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 自责,处理伤口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043字

    香玉似乎看懂了小灰狼的意思,急忙扯了扯谭墨,说:“小灰狼好像是想要我的鸡腿。我把鸡腿放地上,我们慢慢后退。”

    “嗯。”谭墨重重地点头。

    香玉将另一只鸡腿拿出来放在地上的草丛里,二人慢慢后退,远离大灰狼后谭墨拉着香玉就跑。

    来到刚才的烧火做饭之处才松了一口气,谭墨在跑时还一直注意着大灰狼,看到小灰狼叼起鸡腿跟着大灰狼往相反的方向走了时,才知道危险解除了,也就没拉着香玉继续跑。

    若是谭墨一个人的话并不怕这狼,虽然此狼看上去在林中是有领地的,但他也不是好惹的。可带着香玉,他不敢冒险。自己受伤不要紧,伤到她就不行。

    “嘶!”危险解除,谭墨这才意识到痛。

    香玉咬唇十分自责,回过神来后就着手为他清理伤口,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道:“谭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清理好伤口的,你盘膝坐下,一切交给我。”

    “唉,这……不用了。”谭墨怕吓到香玉,连连摇头,“真不用了,小伤而已,不疼,真不疼!”

    香玉看他后背有两道深深抓痕,几乎伤可见骨,哪里有不痛的道理?

    “别动,一切交给我。”

    她学的虽是中医,可处理外伤这样的事也难不倒,撕开谭墨的后背的衣衫,这才看到伤口半尺来长,还在往外渗着血,不可能不痛的。

    现在急需消毒水清洗伤口,可荒山野岭里哪里能找到消毒水,还有一点水是用来喝的,明显不够。

    突然她想到昨天自己受伤时用灵泉水洗过,然后头不就疼了,估计已经愈合了。因为没有镜子,她也没管,不疼就好。

    便隔空将灵泉水弄出了一小盆,再次撕下另一只袖子,沾着水就开始清洗起伤口来。

    谭墨确实很疼,也就没再拒绝。心中却是高兴的,原来这丫头不怕血呀,这就好了,他上山打猎经常弄得一身血,有自己的也有猎物的,活像从地狱走出来的魔鬼,所以村里人才这么怕他,就跟这一身有血大有关系。

    若是香玉不怕的话,以后他还能上山打猎,他天生力气大,只要南山还在,他们一家人就饿不着,日子也会越过越好。此时的谭墨想得有点多。

    为他清洗伤口的香玉却绷紧了神经,祈求灵泉水有消毒的作用,那狼爪多脏呀,被狗抓了咬了还怕得狂犬病呢,这被狼抓了会不会得狂狼病?唉,有这个病吗?

    灵泉水果然神奇,擦过伤口血便止住了,香玉心中大喜,这可是天然的消毒水。还是轻声问:“疼吗?忍着点。”

    谭墨摇头,“不疼。虽说一开始有点点痛,可清水一过就清爽无比,火辣辣的感觉立即没了。”

    “那就好。”香玉也放松了。

    很快他的伤口全部清洗干净,那翻着的皮肉也没那么可怕了,似乎有愈合的迹象。香玉再次感叹,果然是灵泉水。

    用盆里的水将他身上沾的血全部清洗干净,连衣衫上的血也擦了个差不多,盆里的灵泉水再也不能看了,红红地一片。

    香玉随手倒在地上,又取出半盆水洗了手,将盆端到谭墨跟前道:“你也洗洗手吧,还疼不?我没药,不过看起来伤口要结痂了,暂时不包扎也是好的,你以后可得注意用力,不要再撕裂了伤口。”

    谭墨轻轻点头示意记下了,双目满含欣喜地看着香玉,“你怎么会这些的?”

    香玉抓了抓头,又拿出那个不大像话的理由出来,“我昨儿个挑水磕到了头,记起了一些以前的事,就这么会了。”

    谭墨冲她笑了笑,“记起来就好。”

    香玉有些不好意思,这都是假话呀,说谎总是不好的,生怕再被追问便主动解释道:“只记起了一些会的事,身世还是不记得,我到底叫什么也还不知道呢。”

    “记不起不要勉强,好好地过下去才是真的。”谭墨安慰道,对于身世他是最最不在意的,恨不得自己也不记得那曾经的身世。

    “嗯。”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香玉很自觉地住口了。

    谭墨觉得身上一点都不痛了,便起身道:“我们回吧,今天遇上了狼王,出师不利,咱们明天再来。家里还有吃的,不如你给我们做些榆钱饭什么的吧。”

    香玉本以为此人会跟她划清界线,因为那狼是她引来的呀,可没想到却主动让她帮着做饭,这等于变相地给自己口吃的呀,一时感激地不行。

    想到这里暗骂自己没出息,为了一口吃的竟然这么低三下气,可事实胜于雄辩,肚子饿的时候人真的会很没骨气的。

    “嗯,好,你真的没事吗?”香玉上前扶着他,生怕他会突然倒下,谁知那狼爪上有没有细菌呀,万一发了高烧怎么办?得了破伤风怎么办?

