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素手烹佳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34本章字数:3165字

    阿福很会看人脸色,一看香玉的样子就知道这姑娘有了想法,便问:“姑娘请尽管吩咐,烧菜我不大会,可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香玉一旦做起事来便会认真应对,点头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不知你们需不需要做馒头或是饼子做主食?这菜只做荤的吗?”

    阿福道:“我也只会蒸个馒头,烙个饼,但味道都不怎样,若是姑娘不嫌弃的话就做几张油饼吧,够我们几个今天吃的,明日再说。这荤菜是要做的,这天热了野味会坏的,要不,最后我再去拔点青菜炒炒,总吃荤的也不好。”

    “嗯,就这么办吧。麻烦福伯将鸡切成大块用水泡泡,再把兔肉切成小点的块,至于兔头还是算了吧,这个不好做又没有料子做出来不好吃。”香玉吩咐道,“我就先来烙几张葱油饼。有烧酒、酱油吗?”

    说到吃,香玉可是一把好手,会吃的人自然也会做,她决定用仅有的一些料子做出一桌子美味来。

    “有!”回答她的是谭墨,此时的谭墨重新换了件干净的衣衫,深青色的,头发也整整齐齐地束起,让人眼前一亮。

    香玉想做烧酒鸡,这本来是一道药膳,可各样的药材都没有,只能用酒做调味,想来也是好的。

    兔肉她打算拿一只红烧,做红烧酱油是少不了的。若是再有点土豆就更好了,这东西好吃又当饭。哦,这里叫土豆为地蛋,很形象的名字。可不就是地里生出的蛋吗。

    想到这里香玉微微一笑,“不知有没有地蛋?”

    阿福笑道:“有,这东西家里多的是。粮食少的时候还能当饭吃,只是煮起来吃没啥味儿。”

    香玉一听就知道这里的人还没有开发出吃法来,便说道:“福伯取一些来吧,削皮切成块,地蛋炖鸡炖兔肉都是好的。不如咱们就将另一只兔肉用来炖地蛋吧,不知有没有辣椒?”

    “辣椒?”阿福沉默了,但他也是见过世面的,问道:“是不是红的,很辣的?能长很多?”

    香玉点头,“是啊,就是那个。”

    “那叫番椒,是种来看的。以前我见过,不小心尝了一下确实怪辣的。”阿福笑着解释道。

    “啊?这样啊。”香玉这才知道这里的人不知道辣椒能吃,“只是种来像花一样好看吗?那个能吃,做出来的菜可好了,就不知咱们这里有没有种子。”

    阿福道:“有。我一直有种呢,这东西好养活,熟了后红红的也喜庆。等会给你一些。”

    怎么会没呢?先前的夫人可是个爱侍弄奇花异草的,他带着二少爷出来时偷偷带了不少种子留作念想呢,这东西他都有种。

    香玉连忙道谢,若是这样的话,她可以用空间种出辣椒来卖,岂不就有银子了?

    这时,谭墨也将酱油跟烧酒拿了过来,两样都是用小陶罐装的。

    “多谢!”香玉笑着谢,心里对未来又充满了希望,很快就有的吃了。以后赚点银钱一定要买成套的厨具放在空间里不可,那样她就再也不怕挨饿了。

    “不,不谢。要不,我去弄榆钱,有空再做你说的那个榆钱饭。”谭墨被她明亮的眼睛恍到心里去了,说起话来也结巴了一下。

    香玉点头,“好啊,这个好做,一会就能好。”

    阿福看到这个样子哪里不知道自家少爷的心思,再看忙忙碌碌的香玉,他觉得这是个好姑娘,便悄悄地出了东屋,削土豆泡兔肉了。

    香玉在谭墨的指引下取了面先烙饼,谭墨也没闲着,将榆钱收拾好就主动动手将那三只野味全跺成块儿泡了起来。

    在美食的诱惑下,香玉动作麻利,一点也不觉得累,挽起袖子就干。香玉的脸有些黑,可晒不到太阳的地方还是很白的,只是那胳膊瘦的很让人心疼。

    谭墨心疼了,这都是饿出来的啊。再看她的衣袖厮下了好大一块,突然他很不想让外人看到她的手臂。便吱唔道:“香玉,你会缝衣裳吗?”

    香玉眉头微微一蹙,原身的记忆里有这个技能,只不过那是绣绣花,做个荷包帕子什么的,缝衣裳她真的会吗?

