    “呜呜!”大灰狼低沉的吼声让人很不安,那利爪不用怀疑,定会一爪一个准。

    谭墨咬牙起身将她挡在身后,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短刀,气质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

    不再是腼腆中带着温和,而是凌厉中带着杀气,这让香玉感觉到陌生与可怕。在她的认知中,谭墨应该是个温和的人,对着她总是笑的,要不就是呆呆的有些傻气。

    其实在洛香村的村民眼里,谭墨就是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身上的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人敬而远之。要不然香玉的便宜奶奶大李氏也不会就那么容易放过香玉了,究其原因还是怕。

    大灰狼呜呜地叫着,香玉怀中的小灰狗也在叫,并且扭动着小胖身子想下来。香玉下意识地抱紧,她觉得这小狗跑过去还不够大灰狼塞牙缝的呢。

    很快,大灰狼便预备着发动第二波攻击,或许是谭墨的气势让大灰狼有所忌惮,一只爪子不住地刨着地。

    谭墨瞥了一眼香玉怀中抱着的小灰狗,再看看大灰狼,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了,厉声道:“把你怀里的小东西扔了,快!”

    “啊?”慢半拍的香玉听不懂。

    就这么一点耽误的时间,大灰狼开始发动了。

    说时迟那时快,谭墨一把抓过小灰狗扔了出去,随之抱着香玉后往一滚,两人滚出好远。

    再看大灰狼,两只利爪重重地抓在刚才两人所站之地。紧接着就转身回到小灰狗落地处,用舌头将小灰狗舔了又舔。

    香玉被摔地头晕眼花,看到这一幕再不明白就太不应该了,鼻翼间似乎又多了血腥的味道。看着将自己抱在怀里的谭墨,眼泪噗噗直落。

    “对不起,我以为那是一只狗。谁知……。”

    谭墨微微一笑,身上的杀气顿时回撤,接话道:“谁知是只狼崽子!”

    香玉点头,自责不已,“都怪我!”

    谭墨抱着她起身,手臂更加在用力,香玉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这人是想勒死她吗?

    这可冤枉谭墨了,是她的泪花滴到了谭墨的心里,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他流泪,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大灰狼叼起小灰狼慢慢地踱步来到两人五丈前,小灰狼冲着香玉呜呜叫了两声,小爪子来回地动着。

    谭墨顿时气势又大开,大灰狼也开始呜呜地叫了,形式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