    谭墨没想到这丫头竟想到了这么多,只道:“无妨,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确实,自从被赶出来后,他跟义父可没少受苦,上山打个猎受个伤是家常饭,也就是这两年功夫见长才开始不受伤了。

    两人收拾好后,便一前一后下了山,谭墨也没闲着,看到蠢笨的小动物也是会拉动手中的弓,而香玉则是挖野菜,还挖到了一颗野生的枸杞,正愁空间里的地没东西种,这枸杞种着刚刚好,相信有着灵泉水一定能成活。

    她用手中的小镰刀小心地挖下来,回头一看谭墨的视线正在不远处的野兔上便一翻手将枸杞扔到了空间里,待晚上再种好。

    下山后,谭墨手中便多了两只野兔,一只野鸡。

    看得香玉的一双明眸熠熠生辉,这人可真厉害,有这个手艺去哪都饿不着呀。暗中汗了一个,怎么又想到吃上去了。香玉叹气,挨饿的孩子伤不起呀。

    在山下的河水旁,谭墨将这些野物收拾干净,便带着香玉回家。

    站在石墙门口,香玉沉默了,进还是不进?她的自尊心在作祟。

    谭墨开门,扭头道:“进来吧,我跟义父都会不做吃的,以后还得麻烦你呢。”

    “哦,好啊。”最终还是吃饱饭占了上头,迈步进了院子。

    从外面看没觉得怎样,进了院却觉他们家大得很,除了正屋跟几间厢房外,那空着的地方足有两亩地,都是青着的,具体种的啥她不清楚,但有几分田种的是青菜。

    香玉好羡慕,有这两亩地哪怕不出去种也不会饿肚子呀,怪不得没听说谭墨家在村里有地呢。平时谭墨再打点野味卖了,这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啊。

    “义父,我回来了。”谭墨进门就喊了声。

    闻声而出的是谭墨的义父阿福,他正在屋内打扫,听到这话立即跑了出来。因为他能听从谭墨话说的语气中听出不对来。

    一看谭墨受伤了,眼圈立即红了,担忧地问:“少爷,您没事吧,阿福给您上药。”

    谭墨尴尬地看了眼香玉,阻止道:“没事,破了点而已。义父,香玉来了。”

    “啊,哦,香玉姑娘来了。”阿福立马冲着香玉笑了笑。

    香玉也很尴尬,这是个什么情况?一个叫义父,一个叫少爷,好奇怪的感觉。直觉告诉香玉,这个谭墨身上有秘密。

    “福伯好。”香玉也没深想,眼下她的当务之急就是解决温饱。

    “好,好。”阿福呵呵笑着没再多说,刚才是他着急了,没看到还有一个外人在呢。

    谭墨道:“义父我真的没事,香玉是来帮我们做饭的。以后每天来给我们做一顿饭换她半天的吃食。”

    阿福皱了皱眉,心想,少爷为什么会这么说?这香玉不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吗?

    香玉听到这话也觉得很不好意思,这年头谁家的粮食都不是大风吹来的,忙道:“不,不用半天,一顿就好。最多两个月我就能想到办法,福伯就当请个短工吧。就两个月!”

    她觉得两个月足够了,从明天开始她要自己一个人上山,遇到了野兽也能进入空间避险,更不会发生像今天那样的事了。

    谭墨受伤的事让她很自责,香玉不用猜也知道眼前的福伯肯定不是谭墨的义父,或许是仆人吧。

    谭墨听到这话也皱了眉,可还是点头同意了,“好,就这么决定吧。义父也可以跟香玉好好学学做吃的。这兔子跟鸡也一并煮了吧。”

    阿福轻轻皱眉,这吃不完呀,留着明天吃不好吗?虽说自家少爷能打猎,可山上的野兽也多,能不上山就不要上山的好。

    香玉知道这是为了她好,便也没矫情,只嘱咐道:“谭大哥先去换身干净衣裳休息一会吧,若是哪里不舒服可一定要去看大夫啊。”

    说完拿过野物就跟福伯进了东屋,里面的灶具一应俱全,只是没什么调味料。

    农家人的厨房也就只有油盐了,这还算是好的,多数人连油盐都要省了再省。香玉好歹在厨房里找到了一大块姜跟大蒜,有这两样也不错了。

    “做什么好呢?”香玉皱着眉头道,做点好的吧,这样才能休现出她的价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