    “我,我也不知道。但我会绣花!”最终于香玉还是应下了,听说在古代女红是很重要的,不会的姑娘会被人看不起,她会绣花也算是会吧,要不就去让洛蔓儿娘教自己呗。

    谭墨笑了,说道:“太好了。我跟义父都不会这个,你能不能帮我们做件新衣?说报酬太见外了,不如我去镇上也给你扯点布做身衣裳吧。”

    香玉听懂了,他这是变着方儿地补贴自己呢,她很惭愧,觉得自己像个叫花子。手上和面的动作不减,轻声道:“多谢谭大哥,只是我的女红很差,怕是做不好大人的衣裳。”

    他这是嫌弃了?谭墨一阵心虚,可自己这不是可怜她。

    香玉扭头一看,谭墨的黑脸上好一阵失落,那不时眨着的紫蓝眸子也失去了光彩。

    突然间,香玉好生愧疚,人家是为自己好呀。都吃不上饭了还那么矜持做什么?脸面能填饱肚子吗?枉她二十多岁的心理年纪,竟然连这个都看不破,太失败了。

    “要不,我试试。”香玉低头小声道,“只要你跟福伯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后日镇上大集我就去扯布。”谭墨连连解释,再次露出了明媚的笑,“你不知道,我跟义父都是去成衣店买衣裳穿的,比扯布料贵多了,一件衣裳顶三件衣料的银钱呢。”

    香玉也心疼起银子来,“那以后我来给你们做吧。”话外音是,省下一件衣裳钱,给她也扯块布,这身烂衣裳实在是穿不下了。

    “好!”

    没多时她又补充道:“哦,还要针线,这个我也没有。”

    “知道了,交给我吧。”谭墨此时已将肉块切好,泡在了水里,问道:“我还能做些什么?”

    香玉想了会儿说:“去拿几棵大葱吧。”

    “嗯。”

    村南的石墙院里的人热火朝天的忙着,阵阵香气慢慢地从东屋传了出来,三人脸上都带着笑,这不仅意味着饿不着肚子了,还意味着以后这美味会经常吃。

    趁着鸡肉,兔肉还在炖的时候,香玉开始了烙饼。

    谭墨家虽然吃喝简单,但油盐还是够的,这葱油饼货真价实。虽然掺了玉米面,但在香玉看来,这样吃最有营养。

    头一张饼出锅,香玉第一个拿给了谭墨,可她的肚子极为不争气地咕咕地叫了。

    谭墨笑着将饼分成了三份,给了她一份,另一份给了福伯,三人互看一眼均都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葱油饼油盐俱全,里面抹着跺碎了的葱花,烙至外面至微微地焦黄色,内里软软地,香气四溢,勾得人肚里的馋虫都造反了。

    三人三两口地就吃完了,吃完后各人做各事。

    香玉继续在灶台上烙饼,不时翻翻,还要忙着将饼擀好,别提有多忙了。鼻尖上都流下了晶莹的汗珠,可她的心里是甜的。

    谭墨在灶下为她烧火,心里也是甜丝丝的,这样的日子才叫过日子呢。

    另外东屋里两个大灶上炖的是兔肉,外面一个用泥糊的三角小灶上面是鸡肉,料子俱全,现在就是用火将他们炖熟,红烧的也是一样,香玉早就弄好了。这些都是阿福在看着烧火。

    待香玉烙完半尺高的葱油饼后,那边也都炖好了。将东屋里收拾妥当,又最后蒸上了榆钱,放几个大木头让它们自己烧着,大家便在两棵大香椿树下吃起了午饭。

    还未吃,三人便咽起了口水。

    烧酒鸡、红烧兔肉、兔肉炖地蛋,每一份都色香味俱全,诱惑着他们舌尖的味蕾。

    阿福很欣慰,少爷终于找到喜欢的姑娘了。现在看来这姑娘真的很不错,便当先拿起了筷子道:“吃吧,都多吃点。”

    香玉也没客气,她刚来这个世界没两天,没有男女不同桌吃饭的观念。而且谭墨他们也没说什么,香玉就很不自觉的开吃了,因为她太饿了。

    先吃块烧洒鸡,调料不多却很入味。加了烧酒,又有生姜,没有一点腥味,肉质鲜美,炖得烂烂的,真是美味。再吃口左手里的葱油饼,不要太幸福啊!

    香玉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为温饱犯愁,好在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只要付出相对的劳动总能争来一口吃的。

    谭墨跟阿福头一次吃香玉烧的菜,两人从吃的第一口就喜欢上了,连连夸赞,葱油饼倒是没怎么吃。

    “香玉,原来地蛋还可以这样吃,真不错。”谭墨紫蓝的眸子闪了又闪,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奇。

    “嗯,地蛋是个好东西,跟地瓜一样能当干粮吃。”香玉笑道,看到谭墨的眸子因在暗处显得有些紫黑,好像更漂亮了一些,便多看了两眼,不过纯属欣赏。

    谭墨很喜欢她这种眼神,本来让他讨厌的眼眸这时竟然觉得也挺好,起码香玉喜欢,至于其他人管他呢。

    阿福也道:“香玉好手艺,以后我们有口福了。”

    香玉微微笑着,专注吃着手里的葱油饼,荤菜吃得反而比较少。

    她长期吃不了一点荤腥,怕吃多了拉肚子,便是葱油饼也没多吃。这顿饭只吃了八分饱,但对她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以前连三分都吃不上呢。

    饭后,香玉主动帮着阿福收拾桌子,做好一切后,香玉便向他讨要辣椒种子。